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2章 自己找媒人

夜天子 第32章 自己找媒人

    万历皇帝既然亲自过问,通政司自然不该怠慢,马上就把叶梦熊的奏章送到了司礼监。

    万历拿到叶梦熊的奏章,仔细阅览了一番,叶梦熊把叶小天的所作所为以及他评估的由此将会产生的影响,都详细写在了奏章上,他建议皇帝对此事不妨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因为叶小天这个人对朝廷经略西南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然而万历皇帝已经把叶小天视为他得到夏莹莹的最大障碍,如今既有机会治他的罪,又岂肯为他开脱?经略西南,万历当然在意,但他自负英明,相信少了一个叶小天,西南也依旧会是他的囊中之物,自然不想为此放过叶小天。

    万历看罢叶梦熊的秘奏,只是淡淡一笑,吩咐三德子道:“明日早朝结束,把内阁及三法司留下。”

    次日早朝已毕,三德子把内阁众阁老以及都察院、大理寺和刑部的官员都留了下来。万历面沉似水地吩咐道:“三德子,把叶巡抚的奏章念给众卿听听。”

    三德子展开叶梦熊的奏章,声音朗朗地念起来,刚刚念完叶小天与张家、杨家、展家以及曹家结怨的经过,还没念到叶梦熊的分析与判断,万历皇帝便重重地一拍御案,沉声喝道:“胆大包天!众卿以为,叶小天该当何罪?”

    大理寺卿王季一见皇帝龙颜大怒,马上知机答道:“臣以为,纵然是张、杨、曹、展四家挑衅在先,叶小天擅用私刑,亦属目无王法,理当惩诫。可依照旧例,降其官职。以警效尤!”

    万历皇帝重重地哼了一声,又转向刑部尚书叶鲁波,问道:“叶卿以为如何?”

    叶鲁波一瞧皇上的脸色。就明白王季的回答皇帝并不满意,马上答道:“臣以为。当彻底免去他的世袭土官之位,罢黜为民!”

    万历皇帝依旧不满意,他冷冷地扫了一眼顾倾城,问道:“顾卿以为如何?”

    经筵一事后,顾倾城变得非常谨慎,便斟酌地答道:“臣以为,应罢黜其世袭土司之职,流放三千里。贬为戍边罪卒,赎其罪过,如此方可保全朝廷体面、安抚贵州众土司。”

    万历皇帝轻轻吁了口气,扫了申时行等人一眼,问道:“众阁老以为如何?”

    申时行圆滑地答道:“律法之事,乃三法司之责,老臣不敢置喙!”

    万历沉声道:“既如此,便依三法司合议之结果,将叶小天立即拿问下狱!”

    ※※※※※※※※※※※※※※※※※※※※※※※※※

    叮叮当当地一阵镣铐声响,叶小天披枷戴锁地进了天牢。玄字一号监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如今他又回来了,只不过以前他是在牢外面,现在是在牢里面。

    牢门打开了。押送他进牢房的王傲扬和刘敬银略显尴尬地道:“叶头儿……”

    王傲扬和刘敬银都是叶小天当牢头儿时的兄弟,一别经年,现在王傲扬已经熬成了玄字一号监的牢头儿,刘敬银也成了副牢头儿,今天叶小天成了犯官,这两人哪能让狱卒押解,便亲自扮起了狱卒。

    叶小天向他们笑了笑,道:“无妨!”便坦然走进牢房。

    这间牢房比其它牢房要干净一些,由于靠近牢房外侧。所以牢房里也干燥许多,牢房内空空如野。只有靠墙放着一张草垫子,一看就是新的。

    叶小天会心地一笑。回身向王傲扬和刘敬银拱手道:“两位兄弟用心了!”

    王傲扬搓了搓手,难为情地道:“头儿回来,兄弟……兄弟能做的,也就是尽量让头儿住的舒坦些。别的实在也帮不上什么,兄弟无能,头儿莫怪。”

    叶小天道:“怎么会,你们还当我是兄弟,我就很开心了。”

    刘敬银道:“头儿先歇着,我去巷口弄点烧酒和猪头肉,回来陪头儿喝两杯。”叶小天笑着点了点头,王傲扬和刘敬银这才轻手轻脚地锁了牢门。

    叶小天拖着手铐脚镣走到草垫子旁,往草垫子一躺,头枕着双臂,悠悠地吐出一口浊气。朱行书提亲未遂时,叶小天就预料到自己此番进京恐怕不会善了,如今果不其然……

    叶小天眯起眼睛,默默地望着天窗射进来的那束阳光。每次警觉到危险时,他总能想到办法、未雨绸缪,但这一次……他毫无办法,只能硬抗到底。

    他所拥有的力量在京城完全派不上用场,他的势力根基也不在京城,偌大一个北京城,他认识的重臣实在少得可怜,只有一个林侍郎。如果是旁的事登门相求他或者还能答应,可是让他帮忙对付皇帝……

    叶小天苦苦一笑。

    其实叶小天也不是无技可施,真要“垂死挣扎”,他总还是有些办法的。对付皇帝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利用舆论大造声势,这一招对土匪恶霸全无用处,可是对皇帝却很有效,当初他就是用这一招把李国舅轰出了南京城。

    可那样一来,就得莹莹抛头露面、担当大局,夏家也要为此被他拖下水。这一次对头不是国舅,而是皇帝本人,叶小天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夏家人丁兴旺,但多为男丁,千顷地里一棵苗的莹莹自幼就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她被夏家保护的太好,完全就是一朵没有经历过任何风雨的娇花,叶小天不忍心让她冲到风口浪尖儿上,也不太相信莹莹有能力为他撑起遮风蔽雨的那柄伞。

    “罢了,老子原本一无所有,却从一介狱卒混成典史、得了功名,做了推官,成就一方世袭土官,什么风光富贵都尝过了。如今就算失去又有什么了不起,何况老子还有一个尊者的身份,那可是皇帝也罢黜不了的!嘿嘿!”

    ※※※※※※※※※※※※※※※※※※※※※※※※※

    “夫人,马车准备好了!”夏府家丁向夏夫人禀报了一声,正在厅中急急踱步的夏夫人闻声止步,向一旁的夏府管事问道:“小姐可已准备好了?”

    管事答道:“小的已经叫人去催了。小的这就去看看。”

    夏夫人道:“不必了,我去瞧瞧。”夏夫人急急赶到后面夏莹莹的住处,一个丫环正从房中出来。一见夏夫人连忙停下施礼,夏夫人道:“小姐可曾打点好行装了?”

    那丫环道:“奴婢正要禀报夫人。小姐执意不肯离京,婢子苦劝不得……”

    “什么?”

    夏夫人一听大为着急,立即走进夏莹莹的寝室,就见几个丫环婆子正在苦苦相劝,夏莹莹穿着一身燕居的常服,气鼓鼓地坐在那儿一言不发。

    夏夫人沉下脸道:“莹莹,你怎么还不准备,再晚只怕就离不了京啦!”

    夏莹莹一见母亲来了。站起身道:“娘,小天哥入了大牢,吉凶难料,我怎能一走了之?”

    夏夫人顿足道:“糊涂!此事皆因你而起,你留在京里于事无补,只会令事情变得更加不可预料,你早些离开京城,说不定他就能化险为夷。”

    夏莹莹道:“说不定?说不定我一走,皇帝一怒之下就会杀了小天哥。”

    夏夫人怒道:“那你留在京中又有何用?”

    夏莹莹掷地有声地道:“至少可以和他同生共死!”

    夏夫人道:“胡闹!简直是胡闹!”

    夏莹莹认真地道:“娘,女儿不是胡闹!女儿是认真的!从小到大。家里人都宠着、惯着我,我从没吃过苦、从没受过罪,也没有做过什么事……

    女儿不像妙雯姐姐一样智略无双。也不像凝儿姐姐一样有一身过人的好武功,女儿是没什么用,一直就没什么用,所以,小天哥喜欢我,我好开心!现在,小天哥遇到了危险,女儿不能一走了之,女儿一无是处。但为了他却可以义无反顾!”

    夏夫人急道:“莹莹……”

    夏莹莹道:“娘,女儿从未做过什么决定。这是第一次,请娘亲不要阻止我!”

    夏夫人道:“你要做什么?”

    夏莹莹凛然道:“我要用我的法子救小天哥出来!”

    夏夫人顿足道:“你这丫头。你能有什么好办法?”

    夏莹莹没有回答,而是昂昂然地从夏夫人面前走了出去,夏夫人急急追着莹莹出去,一直追到大门口,就见夏莹莹登上那辆准备远行的车子,吩咐了一声,那车便疾驰而去。

    众多牵马等在门外,准备保护大小姐返回的的侍卫愕然相顾,手足无措。夏夫人急急问道:“小姐这是往哪里去?”

    侍卫统领答道:“小姐不肯回贵阳,小人方才听见小姐吩咐车把车要去驿馆,小人要不要跟上去?”

    驿馆里,三娘子正吩咐人收拾行装准备返回草原。她是草原上的实际统治者,是不可能久出不归的,如今面君已毕,她已向皇帝请旨,准备即日返回草原。

    三娘子的人正忙碌着,夏莹莹风风火火地赶了来,三娘子一见非常欢喜,上前拉住夏莹莹的手,开心地道:“小妹子,你是来送三姐姐回草原的吗?”

    夏莹莹郑重地道:“三姐,我想请你在京里再多留几天。”

    “怎么?”三娘子笑道:“不舍得三姐离开?那你跟姐姐去草原做客好啦,大草原上的风光和你贵阳山水可是大大不同的。”

    夏莹莹肃然道:“三姐,莹莹想求你一件事!”

    三娘子豪爽地道:“和姐姐客气什么,你说,什么事,只要姐姐做得到,一定答应你!”

    夏莹莹一字一句,无比认真地道:“我想请三姐,为莹莹做个媒人!”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