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4章 点晴

夜天子 第44章 点晴

    叶小天策马行走于长街之上,街上行人十分稠密,纵不得马,叶小天只能缓辔而行,正行走间,旁边忽然走来一个短褐大汉,肩上扛一条扁担,扁担头上还绕了几圈绳子,一看就是个挑夫。

    那挑夫东张西望、晃晃悠悠地到了叶小天身侧,忽有两个醉汉踉跄而来,那挑夫见状赶紧一跳,身子一侧给他们让开了道路,可他忘了自己肩上还扛着扁担,身子一侧,那扁担正好抽在马眼上。

    那马痛得嘶鸣一声,便向前奔去,骑在马上的叶小天吃了一惊,急忙用力勒马缰绳,大叫道:“快闪开,马惊了!”

    “哎哟!”

    前边一个担着菜挑子的老汉躲闪不及,一屁股坐在地上,叶小天用力勒住了马缰,急急翻身下马迎上前去,问道:“老丈,你没事吧?”

    “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那老汉也不管撒的一地的萝卜、菘菜,只管扯住叶小天的衣袖,大呼道:“撞人啦!纵马撞人啦!大家快来看看呐!”

    叶小天一见这情形,就知道碰上了无赖汉,心中十分不悦,不过如今身份不同,又不好发作,便道:“老丈不必叫嚷,你若无恙,我向你赔个不是。你若受了伤,在下给你看病,绝不会一走了之的。”

    那老汉一听墩着屁股大骂起来:“放屁!老子差你那几文钱?你这是羞臊老夫,京城长街之上,你敢纵马行凶?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总要你还我一个公道!来人呐!快来人呐!有人纵马行凶啊,究竟有没有人管啊?”

    老汉正叫着,便有一个捕快喳喳呼呼地赶了过来:“什么事什么事,都让让、让让!”

    叶小天笑了,他可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氏。又在天牢当过牢头儿,对这做捕快的同行究竟是个什么德性他再了解不过,眼前这情形一瞅就明白了,有人要枉诈横钓,这个捕快就是他们在官府里的接应人。

    那捕快到了叶小天面前,眉挑眼斜地道:“你,干什么的?就是你纵马伤人呐?”

    叶小天抬手制止了部下的蠢动,平静地道:“本人是贵州铜仁府推官,进京述职的。方才这马被一个挑夫的扁担伤了眼睛,一时控制不止。不慎撞倒这老汉,并非有意纵马。”

    那捕快嗤笑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你说了不算!总之人是被你伤了,你看怎么办呐?”

    叶小天素知这些京城捕快目高于顶,不大把外地官儿放在眼中,更不要说自己这位铜仁府推官了,估计这位捕快老爷压根就不知道铜仁在哪儿。叶小天便道:“若是伤了人,自应赔偿医药费,就请这位捕头给断一下吧。本官还有事在身,不克久留。”

    那捕快笑了:“吆喝,还挺傲啊!我说这位推官老爷,这儿是京城。不是你那一亩三分地,有什么架子,你都给我收起来!”说着,问那坐在地上大呼小叫的老汉。道:“你怎么样啊?”

    那老汉苦着脸道:“我不行啦,我的腿摔断啦,路也走不了啦。这菜也都踩烂了。”

    那捕快道:“得嘞,这位推官老爷,今儿你算是摊上事儿了。您是官,小的可处治不了这桩案子,请您往顺天府走一趟吧。”

    叶小天眉头一皱,他本想拿点小钱了事,却没想这些人的胃口这么大,用经官来吓唬自己,看来是想大大的勒索一笔啊。叶小天忍住气道:“你们究竟要多少,给个价吧!”

    那捕快脸色一变,扬起量天尺道:“什么叫我给个价,我说这位推官老爷,你这是诬指本捕快与这百姓合伙诈你钱财吗?要这么说,我更不能放过你了,什么都别说了,请您往顺天府去,请我们推官老爷给您断一断吧,小的可做不了主!”

    叶小天至此不免有些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莫非这卖菜百姓并非枉诈团伙的,这个适时赶到的捕快也真是凑巧,并非他们在衙门里的接应人?叶小天有心小事化了,奈何那老汉不依不饶,也不肯接他的银钱,旁边那捕快又不断催促,叶小天无奈,只好跟着他们往顺天府赶去。

    叶小天这边被人拦住,那边陶主事便换了一身衣裳,带着那个“管家”急急赶往三宝客栈。李秋池是认识这位陶主事的,一听他来,不禁大为惊讶,因为自家东翁就是去见他的,怎么他却赶来客栈了?

    李秋池带着苏循天急忙把陶主事请进自家包下的客栈,奉了茶上来,便道:“陶大人,我家东翁一早便往贵府拜访了,怎么大人你却赶来客栈,莫非大人和我家东翁不曾遇见。”

    陶主事一脸紧张地向苏循天看看,李秋池会意道:“无妨,这是我家东翁心腹弟兄,无需避讳,大人有话请讲!”

    陶主事深深吸一口气,回首对那“管事”道:“把信物给我!”

    那管家听了,便自怀中抽出一口宝刀,双手递于陶主事。如今正值隆冬,他们穿的都是宽大的冬袍,怀中藏一口刀非常容易。

    李秋池和苏循天一见那口刀,顿时吃了一惊,这口刀是当初叶小天带华云飞、毛问智追入十万大山寻找遥遥下落时,从对头那儿得到的一件战利品,因为它削发如泥,是口宝刀,从此便成了叶小天的随身佩刀。

    李秋池和苏循天见这口刀是叶小天的随身之物,马上就知道叶小天遇上了大麻烦,不禁紧张地问道:“陶大人,这是……”

    陶主事肃然道:“本官与你家东翁虽相识日短,却情投意合,相交莫逆。李先生应该也是知道的。”

    李秋池忙道:“是!学生明白,否则东翁也不会往贵府拜访了。还请大人明示,我家东翁究竟怎么了?”

    陶主事挣扎了一下,才顿足道:“食君之禄,本不该……,嗨!可是我相信叶贤弟是冤枉的,受他之托,还是对你们说了吧!”

    苏循天听他吞吞吐吐,急得不行,赶紧道:“这位大人,那你就快说啊,我家大人究竟怎么啦?”

    陶主事沉声道:“不瞒你们说,昨夜皇帝召众文武入宫观赏焰火,突发重疾,今日方才被救醒,查找病因,却是中了魇偶之术!如今查来查去,查到了叶贤弟身上,皇上已经命锦衣卫把他抓起来了。”

    “什么?”

    李秋池一听大吃一惊,皇帝昨夜突然发疾,这事他是知道的,叶小天今儿去陶府,就是为了此事。可接下来的事他就不知道了,万万没想到这件事竟然牵连到自家东翁身上。

    以魇术咒杀天子,这是什么罪?汉武帝是何等英明,可小人弄奸,诬告太子使巫蛊之术害皇帝,汉武帝也是不顾父子之情,把太子给杀了啊。一念及此,李秋池不禁手脚冰凉。

    陶主事哎声叹气一番,又道:“叶贤弟被抓走前,将此刀付于我,让我以此刀为信物,传几句话给你们。”

    苏循天赶紧问道:“我家大人怎么说?”

    陶主事道:“叶贤弟说,他是冤枉的,但此番被抓,是否能够昭雪冤屈,实难预料。他叫我告诉你们,速去接了他的家人,暂且避出京城,如果他能洗脱罪名,自会与你们相聚。如果他不幸……,还请你们妥善安置他的父母家人,他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你们……”

    陶主事说到这里,声音一阵哽咽,他拾起衣袖擦了擦眼泪,对李秋池道:“本官身份敏感,不能久留,这就告辞了,你等……好自为之吧!”

    李秋池听了陶主事的话,一时间心乱如麻,只能强打精神对陶主事道:“有劳大人!”

    陶主事出了客栈,纵马赶出一段路,扭头看了眼那客栈,心有余悸地道:“幸好不曾露出马脚!”

    旁边那管事阴沉沉地一笑,道:“只要他们接了叶小天的家人逃走,叶小天就将百口莫辩,如果他们有胆子劫狱,那就更妙了,呵呵呵!陶大人,这件事你办得好,如今你要做的,就是把嘴巴闭紧,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陶主事连忙道:“是是是,我明白,请回复国舅,下官知道该怎么做!”他现在是真的知道了,在他成功的骗到叶小天的信物之后,李国舅派来的这个心腹就把计划向他合盘托出了。陶主事一听他们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当真吓得亡魂皆冒。

    可那“管家”说了,如果他此时收手,“管家”会代替他去客栈传讯儿,事情成了,没有他半点功劳。如果事败,他也会被咬成同伙,无论如何脱身不得。思来想去,陶主事别无选择,只得横下心来答应了。如今想想计划至此可谓天衣无缝,只要叶小天的部属此刻有任何异动,到了天子面前就是无从辩解的罪状,又暗自庆幸自己选对了路。

    李秋池和苏循天把陶主事“主仆”送出客栈,甫一返回,苏循天便急道:“大人真是个招灾惹祸的灾星,怎么又陷进这样的塌天大案里去了,怎么办,现在可怎么办?”

    :俺的威新号:yueguanwlj,请关注!

    月初啦,向诸位好友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1292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