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3章 不平静的橘园夜

夜天子 第13章 不平静的橘园夜

    严县令踉踉跄跄地抢到院子里,望着南面的冲宵红光,骇然大叫道:“出了什么事,来人,来人呐!”

    府上的仆役下人衣衫不整地跑出来,惊慌地道:“大老爷,我们也不晓得啊。”

    有人则叫:“好象是城南橘园,橘园失火了?”

    严县令大怒:“扯淡!失火就失火,能有这么大的动静?快去,马上去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

    徐伯夷披着外袍,在两个随从的护卫下急急抢来,道:“县尊大人,出了什么事?”

    严县令道:“啊!余公公,你没事吧?没事就好!本县也不晓得,正要使人去查。”

    城南一处山坡上,展虎、沐东、郭建武站在树林边,望着远处在夜色中仍旧可以看得很清楚的滚滚烟尘,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沐东道:“好!这一下,他叶小天终于死得不能再死了!”

    展虎得意地道:“可惜呀,咱们只能站在这儿看看,不能接近了去看清楚那叶小天的死状,嘿嘿!等明天找个机会去那里瞧瞧,若能捎他一片残肢断骸回去喂狗,方才消我心头之恨!”

    郭建武道:“你把药捻埋得这么长,我还担心它会失效,这下总算放心了。”

    展虎道:“放心啦,这个季节,本就不易下雨,为了以防万一,我还在药捻之外裹了油纸,才一两天功夫,怎么会受潮,现在你看如何?哈哈哈哈……”

    ……

    橘林中,叶小天等人伏在地上。巨大的爆炸声不仅把树上的黄叶震得纷纷落下,甚至把地上的败叶都震得飞腾起来。

    皮副千总瞪圆了双眼,半张着嘴巴,望着那飞上半空的屋顶,喃喃自语:“我日!我日!我日他娘的!我……”

    一语未了。一颗金钱橘从天而降,准确地落进他的嘴巴里,皮副千总呸呸连声,吐干净了那颗炸烂的橘子,这才恨恨地一捶地,道:“太他娘的凶残了。比老子这个当兵的人都狠!”

    叶小天同样惊骇之极,想到他若浑然不觉地睡在屋里,此刻早已粉身碎骨,后脊梁就一阵阵地发冷。打蛇不死,后患无穷啊!叶小天目中掠过一丝森冷的寒意。扭头对皮副千总道:“行凶者就在那面山坡上,皮大人,你怎么说?”

    皮副千总怒道:“似此等凶顽,自当全部抓住,交由当地官府严惩!”

    叶小天冷笑一声,道:“怕只怕他们家里能够拿出巨大的财富,足以买通官府,免了他们死罪。”

    皮副千总瞟了叶小天一眼。道:“那依叶大人的意思?”

    叶小天道:“斩草要除根!”

    皮副千总脸色微微一动,道:“这个……,如果不出我所料。他们要害的人一定是叶大人你,而且凶手十有*是展、曹、张那三家人,他们可也都是土司人家……”

    叶小天道:“今晚你皮副千总也差点被炸的漫天都是,这个仇,你不想报么?”

    皮副千总讪然道:“皮某在人屋檐下……,他们未必敢公然杀我。可我还要在贵阳为将,总不能从此寸步不离军营吧?”

    叶小天晒然道:“他们这三家已经疯了。所有的账都会记在我的头上,谁会晓得你皮副千总是何人?如果你不放心。大可找个理由退伍还乡,叶某给你一千年的俸禄!”

    “一千年的俸禄?”

    皮副千总“咕咚”咽了口口水,抓起一把枯草,用力往地上一捶,狠狠地道:“这黑灯瞎火的,老子晓得他是谁?老子是抓贼!干!干了!”

    皮副千总腾地一下跳了起来,喝道:“来人啊!擂鼓、吹号!”

    军中作战,白日看旗帜,夜晚听鼓号看灯火,所以军中都备有相应器物。皮副千总一声令下,昏沉沉的夜色中登时响起了隆隆鼓声和苍凉的号角声。

    ……

    展虎三人得意洋洋一番,展虎道:“走吧,且回北城宿处,明日再来瞧乐子!”

    几人带了十几个部下正要转身离开,刚刚走出几步,忽听昏沉沉的夜色中响起了号角声和鼓号,展虎不禁哑然失笑,道:“那些没被炸死的官兵被炸破了胆了,还当是敌军来袭么?居然吹号击鼓,这他娘的打算跟谁做战?”

    郭建武和沐东哈哈大笑,笑声未了突地戛然而止,二人的脸色迅速沉了下来,往展虎身边一靠,三人呈犄角形站定,手也按上了腰间的刀柄。

    昏沉的夜色中,可以看到一处处闪亮的光点,那是枪尖和刀刃,在夜晚的微光下反射出的寒光,渐渐的,越来越清晰了,一排排的官兵从密林中次第而出,排着密集的队形。

    “你……你们干什么?”

    郭建武惊慌地吼叫起来,夜色中一排排官兵沉默着,唯有怒火在枪尖上跳跃。

    这五桶炸药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那冲宵的火光,激射的铁钉、瓷片,威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果不是他们久在边陲,了解这东西的杀伤力和躲避方法,又因为不知是否还有没被发现的炸药,所以躲得很远,他们的死伤一定极其惨重。

    饶是如此,从果园灯火下摆放的站岗的草人被削得粉碎、炸得稀烂的场面,他们也能想像那可怖的场面,岂能不怒火满腔?

    沐东握着刀,颤抖地后退:“你们不要过来,我……我是铜仁张家的人,你们谁敢伤我,我们张家跟他没完。”

    四周依旧一片静默,“嚓!嚓!嚓!”只有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和那寒光闪烁的枪刃的锋芒。

    “呀!”

    眼看对方越逼越近,展虎大吼一声扑了上去。

    持枪的士兵根本没有理会他劈出的一刀,只把整排的长枪向前一递,展虎腾空而起。但……第二排长枪从第一排长枪手的肩头斜斜地挑向了天空。

    展虎只挥刀格开了三杆长枪,他的小腹、胸口和腰眼被另外三杆长枪毫不犹豫地刺穿。

    “不要杀我!”

    沐东吓坏了,狠狠地掷出了手中刀,反身就跑。他扔出的刀被两面大盾挡开了,身来的枪林依旧不紧不慢地逼近。而在其它三个方向,一排排长枪也正合拢过来。

    沐东绝望地尖叫着,他看见郭建武很精明地使了个地趟刀,想滚地去削士兵们的双腿,但是一排枪尖立即在地上扎成了篱笆,像网住了一条鱼似的把他困在那里。紧跟着一排刀盾手冲了出来,乱刃齐下……

    沐东惊恐地狂叫:“我投降!我投降!不要杀我!”

    他想学着手下们的样子跪下去,却只听到一声铿锵有力的呐喊:“杀!”

    长枪从四面八方一齐突刺过来,差点儿把他的腰杆儿刺断……

    ※※※※※※※※※※※※※※※※※※※※※※※※※

    发生在橘园的骚动,惊动了近在咫尺的整个紫阳城。

    正搂着小妾睡大觉的向驿丞也出了房门。揉着眼睛向南面看,他住在北城,感觉到的动静小一些,看了一会不再有什么动静,那红光也消失了,便随口嘟囔两句,又趿着鞋子,踢嗒踢嗒地回屋了。

    他的第三房小妾躺在床外侧。年方十七的姑娘,睡觉沉沉的,打雷都不醒。此刻依然在熟睡。只是翻了个身,那原本蜷缩在衾中的光滑白皙的大腿,莹润粉白的手臂便都露在了衾外。

    向驿丞在小妾屁股上宠溺地捏了一把,便翻进了床里,抱住小妾,掩好被子。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天亮了,南城那边县太爷早早就派人出了城。听闻橘园出事后立即亲自带人赶去,此时已经乱作一团。住在北城的向驿丞还浑然不知。依旧四平八稳。

    等到十几桶米粥熬好、馒头蒸出,装在两辆驴车上,向驿丞才亲自带队赶往橘园,这时一路行去,才感觉似乎出了大事。不过向驿丞也懒得多事,并没停下询问。

    等他出了南城,就见行人百姓纷纷拥向城外,又有不少捕快巡检匆匆往返,还有城里不少郎中也都挎着药箱匆匆出来,好奇心这才重了些。

    前行不远也就到了橘园,眼见大群的百姓站在那儿围观,向驿丞纳罕地自语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怎么这般热闹?”

    看到地上散落着大量被踩的稀烂的金钱橘,向驿丞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心中浮起一丝不祥的预感:“可别是借住于此的军汉闹出什么乱子了吧,这要是把贡橘都弄坏了……,那可是贡献给皇室的金钱橘啊!”

    “让开,让开!”

    向驿丞跳下车,亲自冲到前面驱赶百姓,待他轰开一条道路往前一看,不由愕然站住,橘园的篱笆门已经向外倒伏下来,由此本该看到的三间大瓦房已经完全消失了,地上只有三个深深的大坑。而其它地方许多棚屋也都倒伏垮塌着,这些屋舍都不结实,当然禁不起这么剧烈的爆炸。

    “这……这是怎么回事?”

    向驿丞正茫然四顾,叶小天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笑吟吟地:“向驿丞,你来了啊!”

    向驿丞道:“啊!叶大人,这里……你昨晚没事吧?”

    叶小天笑道:“没事啊,我昨晚舒服的很,橘香满园,落叶双飞……”

    向驿丞道:“大人你要怎么飞,才能把房子飞没了,地上再震出三个大坑来啊?”

    叶小天道:“咳!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叶小天正兴致勃勃地跟他胡扯着,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个员外,一把揪住向驿丞的衣袖,哭天抹泪地道:“向大人,你可要替老夫做主呀!老夫的贡橘……全飞啦!”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