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75章 极品炉鼎

夜天子 第75章 极品炉鼎

    宋天刀一瞧来人的作派就知道不是安家的人,安家人出行反而不会太招摇。当人人都知道你富有、强大的时候,你就根本不需要把你的富有和实力穿戴在身上、表现在你的排场上了。

    这时那支车队已经在门前停下,八个肩后背着七星宝剑,手中执着柄拂尘的道士走了下来,排成两行,威风不可一世。一瞧这般拉风的场面,叶小天心中马上就想到了一个人:长风道人!

    宋天刀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会因为好奇就不礼貌地停在一旁观看,他向叶小天拱拱手,翻身上马,自顾带人离去了。

    这时中间一辆座车被两个俊俏小道僮掀开轿帘儿,又有两个唇红齿白的小道僮赶过去放好脚踏,大元玄都灵霄上清广化崇教妙一飞玄大道金丹普济生灵万寿长风大真人便闪亮出场上了。

    长风道人摇摇摆摆地下了车,后边呼啦啦又拥过来十六名道士,拱卫着长风道人,向叶小天大摇大摆地走过来。

    赶车的老车夫飞快地瞟了一眼叶小天,举手把斗笠压低了些,垂着头,只能看到他白须飘飘,任凭是谁此时都只会注意到长风道人拉风的作派,不会去看一个老车夫,叶小天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车夫竟是他的故人:曾经的葫县主簿王宁。

    眼看长风道人到了近前,叶小天立即赶上两步,稽首道:“道长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未曾远迎,失礼、失礼!”

    叶小天除了第一天见长风时,故意戏谑以迫使他答应自己的条件,其他几次前往三清观,只要有别人在,对长风道人就毕恭毕敬地执弟子礼。

    长风道人如今在贵阳权贵间的重要地位对他是很有用的,破坏了长风道人的神圣形象对他没有丝毫好处。他觉得长风对他今后也未必没有用处,所以已开始倾意结纳。

    光凭他知道长风的底细以此挟迫,当然不是最好的办法。最好是恩威并施,所以叶小天也和许多权贵一样,对长风道人敬若神明,每次去三清观,香油钱自然也是绝不可少的。

    长风道人恬淡地一笑,稽首道:“贫道来的匆忙,不曾事先派人告知,冒昧之处,还请叶长官原谅。”

    叶小天道:“哪里,哪里,真人快快请进!”

    叶小天引着长风道人往里走,那前八后十六共二十四名道士都跟了进来,浩浩荡荡挤满了一院子。叶小天苦笑道:“我寄住的这所宅子不大,招待不下真人这么多弟子啊。”

    长风道人哈哈一笑,摆了摆手,寸步不离的清风、明月立即转身而立,肃然一扬手,刚刚进了院子的二十四名道士立即纷纷退下,最后只剩下四人,分列于门廊左右。

    叶小天引长风道人进了客厅,叫人换了旧茶,请他上座,这才寒喧问道:“不知真人今日驾临寒舍,有何指教啊?”

    叶小天说着,向长风道人身后两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僮瞟了一眼。长风道人会意地道:“无妨,这两名弟子是贫道的心腹,叶长官不必有所忌讳。”

    叶小天听了登时放心,原来这两个道僮是长风道人的骗子同伙,那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孰不知他只猜对了一半,这两个道僮只是半个骗子、也只是长风道人的半个同伙,他们是朝廷的锦衣密探。

    叶小天放松了身子,由正襟危坐变成了懒洋洋的样子:“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我说长风道长啊,你今日大驾光临,究竟所为何事啊?”

    长风道人微微一笑,道:“前几日,我答应要送你一对鼎炉的,今日正是践约送来。”

    叶小天微微有些好奇,又坐正了身子:“哦?快取来给我看看,多大的鼎炉啊?要是太大,还是留在你的道观里好了。摆在我家里就不伦不类了。”

    长风道人一脸暧昧地笑道:“不大,不大,恰恰好!恰恰好啊!”

    长风道人向明月示意了一下,明月便走出了门口。

    叶小天知道鼎炉有大有小,小的和香炉差不多,完全就是一件摆件儿,大的那就要重达千斤了,本是古人祭祀所用的法器之一,要是搬回铜仁摆在自己府上,的确不太合适。

    明月只到廊下站了一站,就领了两个小道士进来。叶小天先瞧他们两手空空,再往脸上一看,顿时一愣。

    这两个道僮一身素雅的月白道袍,光可鉴人的青丝挽了一个简单的道髻,玉靥蕴秀,眸如秋水,腮凝新荔,娇媚可人,哪里是什么道僮了,分明是两个年轻的姑娘,看她们白俏俏、嫩生生的样子,大概只有十五六岁年纪。

    叶小天茫然看了看,扭头对长风道人道:“鼎炉呢?”

    长风道人向前一指,道:“这不就是?”

    叶小天一听又呆住了。

    长风道人虽不好色,却也不是真正的修真之人,做不到不近女色,可是……

    这对鼎炉是一位虔诚信奉他的权贵奉献的珍藏,那位权贵万里挑一,选出了一对女童,精心养大,却因痴迷长生术,还未享用便心甘情愿地转送给了长风。

    长风道人本想留下自己享用的,只可惜身边有清风明月盯着,立即把此事禀报了王宁。王宁那个不解风情的老东西,居然不准他留女人在身边。

    王宁担心他身边留了女人,他的秘密早晚瞒不过枕边人。再则,他对外营造的是个从宋朝一直活到现在的活神仙,如果身边留有女人,一旦败露,他若心经营出来的神仙形象也就崩塌了。

    长风道人小命都捏在王宁手上,哪敢违抗,恰好这时叶小天找上了三清观,对这个知道他底细的叶小天,长风道人是既怕又气,反正这两个美人儿能看不能吃,便想着转手送给叶小天算了。到时候叶小天承了他这么大一份人情,好意思拆他的台?所以才有了今天这样一幕。

    鼎炉本来是一种器具,但是在房中术里,双修的女子也被称为鼎炉。《摄生种子秘剖》中言道:“炉鼎者,可择阴人十五六岁以上,眉清目秀,齿白唇红,面貌光润,皮肤细腻,声音清亮者,乃良器也!”按照这一标准,眼前这对明眸皓齿的美貌小道姑,的的确确是一对上品鼎炉。

    叶小天哑然半晌,扭头对长风道人道:“你这炉……能烧香么?”

    长风道人也是个妙人,坦然答道:“不能烧香,但是能点蜡烛。”

    叶小天翻了个白眼儿,道:“点蜡烛谁不会?只要会打火石,都会点蜡烛。”

    长风道人咳嗽一声道:“叶长官,你装纯呐……”

    ※※※※※※※※※※※※※※※※※※※※※※※※※

    一汪清水,水上有雾气,雾气氤氲中有佳人入浴。

    每个人都有他所喜欢的沐浴方式,比如铜仁府的那位广威将军于珺婷,她喜欢在水里洒满鲜丽芬芳的花瓣,还喜欢在沐浴后让人用精油为她按摩。

    于珺婷这么做,一则是出于女子天生的爱美之心,二来也是因为她肩负的太多,压力太重又没有人帮她扛着,独自经营一个家族,心力交瘁,唯有这种时候通过这种方式,才能放松心神。

    田妙雯同样肩负家族重任,但她的心理承受力比小于将军要强,再加上还要个哥哥承担了绝大部分的重担,所以她可以舒缓心理压力的方式很多,不像于珺婷一般钟爱沐浴时的放松和享受。

    她洗浴的时候只要一大桶纯净的泉水,不添加任何洗浴之物,因为她不需要。田家有道秘方,据说是从唐朝宫廷中流传出来的,被田氏家族奉为至宝。

    田家嫡房的女子甫一出生,就会由祖母每天亲自用这种独门秘方配制的药水为她洗浴,如此持续一个月,她的肤质就会变得非常非常特别。

    她的肤质会变得晶莹剔透,润白如雪、柔滑如缎,而且这种肤质永远都不会再改变,哪怕是把她丢到阳光最炽烈的地方去,她会被晒得皮肤发红,但是只要走到背荫的地方,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如初,根本不用担心晒黑。

    水西三虎中田妙雯被称为白虎,除了她有“克死三个未婚夫”的事迹,肤白胜雪远胜一般丽人,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所以,她是从不需要使用各种洗浴之物来美白、润滑肌肤的。

    田大小姐坐在水中,一双美丽的眼睛里隐隐有一种水雾般的东西轻轻流动着,削肩露出水面,皮肤珠光玉润,给人一种光艳清华的惊艳感。

    她近几天来一直闭门不出,因为她没想到叶小天居然这么快、这么干净俐落地就把展伯雄干掉了,她本以为双方的争斗至少会绵延个三年五载,这在土司们之间是家常便饭。谁料……

    真的要履行承诺嫁给他吗?田大小姐很认真的思考了很久,找不出一点可以反悔、可以拖延的理由。可是……她已把自己公开做了悬赏,叶小天当时也没有反对,现在要履行承诺也该是叶小天上门求亲吧。

    难不成田家大小姐还得把自己洗白白装进礼品盒,再系个粉红色的蝴蝶结,打包送上门去?田大小姐不开心了,她微微地颦起了妩媚的眉,恨恨地捶了一下水面……

    水花翻涌,两只雪玉般的球体跌宕起伏起来。这时,一个穿着喇叭口短裤、短上衫的俏美侍婢轻轻走进门来,伏地禀报道:“党延明已探明叶家情形,回来了!”

    田大小姐“哗啦”一声从水中站了起来,一双鹅蹼般轻盈柔软的玉足踏上防滑的木阶,水珠淌过修长白皙的粉颈、精致性感的锁骨、落进那堆玉隆雪的香滑沟壑里,再悄然出现在如柳的细腰上,在那如涡香脐处留恋地一转,便攀上了那双粉光致致的大腿。

    一袭轻袍云一般飘下,田大小姐依旧从容地前行,只是张开双臂,从后面看去,那光滑的玉背、窄窄的蛮腰、丰隆的翘臀,只是春光乍泄,便被尽数藏了起来。

    :诚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