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74章 天下第一奸诈无耻

夜天子 第74章 天下第一奸诈无耻

    叶小安在铜仁城梨园中大唱韩信的“胯下之辱”时,展家堡正在上演楚霸王的“垓下之围”。

    由于曹家倒行逆施,对于童家的入侵,几乎没有任何一支原属于曹家的旁系势力肯死力反抗,曹家嫡系又在守卫肥鹅岭一战中损失惨重,余部遁入深山,所以童家可以长驱直入,直逼展家堡。

    童云这老家伙颇懂计谋,他到了展家堡城下,并未即时发起攻击,对这座经营数百年的坚固堡垒进行强力攻克,而是驻扎下来,专打来援的展家各部土舍、头人的人马。

    展家曾经一再反击,但是展龙已被叶小天扣押,堡中各派势力都对土司宝座生起了觊觎之心,这种情况下他们都想保存自己一方的实力,如何做得到全力以赴?

    眼看大兵压境,无力反击,赴援的各路旁系人马又相继丢盔卸甲,落败而去。矛盾重重的展家各派不得不再次召开全族会议,商讨对策。

    展家的议事大厅内一片肃静,墙角一架盆栽中的兰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似乎每个人都在静静吐纳着那花香,吸吐天地灵气,不过透过他们的神情,气氛却显得异常沉重。

    展伯飞咳嗽两声,沉重地道:“之前我们曾派人向安老爷子求助,人已经回来了,想必大家也都知道安老爷子的回复了。安老爷子……不想管。”

    展伯豪讥诮地道:“安老爷子当然不会管。有了危难就去求安家帮忙,平素却与播州杨家眉来眼去勾勾搭搭,安老爷子又不是你亲爹,凭什么给你揩屁股?”

    掌印夫人展大嫂到底是个女流,虽然精明,却只精于后宅中事,不曾料理过家族之事,根本听不出展伯雄这句话意有所指,实际上是在指责正是她的公公,原展氏家主展伯雄疏离水西安氏、投靠播州杨氏的政策失误。

    但厅中大部分人都听明白了这句话。想到眼下的困境,不由对展伯雄一脉产生了更大的怨气。

    展鹏举愤愤然道:“我们也曾派人向抚台告状,可恨叶梦熊那老匹夫,反过来竟然指责我们不听号令。蓄意挑起事端,他居然还拿出了石阡杨氏和铜氏张氏那些叛徒所写的供状,叫我们向朝廷请罪,自请处罚,才肯出面干涉。真是岂有此理!”

    展伯飞道:“如今我们外无强援,大军压境,诸位族人,有什么主张?”

    众人面面相觑半晌,全都没了言语。

    过了许久,展伯豪道:“凭我堡中实力,未必就不能击败来犯之敌,只是群龙无首,各怀心思,一盘散沙的情况下如何做战?展家落到今日地步。我大哥伯雄和继任土司展龙都有责任,现如今伯雄已死,展龙又成了卧牛岭的俘虏,老夫以为,展家堡必须另择土司,统驭全堡,方能解除危难。”

    这句话展大嫂倒是听明白了,马上尖刻地质问道:“听这话音儿,九叔是要从你侄儿手中抢夺土司之位了。”

    展伯雄老脸一红,辩解道:“老夫偌大年纪。怎么会做这种事。可家族已经到了存亡之际,总要有人出来统领全局才行。掌印夫人,你有本事合聚各方之力,击败来犯之敌?”

    展大嫂登时语塞。展二嫂怯怯地插嘴道:“要不然……咱们和卧牛岭再商量商量,请他们出面调停?”

    满堂目光顿时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展鹏举瞪着她,毫不客气地道:“我说二嫂,你别是得了失心疯吧?我展家有今日,全因那叶小天而起。现在我们土司还在他卧牛岭做阶下囚呢,你居然异想天开,想让叶小天帮咱们解围?”

    展二嫂胀红着脸,道:“我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叶小天所为。但……现在围城的是童家,叶小天却按兵未动。如果他也出兵,咱们展家堡还能撑得下去么?所以我想……我想叶小天应该是不想对咱展家赶尽杀绝。”

    展大嫂一听叶小天就怒从中来,忍不住喝道:“展龙至今被他关着不肯释放,你还说他对我们展家不肯赶尽杀绝?”

    展家众人互相看看,递一个了然的眼神,却没有说话,还是展鹏举年轻气盛,忍不住阴阳怪气地道:“掌印夫人,叶小天扣押我们土司,还真就未必是想对整个展家不利。”

    展大嫂瞪着他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展鹏举却不理她了,转向展伯豪道:“九叔,您看呢?”

    展伯豪重重地一拍椅子扶手,对展伯飞道:“老二,解铃还须系铃人,咱们豁出这张老脸,亲自上一趟卧牛岭?”

    展伯飞也不愿再由展大嫂、展二嫂这种女流之辈出面代表展家,况且如果展大嫂出面,恐怕她唯一的要求就是释放展龙,这既不切实际,也非他们所愿,马上点头道:“成!为了展家,咱们这两把老骨头,就上一趟卧牛岭吧!”

    ……

    童家虽然兵临城下,但是并没有能力包围整座展家堡,展家堡想派少数人快马出入还是办得到的。只是他们的根基之地就在这里,无法丢下全部基业和家眷轻身逃离,所以才不得不苦苦支撑。

    如今只派少数人快马突围,童家是来不及反应的,是以展伯飞和展伯豪这两个老家伙顺利地离开展家堡,赶到了卧牛岭,可惜他们并没能上得了山,因为叶小天发下话来:“只跟土司谈!”

    展家现任的土司展龙就关在卧牛岭,叶小天却和只和土司谈,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他已经不满意让展龙做展氏土司,希望展家“另择贤良”。这一要求倒是正合展家二老的心意,于是两把老骨头就在卧牛岭下争起了土司之位。

    二人争了一天相持不下,忽然意识到如果展家堡被攻破,谁当土司其实都没有意义,而要保住展家堡,叶小天的态度至关重要。两人福至心灵,马上派人上山,小心翼翼地向叶小天讨教。

    叶小天没有召见他们,却派了一个人来。李大状白衣飘飘,摇着大扇。跟一头夜猫子似的,闯进了展家二老的营地。

    “李先生,不知叶大人是个什么意思,还请李先生不吝赐教啊!”展家二老把李秋池奉若上宾。小心翼翼地求教。

    李秋池当初身为状师讼棍,在民间耀武扬威,可在这些真正的权贵们面前,向来是卑躬屈膝的,何曾有过如此威风的时候。此刻眼见展家两位老土舍对他毕恭毕敬的样子,不禁心怀大畅。

    李秋池笑眯眯地道:“两位老大人,展伯雄父子一脉相承,所作所为我家大人甚是不喜。也正是展伯雄父子倒行逆施,才害得展家落到如今这般田地啊,展家不该另择贤明为主么?”

    展伯飞凑上前去,陪笑道:“展龙年轻识浅,血气方刚,确实不堪大任。老夫身为展家耆老,确也有意为家族另择贤良。只是一时想不到何人可孚众望。常言道旁观者清,却不知李先生有什么合适的人选么?”

    看他一张老脸笑得菊花一般,诌媚的无以复加,简直就是在脸上写满了“请选我!请选我!”

    展伯豪马上也上前道:“老夫有个侄子叫展鹏举,成熟稳重,崇尚和平,不知李先生对他可有所闻。”

    “没听说过!”李大状一句话,把展伯豪噎了个半死。

    李大状面对败军之将,也懒得假惺惺继续打官腔了,直截了当地道:“李某心中有一人选。倒是蛮合适的,不如说出来两位老大人参详参详?”

    展伯飞和展伯豪对视一眼,心中忽地想到了一个人。展伯飞顿时变色,道:“莫非李先生所说的人就是我那侄女凝儿。展家这么多的男丁,嫡宗也有,旁系也有,无论如何轮不到一个女子当家。”

    展伯豪也沉声道:“展家虽大军压境,却还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样的条件。我们万万不能答应!”

    展伯飞和展伯豪反应如此激烈,早在李大状预料之中,以凝儿的条件,如果她是男子,倒是目前最适合挑起这份重担的人选,可惜她是女子,而且和叶小天有一段情,这件事展伯飞和展伯豪也清楚。

    让展凝儿做土司,等于是把展家双手奉送于卧牛岭,展家二老不惜放下身段,要的就是展家能够解除危难,并且以一个相对独立的身份存续,岂肯把展家打包做了陪嫁,被叶小天一口吞下?

    如果是这样一个结局,他们宁可拼死一战。这两个老家伙不惜卑躬屈膝,甚至在李大状面前扮小丑儿,可不是因为怕死,而是想为展家争取更多机会。

    李大状晒然一笑,摇头道:“两位老大人想得岔了,李某所说,并非展姑娘。”

    展家二老神色一缓,道:“那么……却不知叶大人属意于哪个人选?”

    李秋池缓缓地道:“李某听说,展家有个少年,名叫展一驰,虽年方十一,却聪颖伶俐,好生培养一番,不虞不成大器。两位老大人以为如何?”

    展伯飞一呆,道:“展一驰?啊!”

    展伯飞突然想到了,急忙扭头看向展伯豪,展伯豪神色凝重地道:“展虎长子?”

    李秋池微笑道:“不错,展家嫡房诸子中,此子年纪最长,论血脉远近,也仅逊于展龙一房,可以说是继任家主最合适的人选。两位老大人以为如何?”

    展伯飞迟疑道:“他尚未成年,如何担此大任?”

    李秋池淡淡地道:“只要有我卧牛岭出面,为你展家解此大难,三五七年内,还有什么大任需要他一个少年担当起来?有你二人扶助调教,这少年又天资聪颖,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是一个合格的当家人了。”

    听到后一句话,展家二老心中电光石火般一闪,登时明白了所有的利害关系。

    叶小天是绝不可能放虎归山,让展龙重新回到展家做土司了,如果是展龙之子做土司,那时释放展龙,就和展龙做土司没什么区别,所以这一房是一定要排除在外的。

    那么,为什么要选择展虎之子呢?展虎同样算是死在叶小天手上,展虎之子未必就不恨叶小天,但一个活着的父亲和一个死了的父亲,对孩子所能产生的影响是截然不同的。

    虽然展龙展虎这两房一向同气连枝,但那是因为展龙这一房是土司,展虎这一房作为展龙这一房的近枝,关系越密切,获得的利益越大。如今若是让展虎这一房的子嗣做了土司,除非展虎这一房舍得放权,还政于展龙这一房,否则他们两房必然分化,展虎这一房既然有了做土司的机会,会舍得放权还政吗?结果不言而喻。

    如此一来,展虎一房面对展龙一房的威胁,在内必然要团结、依赖展伯飞、展伯豪这样的耆老,对外则需依赖叶小天的强力支持。这样一来,展家二老这种热衷权利的人可以满足权利,而卧牛岭和展家堡也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保持和平。

    至于永久的友好,那是幼稚者的幻想,石阡杨家一对亲兄弟都能斗得死去活来,寄望于两个部族永远和睦相处岂不可笑。水银山周围各部落当初若不是亲如一家,又怎会相互联姻,现如今还不是打破了头?

    当然,这也缘于叶小天的强大自信,人家不在乎。想通了这个道理,展家二老两眼放光,不约而同地道:“先生此言大妙!一驰正是我展家最合适的土司人选!”

    李大状正故作风雅地摇着扇子,虽然此时秋风瑟瑟,实在不必凉上加凉。听他二人表示赞同,李大状哈哈一笑,折扇一收,欣然道:“既如此,两位老大人就请回吧。早日选定土司,展家土司就任之时,我家大人当带兵亲往祝贺、拥戴,确保贵土司安稳就位。”

    展伯飞吃惊道:“什么,带兵去?”

    李大状乜着他道:“不带兵去,如何退童家的兵?”

    展伯豪结结巴巴地道:“李先生莫要欺瞒老夫,童家和卧牛岭,分明早有勾连。所以四家土司刚被羁押,童家就能发兵直取肥鹅岭,再攻我展家堡。童家的兵,难道还要叶大人带兵击退?”

    李大状把玩着扇柄,悠然道:“带兵击退自然是不用的,不过,我们叶家曾与童家约定,谁先带兵进了展家堡,另一方就得卷旗而归。可以王见王,不能兵见兵。所以……”

    展伯飞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马上质问道:“如果你卧牛岭假意祝贺,趁机夺城,怎么办?”

    李大状眼珠一转,勉为其难地道:“这样的话,不如添个彩头儿,以为保障,如何?”

    展伯豪道:“什么彩头?”

    李大状悠然道:“我家大人的三夫人之位还虚悬着,不如叶展两家就此结为秦晋之好。到时候,一则道喜,二则送聘,假送聘之机而谋姻亲之族,这是要受天下人唾骂的,从此信誉扫地,再无一人敢予信任,你不会以为,我家大人会冒此奇险,夺取展家堡吧?”

    展伯飞和展伯豪面面相觑,终于明白了叶小天的全部打算。真他娘的坑啊!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叶小天更无耻、更贪婪、更奸诈的混账王八蛋吗?苍天呐,你怎么不一个雷活劈了他!

    :诚求月票、推荐票!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