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57章 缜密刺杀

夜天子 第57章 缜密刺杀

    “这可是尊者交待的任务!”

    代韵溪走出去的时候,一种神圣的使命感,让她激动的双腿打颤。其实对所有虔诚的信徒来说都一样,尊者交待给他的是什么任务并不重要,只要这个命令来自尊者,那就是无上荣光!

    吩咐他去冲锋陷阵是这样,哪怕是吩咐他给自己送几张厕纸来,他们一样激动的无以复加。当然,像宝翁那种天天侍候在叶小天身边的人是不会受到这种神圣光环影响的。

    比如说叶小天现在换在身边的这批生苗武士,刚刚跟在叶小天身边时,每次一见到他,本就站得笔直的他们马上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激动,恨不得匍匐到他脚下吻他的靴子,现在他们就镇静多了。

    对于尊者交待的任务,尤其是对尊者来说也是如此重要的事情,代韵溪当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发誓要把它办得漂漂亮亮。

    她手无缚鸡之力,擅长的本事唯有“蛊”。可这蛊是没有办法像传说中的飞剑一样于千里之外杀人的,她要接触到曹瑞希和展伯雄才有机会下手,但曹瑞希现在闭门不出,拒见任何陌生人,她怎么可能见得到。

    代韵溪擅长用蛊,却不擅长用计,但她懂得如何向人求助。她问清尊者身边第一智囊是李秋池李大状后,便c长c风c文很诚恳地去向李大状求教。

    “李先生,尊者他老人家吩咐奴家刺杀曹瑞希或展伯雄,奴家只擅长用蛊,不擅长用计,如果近不了他们的身,奴家的蛊就没有用武之地,您是读书人,能不能帮奴家想想办法。”

    李秋池想了想,问道:“你准备向他们之中的哪一个下手。还是一起下手?想用什么手段下手?”

    代韵溪道:“奴家想过了,一起杀,万一失手,再想动手就难了,只怕有负尊者他老人家的托付。奴家想把握一些,对曹瑞希下手。”

    李大状负起双手,依稀恢复了几分当年叱咤公堂的气派:“理由呢?”

    代韵溪道:“理由是奴家是接触不到他们的,想下手只能通过食物。展伯雄正在曹家做客,曹家或许不会慢待了他,但曹家的厨子采买食物时。未必会像对待自己的主人一样迎合他的口味。所以,奴家要掌握曹瑞希的口味更容易些。”

    “原来如此!”

    好为人师的李大状轻摇羽扇,做飘飘欲仙状:“这个容易,附耳过来,我送你锦囊三计!”

    代韵溪愣了愣,她一个年方双十的少妇,怎么好意思离一个男人那么近。

    李大状突然也明白过来,装过头了,忙干笑两声道:“这里没有外人。不必附耳过来了,你仔细听着,我授你三计,保你达到目的。至于能否得手,就看你的功夫了。”

    代韵溪毕恭毕敬地道:“请李先生指教!”

    李大状摇着扇子,滔滔不绝地对她说了一番,代韵溪认真听着。回去之后便照李秋池的吩咐行动起来。

    首先,她派人去曹府四门外摆摊卖菜卖肉。作为一个部落首领的妻子,代韵溪身边有大把的人手可用。被她派出去的人都是山里汉子。本色演出,衣服都不用换,挑起菜筐就是菜农、拎起刀子就是屠夫,眼力再好的人也看不出破绽。

    随后,她派人去调查曹瑞希来到贵阳城后,都在哪家酒楼举办过宴会或参加过宴会,这种上档次的大酒楼并不是很多,所以调查起来也不难。

    接着,代韵溪就派人换上富绅的衣服,逐一拜访这些酒楼。这些山里汉子,换上富贵人的衣服,也只像个暴发户,不过按照李大状的计策,并不用担心被人看穿,因为这些人,扮的就是暴发户。

    他们自称家乡在曹土司辖下,家里有几座山,不过都是荒山秃岭,却也没什么钱。但是前些天“地龙翻身”,山岭裂开了缝隙,竟被他们发现了一条矾矿脉。

    于是,这些幸运儿发了财。不过,虽说那地是他们家的,可是就连他们都是属于曹瑞希曹大老爷的,所以他们迫不及待地追到贵阳,想征求曹大老爷同意,允许他们开矿。

    为了得到曹大老爷的允许,他们想宴请曹瑞希。为了取悦曹瑞希,他们想投其所好。于是,他们赶到曹瑞希举办过宴会的酒楼,打听曹老爷饮食上的喜好。

    一个成功的商人做什么事都会很认真,他们的功夫不仅下在题内,也会下在题外,曹瑞希曾经举办过酒宴的这些酒楼,恰恰都是贵阳饮食业中的成功者,这些店家自然都是些很用心的人。

    客人包下酒楼宴请宾客,这个客人财力一定雄厚,为了能够让这位富豪感到满意,下次还来他们店里光顾,店里掌柜的不仅仅要把他们侍候得无比周到,还会很认真地观察他们的口味。

    哪些菜肴他们爱吃,哪些菜肴他们不爱吃,掌柜的会精心记载,做成一份秘密档案。现在有人向他们请教,正常情况下他们当然是绝不会说的。

    但是今天来向他们请教的这些人,并不是具有竞争关系的同行,这些暴发户也是他们的客户,要在他们的酒楼宴请贵客,掌柜的自然就热情接待,并合盘托出了。

    很快,代韵溪就掌握了有关曹瑞希饮食喜好的全部资料。掌握了这些资料之后,代韵溪就精心研究起来。有些不合用的菜肴是必须要舍去的。

    比如说曹瑞希爱吃的菜里面有一道金针鸡汤,这就没法用。蛊的威力是很大,可蛊虫并没有在沸水里游泳的本事,不管是在金针菇里下毒,还是在老母鸡身上下毒,都过不了炖汤这个环节。

    最后,代韵溪选中了“鱼脍!”鱼脍就是生鱼片,把蛊下在活鱼身上,通过鱼脍被人服下,可以确保这个过程中蛊是活的。

    通常用来制作鱼脍的鱼是鲤鱼,此外还有鲙鱼、青鱼、鲈鱼等等。鲤鱼是大众菜,吃的人未必会是曹瑞希。而鲈鱼在当地就贵了许多,所以代韵溪就吩咐一个菜贩卖起了鲈鱼。

    这个想法却不是李大状想出来的,李大状给她指点办法就是了,又哪可能想得这么细,但是代韵溪既然能想得到把聪明人该做的事求助于聪明人,她又能笨到哪儿去,这主意自然是想得到的。

    为了确保曹家一定会在他们的摊位上买鱼,代韵溪还吩咐人买走了曹家周围所有鱼贩的鱼以及大部分曹家常买的肉、菜。

    代韵溪安排的这些菜贩、肉贩、鱼贩已经在曹家周围做了好几天生意,卖的菜新鲜,又比别人家便宜。曹家厨子早就成了他们的常客。

    这天曹家厨子笑眯眯地带着两个帮厨摇摇摆摆地出了后门,来到摊位前一瞧,今天各家摊子上可供挑选的食材着实不多,厨子不禁皱起了眉头。

    等他晃到代韵溪安排的鱼贩处时,见一桶鲈鱼肥美鲜活,不禁两眼一亮,今儿的菜式太少,老爷这些天心情正不好,要是菜做的不好。老爷一定会怪罪下来。难得这有卖鲈鱼的,这鱼的卖相又好,老爷爱吃鱼生,不如买条鲈鱼。

    “就它了。挑一条最肥的秤一秤!”胖厨师伸出胖胖的手指,指着水桶发话了。

    ……

    胖厨师给曹瑞希做的这道鱼脍叫“金齑玉脍”,这是从古至今几十道鱼脍中最有名的一道菜,需蘸“八和齑”食用。“八和齑”是用蒜、姜、橘、白梅、熟粟黄、粳米饭、盐、酱八种料制成的一种蘸料。

    曹瑞希本就喜欢吃鱼生。这几天郁郁不欢,吃的又少,今日尝到可口的美味。一条鱼都被他吃光了。开心之下,曹瑞希还赏了那个厨子。

    次日午后,那个胖厨子就眉开眼笑地跑到了后门外:“你们这儿卖的鲈鱼不错啊,又肥又鲜。我昨儿买回去做了道鱼脍,我们老爷吃的很开心。

    你注意了,以后每隔一天,就给我准备一条大鲈鱼。要是你手里恰好没货,就去别处进,价钱上面我是不会亏待了你的,明儿就该准备了,可别忘了!”

    消息传到代韵溪那里,代韵溪很开心,干脆扮作鱼贩的老婆跑到曹府外面,等着听到曹瑞希暴毙的好消息,以便第一时间向尊者他老人家复命。

    但是,第二天午后,那个胖厨子来了,眉开眼笑的,代韵溪看在眼里,心中顿时一凉,她遇到了最担心的事,她遇到服过避蛊药的人了。

    避蛊方其实就是蛊教的避蛊汤,蛊教当初还没缩回深山以前,与外界各部落的土司头人来往十分密切,而且当时未曾加入蛊教的野路子蛊术师也甚多。

    如此一来,为了确保这些与蛊教保持密切关系的权贵们的安全,蛊教就传出了这个方子,之所以传方而非传药,是因为配制这服药所需要的药物包含了太多昂贵药材,有些药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蛊教也搜集不全这么多的药,干脆把方子给你,你用上十年甚至几十年的功夫,什么时候凑齐了什么时候算。当时的蛊教并不像现在这么保守,也不像现在这么缺乏自信,所以并未把这种药方作为挟制众部落的手段。

    千百年下来,这个药方就被得到传承的土司世家视作至宝了,不过因为相应的药材千金难求,有些家族即便有药方也常常配不齐,有时三两代才能有一人有幸得以服用。

    而像安家这样财大腰粗、手眼通天的人家,除了安老爷子,几个嫡系长房的重要人物恐怕也都服用过了。

    代韵溪用的这种蛊,自服下开始,发作期最多一天,如今这厨子眉开眼笑的,心情这么好,显然曹瑞希没死。曹瑞希没死,只有一个可能:他服过避蛊方。

    “怎么办?”

    几个部下忧心忡忡地看着代韵溪,代韵溪低头沉思良久,慢慢抬起头来,清秀的脸颊上带着一丝冷笑:“你以为服过避蛊方就能逃过我蛊教的手段了吗?蛊教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今儿就让你瞧瞧老娘的手段!”

    第三天快到傍晚的时候,那个胖厨师来了,眉开眼笑的:“我们老爷……死了!”

    胖厨师泪水滂沱,却依旧眉开眼笑的,这厮可恶,天生笑脸儿!

    :月初,向您求保底月票、推荐票!

    :月初,向您求保底月票、推荐票!

    :月初,向您求保底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