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57章 一心向西

夜天子 第57章 一心向西

    三月的阳光温暖而不燥烈,这样的阳光正适合坐在微风的院子里,沐浴在阳光下,享受那种暖暖的、极舒适的感觉。

    老张是会同馆的老人了,他十八岁那年从父亲手里接过这个差使,如今已经四十七岁,在他的印象里,会同馆始终是个鸟不拉屎的清闲衙门,他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直到这几天才算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热闹。

    清闲惯了的人,一旦忙碌起来,还真觉得有点吃不消。往常清扫院落,他有一天的时间可以消磨,可现在得一大早就打扫好,所以当他扫完院子的时候,已经觉得腰酸背痛了。

    与他一同负责洒扫的是老王,老王比他还大三岁,也是子继父业的会同馆杂役,两个人扫完院子,搂着扫帚坐在石阶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摆起了龙门阵,聊的自然就是昨晚那场宴会。

    老张神秘地道:“老王,你听说了吗?昨儿个京城来的钦差大人宴请柯枝国宰相的时候,吃的居然是火锅,嘿嘿。”

    老王不屑地撇撇嘴:“神神秘秘的,就这么点事儿,宴会之后发生了些什么,你知道吗?”

    老张奇怪地道:“宴会之后还发生啥事了?”

    老王嘿嘿一笑,往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咱们那位大使老爷,昨儿宴会之后,当着柯枝国宰相和钦差大臣的面,告了关尚书一状,那泼天的胆子,真是太厉害了!”

    老张不敢置信地道:“不能吧?礼部可是咱们会同馆的直管,咱们大使在人家尚书老爷面前,那就跟小蚂蚁见了大象似的。一把就捏死的小人物,敢告人家礼部尚书的黑状?”

    老王道:“人家还就告了,当时主客司郑主事吓得都瘫在地上了,哎,这人算完了。辛辛苦苦半辈子。好不容易熬到主事任上,这一下准得倒霉。你是不晓得尚书大人当时那脸色,铁青铁青的。敢情昨儿晚上膳房里那点事,都是尚书大人的儿子搞的鬼……”

    两人正说着,一位官员带着两个衙役踱进院子,清咳一声道:“叶大使呢?”

    二人一见,赶紧站起身来。老王点头哈腰地道:“这位大人,您请稍候,小的这就去通报。”老张挟起扫帚,向那官员点头哈腰地陪笑了两声,也赶紧溜之大吉了。

    叶小天听老王报了信儿,匆匆赶到院里,那官员神情倨傲地道:“你就是叶大使?本官礼部员外郎。姓方。”

    叶小天拱拱手道:“原来是方大人,失敬,失敬。”

    方员外郎道:“叶大使,请借一步说话。”

    叶小天忙道:“大人请里边坐。”

    方员外郎淡淡地道:“不必了,就这儿吧。”

    方员外郎和叶小天走到院落一角。方员外郎压低声音道:“叶大使,本官奉尚书大人差遣,给你捎句话儿。”

    方员外郎对他低低地说了几句话,叶小天不由一惊。

    方员外郎又淡淡地道:“那个郑主事,已经被尚书大人勒令致仕了。关家小公子昨夜受到家法惩治,被尚书大人打断了双腿,送回陈州老家去了,以后再不准他踏进南京一步,算是给阁下一个交待,希望这样的处理,你能够满意。”

    叶小天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道:“方大人,我怎么觉着,您这语气不像是交待,倒像是威胁呢?”

    方员外郎冷笑一声,也不答话,自顾扬长而去。

    叶小天默默地望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院门口,这才返回住处。对于方员外郎的威胁,叶小天浑不在意,无欲则刚,他根本就不想在金陵混,又怎么会在乎关尚书的威胁。

    叶小天一回住处,展凝儿和华云飞等人便围上来,关切地问道:“小天哥,刚才是什么人找你,不会是为了昨晚那事吧?”

    叶小天笑道:“可不正是为了那事么,郑主事已经被勒令致仕了,关小坤被他爹打断双腿,撵回老家去了,从此不准他踏入金陵一步,这一下可够这小子受得了。”

    展凝儿蹙起眉毛,担心地道:“关尚书迫于压力,不得不严惩他的儿子,可关小坤毕竟是他的亲骨肉,他这么做,一定会恨上你。”

    叶小天道:“无所谓,我又不想在他手下混前程,他能奈我何?不过,关尚书倒是还给我送来一个消息。”

    毛问智急道:“啥消息?”

    叶小天沉默片刻,缓缓说道:“关小坤这么做,是出于李国舅授意。”

    华云飞几人面面相觑,华云飞不敢置信地道:“怎么会,李国舅为什么要这么做?不会是关尚书对你怀恨在心,有意帮你拖个强敌下水吧?”

    叶小天摇头道:“关尚书可不是弱者,他何必这么做?依我看,是他获悉真相后,不甘心自己的蠢儿子被人利用,所以才把真相透露给我。”

    华云飞疑惑地道:“可是……大哥与李国舅并无恩怨啊……”

    展凝儿眼波一闪,突然说道:“莫非是为了莹莹?”

    叶小天道:“我思来想去,也只能是这个原因了。”

    叶小天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李国舅喜欢莹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原也无可厚非,后来他能知难而退,我还觉得此人虽与关小坤、芮清行一班人为伍,多半也是那些人趋炎附势主动巴结,这李国舅倒不失为一个君子,实未想到……”

    叶小天苦笑一声道:“实未想到他对我恨意竟如此之深,甚至不惜玩弄手段想要陷害我。我是平民百姓家长大的孩子,实在想象不出这些含着金饭匙出生的人都是什么心态。又不是我横刀夺爱,而是他喜欢了我的女人,我的女人不喜欢他而已,他就因此怀恨在心并蓄意报复?”

    叶小天对凝儿道:“凝儿,你也是高门大户出身。你家的男人也这样吗?”

    展凝儿兴灾乐祸地道:“我家的男人可没有这样的,谁叫你遇上一个心胸狭隘,还习惯诿过于人的人呢,你不是常说官场上不是你踩人就是人踩你么,情场上大抵如此吧。”

    叶小天道:“莹莹可真是红颜祸水啊。她都回红枫湖了。还给我留下这么一个大麻烦。不过,我叶小天最不怕的就是麻烦!他李国舅想整我,那就放马过来。看是他踩得住我,还是我踩得住他!”

    展凝儿乜着他道:“人家可是国舅爷,你拿什么跟人家斗啊?”

    叶小天下巴微微一扬,道:“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你就拭目以待吧!”

    ※※※※※※※※※※※※※※※※※※※※※※※※※

    明日一早。林侍郎就要陪同柯枝宰相赴京了,今日无事,便与柯枝宰相同游金陵城,关尚书因为自己儿子的事,觉得老脸无光,再加上暗恼李国舅对他儿子的利用,不想见到李国舅。便佯称身体不适,没有参加陪同。

    他们在外一起用过晚餐,又送柯枝宰相回会同馆,等到各自离开的时候,林侍郎有意地比魏国公和李国舅慢了一步。叶小天这边引了柯枝宰相回到住处安顿好,刚刚出来,便有一个京里的侍卫赶过来,低声道:“叶大使,林侍郎有请。”

    叶小天有些意外,不知那林侍郎找他做什么,叶小天匆匆赶到会同馆外,见那林侍郎已经登车,他总不好托大让人家钦差大人下车,便登上车子,向车内拱手一礼,道:“侍郎大人。”

    林侍郎向他微微一笑,道:“进来坐吧,不必拘礼。”

    叶小天见车中左右两厢也有座位,便弯腰进去,在侧位上坐了。林侍郎见他官职虽微,在自己面前却能镇定自若,毫无小官小吏见了高官时那种大气也不敢出的局促模样,心中更是欣赏。

    对这样一个小官,林侍郎也不用兜圈子,开门见山地道:“本官对你的情形,做了一些了解。叶大使,你胆大心细,做事很有章法啊。”

    林侍郎是京城吏部的二把手,掌握着全国官员的前程,权柄地位非同寻常,叶小天实在不明白这样一位大人物怎么会对他有了兴趣,便谨慎地答道:“大人谬赞了,下官做事,但凭一个理字,只要占了理,便不在乎高低贵贱,什么贵人都敢顶撞,说起来,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罢了。”

    林侍郎轻轻一笑,道:“年轻人嘛,有点闯劲儿没什么不好。本官听说你在金陵并不如意,本官对你倒是很欣赏,怎么样?你愿不愿意跟本官回京城,本官在吏部寻个差使给你。”

    叶小天听了这话顿时一呆,林侍郎这是在招揽他啊,没想到他竟能入了这位大人物的法眼,得到他的青睐。叶小天怦然心动,京城是他自幼生长的地方,他的父母双亲、亲戚朋友都在京城,如果能回京城做官……

    热血瞬间冲上了头顶,让叶小天白净的面皮上也微微漾起了一抹激动的血色。林侍郎捻着胡须,微笑地看着叶小天,在林侍郎看来,他能如此器重,叶小天断无不答应的道理。

    叶小天心思百转,一刹那间便把利弊得失飞快地权衡了一遍,心中燃起的热血渐渐冷却下来。叶小天想定主意,抬眼看向林侍郎,林侍郎泰然而坐,微笑道:“如何?”

    叶小天向林侍郎长揖一礼,感激地道:“小天微末小吏,承蒙大人如此青睐,实是受宠若惊。”

    林侍郎抚须微笑,就等叶小天惊喜若狂地跪下谢恩了,却听叶小天又道:“只是下官粗俗浅薄,学识鄙陋,京畿重地,法度森严,又兼人文荟萃,下官莽撞之辈、且又资历甚浅,恐负侍郎大人厚望,是以……不敢从命!”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本周休息日放在今明两天,望诸友周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