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64章 追杀至死

夜天子 第64章 追杀至死

    八仙酒楼今天真算是八仙过海了,兵备佥事杨健来了,曹瑞云和展伯雄走了,安家派来了援军,叶小天的侍卫也到了,各路人马你方唱罢我登场,正乱纷纷的当口,都指挥使司也派来了一支正规军队。

    好一通忙碌,直到两个多时辰后,各路兵马才各自散去。夕阳西下,八仙酒楼的贺掌柜站在楼外,望着他的豪猪楼一脸木然。

    “掌柜的,你别担心。我这就去借几架梯子,先把箭拔了,那些箭洞箭坑拿黄泥糊上,再粉刷一下,看不出啥。就是那些酒坛子和桌椅得重新置办。我算了一下,人家叶大人赔的银子还能有大把富裕呢。”

    “嗯!嗯?你说要干什么?”贺掌柜的突然醒过神儿来,恶狠狠地瞪着二掌柜。

    二掌柜有点莫名其妙,讷讷地道:“我说我去借几架梯子,先把箭都拔了……”

    “不许拔!一枝都不许拔!”贺掌柜的急了,就跟人家刨了他祖坟似的,抬眼一看,几个勤快的伙计已经在拔那些伸手可及的箭矢,贺掌柜立刻冲上去吼道:“不许拔,一枝都不许拔!”

    众伙计呆呆愣住,看着贺掌柜,掌柜的别是脑子吓出毛病来了吧?

    贺掌柜的吩咐道:“赶紧的,把桌椅全换了,屋里屋外射的那些箭可一枝都不许碰。食材,赶紧去预约食材,明儿四更天就得送来,可别影响咱们家做生意,照着平日十倍的量准备,还有酒。赶紧去进一百十坛先……”

    二掌柜的凑到他身边,讪讪地道:“掌柜的,您……您别是把脑子吓坏了吧?咱这店,不收拾个三五天,怎么开张啊……”

    “你懂个屁!”掌柜的看看面前的豪猪楼。乐不可支地把双臂一张:“看!多壮观呐!你再去找个说书的来,嘴皮子要利索点的,我今晚给他讲讲今儿发生在咱们酒楼的事儿,叫他明日就在酒楼里开说,哈哈哈,再配着这惨烈的场面。怎么也能热闹半个月啊!”

    二掌柜的恍然大悟:“高!实在是高!掌柜的,您不亏是掌柜的,我这就去办!”

    二掌柜转身要走,忽又站住:“掌柜的,不对啊。当时你跟我一块儿蹲在柜台底下,自始至终咱就没露过面,你跟说书的能说什么啊?”

    掌柜的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二掌柜:“你个废物!没看见!没看见你还不能编么!”

    “哦哦哦,是是是!”二掌柜的恍然大悟,兴高采烈地跑开了。掌柜的仰头端详着他的豪猪酒楼,仿佛看见了一棵摇钱树,心里头美滋滋的。

    ※※※※※※※※※※※※※※※※※※※※※

    水东洪边十二马头,云雾山。

    一口四四方方的箱子放在一座新坟前。曹瑞希好不容易“从单间搬进别墅”,结果现在又被装回了箱子。

    坟前立着一块石碑,上边写着一行大字:“兄毛问智之墓!”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弟叶小天谨立!”

    碑前烧着纸钱。叶小天坐在碑前,华云飞在另一侧,默默地往向火里续着纸钱。叶小天道:“老毛啊,我来看你了,这几天没酒喝,馋了吧?”

    他拿起一壶酒。慢慢淋在碑前,黯然道:“本来。我是想取了展伯雄的性命之后再来看你,李先生有心了。把曹瑞希的人头给取了来,我心里也想你,所以就提前过来了……”

    叶小天放下空壶,慢慢蜷起双腿,双手抱膝:“凶手,我已经查出来了,没猜错,就是他们!张雨桐、曹瑞希的账,都还了,现在还差一个展伯雄,他逃不掉的!”

    叶小天现在已经查到了真相,准确地说是一半真相。代韵溪抄了曹瑞希的老宅,抢了他的尸骨,又一把火把曹家夷为了平地,当时还抓了几个留守曹家的人。

    在叶小天承诺,只要他们说出真相,就放他们离去,任由他们改名换姓偷生活命之后,被抓走的几个曹家人终于交待了真相。反正曹家一把大火,什么都没留下,只要他们自己从此不再露面,曹家就没人知道他们活着,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泄了密,也就不会殃及他们的亲人。

    于是,叶小天知道,当日花溪血案正是曹瑞希和展伯雄所为,但是在他们之前还有一拨人马,连他们也不知来历。叶小天听到这里当然明白被他盯住的这三个人,一个都不冤枉。

    杀人是需要动机的,在他已明确把田雌凤排除在外的情况下,剩下的唯一一个有动机的可疑人就只有张雨桐了。

    叶小天凄然笑了笑,声音有些哽咽:“老毛啊,事儿还没办完,我得走了。你在下面,可别再糊里糊涂的了,我和云飞不在你身边,你糊里糊涂的,还得被人家欺负,记住了吗?”

    他眼中闪烁的泪光,终于变成两行清泪,缓缓地淌了下来。

    ※※※※※※※※※※※※※※※※※※※※

    叶小天如此决绝,如此不顾一切,原来不是因为睚眦必报,而是因为他的好兄弟为了救他而丧命!

    叶小天现在已经是贵阳的第一风云人物,不知多少双眼睛暗中盯着他。在他去云雾山祭奠过毛问智之后,这件事的真相立即传变了贵阳城。

    一时间,许多人对他的观感大变。其实他的手段依旧是那么酷厉,如果人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为兄弟报仇,还是会觉得他的手段太酷厉了些,太残忍了些。

    但是在人们认定他是因为被人行刺,九死一生后愤怒兼恐惧才如此疯狂之后,突然得到一个从道义上来说要更高一筹的理由,心理上就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了。

    “义气干云!”

    “这样的人,值得追随、值得辅佐!”

    即便是千年前的土司,在他们的地盘上也有一定数量的自由民。千年后更是如此。这些自由民的家境和地位,比起奴隶来自然是天壤之别,比起土民也要高出许多,所以还是能培养出不少人才的。

    比如徐伯夷,其实就是这些自由民中的一员。而对这些人来说,就有点像春秋战国时期择主而侍的士子,一旦他们决定追随谁,就举家迁去谁的地盘,自然也就不必顾忌会受到其他土司的制约。

    经由云集贵阳的各地权贵之口,叶小天的壮举迅速传播开来。不惜一切后果。不惜拒绝土司土出面调停的美意,也要追杀仇敌至死,为兄弟报仇的决心和勇气,立即赢得了这些人的心。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何谓知己?这就是了。

    卧牛长官司的地盘太小了。在贵阳大大小小一百多个土司中,按地盘面积来算,叶小天只能吊在第四梯队,在他到贵阳搅出这许多风雨之前,许多地方包括贵阳地方的人根本就没注意过他,甚至不知道又多出一位世袭土司。

    但是现在他们知道了,很多人已经把目光投向卧牛岭,了解叶小天、打听他的情况。在不久的将来,必将有一些人在充分了解之后,选择追随于他。

    此时的叶小天。并不知道他去祭奠毛问智居然还有这样的效果。他之前没有对人讲过他为什么一定要杀展曹张,现在也不屑去说,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够了。

    回到居处之后,叶小天就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展伯雄身上。如果任由展伯雄逃回老巢,只要他龟缩不出,除非彻底打败展家。否则是绝不可能干掉展伯雄了。所以,他不能让展伯雄逃走!

    展伯雄没有逃。不是他不想逃,实在是曹瑞云不甘心。叶小天不想放展伯雄走。因为只要他逃回老巢再想杀他就难如登天,对曹瑞云来说,他必欲杀之而后快的目标叶小天,又何尝不是。

    在安府门口,他和展伯雄吃了一碗闭门羹犹不甘心,思来想去,又去了杨府。他们并不知道杨应龙也来了贵阳,他们去杨府是去见田雌凤的。

    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承认自己就是花溪血案的元凶,但是他们也知道,以田雌凤这样狡狐般的人物,一定猜得出。

    不过,他们本来的目的就是叶小天,想杀田雌凤的是另外一支不知来路的杀手。见了田雌凤只要往已经死掉的张雨桐身上一推,就算田雌凤半信半疑,鉴于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叶小天,想必也会接受他们的这一说法。

    他们的算盘当然打得很好,只是打破他们的头,他们也想不到,杨应龙之前向他们频频示好,根本不是想拉拢他们。杨应龙就像一个养虎人,时不时往虎山上丢只鸡鸭猪犬,是在利用他们撩拨叶小天,要把叶小天培养的嗜血、残忍而强大。

    田雌凤对杨应龙的计划了如指掌,如此情况下,田雌凤怎么可能出头庇护他们。他们在杨府再度吃了一碗闭门羹,接下来想吃都不可能了,连安氏和杨氏都不肯为他们出头,还有谁敢?

    不是每个人都明白安杨两家的打算,也不是每个人都明白大人物不出手有时候仅仅是因为不想出手,而非忌惮什么,他们只能据此认为,叶小天已经拥有让这些的强大势力也忌惮三分的实力,如此一来,叶小天的威名更强大了。

    曹瑞云和展伯雄在杨府又吃了一碗闭门羹后,天色已经晚了,这时离开太也危险,他们只能选择赶到展家的宅院,在严密的戒备下歇了一宿,可是这一宿,他们之中又有几人真能睡下。

    这么下去,不用人打,自己就垮……,曹瑞云痛定思痛,终于决定“留得青山在”了,他要回肥鹅岭,先继承土司之位,再调动曹氏家族的力量,与叶小天一决雌雄。

    这时候,他们听说了叶小天祭奠毛问智的消息。他大哥的遗骨被盛进箱子,祭在了洪边十二马头的云雾山?他们返回铜仁正好经过那个地方啊。

    如今形势下,他不刻意去抢回大哥的遗骸也就算了,如果顺路经过都要置若罔闻,只管自家逃命,他有什么脸面继任土司?他怎么告慰死去的胞兄?

    所以曹瑞云马上做出了一个英明的决定:“先往云雾山,抢回大哥的遗骸!”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