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56章 撕逼大战

夜天子 第56章 撕逼大战

    晚宴结束,众官员纷纷带着古怪的神情告辞离去,最后只剩下魏国公、李国舅、关尚书和林侍郎。这几人向柯枝宰相告辞后,还要送林侍郎去馆驿住下,之后才会各自散去。

    就在这时,叶小天突然又出现了。叶小天此时已经换回官袍,忽然趋前向柯枝宰相深施一礼,高声道:“多谢宰相大人。”

    柯枝宰相呵呵一笑,抚须道:“叶大使客气啦。若非你坚持己见,我这把老骨头只怕就要葬送在这里了,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这举手之劳的事情,怎么能不帮忙呢。”

    林侍郎倒没认出叶小天就是刚才上菜的那个人,一见会同馆的小官儿竟然未经他们允许,贸然闯过来同柯枝国宰相说话,心中有些不悦,微微蹙眉道:“你是会同馆大使?怎么这般不懂规矩!”

    叶小天不卑不亢地对他道:“侍郎大人,下官要是一切都按照规矩来,只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林侍郎微微惊讶,沉声道:“你这话从何说起?”

    李国舅暗觉不妙,这晚宴进行到现在这一步,他已经清楚关小坤的计划算是彻底破产了,如今一见叶小天态度如此强硬,就知道他必然知道了些什么,可他没有想到叶小天竟敢不顾关尚书的面子,当众撕破脸来。

    叶小天看了一眼柯枝宰相,拱手道:“宰相大人乏了,还请早早歇息吧。”

    柯枝宰相明白人家众官僚间的恩怨,他不宜在场,不禁微微一笑,向魏国公等人团团一揖,道:“承蒙各位大人热情款待,老夫感激不尽。老夫如今有些醉了,这就歇息了。再会,再会!”

    柯枝宰相团团一揖,也不等众人寒喧结束,便与副使转向自己住处。林侍郎到此地步,知道今晚这宴会必有极大蹊跷,也顾不及挽留柯枝宰相,候他离开,便向叶小天道:“今日晚宴为何变成了火锅宴,你方才所言又是什么意思?”

    叶小天道:“下官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清楚,不如就由礼部的郑主事说给诸位大人听听。”叶小天向旁边一闪。就见一个官儿,垂着两条手臂,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走过来,看他脸色煞白,好似见了鬼一般。

    关尚书一见此人,不由眉头一皱,道:“郑乔升,今日这晚宴,究竟是怎么回事。幸亏那柯枝国人不明我中原情形,还真以为这涮锅子是什么稀罕少见的菜肴,否则必然以为我等轻慢,难免惹出是非。”

    郑乔升张了张嘴。忽然双膝一软,“卟嗵”一声跪了下去,哆哆嗦嗦地道:“尚书大人、侍郎大人,国公、国舅。诸位大人,下官知罪,下官知罪啊!”

    魏国公和林侍郎等人面面相觑。李国舅的脸色已变得十分难看,关尚书不解地道:“郑乔升,你究竟有什么话,速速道来。”

    “是!是是!”

    郑乔升先被太阳妹妹整治了一番,落到冬长老手中后,更是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等他迷迷糊糊招认了一切,又见识了冬长老更加可怖、更加难以想像的神奇蛊术之后,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现在郑乔升只记得他肚里有两条虫,只要那个看起来阴森森的秃顶老头儿不收回他的虫子,那大虫子就会生小虫子,当他肚里全是虫子的时候,那些虫子就会把他的心肝脾肺肾统统吃个精光。

    而那个看起来很甜美、很可爱,嘴巴小小,眼睛大大的小姑娘也在他肚里放了一条虫,如果不能及时把那虫子取出去,那虫子就会爬进他的脑子,吃干他的脑髓,在此期间,他会痛不欲生,还会变成一个禽兽不如的疯子。

    如此情形之下,郑乔升哪里还敢隐瞒,当即就把关小坤如何找到他,他又如何授意厨师做手脚,蓄意破坏今日晚宴的情况说了一遍。不等他说完,关尚书的脸色已经铁青一片。

    一旁,叶小天慢悠悠地道:“各位大人,那柯枝国使者虽说来自蛮夷之地,可贵为一国宰相,又岂能没有这点见识,一个涮锅子便能瞒得过他们,还被他们当成世间最美的美食?

    呵呵,今日晚宴没有闹得大家下不来台,那只是因为晚宴之前,下官先去见了柯枝宰相,说明出了意外,请柯枝宰相配合一下,不要在这样正式而隆重的外交场合闹得大家下不来台。”

    林侍郎深深地看了叶小天一眼,缓缓地道:“这么说,这个关小坤是因为与你的私怨而寻衅报复了?这关小坤是何人,为何能指使郑主事为他做事,与你又有何恩怨?”

    林侍郎这样一问,关尚书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上次因为他儿子盗窃赈银,闹出好大一场风波,幸亏张泓愃等人有所顾忌,不愿替父辈结下仇人,这才大事化小,想不到今日这桩丑事终究还是要被人揭穿,而且是当着京里官员的面。

    叶小天看都不看他一眼,此事关尚书是否知情,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既然郑小坤得寸进尺,如此胆大枉为,他还有什么顾忌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那关小坤都骑到他头上拉屎撒尿了,要不是他今日果断处置,查清真相,又与柯枝宰相有段善缘,得到了柯枝宰相的配合和帮助,今日这一关他就过不去。既然如此,他也不用遮着掩着了。

    叶小天当即声音朗朗,把他如何与关小坤结怨,关小坤如何盗窃赈银,他们如何高抬贵手的经过,对这京城来的林侍郎毫不隐瞒地说了一遍。林侍郎听到一半,眉头就紧紧地皱了起来,他冷冷地乜了关尚书一眼,淡淡地道:“这关小坤是尚书大人的儿子?”

    关尚书的颊肉轻轻抽搐了几下,低声答道:“正是犬子!”

    林侍郎沉默了片刻,道:“柯枝国逾两百年不曾朝贡,今日复来朝觐天子,皇上欢喜的很。如果在接待来使过程中,因为失误,酿成什么有辱国体的事来,恐怕你我都承担不起!不过……”

    林侍郎话风一转。又道:“幸亏叶大使处理得宜,今日才没有酿成大祸,否则这桩丑闻,只怕陛下面前,你我等人都无法交待。如今么,这件事,本官只当不知道,如何处理,关尚书你就看着办吧!”

    关尚书老脸发青,无地自容地道:“老夫惭愧。多谢林大人成全。大人放心,这件事关某一定妥善处理。”

    林侍郎轻轻一笑,绵里藏针地道:“如此最好!本官有些乏了,这就回馆驿歇下了,国公爷、国舅爷,关大人,林某告辞,不劳远送!”

    林侍郎把袖子轻轻一拂,昂然走出两步。看见旁边的叶小天,又停出脚步,对他点点头道:“叶大使,你很好!今日的事。幸亏了你。这件事你就不要张扬了,尚书大人会妥善处理的。”

    叶小天见好就收,马上拱手道:“下官遵命!”

    林侍郎点点头,也不理身后关尚书的脸色如何难看。便扬长而去。

    他是京官,与关尚书没什么私交,此次他来南京作为钦使迎接柯枝宰相。任务及其重要,如果有点什么过失,他也难辞其咎。现在关尚书家的纨绔儿子为了个人私怨,不知轻重,干出这种事来,险些牵连到他,他心中岂能不怒。是以对关尚书没有半点好脸色。

    关尚书眼看林侍郎扬长而去,咬紧牙关,又羞又愧地向魏国公和李国舅拱了拱手,迈开大步,风风火火地去了。魏国公和李国舅互相看看,也默不作声地跟了出去。

    魏国公回到府邸,世子徐弘基马上赶来问安。魏国公府的家教甚严,尤其是对世子,要求的规矩更多,徐弘基每日必问安,每餐必在左,对父亲恭敬的很。这回等他到了面前,不等说话,魏国公便劈头问道:“麒云呢?”

    徐弘基怔了怔,小心地答道:“六弟好象去轻烟楼了,同他几个朋友……”

    魏国公截口道:“什么朋友?就是关家芮家那几个孩子?”

    徐弘基道:“是!”

    魏国公道:“你去,马上把他给我带回来,告诉他,以后少跟那些人来往。再叫老夫听说他们有所往来,打断他的腿!”

    徐弘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看得出父亲极为不悦,赶紧答应一声,匆匆退了出去。

    关尚书快马加鞭回到家,一进府门便问:“小坤呢?”

    得到家人回复后,关尚书道:“你马上去轻烟楼,把他给我带回来,我在祖祠等他!”

    关小坤正在轻烟楼上等着郑主事的好消息,庆功宴都摆下了,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关小坤按捺不住,正欲使人去会同馆打听消息,忽有家人急急赶来找他回府。

    关小坤还没问明白怎么回事儿,魏国公世子徐弘基也到了,把他的六弟徐麒云急急唤回了府去,关小坤向家人一问,得知父亲在祖祠等他,就知情形不妙,他提心吊胆地回了家,本想先去知会母亲一声,以便紧要关头有人说情,不想关尚书早已想在头里,在门口安排了人,他刚一到家,就被强行带到祖祠去了。

    祖祠里面阴森森的,就点着两根蜡烛,关尚书坐在椅上,于昏暗的灯光下就似泥胎木塑一般,身子一动不动,脸上毫无表情。关小坤战战兢兢进了祖祠,怯生生地道:“父亲!”

    关尚书一声低喝:“跪下!”

    关小坤吓得一哆嗦,赶紧在祖宗牌位前跪下。黑暗中一阵硬物拖地的声响,关小坤扭头一看,顿时一阵心惊肉跳,就见两条魁梧的大汉,各自拖着一条大杖出来。

    关小坤惶恐地叫道:“父亲!”

    关尚书闭着眼睛,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来:“给我打!打折他的腿!”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