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58章 心花怒放

夜天子 第58章 心花怒放

    “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暗皱眉。八零电子书/追莽荒纪,还得上。”

    书房里静悄悄的,只有那张原本极结实的书案,发出细微的吱嘎声。许久许久,云收雨歇,叶小天却不许于珺婷整理,霸道地把她揽在怀里,楚腰在握,掌中怜爱。

    于珺婷像只猫儿似的偎在他怀里,细细喘息良久,恨恨地打了一下他在衣内犹自抚弄的魔掌,娇嗔道:“你这坏人,每次私底下见了我,不是脱衣就是穿衣,你还能干点别的么?”

    叶小天在她身后吃吃地闷笑:“那你还主动送上门来?”

    于珺婷大羞,扭了扭小蛮腰,嗔道:“你还取笑我!”

    本是故作娇羞,可这句话出口,不知触动了什么情绪,一种莫名的委屈忽地涌上心头,突然间便泪流满面,忍不住低低地啜泣起来。

    叶小天见了,不由大起怜意,他把脸颊在于珺婷柔顺的发丝上轻轻摩挲着,低声道:“何由一相见,灭烛解罗衣……”

    于珺婷听了这句诗,忽然便软在了他的怀里,“妾在舂陵东,君居汉江岛。一日望花光,往来成白道。一为别,此地生秋草。秋草秋蛾飞,相思愁落晖。何由一相见,灭烛解罗衣……”

    于珺婷痴痴地思想良久,忍不住回身捧住叶小天的脸儿,秀发披散着,双眸如醉,在他唇上轻轻印了一记,柔柔地道:“不许骗我,你赴京这段日子,真的有想我么?”

    叶小天也凑过去,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记,柔声道:“怎么会不想?尤其是回来的时候,一进了城,我便想,可以见到婷婷了。谁料一眼望去,胖的瘦的、高的矮的,全是胡子拉碴的。哪有那位玉面珠唇、明眸善睐的美少女?”

    于珺婷“噗嗤”一声笑,颊上犹有泪光。叶小天捏了捏她光滑的下巴,道:“我便又想,婷婷一定是因为我爹娘来了铜仁。心里有些发慌,不知该以何身份面对他们,所以才躲了起来。

    这一路上舟车劳顿,我又不是铁打的人,身子也是乏了。可是用过家宴,见过几位朋友之后,我却不曾去睡下,你道我在这里做什么?还不是为了等着婷婷来。”

    于珺婷只在幼年时期被她的爹娘叫过“婷婷”,此后一场瘟疫,爹娘染病西去,她小小年纪便成了土司,再不曾有人这么唤过她。如今被叶小天左一句婷婷右一句婷婷,叫的心都要化了。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弃械投降’了,我是于家土司,可不能被他收了。”

    于珺婷心中警铃大作,她强迫自己硬起那颗已经柔软的心,但是扭着腰儿面对叶小天时,眸中却是更加的柔情款款:“也不知你用这样的话儿哄过多少姑娘,可不管你说的是真还是假,人家……人家就是开心……”

    于珺婷垂下头,轻轻地道:“我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一个人,只想着壮大我于家的势力,谁知偏偏却遇上了你。也是前世的冤孽。

    反正,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便是再要强,也没想过要高你一头。便助你成为铜仁第一人好了,只是到了那时,你莫委屈了人家才好。”

    于珺婷说着,轻轻抬起眼睛,幽幽地向叶小天一瞥,那缠绵的情意。灼热的眼神儿,当真是百炼钢也能被她化成绕指柔。

    叶小天轻轻地笑了起来:“你呀!”

    叶小天在于珺婷的鼻头上轻轻地刮了一下,由于方才的激烈运动,她的两颊热热的,鼻尖上还有细腻的汗水。

    叶小天笑吟吟地道:“我刚刚就说过了,你在铜仁这些天做过些什么,我都一清二楚,这时还要试探我的心意么?”

    叶小天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神情严肃起来:“铜仁第一人,永远不会是我!张家和于家比起来,我当然更信任于家,所以你想做什么,我不会阻止。但是,你只能做曹操!这是我的承诺,好不好?”

    于珺婷的娇躯微微地僵硬了一下,期期艾艾地道:“做……曹操?你在说什么,我……我听不懂。”

    “你懂,你当然懂!”

    叶小天的目光有着些戏谑,他把双手绕到于珺婷的身后,在她的臀股上轻轻地拍了一记,道:“你的狐狸尾巴呀,被我揪着呢,就不要装模作样了。

    我本来不想在这种时候谈起,但你既然不放心,那咱们便开诚布公吧!婷婷,你想做铜仁第一土司,我不会挡你的路,但是,你只能做曹操,这是我的承诺,也是我的要求。你答应么?”

    于珺婷当然明白叶小天的意思,当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他就是事实上的天子,但是直到死,他也没有称帝,那个傀儡皇帝始终顶着皇帝的名份。

    叶小天这是想让张家保留知府的官职,也就是铜仁第一家的名份,而把实权分给于家,他是要职、权分离,搞平衡?又或者,不希望她取而代之,以免引起其他地方土司他的敌意?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吧。

    于珺婷心中最大的威胁,目前来看其实是叶小天,叶小天无意与她相争,看来他的志向果然更加高远,而不是局限于铜仁一地,这令于珺婷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但是眼下铜仁第一家的名头明明唾手可得,叶小天却不许她把张家保留的名号也夺过来,做到实至名归,当真是有些心有不甘。于珺婷不禁撒娇道:“给张家保留一个名份,又有什么意义,徒使张家不甘,多生事端,不如彻底易位,叫张家死了这份心,人家也好更专心地做你的‘贤内助’嘛。”

    叶小天微笑摇头:“不……可……以……”

    语气很轻松,笑容也很轻松,于珺婷却能从中感觉到叶小天的坚持。

    “这个混蛋啊……”

    于珺婷暗暗叹息了一声,忽地心头一动。她一直拧着腰儿说话,实也有些吃力,这时干脆转过身来,大大方方地跨骑在叶小天的腿上,盯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道:“你说的,我可以做曹操!”

    叶小天托着她的小蛮腰,叹息道:“当然是真的,无论如何,你总是我的女人,你我之间,若还整日里勾心斗角,值得么?我希望你明白,无论如何,我不希望你我成为敌人!”

    于珺婷笑了,笑得很妩媚地样子,瞟着叶小天的眼神儿有种奸计得逞的得意,就像一只成功偷走了鸡崽的小狐狸。叶小天顿生不妙之感,但是……说错什么了吗?没有啊!

    于珺婷很乖很乖地点头:“成!我听你的!我做曹操!那我儿子就是曹丕了,对不对?”

    叶小天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于珺婷用纤纤笋指点着他的嘴唇,得意地笑:“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许反悔哟!”

    不反悔就不反悔,“小曹丕”现在还不见影儿呢,等他长大成人,篡汉称帝,那还早得很,到那时,铜仁易不易主,说不定我已经不在乎了。

    叶小天想着,可还是特别的不舒服,忍不住妒意深深地道:“曹丕?你要跟谁生曹丕?”

    于珺婷媚笑:“跟你喽,我的卞夫人。不过呢……”

    于珺婷傲娇地扬起了下巴:“你要是不肯卖力气,我也不介意去找别人。反正,我要生儿子,一定要尽快生儿子!”

    叶小天双腿一弹,于珺婷轻盈的身子就被弹了起来,复又被他摁在了桌上,于珺婷只道他要“兽性大发”,欲怕又想地正要再受一枪,却听见清清脆脆“啪”地一声响,臀尖儿上麻辣辣的,却是挨了好响亮的一记巴掌。

    “这个混蛋,当真禽兽不如!”

    禽兽不如的叶小天终于进化成了禽兽,到底是年轻人,这一番歇息,他已恢复了元气,又是一番抵死缠绵后,叶小天和于珺婷不顾形象地挤坐在椅中,袍隙间隐露一条粉光致致的大腿。

    叶小天道:“有件事,需要你帮我费费心。”

    “嗯?”

    明明出力的是叶小天,可是于珺婷好象比他还要累。她身子似乎要散了架似的腻在叶小天身上,懒洋洋的话也不愿说,只是扬起湿润的眸子,向他递了个询问的意思。

    叶小天道:“我的家人现在都到了铜仁。我想替我哥安排点事儿做。”

    于珺婷在他胸口懒洋洋地画着圈子,道:“这还不简单?你想让他做什么?如果做土官呢,你任命他为土舍就行了。如果想做命官,职务高了不容易,一般的官儿,你打声招呼,还怕没人替你去办?”

    叶小天摇头道:“这个不妥。我哥……现在有些沮丧。其实若是换了我也是如此吧。自己兄弟有了大出息,当然会替他高兴,可是自己的一切都是拜他所赐,一个男人,难免会觉得抬不起头来。”

    于珺婷换了个姿势,往他胸前软绵绵地一靠,道:“那你想怎么样呢?”

    “帮他找些事做,让他觉得,不靠我,他也能把事做好。”

    于珺婷道:“那做官肯定不成了,不然,你出不出面,别人也会认为是你照应。要帮他,还得不让他知道是你在帮他,好麻烦……”

    叶小天道:“你就帮帮你大伯子嘛,你那么老奸巨滑,一定有办法。”

    于珺婷听得心花怒放:“好的!”

    :诚求月票、推荐票!

    俺的威新号:yueguanlj,敬请关注!.

    (未完待续。)h118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