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9章 虚空织横罗

夜天子 第19章 虚空织横罗

    叶小天这里胡思乱想地给自己找着理由,田妙雯依旧趴在他腿上动也不动。她被叶小天摁在腿上,酥胸抵压着他的双腿,臀部又被他划开亵裤看光光,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了。

    虽然知道叶小天是善意,可胸口抵在他腿上感觉得到的是赤裸裸的侵犯性的压迫感,而光溜溜的臀部上更有一种被视奸的感觉,这让她的脸火辣辣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腔子。

    女人是水做的,渴望山一样的男人,这是造物主的设定。越强势的女人,也就越渴望有一个强硬的男人来征服她,田妙雯同样违背不了这样的自然规律。

    迷糊的脑海,躁动的芳心,让她一时之间心思恍惚,倒是减轻了伤口的痛楚。叶小天见她这般失魂落魄的样儿,误会了:“哎!女人就是爱美!不过也是,那么完美的屁股,水蜜桃儿似的,愣是……”

    叶小天很认真地想了想,苦口婆心地劝道:“田姑娘,你不用过于担心,身上留下疤痕,确实叫人心痛,不过,并非没有补救的办法。”

    田妙雯转过头,迷迷瞪瞪地看着他,茫然道:“什么?”

    叶小天比划道:“你可以在后面纹一片牡丹,高贵美艳,国色天香,找个最高明的刺青师傅,把那伤口正好纹在花芯处,就[ 能掩饰过去,而且会让牡丹更显逼真。”

    田妙雯终于听明白他在说什么了,田大姑娘听了这话,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瞪着叶小天,瞪了许久,忽然一把抓起叶小天的手,住自己樱唇边一递,一口就咬了下去。

    “啊”

    叶小天仿佛一个被强暴的小妇人。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林中飞鸟立即扑愣愣展翅四起,远在七八丈外等候的侍卫们闻声大惊,也顾不得枝条抽打脸面,急急向这边奔来。

    这时候,远处也有一声惊喜的欢呼声传来:“有声音!在那边,他们在那边,快!就在那边!”

    “糟了!”

    叶小天暗叫一声苦也,也顾不得责怪田妙霁,一搭她的手臂。背起来就跑。

    叶小天冲向侍卫们所在的方向,密林枝条交错,就算用手推挡,也时而会有一根枝条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弹回来,抽打在身上、脸上,何况叶小天这时背着田妙雯,全凭一张脸去挡。

    田妙霁伏在他背上,眼见叶小天跑的飞快,被那枝条刷刷地抽打着脸面。虽然心中气鼓鼓的,恨不得杀了叶小天灭口,可不知怎地,却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替他挡住了眼鼻要害处。

    田妙雯负在叶小天背上,手臂也伸不长,那枝条就抽打在她白皙娇嫩的手上,虽然抽出了一条条檩子。田妙雯却忍着痛不肯收回手。

    正往前行,前边灌木丛突然被拨开,两个侍卫乍现。一见叶小天,惊喜道:“大人!”

    叶小天道:“快!头前开路!”

    “是!”

    几个侍卫调头往回走,他们不敢用刀割断灌木,免得留下痕迹被人追上,只能用两手拨开枝条给叶小天开路,一行人迅速闪进树林深处。

    “叶土司,叶大人!你在哪里呀?”

    “叶大人,我们是展家堡的人呐,刺客已经被我们赶跑啦!”

    “大人!大人!我是蝶哥啊,我是您的部下,已经平安啦,您请出来吧!”

    “嘁!信你们才有鬼!”

    远远的密林之中叶小天一声冷笑,只管闷头跑路。

    “哎哟!”

    前方开路的一个侍卫突然惊呼一声,一下子凭空消失了,把叶小天等人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就见那人又从草丛里爬了出来。

    那人惊魂未定,脸色苍白地对叶小天道:“大人,前方是悬崖,亏得这里草木茂盛,被属下一把抓住了,要不然……”

    叶小天从他趟压出来尚未恢复原状的缺口,已经看到了前面的情形,前方果然是悬崖,白云悠悠,远山如黛,颇有诗意。不过一想到再往前一步就是峭壁悬崖,摔下去就是粉身碎骨,叶小天便有些毛骨怵然。

    “往右走,小心脚下!”

    叶小天重新确定了方向,几名随从这次小心了许多,开始注意脚下,这样一来行进的速度就更慢了。

    “啊!”

    叶小天等人正走着,身后数十丈外忽然传来一声惨叫,惨叫声很悠长,渐去渐远。叶小天停住脚步,幸灾乐祸地道:“哈!掉下去了。”

    田妙雯在他耳畔骂道:“蠢货,快追上来了!”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当她对一个男人说话百无禁忌,能够直率地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一应情绪,措词也不再修饰、不再掩饰的时候,同时也就意味着她对这个男人有了不一样的感觉。然而,女人的那层外壳再坚硬,一旦被敲碎,可不就是个软体动物?

    叶小天也没意识到田大姑娘这句话在她的心理上意味着什么样的变化,他被一语点醒,惊道:“怎么追得这么快,快走,我们加快些速度。”

    他们艰难地又向前行进了一段时间,一个随从道:“大人,前边有一道深沟,过不去了。”

    叶小天探头一看,草木拨开,前边果然有一道深沟,应该是暴雨时节洪水冲来的,渲泻口通向悬崖。暴雨时候,飞瀑天降,一定非常壮观,但是望着那深有两丈,宽有三四丈的深沟,叶小天也犯了难。

    叶小天想了想道:“往右走!”

    田妙霁提醒道:“不能往右,往右就是往回走了,他们人多,未必只有一路人马搜寻,往回走万一迎面碰上,走都走不了啦。”

    “这个……”

    田妙霁道:“原路退回去,我们刚才走过的路上有个洞穴,看样子很深,足可藏人。”

    叶小天别无他计。只得道:“快,往回走!”

    几人往回走了六七丈,就看到了先前被他们忽略了的那个洞口,一个随从拨开蛛网,摸进去探看了一下,回来道:“大人,里边很深,足可藏身。”

    叶小天大喜,道:“快,咱们躲进去!”

    几人钻进洞穴。随从把草木往洞口拨弄,想让洞口显得更不起眼,叶小天把田妙雯放下,田妙雯半边臀部有伤,只能侧卧着,叶小天看见她头发上沾了一抹蛛丝,便伸出手去。

    叶小天一伸手,田妙雯的眼睛就瞪了起来,可她瞪了几瞪。却什么都没说,乖乖地任由叶小天替她摘去了蛛丝。

    “咦?”

    叶小天捻了捻手中蛛丝,突然若有所悟,急忙赶到洞口。对几个随从道:“不要拨弄草丛了,快找,这里蛛网这么多,蜘蛛一定不少。快抓蜘蛛。”

    几个随从一脸茫然,叶小天也无暇解释,只道:“快。抓蜘蛛,要活的!”

    几个随从对尊者大人的话如奉圣旨,连忙撅着屁股满地寻找起来,方才蛛网遭到破坏,蜘蛛都落到了地上,不一会儿,就被他们抓来四五只,这山间野蜘蛛有大有小,大的比拇指还粗,瞧着很是吓人。

    叶小天指挥他们把蜘蛛布在洞口,那些蜘蛛马上布起丝来。田妙雯一直侧卧在那儿,好奇地看着他们动作,至此终于恍然大悟,明白了叶小天的用意。

    叶小天退到田妙霁身旁,笑吟吟地道:“成了,让蜘蛛布网吧,咱们再往深处躲躲,相信他们就是发现了这处洞穴,也是绝不会往里边搜了。”

    田妙雯道:“你好聪明!”

    被美人儿称赞,叶小天自然欢喜,喜孜孜地道:“比姑娘你如何?”

    田妙雯向他俏巧地翻了个白眼儿道:“我聪明么?”

    叶小天只知田妙雯是凝儿和莹莹的义姐,还知道她八字太硬,许了三门亲,克死三个未婚夫,从此再无豪门世家敢登门攀亲,所以至今待字闺中。

    有关田妙雯的八卦他知道的实在不少,有关田妙雯的有用的情报,他是一点也不知道,哪里清楚这位姑娘是田家的智囊,田氏家族的女军师。

    叶小天想了想,道:“说的也是,你这种大户人家小姐,诗词歌赋、针织女红那才拿手。不过也不全是……”

    叶小天想到了于珺婷,忍不住道:“有些大户人家小姐,却是智慧谋略不让须眉的。”

    田妙雯见他露出真心钦佩的神色,心中妒意陡起,脱口问道:“谁?”

    叶小天道:“铜仁于氏家族的女土司,于珺婷!”

    “她?”

    田大姑娘撇了撇小嘴。

    叶小天笑道:“你不服气?”

    “哼!”田大姑娘又撇了撇小嘴。

    ……

    “哗啦!哗啦!”

    一群展家堡的人用折断的树枝木棍拨一下草丛、点一点地面,向这边走过来。自从一个兄弟冒冒失失地掉下悬崖,他们走路就小心了许多。

    “嗳!这边有个洞窟!”

    “过去看看!”

    已经隐到洞穴深处的叶小天等人心头一紧,几个随从悄然握紧了隐在身后的刀。

    “奶奶的,这么多蛛网,走了走了,这儿没人!”

    几个展家堡的人随手拨弄了两下,就悻悻地退了回去。洞口的蛛网横七竖八的,怎么可能有人钻进去。这洞乌漆抹黑的,万一蹿出条毒蛇,上哪儿救治去,所以几个人又原路退回了。

    带队的头目也看见了这一幕,领着他们继续向前搜去,洞穴深处,叶小天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才发觉,田妙雯紧张之下,竟然攥住了他的衣角。

    叶小天也不说破,只是庆幸地低笑道:“果然瞒过他们了,咱们就躲在这儿,有蛛网掩护,万无一失!”

    田妙雯悄悄松开了手,问道:“咱们什么时候出去?”

    叶小天呆了一呆,道:“若是出去,万一他们还没撤,这接连两次被咱们撕坏了蛛网的蜘蛛却撤了怎么办?咱们就在这儿等!别人找不来,云飞一定能!”

    :关关织网,大票小票,网罗其中,诚求月票、推荐票!

    俺的威新号:yueguanlj,敬请关注!

    未完待续……i1292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