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6章 白泥雌凤

夜天子 第36章 白泥雌凤

    长风道人一见叶小天顿时局促不安起来,叶小天瞧他神情心里便明白了,忍不住促狭地笑道:“当日你在铜仁做的那些事儿,我心里都有数,本想找你算账来着,没想到你溜得比谁都快。,哈哈,没成想你到了贵阳,居然比在铜仁混的还好,莫非此地人傻钱多,更好糊弄?”

    长风道人干笑道:“当年从茅山出来的时候,我本没想过到贵州来,谁不知道这儿穷啊。没想到这儿的穷人是真穷,富人也是真富,便是中原的大富人家,面对他们的穷奢极欲也得甘拜下风。贫道……贫道只是劫富济贫、劫富济贫……”

    叶小天在铜仁府干的最响亮的一件事,就是把五位权贵家的子弟一股脑都给砍了,之后那些轰轰烈烈的壮举长风道人没有赶上,所以他对此事记忆犹新。

    于是他便把自己打扮成劫富济贫的光辉形象,以此取悦叶小天。叶小天翻了个白眼儿道:“劫别人的富,济你的穷么?”

    长风道人干咳两声,道:“也……不全是。贫道若非广施善缘,哪能这么快就声名鹊起。济贫赈灾的好事,贫道还是做了一些的,做了一些的。”

    叶小天笑道:“你不用怕,我对这些大富大贵脑满肠肥的家伙也没什么好感,只要你不动我的歪脑筋,我才懒得拆穿你的真面目!”

    长风道人大喜,向他连连打躬作揖,虽然这副模样瞧在别人眼里,未免有失他的得道高人形象,不过一时半晌也顾不及了,至于他人的疑虑,回头再找理由解释吧,反正糊弄那种人他有的是主意。

    长风道人谢过了叶小天,小心翼翼地道:“那……贫道就告辞了?”

    “你去吧。哎!等等!”叶小天忽然又唤住了他,问道:“播州杨应龙有位三夫人,姓田,你可了解此人?”

    杨家三夫人田雌凤同她丈夫杨应龙一样痴迷道术。说起来杨应龙是一世之豪,田雌凤也是女中豪杰,能被一个神棍忽悠,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这种事实在无关本领才干,到了后世照样有大批的高等知识分子被一个半文盲忽悠的神魂颠倒,何况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都相信那些神神怪怪的存在。

    田雌凤前不久刚刚才拜在长风道人门下为记名女弟子,长风道人当然知道她。一听叶小天点名道姓地问起田雌凤。长风道人登时露出了暧昧的神色。

    长风道人道:“这个,贫道自然是了解的。不过,她可是杨天王的女人啊,叶大人,常言道色字头上一把刀,杨家这口刀尤其的厉害,你……”

    叶小天瞪了他一眼,道:“亏你还是个出家人,想到哪儿去了。我与此人有些梁子。总要知己知彼才好应付啊。你既了解此人情况,快快说与我知道。”

    长风道人无奈,只好道:“那……大人先容小道打发了那几个人再说。”

    长风道人走过去,对那几人清咳一声。云淡风轻地道:“贫道偶遇一位故人,要攀谈一阵,你们就不必等我了。若是有缘,下次贫道再与你等。”

    一个权贵子弟小心翼翼地问道:“仙长。那人是谁啊,我看仙长对他好生恭敬。”

    长风道人嘴角抽了抽,悠悠一声长叹。眼神眺望远方,回忆地道:“那人今生什么身份,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几百年前,他的前世曾救过贫道,结下一段因果。”

    众权贵子弟一阵哗然,长风道人道:“贫道那年六岁,适值辽兵犯宋,子午谷前两军对垒,百姓纷纷逃命。贫道跌倒在地,眼看就要被踩踏成泥。千钧一发之际,是他单骑匹马冲来救我性命……”

    众权贵子弟被他一番话说的悠然神往,纷纷好奇地看向叶小天,暗暗猜测着他前世的身份,叶小天被看得莫名其妙。众权贵子弟散去后,长风道人换了一副愁眉苦脸回到叶小天身边,道:“大人想知道她什么事?”

    叶小天道:“家世、来历,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叶小天在来贵阳之前做过一番功课,但仓促之间哪能记得许多,他只能择选各大世家的土司和掌权的土舍的资料填鸭式背诵,结果到了贵阳第一次赴宴,来的却大多是土司二代。

    好不容易遇到个田夫人,又是杨大土司的夫人,而非杨大土司本人,叶小天就像走上考场,突然发现试卷的考题偏得一塌糊涂,一道都没蒙中,只好向长风道人打听。

    长风道人咳嗽一声,道:“古语有云:思播田杨,两广岑黄。这思播田杨指的就是思州田氏、播州杨氏。为什么同为四大土司之一,田杨两家却要拎出来单独成谚呢?”

    叶小天道:“为什么呢?”

    长风道人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道:“因为这两家不但齐名,而且世代联姻!”

    “哦?”

    长风道人道:“自大宋徽宗年间,杨家第十代杨维聪开始,杨家长房长子必娶田氏之女为妻,田家长房长子必娶杨氏之女为妻,一直延续下来。

    永乐年间,思州内乱,田氏叔侄相残,永乐皇帝趁机废除田氏世袭土司的职位,田杨两家的联姻才中断。杨家嫡长子从此只娶江西龙虎山张天师一脉的女子为正妻。如今杨应龙的正妻就是龙虎山张氏之女。”

    叶小天点点头,长风道人所说的情况他看过的资料中有些有、有些没有,不过由此倒可看出,长风道人是真的了解。

    长风道人继续道:“田家败落之后,除了嫡宗长房苦撑局面,族人大多散去,其中有一支流入播州,定居余庆白泥,纳入了杨氏辖下,杨家三夫人田雌凤,就是余庆白泥这一支的人。”

    叶小天这才知道,这田雌凤确实是田氏族人,不过和田妙雯这一支显然没什么走动。倒是不用担心得罪了她便不好与田彬霏一脉结盟,心思稍稍放下。

    长风道人道:“田雌凤容颜甚美,自幼便芳名远播。杨应龙便纳了她做三夫人,这田雌凤颇有心计,自嫁入杨家,甚得杨应龙欢心,正妻张氏争不了宠,又不愿见她得意,干脆迁居别院,不与他们往来了。

    田雌凤自此专宠于后宅。又把她的两个哥哥田一鹏、田飞鹏都引荐给杨应龙,做了杨家的两路兵马大总管,还各自娶了杨应龙的一个妹妹为妻。

    她这两个哥哥有了女儿后又嫁给杨应龙的儿子,如此一来,白泥田氏已经独立于思州田氏之外,成了播州杨氏麾下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了。”

    叶小天听到这里,眉头不觉又皱了起来。如果这田雌凤只是杨应龙众多夫人中寻常的一个,问题还不大,就算和杨家交恶又怎么样。他早晚要对付杨家,反正杨应龙也不会因此就兴兵卧牛岭。

    可是,这个田雌凤现在居然取代了杨家掌印夫人的位置,成了执掌杨氏王朝内政的人。那她的份量和能量就不同了。虽然她一样不会轻率出兵,但她若想报复,可以调动的资源就多了。

    长风道人说完,见叶小天沉思不语。便试探地道:“大人,贫道可以走了吧?”

    叶小天点了点头,长风道人如蒙大赦。赶紧掉头就溜,急急抢出几步,忽然想起如此赶路有失自己世外高人的形象,急忙稳住身形,迈起了神仙步。

    叶小天低头思索半晌,抬头道:“那么,她此来贵阳,是为了什……”叶小天话说到一半便停住了,面前空空,哪有还有长风那个牛鼻子老道的身影。

    田彬霏和田妙霁各乘一辆牛车,施施然地赶往昆仑园。乘牛车也是复古风,田氏兄妹不愿意高冠博带,可是受田家声名所累,又不能随心所欲,只好把这功夫下在车驾上,如此出行,倒也透出几分古雅。

    前方夜色中隐隐已经看见昆仑园的雏形儿,一个青衣侍卫忽然快马赶到车旁,纵身一跃,跃到田妙雯所在的牛车上,随势单膝跪倒。

    他疾驰而来,腾空上车,就势跪倒,整个过程伴随的侍从们仿佛全没看到,把他当了空气一般。

    这人双手抱拳,单膝下跪,对田妙雯低声禀报了一阵,田妙雯微微一愣,随即嘻笑颜开。她向这青衣人挥挥手,青衣人一个倒后翻,稳稳地落在他的马上,一拨马头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田妙雯微笑着对另一辆车的田彬霏道:“哥,叶小天已到昆仑园。”

    田彬霏瞧她眉开眼笑的样子,心里有点不舒服,淡淡地道:“他到了昆仑园,值得这么开心吗?”

    田妙雯道:“他一到昆仑园就和田雌凤对上了,双方不但大打出手,他还制住了田雌凤,在她腿上刺了一刀,逼她公开承诺不再追究此事!你说这值不值得开心呢?”

    田彬霏愣了愣,忽地仰天大笑起来。

    什么人最可恨?不是敌人,而是本该是你的同伴,却背叛了你,投靠你的敌人为虎作伥的人!白泥田氏和思州田氏同祖同宗,本该同仇敌忾,一起为了复兴田氏而努力。

    但是白泥田氏现在已经成了杨应龙的忠实走狗,田氏兄妹眼见白泥田氏成为播州杨氏旗下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后,不是不曾想过感召她重归田氏怀抱,成为田氏复兴的力量,只是被田雌凤无情地拒绝了。

    如今田雌凤吃瘪,在那么多豪门权贵面前给白泥田氏和播州杨氏丢了脸,田彬霏自然感到快意。他重重地一拍车辕扶手,大笑道:“哈哈哈,走快些,我倒要瞧瞧,她白泥雌凤现在是何等的狼狈!”

    :诚求、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