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3章 田氏双雌

夜天子 第83章 田氏双雌

    田家大宅内院落套院落,单从外面看,每一个院落似乎都不大,走进去才会知道别有洞天,那又是至少也有前后三进的一个大院落,从这里随便拎出一个院落,放在寻常村镇都得是村中首富人家才有的规模。

    田妙雯这最靠近祖祠的院落自然更大。叶小天由六个青衣丫环侍候着穿堂过户时,就有些震憾于其宏大。卧牛岭上那幢土司建筑比起这里来,实在是小得太多,恐怕仅只田妙雯独居的这处院落,要建造起来所需花费的金钱就得数倍于他的土司府。

    等他看到那座浴堂,更是深深为之震憾了一回。足有一亩地的一座池子,那水自然不可能是烧出来的水了,而是地底温泉。水面上雾气氤氲,仿佛仙境。

    据说宋徽宗时的权臣杨戬曾经建一豪华大池,本为沐浴之用,但浴池甚大,每入池中,便可劈波斩浪,嬉戏游泳,累了再往近池边的青石水榻上一躺,休息沐浴,如今看来,只怕田妙雯这座浴池也不遑稍让。

    “姑爷请宽衣!”一个年方十五,眉目宛然如画,神情甜美的小丫环说了一声,一双素手就探到了叶小天腰间,替他宽衣解带。

    “不不不,我自己来,我自己来!”面红耳赤,慌忙拒绝,然后跑到屏风后面自己宽衣,再探出头来窘迫地叫小姑娘们离开?那可不是叶大老爷的作派。

    “镇定!一定要镇定!不能露怯!”叶小天强作镇定,站在那儿任她宽衣,仿佛他叶大人见多识广,早就清楚……不!是早就经历过如此豪门作派,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样子。只有他的心跳和呼吸,暴露了他的紧张。

    “兜裆布会给我留着的吧……”

    故作淡定的叶小天想,但……它也被那清秀少女毫不犹豫地解开了,叶小天登时变成了初生婴儿,一丝不挂。幸好他脸皮够厚,这几年大风大浪见识的也多了。依旧一脸淡定。

    看那少女纤手虚虚一引,叶小天登时会意,便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向浴池,踏着条纹的大青石台阶一步步走进温泉里。叶小天立即坐了下去,“呼”地吐出一口憋久了的浊气,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

    但,他随即就发觉两双光溜溜的玉腿踏着左右的清浪走下来。

    什么情况?

    叶小天贼眼偷偷一瞄,见她们身上其实还穿了类似的简单布料遮住要害。这才悄悄松了口气。六名美貌侍女,两人捧着浴具和澡豆,两人侍浴揩身,另外两人呢?

    很快他就看到了,那两名侍女捧了填漆剔红的托盘,上边放着青花细瓷的小碗和银匙款款走来。“原来洗澡的时候还要喝汤水止渴啊……”一副处变不惊模样的叶小天心中恍然大悟。

    这澡洗得香艳,却也洗得难受。叶小天又不能对姑娘们动手动脚,那就只能犹如一个初生婴儿般任由她们摆布,如此一来,再香艳的沐浴也如同受刑。难受的很了。

    闺房之内,田妙雯正对镜梳妆。她也沐浴过了的,身上只着一袭薄软的睡袍,凹凸有致的曲线温柔流畅,丰腴粉嫩的肌肤饱满丰润,明明还是一朵含苞未放的花朵,却已拥有了淡雅的幽香,哪个男人能抗拒这种气息?

    青铜菱花镜里,朱颜真真,粉靥如花。贝齿轻咬红唇,纤手曼拔金钗,一头乌亮的长发便披垂而下,更显妩媚了。

    她拿起象牙梳子。在那柔滑的秀发上轻梳几下,楚楚动人的眼波流转着,不期然地想到那个正在后宅沐浴的男人,青丝间掩映的妩媚小脸便泛起了一抹嫣红。

    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绕过那小山重叠金明灭的六扇花梨镶金嵌玳瑁螺钿美玉屏风,停在了她的身后。田妙雯娇躯一紧,心中小鹿立即不争气地砰砰乱跳起来……

    铜仁七星观本是长风道人的道场。不过他一而再的装神弄鬼,结果却因为叶小天的不按常理出牌,弄得他连连出错,威风扫地,又怕招来叶小天的报复,只好仓惶逃离了铜仁,迁转贵阳发展了。

    不过,他在铜仁的根基并未抛下,洪百川和王宁也不会允许他抛下。这两人扶持这个神棍,可不是为了配合他装神弄鬼地骗钱,而是为了渗透到贵州的官绅阶层,最大可能地搜集情报,并且影响这些贵人。

    如此一来,铜仁七星观自然就得以保留了,叶小天得势后,也没找这三番两次站错队的神棍麻烦,所以他在铜仁的根基完好无损。待长风道人在贵阳再遇叶小天,感觉到他对自己没有恶意,又巴结馈赠“鼎炉”重新建立交情,他也就有了胆量重启铜仁道场。

    如今长风道人等于在铜仁和贵阳各有一座道场,他也不时地分赴两地讲经传道,扩张信徒。如今这段时间,他正好在铜仁。

    他到了铜仁没多久,就接到他的寄名女弟子田雌凤的来信,说要来铜仁小住一阵。长风道人当然欢喜,这就意味着他又能大大地发一笔财了,他的这个寄名女弟子,出手可从来都大方的很。

    但这一次,他明显感觉到了诡异,他的这名女弟子,貌似不是来铜仁游赏散心或者密唔权贵那么简单。常常有人在道观中急急往返,貌似只为传一句话,且行踪诡异,甚至半夜三更还有人高来高去,出入诡秘,怎么看都像是在策划什么阴谋诡计。

    长风道人作为一个出色的神棍、一个江湖骗子,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他一面叮嘱弟子们要视若无睹,莫惹出事端,一面试图利用田雌凤对他的信任套出其中秘密。

    但田雌凤虽然被他的手段所惑,坚信他是一个活神仙,却也不会把这种秘密合盘托出,长风道人从田雌凤那里打听不到消息,更加忧心忡忡,这时候自然就要向他的幕后老大求助。

    “王大人,田雌凤这次来铜仁,不知道想图谋什么。她不会惹出乱子来,连累了我们吧?还有啊,她身边那个双腿残缺了的谋士,阴沉沉的。每次看我的眼神儿,都叫人心里发毛。”

    王宁做老道士打扮,捋着胡须一脸沉思。

    长风道人又道:“这铜仁现如今可是叶小天的地盘,那人神鬼不忌、胆大包大,如果田雌凤意图对他不利。惹恼了他,田夫人是拍拍屁股就回播州了,我们可走不掉啊。一旦被他误认为是田雌凤的同伙……”

    长风道人越说越怕,紧张地道:“他可是杀土司都跟杀猪似的一个狠人呐!”

    “嗯……”

    王宁身为锦衣秘谍,已经知道叶小天现在与他们合作的内幕,他也不希望叶小天出什么岔子,王宁想了想,道:“利用田雌凤对你的信任,多多注意她的举动,有什么异动及时告诉老夫!”

    王宁长身而起。急急去找洪百川了。

    “漂母进食哀韩信,吕蒙正把寒炉拨尽。姜子牙八十钓于渭滨,时来后做公卿。”

    叶小安唱一句,忽然倒了嗓儿,台下看客登时一阵哄笑:“下去吧!下去吧!”

    叶小安心里一慌,等那净、丑问完“你是今时人,怎么比得古人来?”时,接口再唱“时人何异古时人?自古贤愚不等”时又跑了调儿,台下更是一片哗笑。

    叶小安唱的这出戏叫杀狗记,讲的是东京汴梁有对兄弟。哥哥孙华与无赖柳龙卿、胡子传结为酒肉朋友,弟弟孙荣见兄长不思上进屡加劝谏。孙华不听劝谏,反将孙荣逐出家门。孙荣无奈,只得在破窑内安身。

    一日大雪。孙华与柳、胡喝醉酒后半夜回家,途中跌倒在雪地上,柳、胡不但不救,反而窃取了孙华身上的羊脂玉环和宝钞,扬长而去。幸遇孙荣经过,将孙华背回家中。

    孙华不但不念兄弟救命之恩。醒来后不见了身上的玉环和宝钞,反诬孙荣偷去,便把孙荣打了一顿,又赶出去。孙华的妻子为了规划丈夫,便买来一只狗,杀死后穿上人的衣服,假作尸体,放在门口。

    孙华半夜酒醉归来,误以为是死人,吓得急忙逃去求柳、胡二人帮忙埋尸,柳、胡二人不肯帮忙,倒是他寄居破窑的兄弟孙荣不怕牵累,要帮他埋尸。

    结果二人赶回家门时,正碰上为了赏钱向官府报案的柳胡二人。这时孙华妻子出来说明真相,孙华看清了柳、胡二人的真面目,幡然悔悟,与自己兄弟重归于好。

    叶小安来的晚,排练时间本来就短,再加上这段曲目他越唱越觉有影射之嫌,心里不太舒服,如今一个倒嗓,又受到观众嘲笑,心里就更慌了,发挥连连失误。

    台下看客中早有严世维安排的几个无赖,本来他就算没唱错也要喝倒彩闹事的,何况他确实出了丑,一只茶壶登时就飞上了台,叫骂声不绝于口。

    叶小安可不是靠这一行吃饭的戏子,他好歹也是一位土舍老爷,如何受得了这种气,登时停了唱戏,冲着台下无赖喝骂起来。

    那些无赖正要闹事,登时冲上台来,双方扭打在一起,台下看客一看出了事,桌椅板凳乱飞,生怕伤到自己,纷纷向外逃去。

    “准备动手!”

    大幕侧方,严世维眼中带着阴冷的笑意,看着台上台下乱作一团,向几名手下冷冷地吩咐了一声。几名手下点点头,将一个被他们拧着肩膀、口中塞着破布团的男子往前推了推,这男子高矮胖瘦与叶小安相仿,脸型眉眼也有五六分相似,脸上同样画着脸谱,穿着一样的戏服。

    戏班子的人和无赖们打成一团,侧方的帷幕也不知被何人点燃了,趁着浓烟滚滚,混乱不堪,严世维把手一挥,几个手下立即拖起那男子冲向混战的人群。

    叶小安被打得头破血流,正在地上仓惶倒退,想要脱离混战的人群,忽然身子一轻,双膀便被两双有力的手臂扶起。叶小天抬头一看,就见严世维正站在面前,叶小安欣喜地叫道:“严大哥!”

    严世维道:“噤声,咱们走!”他一摆头,两个架起叶小安的人抬腿就走,叶小安只当他亲爱的严大哥要救他脱困,既不声张也不抵抗,还生怕被人看见,再招来那些无赖,急忙低了头,借着浓烟的掩护逃走。

    等无赖们纷纷逃走,戏子们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时,愕然看见叶小安叶大爷躺在地上人事不省,脸上血肉模糊,鲜血和油彩融合成了一种诡谲的颜色,整个鼻梁骨都被砸坍了。

    “叶大爷!叶大爷?”老班主扑上来推搡了叶小安几下,趴在他胸口听了听,尖叫起来:“死啦!叶大爷死啦!”凄厉的惨叫声在整个戏园子里回荡起来……

    戏园子后门外停着一驾马车,叶小安被人脚不沾地的架出去,直接送上了马车,马车登时启动,辘辘地离开了原地。

    车中有灯,照着一张妩媚动人的面孔,灯光下雪白的半边脸儿被映得一片晕红,另外半边脸儿却藏在阴影里,仿佛一位狐仙。

    叶小安一瞧如此艳媚的美人儿,不禁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讶。那美人儿嫣然一笑,将一方雪白的手帕递了过去,柔声道:“叶土舍,擦擦血吧。”

    “这美人儿……”

    叶小安突然明白过来,这一定是严大哥给他找的粉头。严大哥竟然找得到如此人间绝色!一念至此,叶小安心花怒放,也不觉得身上疼了,他痴痴地接过手帕,巧巧地碰了一下人家温滑如玉的柔荑,登时色授魂销。

    “哼!”

    旁边忽然响起一声不屑的冷笑,叶小安这才发现车中坐的不只是他和那位娇艳无双的小娘子,移目过去,角落里还坐了一人,一身黑衣,脸上蒙着一块黑沙,只露出一双阴冷的眼睛。

    叶小安吓了一跳,忽然觉得自己的揣测似乎有些误差。这时他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叶小安扭头一看,就见是一只雕琢的五指不分的木手,叶小安一抬头,就看到了严世维诡谲的笑脸。

    叶小安结结巴巴地道:“严大哥,她……她是谁?你为什么要把我带上车子?”

    严世维没有回答,对面的娇艳女子轻声笑道:“奴家姓田,田雌凤。叶土舍不必担心,人家找你来,是要送你一场天大的富贵,可不是想要害你性命。”

    叶小安并未安心,听这美丽女子一说,他如何还不明白人家是有备而来,而他的严大哥也和对方是一伙的。

    叶小安就像一只被困住的小兽,瑟缩了一下身子,色厉内茬地威胁地道:“你们想对我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们,我兄弟是卧牛岭的叶小天,那是我亲兄弟!”

    :诚求月票、推荐票!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