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3章 嘻笑公堂(中)

夜天子 第83章 嘻笑公堂(中)

    叶小天一听巡抚所言,马上规规矩矩地转向叶梦熊道:“下官遵命!下官所言句句属实,下官虽曾以朝廷律法处死过五个恶少,但那五个恶少并没有资格赎金抵罪,而下官却是可以的,恳请抚台大人为下官主持公道!”

    曹瑞雨悲笑一声,走上前道:“公道?你在我们面前说公道!你要公道,谁来为我们主持公道?”

    曹瑞雨转向叶梦熊,“卟嗵”一声跪倒在地,悲声说道:“抚台大人,今日若不严惩凶顽,下官……死也不服啊!”

    “若不严惩凶顽,下官不服!”张雨寒一撩袍裾也跟着跪下了。展龙展虎有样学样,一一跪倒在叶梦熊面前,堂下这几家的子侄亲族们一见,马上轰然跪倒,悲声大呼起来。

    三司、四天王、众官绅纷纷看向叶梦熊,叶梦熊顿时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这件事他不处理是不行的,只要他把这件案子推诿出去,就是把他的威严和体面都推了出去。

    如果他使一个拖字诀,这案子虽然能拖下来,可他新官上任的新气象也就拖没了,回头他再想把这么多的权贵聚拢到此地谈何容易,到时候流传开来的就是这位抚台大人尸位素餐,不足为惧,其所谓赫赫声威,不过是讹传讹罢了。

    到时候大家阳奉阴违起来,他要花费十倍的力气,才有可能重振声威。如果他把此事推诿出去,比如交给专司律法诉讼的提刑司,又或者与四大天王公议,那就更是贻笑大方了。

    三个土司家族的人已经把案子报到了你的面前,你居然不敢担当,你到贵阳干嘛来了?办!又该如何办?

    叶小天说的貌似很有道理,但是叶梦熊如果真的如他所言,让他交付一笔罚金了事,其实也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那三家苦主完全可以不接受,你叶巡抚既然认可这种处理办法。那好!不用你管了,我们三家联手讨伐卧牛岭去,杀了叶小天后,大不了交纳一笔赎金嘛!如果卧牛岭方面不接受赎金。那他们还可以再杀回来。如此一来,叶巡抚岂不成了一个摆设?

    可是若依照这三个苦主所言办叶小天一个死罪,让他以命抵命呢?开什么玩笑!据说叶小天的部下都是山中生苗,素来桀骜不驯,叶巡抚久经沙场。是个挂过帅的文人,他倒不怕这个,但……他为何而战啊?为了让这几方土司继续稳稳当当地占据其地么?

    朝中对于贵州方面的态度,其实是分成几个派系的。用现代一些的话来形容,主要分为鹰派和鸽派。鸽派主张绥靖,一如继往地采取安抚政策,保证贵州方面打着朝廷的旗号就行了。

    而鹰派却认为世易时移,如今已经不同于汉唐时候,朝廷有条件、也应该扩大其影响,对这些国中之国实施直接统治了。进行改土归流是大势所趋,叶梦熊就是鹰派中的一员。

    贵州稳定与否,在朝廷眼里一直是个敏感问题,此次叶梦熊能调来贵州为巡抚,一方面是年轻的天子胸怀大志,另一方面也是鹰派努力运作的结果。

    对于贵州叶巡抚自有打算,像叶小天这样有前途的一根搅屎棍,让他继续搅活下去朝廷才有机会、有借口啊,把他剁吧剁吧当劈柴烧了,那不是太浪费了么!

    叶梦熊来此之前。就知道叶小天一案必将是他的一个重大挑战,他心中业已做过一番策划,但是如何让事情的发展顺理成章地按照他的意愿发展,这个过程却是无法事先规划的。

    此时叶梦熊抚着胡须蹙眉深思。旁人都以为抚台大人是对如何判决此案委决不下,却不知叶抚台早就想好了处理结果,现在他要考虑的是如何合理地推演出这个结果。

    这时一个值班衙役快步走进大堂,单膝点地对叶梦熊道:“启禀抚台大人,衙前来了一名女子,自称是本案的重要人证。请求上堂作证。”

    “嗯?”叶梦熊正暗自思量,尚未想出一个好的办法,忽听有重要人证,精神顿时一振,立即吩咐道:“马上带她上来!”

    叶梦熊只听衙役一说,立刻猜到这个自称是人证的女子带来的必定是对叶小天有利的消息。

    原因很简单,今日突起发难的人是展、曹、张三家,他们早已有所预谋,必然是集中火力,务求一举干掉叶小天,如果有什么底牌他们早就亮出来了,再蠢也不会把可以打击叶小天的人证当成秘密武器,非要僵持到如此地步才拿出来。

    片刻功夫,那衙役便领着一个头戴浅露的妙龄女子姗姗地走进大堂。堂上陪审的众官员以及在下面听审的众权贵虽然瞧不清她的模样,可是光看她的身姿步态,便是精神一振。

    什么叫折纤腰以微步,这就是了!什么叫呈皓腕于轻纱,这就是了!这女子款款登堂,仿佛一缕温柔的春风,款款而行时,那“浅露”微动的薄纱,那衣裳微微扭动出的迷人的曲线,仿佛一副绝妙的写意画,引人遐想,回味无穷。

    “徐庶”坐不住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你怎么来了?”田妙雯看了大惊小怪的兄长一眼,没有接话,而是向叶梦熊盈盈地福了一礼,道:“田家女妙雯,见过抚台大人。”

    田家大小姐?那么不行拜礼就是应该的了,叶梦熊咽回了质问的话,虚抬右手道:“田姑娘少礼,方才衙役讲,田姑娘是此案的重要人证?”

    “不错!公堂之上,妙雯自然不敢撒谎!”田妙雯说着,伸手摘下了“浅露”,叶梦熊顿觉眼前一亮,黔地虽然偏远,却是山水清逸、钟灵毓秀,方能蕴育得出如此清丽出尘的女子啊。

    在场大部分权贵都认识田妙雯,本来不认识的,上次在安府也见过她了,用自己做悬赏、追杀展土司性命的田家大小姐,只要见过了,谁还不记得?

    叶梦熊道:“那么,田姑娘要为何人做证呢?”

    田妙雯道:“妙雯为卧牛司长官叶小天做证!”

    叶梦熊道:“证明什么?”

    田妙雯道:“证明叶小天杀人是为自卫,不得已而为之!”

    堂上顿时一片哗然,但哗然声刚刚沸腾而起,突又戛然而止。众人镇定下来之后扪心自问,他们也奇怪自己刚才激动个什么劲儿。

    田妙雯的事儿大家都清楚,这可是贵阳城持续了一个多月的热门话题,就连城东三十里龙门坳里没甚么香火的那个小道观的庙祝都知道,田妙雯来证明叶小天是自卫杀人,有什么好惊讶的?

    叶梦熊饶有兴致地看着田妙雯,道:“哦?那就请姑娘说说,叶小天缘何是自卫杀人。”

    田妙雯把整个贵阳城人人都知道、唯独叶巡抚至少表面上是不应该知道的那些事情又说了一遍:展伯雄老不修,如何对她见色起意,事败后为保名誉如何派人追杀,叶小天如何救他,二人如何躲进荒山。展伯雄如何衔恨在心,在花溪设伏意图杀害叶小天……

    只说这个也不过就是解释了叶小天和展伯雄的恩恩怨怨,并不能涉及张、曹两家,但田姑娘是何等样人,既然出面了,岂有浪费机会的道理。

    田姑娘言辞不多,却条理清晰,随即把叶小天率众出山,与张绎打赌,以一牛耕犁一日之地划为自己领地的事情说了一遍,张家与叶小天结怨并意图杀人的理由和动机登时便有了。

    接着田姑娘又把曹瑞希帮助杨家二弟杨羡敏争权,之后得陇望蜀,在叶小天回山解决寨内纠纷时,抢占了叶小天的领地,但叶小天再度出山后又夺回领地的事说了一遍。

    如此一来,曹家与叶小天结怨的理由也有了,这一次述说的过程稍长了些。不过对美女,男人总是会多些耐心的,即便是叶梦熊这样的正人君子也不能免俗。若换一个女子如此东拉西扯,他早就把惊堂木一拍,喝令人家“只管说与本案有关的事情”了,但说话的人是国色天香的田大姑娘,那又另当别论。

    田妙雯最后说道:“是以,当日在花溪,正如今日张、曹、展三家联手一样,同样是张、曹展三家联手,意图刺杀叶小天!”

    展龙大吼道:“你胡说,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辞!”

    田妙雯道:“是不是胡说,他们心里清楚。只可惜,他们正躺在棺材里,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了!但,本姑娘是什么身份?若非事实如此,田家女会不惜清誉,出面做证吗?”

    展虎道:“当然有!你在安府曾当众宣布,只要叶小天杀了我爹,你就嫁给他!现在我爹已经死了,你与他就有了婚约,你的证词还能作数么?”

    一直没吭声的叶小天适时跳了出来:“喂喂喂,展老二,你这话可不对啊!田姑娘说这番话的时候,我们之间可没有婚约,这里有个先与后的问题。为什么田姑娘要以杀死令尊为条件自许终身呢?这里还有个因与果的关系,那么问题就来了……”

    “啪!”

    叶小天可不是美女,所以没有美女的待遇,抚台大老爷实在不想听他啰哩啰嗦了,叶抚台把惊堂木狠狠地一拍,登时打断了他的话!

    :诚求月票、推荐票!

    求票!

    嗷~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