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1章 千钧一发

夜天子 第11章 千钧一发

    森寒的刀锋反撩上去,在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弧线,猝不及防的于珺婷反应却是极快,随着刀尖划过的方向,她猛地向前一个大弯腰,肚腹堪堪避过刀尖,可吹毛断发的锋刃却又触及她的胸部。¢£

    然而,于珺婷不仅仅是弯腰而已,在她缩腹弯腰的同时,双足已用力一踏,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刀刃上划,她的身子也在随之上翻,随着那刀势扬起,于珺婷团腹收身,在空中做了个极矫健的腾空前滚翻,间不容发地避过了这一刀。

    当于珺婷捷险如猱地凌空上翻至那人头顶时,那人刀势已尽,闪烁着森森寒光的刀尖堪堪触及于珺婷的后背,可惜却力道已尽,手臂业已伸至最长,再难递进半寸了。

    腾空前滚翻的于珺婷并未就此翻落到那人背后,她在空中小蛮腰用力一扭,借助扭转身躯的力度,正向前滚翻的身子又做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腾空旋转,腾空旋转的同时,她的纤纤五指已经张开,扣住了那人的脑袋。

    “咔嚓!”一声脆响,那人的头颅已被于珺婷硬生生拧转了一圈。于珺婷稳稳地落在了那人背后,这一切兔起鹘落、电光石火,不过就是刹那间事,生死已定。

    “当!”

    原本攥在那头目手中的背刀落在地上,那头目双眼怒突,惊愕地看着于珺婷,目光中充满恐惧:土司大人怎么会武!他从没见过这位女土司舞枪弄棒,怎也想不到娇怯如她的这般模样,不但会武,而且武功如此高强!

    那头目眼珠转了转,向下垂了垂,他看到了自己的后背还有他的臀部,惊愕使他下意识地想吸口气,可已经扭成麻花状的脖子已经无法让他呼吸口气了。他怔愕地看着自己的后背,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可想而知也是最后一次。

    于海龙眼见如此惊险一幕,先前也是提到了嗓子眼儿上的心才放下来,待见于珺婷安然无恙地落地,这才双手抱臂,面噙冷笑:“我在文先生手下顶多撑上七招,在土司大人手下却连五招都撑不过!知道什么叫青出于蓝么?”

    于珺婷冷冷地看一眼那个脑袋已完全被扭转的头目,仿佛是被她的目光一击,那头目绝望地仰面倒去。重重地落在地上。于珺婷脚尖一挑,那口名列南疆三大名刀之一的背刀便幻化成一片刀轮飞上了天空。

    呼啸着转动,越翻越高的刀轮力道渐尽,重新显现成一口锋利的宝刀,刀尖向下,笔直地落下来,“嚓”地一声,稳稳地贴着于珺婷的脚尖插进地面,刀面如一泓秋水。晶莹透澈。

    于珺婷冷冷地道:“此人意图谋杀自家土司,罪大恶极!他的家族中,但凡高过此刀的男丁,尽皆斩首!余者无论男女老幼。一概贬为家奴,分赐于有功将士!”

    于海龙抱拳恭应一声,将那口刀提在了手中,这可是接下来处治这个弑主叛逆家人的“尺子”。于珺婷又复转向于扑满和于家海。于家海色厉内茬地瞪着她道:“你……你想怎么样?”

    于珺婷默然半晌,黯然道:“无论如何,我是不会伤害你们的。但你们做错了事,却不能不罚。从即刻起,本土司将削去你们的土舍之位,你们的田地、子民尽数充没,赐你们屋一间,田三亩,忏悔己过吧!”

    于家海的眼睛陡地一亮,他本以为自己这一遭是必死无疑了,虽然于珺婷已经说过不会伤害他们,可是直到于珺婷的惩罚措施此刻真的宣布出来,他才真的放下了心。

    于扑满却仍是一副仇恨、桀骜的样子,对侄女的宽大处理并不领情。不错,他曾派遣心腹暗杀过侄女,甚至在长兄早逝,侄女以少女之身继位时,他还曾多次想在她的饮食中下毒,可惜不知是有人暗中庇护还是老天保佑,每次都被她命大避了过去。

    屈指算来,光是由他个人实施的暗杀,就已不下三十次,但他从不觉得自己该死,对侄女剥夺了他的职权和财富更是感到由衷的愤怒,然而……此时此刻,他还有资格反对么?

    毕竟,以前种种,都是暗中施行,他完全可以推脱责任,这一次他串通外人对付自己的土司,却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再推脱的。

    于海龙对土司的这种宽容很是不以为然,不过,他也清楚土司的苦衷。如果是于珺婷的父亲在位,对此背叛之举,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进行残酷的清洗和报复,可于珺婷毕竟是晚辈。

    然而,如果没有残酷的惩罚,背叛和谋反的成本就太低了,野心家就会层出不穷,一个已绵延数百年的庞大家族,没有做错事的严厉处罚,又如何保证它的统一和持续?

    于珺婷又看了眼那些跪在地上的大小头目,沉声喝道:“尔等身为头领,却随我三叔和四叔造反,谋害自家土司,统统不可饶过,先押过一旁,待事罢回去,再当众处死!亲族家眷尽皆贬为家奴,分付有功将士!”

    于海龙厉喝道:“统统抓走!”

    众侍卫立即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

    ※※※※※※※※※※※※※※※※※※※※※※※※※

    于珺婷收服了于扑满和于家海部,将于扑满和于家海拘在城中一处房舍里,将收容的士兵交由于海龙统领,复又赶向府衙。

    此时的铜仁城已经完全在格哚佬部和格龙部的掌握之中,两人已经控制了全城,尤其是西城张氏家族的驻地,更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戒备森严。

    叶小天见于珺婷赶过来,忙迎上去道:“都解决了?”

    于海龙大笑道:“土司人心所向,自然马到成功!”

    于珺婷白了他一眼,对叶小天道:“幸赖有你相助,铜仁已在掌握,我三叔四叔的部下见大势已去,便放弃了抵抗。”

    叶小天笑道:“如此甚好,眼下只有张家固守的这座府邸还不曾攻克,咱们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困下去吧。府衙里有活水、有粮食,虽然有这么多人,吃个一年半载也不是问题,你打算如何办?”

    于珺婷想了想,对于海龙道:“张绎呢,把他带过来!”

    于海龙答应一声,派人去提张绎,于珺婷对叶小天道:“张家已经败了,希望张雨桐能识时务,放下武器。出来投降,只要他接受我们的条件,我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在他人进行干涉之前,让铜仁安定下来。”

    叶小天点点头,又道:“如果张雨桐一意孤行呢?我看此人性情暴烈的很呐!”

    于珺婷咬了咬嘴唇,咨询道:“你说该怎么办?”

    叶小天果断地道:“不能给别人插手的机会,为了争取时间,我们只能打进去!”

    于珺婷“嗯”了一声。柔柔一笑,道:“我听你的!”

    适时赶来的哚妮恰好听到最后两句,心中顿时老大不悦:“明明她就决心要打,偏要装出一副可怜样儿。好象一切都听我小天哥的,真是一只会装模作样的骚狐狸!”

    华云飞看到她的表情,不禁轻笑道:“你都看得出来,难道大哥还看不出来?不过大哥本就是这般打算。谁说出口也没什么了。她故作软弱,不也是因为想依靠咱们和凉月谷么。”

    哚妮撅着小嘴儿,不快地道:“我就怕她想依赖的。不是咱们寨子和凉月谷,而是……”

    哚妮瞟了叶小天一眼,没有再说下去,女人在情感方面是有天赋第六感的,对于感情的危机,她们比世上任何第六感更敏锐的生物还要强上几分,哪怕是天真单纯如哚妮。

    张绎被带到了叶小天和于珺婷的面前,他没有被绑上,还是比较受到优容的,但是他神情沮丧、无精打采,被带到叶小天二人面前时,依旧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头不抬、眼不睁。

    于珺婷沉声道:“张绎,区区一座府衙,根本不足为恃,张家若再不悔悟,势必要玉石俱焚。我希望你能去说服张雨桐,放弃抵抗!我可以保证,张家人的性命和财富都不会有所损失。”

    张绎慢慢抬起头,睨着她冷笑道:“你要我说服家主,向你于家拱手称臣?哈哈,简直是做梦!”

    叶小天道:“张土舍,你以为你不去,张家就能继续维持铜仁第一土司的地位?从张雨寒诱杀雍尼和阿加赤尔开始,你们张家就已注定成则一手遮天,败则一败涂地,难道你还不明白!”

    于珺婷剔了剔指甲,悠然道:“叶大人说的没错!如今只要本官召集铜仁众土同,把张雨桐的所作所为上奏朝廷,他不但要失去知府之位,世袭土司的身份也将不保,你最好考虑清楚!”

    张绎纵声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们这对好公母,一唱一和的,不就是想骗我去说服家主投降么?你们既然有本事直接上奏朝廷,夺我张家地位,又何必对我说这么多。”

    于珺婷冷然道:“我对你说这么多,是因为我不想造成无谓的伤亡!”

    张绎冷笑道:“任你舌灿莲花,真当我张绎是白痴么?哼!你们不过是担心拖得久了,朝廷、播州杨家、思南田家,甚至那位土司王,纷纷各怀异心,插手干涉,当我不明白?”

    于珺婷平静地道:“你说的也没错,我的确有这个担心,这也是我想尽快平息铜仁乱局的一个理由。我是不会再给你们机会的,希望你能识时务!”

    张绎挺起胸膛,大喝道:“要杀就杀,少说废话!”

    于珺婷叹了口气,向叶小天柔柔地一瞥,道:“他不答应呢,你说怎么办?”

    哚妮站在后边咬牙切齿:“狐狸精!狐狸精!真是一个狐狸精”手里的猎弓便跃跃欲动了,华云飞赶紧踏前一步,拦在了她的前面。

    叶小天摇头道:“那没办法了!张雨桐自知罪孽深重,事败之后纵火烧了整座府邸,与他的党羽一起自.焚于府中,实在可怜、可惜啊!”

    于珺婷向他婉媚地一笑,道:“我知道了!”

    于珺婷转身就走,姗姗而行,步态美妙。

    她刚走出三步,彻底崩溃的张绎便大叫起来:“不要纵火!我去!我去!”

    :关关的威新号yueguanwlj,敬请大家添加一下,多多捧场,多多关注!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