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6章 意外

夜天子 第46章 意外

    叶小天目芒微微一缩,骇然道:“你是……”

    那飞鱼锦袍人放下茶杯,缓缓站起:“锦衣卫指挥使,宇无过!”

    叶小天道:“锦衣卫?锦衣卫找上本官,意欲何为?”

    宇无过晒然一笑,弹了弹指甲,悠然道:“寻常的案子,自然用不到我锦衣卫出马。能让我锦衣卫出手,而且需要本指挥使亲自出面的,你说会是什么样的案子?”

    叶小天的神色一紧,一见锦衣卫出面,他就感觉不妙。锦衣卫的确是不插手寻常案子,但凡锦衣卫插手,都是关乎社稷安危的大案,尤其是谋反大案!可叶小天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这种罪名会和自己扯上关系。

    宇无过道:“把他带走!”

    叶小天的侍卫发现不妙,纷纷拔刀冲了上来,众锦卫衣一见也是拔刀相向,叶小天马上制止部下,喝道:“把刀放下,不许抵抗!”众侍卫面面相觑,犹豫不决,叶小天厉声喝道:“还不放下?”

    眼见尊者动了真怒,那些侍卫才不情不愿地放下了手中刀,宇无过微微一笑,道:“算你识相,统统带走!”立即就有两个锦衣卫收刀扑上来,抹双肩拢二臂,将叶小天牢牢捆起,叶小天身边的七八个侍卫也被一并捆了起来。

    众锦衣卫押着叶小天出了房间,才见左右两户邻居家的墙上冒出无数人头,手中皆持劲弩。方才叶小天的部下如果敢于反抗,恐怕早被人自背后射成了刺猬。

    叶小天反绑双手,被推出房门,不安地向宇无过问道:“宇大人,我的家人呢?”

    宇无过头也没回,只把手向空一扬,淡淡地道:“他们在天牢等你!”

    ……

    乾清宫内,宇无过垂首向天子禀报:“叶小天束手就擒,现已被押入天牢待审。他的家人乃至客栈中的部属俱被拿下。关入了大牢!”

    万历皇帝屈指轻叩御案,沉吟道:“你去抓人时,看他家人与部属可有什么异动?”

    宇无过禀道:“臣去的是叶小天的家,当时叶母正在院中喂鸡,臣还听她自语说,那只老母鸡每天都下蛋。实在舍不得杀,如果跟了儿子搬去贵州,要送给亲戚家。

    叶父当时正睡午觉,至于他的兄、嫂和孩子,去亲戚家串门儿去了,臣也派人抓了来。客栈那边也未见有什么疑动。臣的手下特意查过,有的在吃酒。有的在聊天,行装都散放在屋里,连包裹都未打……”

    申时行受过安家不少孝敬,所以先前曾在叶小天受封土司一事上大力支持,如今莫名其妙地搞出一桩魇偶案,申时行也是心惊肉跳,生怕牵连到自己。可他思来想去,都想不出叶小天有理由这么做。

    此时听宇无过一说。申时行马上道:“皇上,依臣看来,叶小天实无理由对圣上不利。再者说,圣上的生辰八字叶小天如何得知?且事发之后,他居然还因纵马惊了路人而被逮去顺应府受询,家人和随从也没有丝毫戒备,从这种种迹象来看,恐怕他是冤枉的。”

    李玄成道:“首辅大人此言差矣!这叶小天一向厮混于南蛮之地,那儿有些山中异士,最擅长蛊术与巫法,叶小天很难说不是与他们有什么勾连。至于他和他的家人、随从毫无异状,未必不是疑兵之计,又或者自认手段高超,不会被人疑心到他的头上!”

    申时行反问道:“那么动机呢?叶小天能否成为土司,系于陛下一念之间。而陛下屡次召他入宫,恩宠备至,一个世袭土司眼看是没跑了,他有什么理由行刺陛下?”

    李玄成道:“动机?那要看宇大人怎么审了,本国舅也不好妄加猜测。只是魇偶一事,叶小天的嫌疑最大,岂能轻易开脱!”

    申时行不悦地道:“没有充足的理由,凶手就不可能是他!如果一个受归附山民拥戴的人进京面圣,却被糊里糊涂地砍了头,贵州地方大大小小百余位土司会怎么想?”

    “首辅大人这是用山民压皇上了?呵呵,难怪人家说,首辅大人首鼠两端……”

    “好啦,两位爱卿不必争吵。”

    万历皇帝轻咳一声,道:“此番多亏国舅,朕才化险为夷,国舅救驾有功,朕随后自有嘉奖。然而外戚不宜干涉国政,朕亦不敢违背祖训,接下来的事,国舅就不必参与了。”

    申时行已经气的脸色铁青,李玄成也知道自己话说重了,惹得首辅大怒,皇帝这是在责备自己,连忙离座谢罪道:“是!臣僭越,臣有罪,还祈陛下宽宥!”

    李玄成向万历谢了罪,这才欠身告辞,他退到门口转身之际,就听后面传来万历皇帝的声音:“宇无过,你好好查一查这叶小天谋害朕的目的以及有哪些同党,如果不招,大刑伺候!”

    李玄成听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攸然划过唇角……

    宇无过回到诏狱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两个小校打着灯笼,引着宇无过直接去了大牢。

    叶小天正坐在潮湿的稻草堆上苦思冥想,因为直到如今,他还不知自己究竟为何入罪。忽听牢门一响,叶小天从栅栏中间望过去,见两盏红灯,映着一个锦袍人,举动之间,身上刺绣的如龙般的飞鱼闪闪发光,正是宇无过。

    叶小天立即扑了过去,双手抓着栅栏,大声叫道:“宇指挥,我的家人呢?为什么看不到他们?”

    宇无过踱近了,慢条斯理地道:“本官只说他们在大牢等你,可没说你们会关在一起。你是钦命要犯,现在不可能让你们见面,你昔日曾是天牢狱卒,难道不懂这规矩么?”

    叶小天料想也是这个原因,家人没有和他一起关在诏狱,其实他反而心安些,因为诏狱不同于一般的大牢,关在这里便是九死一生,如果他的家人也关在这里。恐怕后果不妙。

    叶小天不再纠缠此事,转而又道:“你说我弑君犯上,我究竟犯了什么罪?”

    宇无过目光一凝,冷冷地道:“你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叶小天大声道:“我不知道!”

    宇无过冷冷地看着他,凝注良久,从他的神情变化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妥。这才缓缓答道:“昨日,陛下与百官赏焰火,有人用魇偶施术,令陛下昏迷。今日陛下被救醒,这才知道是中了术法,宫中大肆搜检。结果在金亭子里边,发现写了陛下生辰八字的魇偶一枚。叶小天。昨夜观赏焰火时,最靠近金亭子的人,就是你吧!”

    叶小天这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呆了半晌,才大声叫道:“不是我!我没有干过!我有什么理由谋害陛下?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

    宇无过淡淡地道:“不用喊了!当时靠近金亭子,有机会藏魇偶于其内的,只有你!你在南疆多年。有大把机会从山中异士手中学得巫蛊之术,此案中。你的嫌疑最大!如果本官查不到其他线索,这件事你绝难脱罪!”

    “老苟!老苟!苟飞翔!”

    宇无过唤了两声,不耐烦地提高了声音,一个虾子般佝偻着腰,唇上留了两撇鼠须的狱卒提着灯笼,颠儿颠儿地从远处跑来,谄媚如狗地道:“指挥老爷,您叫我。”

    宇无过不悦地道:“这是重犯,你这老狗,不在旁边看着,溜那么远做什么?”

    苟飞翔点头哈腰地道:“指挥老爷问话,小的哪敢旁听。”

    宇无过哼了一声,道:“这个人是皇上关注的重要钦犯,你给我好好守着,有一点差迟,剥了你的皮!”

    苟飞翔赶紧点头如啄米:“是是是,小的就守在这儿,就是有尿也憋着,绝不离开半步。”

    宇无过转身走去,声音越来越远:“今日天色已晚,你好好想一想吧。明日一早本官就来提审你,若你坚持不招,最好考虑一下我锦衣卫诏狱的十八般武艺,就算你是铁打的金刚,能不能受不了!”

    叶小天抓着栏杆,慢慢滑下去,跪坐在地上:“有人用魇偶术咒杀皇帝?世上真有这般奇异的术法?可是,怎么就算到了我的头上,是巧合,还是……”

    忽然间,叶小天脑海中电光石火般一闪,突然浮现出一张诡异的面孔李国舅!昨日在皇帝晕厥的现场,刻意躲避他目光的李国舅!现在叶小天终于明白李国舅当时为什么要躲避他了,几乎不用再考虑,他就认定了真凶!

    李国舅这是要借皇帝的刀置他于死地呀!叶小天根本想不通,李国舅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因为他追求莹莹未遂便迁恨至此?至于这么大的仇?

    其实有些人、有些事,本没有道理可讲。李国舅看似无所追求,但那并不是他的本性,只是他自幼学道,追求长生,世间外物大多都不放在心上罢了。

    当他真正有了在意的东西,就如他追求长生术,便成了他最执着的东西。尤其是他的性格其实也没有那么恬淡,只是因为他的特殊身份,以前还没有遇到他欲求而不得的东西。

    他的欲求而不得,他的挫折与屈辱,都始于他看见莹莹的那一眼,从那一天起,他就从踏向天堂的路,转向了九幽黄泉。等他身中奇蛊,变得不男不女后,性情就更是不能以常理揣测了。

    叶小天认定了李国舅就是陷害他的幕后黑手,一时却想不出揭穿真相的办法,正自愁肠百结,忽地牢房铁门又是当啷啷一阵响,三个裹了黑色“一口钟”斗篷的人走了进来。那斗篷是连着风帽的,三个人低着头,也看不清模样。

    宇无过走后,老苟果然搬了一张条凳过来,就守在叶小天牢房外,他正搓着脚丫子,忽闻动静,马上站了起来,吆喝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来人止步!”

    这儿是诏狱,不可能是私自闯进来的人,所以苟飞翔也不担心,他把腰刀挪了挪位置,举步迎了上去,大声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这里关的是钦命要犯,不得靠近!”

    一个黑衣人举起一块牌子,杵到了他的鼻子底下,老苟缩头看了看,迟疑地道:“这……这是……”他伸手要摸,那黑衣人已经收回牌子,一副厌恶的语气道:“滚开!”

    叶小天在牢中看着,只道那狱卒老苟要发作,谁料他却讪讪地收了手,乖乖地退到了一边。另外两个黑衣人始终没有止步,第三个黑衣人和老苟交涉的时候,他们已经迈着匀速的步伐来到叶小天牢房前面站定。

    叶小天缓缓站起,抓紧手腕之间的铁镣,警惕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中间那个黑衣人缓缓抬起头,向叶小天粲然一笑,灯光下,只见一口耀眼的牙齿,叶小天骇然一震,失声叫道:“怎么是你?”

    :多年的更新习惯一朝改变,生物钟完全调整不过来啊,晚上睡觉总觉得还有一件大事没干,早上起床总觉得这个时间没什么任务,我还是照老规矩更新吧。。

    另:有位胸抬如此劝诫关关:“大侠,你写醉枕到一半儿,出了婉儿墓;你写夜天子到一半,土司申遗,照这么下去,你写仙侠估计得出黄帝得道、广成子飞升的遗迹了,所以,千万别写末日小说啊……”,其实不只这些,你造么,我当初写一路彩虹到一半,中间提了提张胜在狱中的启蒙恩师发迹和垮台的经过那一章后,不到一个月就发生了一起几乎一模一样的案例,后来我写锦衣,写到纪纲跋扈的某一章时感慨预言了几句哔……,仅仅一星期后,哔……,所以,只要你投出月票和推荐票,我一定不写末世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r466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