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62章 侵略如火

夜天子 第62章 侵略如火

    叶小天离开的当天,就有两位土司赶到了铜仁,第二天,又有四位土司陆续赶到。对于是否出兵讨伐格哚佬部,这一次众土司们有了不同的见解,争论很是激烈。

    一方面,上一次格哚佬部出山,只是占据了提溪司所属的山地范围的一部分,对其他各地的土司没有任何影响。再者,当时一些土司已经被于俊亭收买,要配合她挤兑张铎,在有政治诉求的前提下,自然无视了格哚佬部的存在。

    而这一次则不然,现在是于俊亭暂代知府一职,出兵于否对张知府没有影响,有可能受到影响的反而是刚刚一鸣惊人的于监州。再者,虽然格哚佬部还是在提溪一带折腾,并未涉及其他地方,可他们得寸进尺的举动,令一些土司很是反感。

    “老虎不发威,真当我们是病猫不成!一群没见识的山里蛮子,还真以为我们怕了你!”抱有这种心理的土司不是一个两个,他们都觉得有必要给生苗一点教训看看,让他们晓得山外究竟是谁的天下,从此以后规矩一些。

    抱有这种心思的土司,很有一些就是于俊亭派系的人,对这些人,于俊亭只能说服劝解,不能用强力压制,所以很是费了一番唇舌,才制止了他们的蠢蠢欲动。

    但是,随着土司们的陆续到来,赞成出兵的土司还是占了将近一半的数量,而且长风道人捐资助战的行为也助长了他们的气焰。别看长风道人是个神棍。但他近来在铜仁府当真风光一时无两,很有一些土司和头人对他的道行神通崇信不疑,既然这位活神仙也赞成出兵。那很显然是应该出兵的。

    不能小看了土司们的智商,却也不必太高看他们的见识。被神棍一通忽悠便利令智昏的高官权贵,即便放在资讯发达、科技高度发展的后世也同样不乏其人,何况是这个年代,尤其是在比较偏远落后的地区。

    两派土司在议事时争论不休,于俊亭一面坚持要等到叶小天的调查结果,之前绝不能动兵的原则。一面对他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进行规劝,而张胖子则在一旁煽阴风、点阴火。极尽调拨之能事。

    于俊亭两面应付,正焦头烂额之际,两个衙役搀着一个信差一路小跑地冲进了二堂大厅,那信差精疲力尽。双腿发软,显然是一路纵马不曾稍息。两个衙役手一松,他就双膝一软,跪在了堂上。

    “禀……禀报知府大人,生苗……生苗格哚佬部请动了其他部落的生苗相助,打进提溪司,把提溪司张长官及其家眷,乃至当地众权贵们,一股脑儿地抓回山上去了。”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方才还辩得唾沫横飞的众土司目瞪口呆。张胖子呆了半晌,也顾不得再装病了,他“蹭”地一下从椅子里拔起来。喝道:“生苗出动了多少兵马?”

    那信差道:“小人不知道,漫山遍野,不计其数,约摸着,恐怕十万人都不止!”

    “卟!”张胖子腿一软,又坐回了椅上。

    “叶小天究竟想干什么?他不会是昏了头。想靠生苗硬生生夺了我们的地盘吧?”于俊亭想着,心头急跳了几下。但她掐指一算,如果按行程,叶小天现在还未到提溪才对。

    于俊亭赶紧问道:“你来时路上,可曾见到前往提溪调查的本府推官叶小天一行人?”

    那信差摇了摇头,道:“小人急于报讯,抄的是小道,所以不曾遇到什么叶大人。”

    “原来如此!”于俊亭吁了口气,道:“你辛苦了,下去歇息吧。”

    两个衙役急忙扶了那信差出去,于俊亭向满面惊疑的众土司扫了一眼,冷冷地道:“我说什么来着?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们不听,现在招惹了强敌不是?你我俱都是有家有业的人,真要是这场乱子闹大了,大家都要遭殃,真当山里那帮蛮子那么好对付?人家可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你们呐,真要等到大乱不可收拾,朝廷就有了借口。一旦朝廷出兵干涉,那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真要是他们来了就不走了,我们这里可就要变成葫县第二了,要换流官来当家做主了!”

    众土司还没消化完这个消息,听了这话,都满面惊惧地窃窃私语起来。张胖子急怒攻心,对于俊亭道:“你说的这是什么风凉话!提溪司已被攻占,提溪司长官都成了俘虏。覆巢之下,你以为提溪于家就可以幸免为难吗?”

    于俊亭微微冷笑,道:“知府大人吼得这么大声,真是中气十足啊。于某是小女子,这种大事可担当不起,知府大人既然已经痊愈,不如就请知府大人挂帅,亲自讨伐生苗去吧。”

    女人身份有时候对她是不利的,但有时候对她又是很有利的。起码于俊亭此时这般示弱,别人都觉得理所当然,可是张胖子仅仅示弱了一回,就被众土司给鄙视了。

    于俊亭这么一耍赖,张胖子马上捂着心口又坐回去,喘啊喘的好象说不出话来了。他倒是想出兵,可前提是要让于家打头阵,损耗于家的实力,这一回他可不想傻呼呼地让张家大伤元气了。

    其他土司一听,登时鸦雀无声了,尤其是刚才那些叫嚣出兵最厉害的,都把嘴巴紧紧闭了起来。嘴炮谁都能放,随便出点兵应应景儿也没关系,可是要动真格的?生苗又没到我的地盘上闹事……

    真到了动真章的时候,土司们就打起“各家自扫门前雪”的主意了,这也是贵州一地千百年来无论朝廷政权怎么更迭,始终是土司们当家做主。可他们积蓄了千余年的力量,却始终局限在贵州一隅,难成大气候的一个主要原因。

    于俊亭虽然摆出一副“打死都休想让我出兵。你们谁愿意谁去打”的架势,其实心中也不无紧张。对于蛊教,她虽比普通人了解的多,但也不是十分熟悉,按照她的理解,出动数万大军,洗劫提溪司。应该是叶小天的授意才对。

    可是如果这个举动是叶小天的主意,那么叶小天究竟有何打算。就很难预料了。如果叶小天做事真的如此不计后果,莽撞粗暴,而且野心如此的不可掩饰,那这个人就不能留了。

    于俊亭轻轻眯起了眼睛。耳畔想起了她先前对文傲的一番叮嘱:“文先生,如果一旦发现叶小天此人不可控制,务必杀之!”

    “大人,叶小天是蛊教之主,如果杀了他,会不会……”

    “如果此人野心勃勃,且不可控制。我们早晚必受其害,而且他既然选择了铜仁做为出山立威的突破口,我们会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与其如此。不如先下手为强!再者,叶小天一旦身死,我就不信蛊教还是铁板一块。他们内部为了争夺教主之位,必定会起纷争,到时候他们未必还有闲情逸致出山与我们做对!”

    “好!那我见机行事罢!”

    铜仁府的人都知道于俊亭手下有两员大将,文为文傲,武为于海龙。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文傲不仅是于俊亭的智囊。而且有一身好武功,他曾在于俊亭面前与铜仁第一勇士于海龙交手。仅仅走出五步,出手七招,就把于海龙打翻在地。

    同时,他还是于俊亭的师傅。这个看起来不谙武功的娇滴滴弱女子,同样有一身不俗的好身手。

    叶小天和文傲此时刚刚进入提溪境内,先往提溪司报讯的随从匆匆赶回来,正迎上叶小天和文傲,便把生苗打下提溪司,抓走提溪司长官等人的事向叶小天禀报了一番。

    叶小天吃了一惊,事情怎么会变得这般严重?

    叶小天急忙道:“我等沿途赶来,并未见有百姓逃难呐,你打探到的消息可属实么?”

    那随从道:“千真万确,属下是在提溪长官司打探到的消息。格哚佬部与各部落援军一同打进提溪司,抓了提溪司长官和当地诸多权贵便回山了,并未屯扎城内,也未骚扰地方,所以百姓并未受到惊动。”

    叶小天闻言心中略安,格哚佬既然做事还有分寸,事情就未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文傲冷眼旁观,见叶小天的惊诧确是发自内心,不由暗暗起疑:“格哚佬部与提溪司的冲突愈演愈烈,难道并非出于他的授意?也对,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此说来,我倒要看看,叶小天对此究竟做何反应。”

    文傲催马上前,问道:“生苗只攻打了提溪司?有无攻打其他地方,比如说提溪于家?”

    那随从道:“生苗并不曾攻打其他地方,据说是因为提溪司包庇道士,殴打巫师,污辱蛊教,这才激怒了格哚佬部,邀请了山中部落帮忙,对提溪司发动攻击。”

    文傲松了口气,道:“如此还好。”

    叶小天道:“文先生可要先去于寨主那里看看?”

    文傲略一犹豫,问道:“叶大人准备如何行止?”

    叶小天道:“提溪司长官和一众权贵都被抓上山了,我还能和谁商量?只好直接上山,去见那位格哚佬族长了。”

    文傲“动容”道:“这样不妥吧,太危险了,万一他们想对大人不利的话……”

    叶小天道:“他们只攻打提溪司,并不曾对地方有太多滋扰,可见下手还是有分寸的。本官只是铜仁府派来查探情况的使者,我想,那位格哚佬族长之所以留有余地,也是希望和官府还有得商量,应无大碍的。”

    文傲当然并不担心叶小天上山会遇到什么凶险,他只是在考虑自己要不要随同叶小天上山。趁叶小天解释的当口儿,文傲已急急思索了一番:叶小天既然隐瞒了蛊教教主身份,处心积虑地弄了个官儿当,显然不会就此轻易暴露。那也就是说,他还是有大把机会接近叶小天,一旦察觉叶小天野心太大,做事太不择手段,他想刺杀的话,照样有机会。

    这样的话他倒不妨先往于家寨走一趟,一则给叶小天留出充分的空间和时间,让他和自己的部下商量下一步的举措。再者,于家寨现在是幼主当家,可谓“主少国疑”,也确实需要他去安抚一下。

    想到这里,文傲便答应下来,带了他的随从从岔路口离开,直奔于家寨去了。等文傲一走,叶小天不禁看了李秋池一眼,现如今留在他身边的人,就只有这位仁兄还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了。经过上次被困大悲寺的考验之后,叶小天已经不想再瞒着李大状。而不久的将来,也许对任何人,他都不必再有所隐瞒。

    李秋池和叶小天相处这么久,已经渐渐了解他的性格为人,见他对文师爷如此交待,而他的好兄弟华云飞等人又毫无异议,情知劝也没用,便很聪明地没有开口。

    不过一想到传说中那些山中生苗是如何的蛮横无礼,李大状不禁又忧心忡忡起来……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