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5章 就这么定了

夜天子 第85章 就这么定了

    大堂上一片寂静,如此之多的人竟鸦雀无声。叶巡抚对叶小天果然是有偏袒之意的,他一再重复提醒的这句话,大家都听得出来内中的含意。

    叶巡抚是贵州流官系统的最高官员,作为流官系统的代表人物,先天上和土官系统就处于对立状态,别看安老爷子亲自前来相迎,叶巡抚则搀扶安老爷子同乘一车,大家一团和气,但是由于派系的不同,彼此根本利益的分岐,必然属于对立阵营。

    而叶小天属于土官系统,却来自于流官系统。两三代后,他的子孙很可能已被同化,彻底成为土司阵营的一员,但是至少在目前,流官派对叶土官是有亲近感的,而叶土官对朝廷也必然比那些传统的土官更具认同感。

    这就注定了在叶小天和展、曹、张三家的纷争中,叶巡抚从感情上要倾向于叶小天一方。只是在田妙雯出现以前,叶巡抚显然还没找到可资利用的借口,所以态度不太明朗。

    而现在,他是决心利用田妙雯的供词大做文章了,只要叶小天承认与田妙雯并没有私情,他和田妙雯绝不会成为夫妻,那么叶巡抚就可以把田妙雯的供词做为重要判案依据。

    叶小天会怎么决定呢?田妙雯刻意地不去看叶小天,但她也不知道该把目光看向哪,她的心不受控制地卟嗵起来,叶小天会怎么回答?她不确定,她真的不敢确定。

    女人,哪怕是再美的女人,在一个位高权重很容易得到女人的男人心中,大多也不会重过他的江山。为了博褒姒一笑屡屡燃起烽火戏弄诸侯的周幽王,如果他清楚地知道这样做会让他丧身亡国,他还会点那把火吗?

    叶小天现在就清楚地知道,不管他有多少理由可以狡辩,他一连杀了四个土司的事都不是可以善了的。而现在有了田妙雯的供词,以自卫杀人判决,结果便可大大不同。

    如果失去这个机会,他将付出的代价即便不是性命,也将极为惨重,他会怎么选择?堂上除了田妙雯,其他所有人都是男人,所有的男人都在看着叶小天。

    每个看着他的人,都在心里不由自主地自问:“如果是我,我如何选择?”

    三法司以及听审的众权贵,几乎在刹那之间就做出了选择,哪怕是其中那些比较好色,望着田妙雯的绝色容颜心旌摇动的男人,也明白有了江山就有美人,没了江山就是有美人也守不住!

    拄着水火棍站列两旁的衙役们在扪心自问,就是坐在案后的叶巡抚都不免向自己问出了这个问题。安老爷子抚着胡须想了想,轻轻笑了,这个问题还用问么?任何一个有志气、有志向的男人都应该明白该如何选择。

    “现在么……”

    叶小天的声音陡然一顿,不是他故意拿跷,是他一说话,突然发现有回音儿,被如此安静的场面吓了一跳。叶小天道:“现在,叶某会向田家求亲,迎娶田姑娘。”

    每个人都没有说话,但公堂上明显地响起了“呼”地一声,那是所有人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所造成的声浪。

    “有情饮水饱?”

    那是不愁没饭吃的少爷小姐们躺在罗汉榻上,懒洋洋地吃着点心水果,翻看话本儿解闷时穷扯淡的话!这些官绅们才不信,不过他不信并不代表他希望别人也和他一样现实。

    人间自有真情在,很好!这样的人间才有希望、才有盼头啊!众官绅们欣慰地看着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叶大头,在精神上给予了他绝对的支持。

    田妙雯虽然一直没有看向叶小天,可她的耳朵却一直在紧张地竖着,就像一条嗅到了危险的狐狸,直到听到叶小天铿锵有力地说出这句话,她胸中那头快到跳出嗓子眼的小鹿才突然安稳下来。

    这时田妙雯才看向叶小天,眼睛有些发热,泪光隐隐,却被她强行抑制着,她才不要感动的掉眼泪,田大小姐丢不起那人。

    叶小天这时也看向了田妙雯,他如今手握大权,不再是一个小人物了。但是多年来养成的一些市井习气还是没有变,他依旧保持着很多本色,也许他一辈子也无法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政客了吧。

    叶小天看着眼波欲流的田妙雯,心想:“人家能为我抛头露面,我能为了保全自己出卖她吗?得了,反正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

    叶小天这里寻思着做一个快乐的放羊娃,院子里却有一只属于他的羊儿跑掉了。

    此刻堂上无比安静,发生在公堂上的一切,守在庭院中的人都看得清楚、听得明白,展凝儿看见田妙雯来时,就知道她是为叶小天而来。

    展凝儿不清楚自己的这位闺中好友究竟为什么和她的伯父闹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但是因为这层关系,两人之间显然产生了隔阂,至少此时一身重孝的她,是不方便上前和悬赏要杀自己伯父的田妙雯叙旧了。

    紧接着田妙雯上堂作证,竟尔会发展出这样的结果,展凝儿实在无法接受,她不知道自己此时该如何是好,看到叶小天和田妙雯“含情脉脉地对视着”,她心里承受不了。

    展凝儿一转身就向衙门口儿奔去,至亲之仇,情郎之困,现在又有田妙雯的横刀夺爱,她实在没有勇气继续站在这里了。展凝儿还没冲到衙门口,身旁“呼”地一声,一道白影用比她更快一倍的速度冲了出去。

    展凝儿扭头一瞧,只来得及看见乌青一块、铁青一片的一张侧脸,那是田彬霏。

    大堂上,展龙一声狂笑,指着叶小天和田妙雯对叶梦熊道:“抚台大人,他承认了!他承认了!我就说他们两个是早已勾搭成奸,田妙雯在安府声称受到家父迫害,所以悬赏取家父性命,就是为了帮叶小天争取道义……”

    叶梦熊暗暗叹了口气,本来这是一个极好的借口,少年人呐,色关难过。本以为有田家姑娘作证,可以顺水推舟解决此案了,谁料却又落得这么一个结果。

    除非弄清楚叶小天和田妙雯是否早已有了私情,否则既无其他人证又无物证,作为叶小天的未婚妻子,田妙雯的话如何能够作为判决此案的有力证据。

    叶梦熊打起精神,正想着该如何引导此案,依旧按照自己先前的想法发展,杨应龙忽然清咳了一声。

    依照先前的约定,杨应龙是需要力保叶小天的。看了田妙雯仗义作证、田大公子愤而离开的一出好戏后,杨应龙觉得更应该力保叶小天了。

    为什么?因为他想谋夺天下,所以要他最大限度地招兵买马、扩充地盘,这个过程就是他实力的积蓄。

    播州是一块三角形的地盘,北面和西面的一半属于四川,那是直辖于朝廷的行省,是流官的地盘。西面的另一半和南面是水东,那是宋家的地盘,宋家这块骨头并不好啃,他唯一的希望在东面。

    播州东面,自上而下依次有三个府,分别是思南府、石阡府和镇远府。这是两州八府中的三府,自从田氏失去了统治两思八府的权力,两思八府就等于失去了主人。

    当然,这是对杨应龙这一层次的土司而言的,对于地方上的土民们来说,八府各有土司,怎么能算是没了主人。

    与播州毗邻的三府之中,思南府接壤四川,他不宜率先谋夺,免得引起四川总督的警觉,镇远府紧挨着水东,和水东宋家打的火热,要动镇远的话,有水东宋家干涉也比较棘手,最好下手的就是横着向东掏过去,从石阡一直掏到铜仁。

    之前杨应龙在铜仁府最东面的葫县布子,又对于珺婷许下二夫人的宝座以及扶她登上铜仁之主的承诺,就是为了先把铜仁拿下,东西两方夹攻,再拿石阡。

    这个计划失败了,阴差阳错坏了他大计的正是叶小天,而叶小天现在内外交困,却不得不求助于他,败也萧何、成也萧何,杨应龙岂能不予重视。

    如今冷眼旁观,眼见田妙雯要下嫁叶小天,从田彬霏的表现来看,显然对他妹妹的举动并不知情,杨应龙更觉得叶小天可以利用了。

    叶小天的实力,他再加上田家女婿的身份,在田家故地兴风作浪再合适不过,杨应龙现在培养叶小天,真比栽培他儿子还要用心。

    至于说田家有野心,杨应龙是知道的,谁还没有点理想野望。不过在他看来,田家只能苟延残喘,哪有可能东山再起。数遍古今,那亡了国的无不梦想着复国,可有一个成功?

    而且他只知道田家人有此梦想,却绝未想到田家犹自保存着一定的实力,正在暗中实施复国大计。所以,本来还打算继续看下去的杨应龙提前开口了:“咳!抚台大人……”

    自从叶梦熊开审以来,作为黔地土司的四个代表,还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儿,只有一个田彬霏站起来了,却是对展虎饱以老拳。所以杨应龙一开口,便引起了众人的瞩目。

    叶梦熊道:“杨大人有何话说?”

    杨应龙道:“抚台大人,杨某以为,叶小天未得朝廷允许,擅自诛杀大臣,固然有罪,但张雨寒、曹瑞希、展伯雄三人图谋叶小天在先,也是不假。”

    展龙真是气疯了心了,纸老虎的田家他不怕,现在连真老虎的杨应龙也不怕了,大吼道:“你胡说,家父为何图谋叶小天?”

    杨应龙把脸一沉,冷冷地道:“令尊为何图谋叶小天,杨某不知道!杨某不知道的事,是不会轻率出口的。但……有些事情,却是铁证如山,无从抵赖!”

    杨应龙道:“田姑娘曾受展伯雄追杀,幸赖叶小天所救,逃至荒山,此事不假吧?”

    展虎怒道:“田妙雯被追杀不假,叶小天救了她一起逃上山也不假,但行凶者却不是家父。家父还曾亲自带人杀散刺客,上山寻找过他们。”

    杨应龙微微一笑,道:“你是说,在你展家的地盘上,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支多达三百多人的杀手马队,却不是你展家的人?”

    展虎语气一窒,展伯雄当初动用这么多人马,其实是打算事成之后嫁祸给叶小天的,当时当地除了展家,也就叶小天可以摆得出这么大的阵仗,谁料田妙雯好死不死偏偏被叶小天救了,连叶小天也因此遇险,这一来可赖不到叶小天头上了。

    杨应龙没再理会他,又转向叶梦熊道:“曹家协助石阡杨家夺取叶小天的卧牛岭,占其堡寨、夺其田地的事,不少人都知道,之后叶小天出山,又重新夺回了这些地方,双方在此过程中,不可能不产生伤亡,有了恩怨也就顺理成章了。至于铜仁张家……”

    杨应龙淡淡一笑,道:“杨某曾让拙荆雌凤先行赶到贵阳替杨某打理一切。而张雨寒在此期间曾经秘密拜唔拙荆,巧言令色,搬弄是非,想让我杨家支持他对付叶小天,这件事就发生在花溪行刺一案前两天。

    若说张雨寒与叶小天没有仇怨,杨某是万万不会相信的,所以,叶小天坚称花溪行刺一事是展、曹、张三家所为,杨某以为,虽无实证,却大有可能!”

    “哦?”

    叶梦熊微微眯起了眼睛,对杨应龙道:“张雨寒为何会找杨夫人商议对付叶小天的事,难不成杨大人与叶小天也有恩怨?”

    杨应哈哈一笑,道:“并非如此。只是拙荆甫到贵阳,赴安家昆仑雅集时,下人与叶家的仆从发生了些纠纷,叶小天不知拙荆身份,混乱间曾误伤了拙荆,张雨寒便以为有机可乘了。”

    杨应龙说到这里,笑吟吟地看看左右,又对叶梦熊笑谈道:“所以啊,杨某这番话,可以说是绝对的公允之论,杨某怎么会偏袒叶小天,是不是?”

    “嗯……”叶梦熊抚须沉吟起来,安老爷子抬起一双老眼,瞟了一眼杨应龙,又看了看叶梦熊,自言自语地道:“情有可愿、罪无可恕啊……”

    他的声音虽小,叶梦熊却清楚地听进了耳中,本来对杨应龙出面为叶小天做证他还稍有疑虑,听了安老爷子这句话,他却立即做出了决定。

    如果说田家大小姐为叶小天做证只是出于儿女私情,杨应龙为叶小天说话,他就得多加考虑了,这可是一方诸侯,他为什么替叶小天说话,作为鹰派的叶梦熊不能不警惕。但是旁边还有一个想要叶小天死的安老爷子,叶梦熊心中的疑虑就烟消云散了。

    :诚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