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3章 有情女

夜天子 第03章 有情女

    韦业是今天刚到的铜仁。张、展、曹、杨四家以及童家正陆续向贵阳而来。展曹张杨四家的联盟,如今已被叶小天搞得七零八落,所谓联盟早已不复存在。

    张家一次次不死心,一次次被叶小天打回原形,现如今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之力。叶小天给张家开出的条件是:放弃张家在铜仁的残余基业,允许他们保留细软浮财,来去不禁。

    也就是说,张家的土地、产业和土民,都要交出来,但是几百年来张家所掌握的浮财细软,叶小天并不没收,允许他们保留。他们愿意留在铜仁又或者迁离铜仁,概不为难。

    张家哪敢留在铜仁,古往今来,但凡换了天地,被新的统治者控制在手的旧王朝的统治家族成员,就算夹起尾巴老老实实地做人,大多也都很“短命”,其中缘由实不足为外人道也。所以张家已经决定举足搬迁贵阳,就像一百多年前田氏家族的大迁徙。此次他们根本就是举族而来,所以动作最为迟缓。

    展家在叶小天立二房、压长房、提携旁支的分化打击下,现在更是死心踏地的依靠了叶小天,石阡杨家更是如此,他们这次来铜仁,不过就是补一个手续,在抚台叶大人的主持之下,把石阡、铜仁两府变化至今的一切合法化,用当地土司间的说法就是“讲断!”

    讲断就是土司们放弃武力冲突,用谈判的方式处理彼此间的矛盾。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不会担心此来会有什么凶险,而且他们已经落得这步田地,也没什么气派威风可摆,所以韦业此来低调的很,只带了二十名随从。

    韦业骑着马儿,没精打采地走在大街上,虽然有些事他的外甥女儿还是交待给他去做,但是在杨家。他的地位大不如前。本来他还有个秘密靠山田彬霏,可田彬霏也死了,韦业大受打击。

    他是个有野心的人,否则也不会被田彬霏收买。如果竹篮打水,彷徨无计,只是懊悔当初为何猪油蒙了心,选择与卧牛岭为敌,如果他当初投靠的是叶小天……。哎!

    韦业正暗自追悔着,前方突然出现一排佩刀大汉,抱着双臂,冷冷地堵住了街口。一瞧这些人杀气腾腾的样子,街上百姓登时狼奔豕突,纷纷逃散。

    路上有个算命瞎子,左手打一道幡子,右手捏着一位老妇的手,正翻着白眼儿给她算命:“大娘,从这八字来看。你这媳妇儿,是八字克子女,命中注定无子嗣啊!”

    那婆子怒道:“我就知道,我说呢,这都成亲两年半了,还没给我生孙子。哼,回头我就让儿子休了她!”刚说到这里,就见一排持刀大汉杀气腾腾而来,那瞎子怪叫一声,撒腿就跑。他矫健地闪过一头骡子,跳过一个枣摊,一头扎进了小巷,绝尘而去。惊得那婆子目瞪口呆。

    韦业微微一愣,勒住了坐骑,他并未慌张,这儿可是贵阳,权贵云集之地,敢像叶小天那样肆无忌惮杀人的疯子并不多。再说他们杨家现在谈不上有什么对头,谁会摆出这副阵仗来对付他?

    韦业本能地以为对方认错了人,这时在他们身后也有一排大汉扶着刀缓缓而来,整齐的一排武士,举止之间气势雄浑,竟如山岳之重。韦业见了也是暗暗心惊,连忙高声宣示身份:“石阡杨家,奉抚台大人命,前往贵阳讲断,拦路者何人!”

    前方大路上又有一行人大步赶来,头前竟是一位姑娘,银绫袄、素罗衫,双目微红,俏脸含霜,前方横站的一排大汉立即闪开一条道路,放那两列武士拱卫着的姑娘走了进来。

    韦业握住腰间刀柄,紧张地道:“姑娘,是不是认错了人?在下……”

    那位俏丽的姑娘正是宋晓语,宋晓语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沉声道:“你是韦业?”

    韦业心中一惊,人家都叫出了他的名字,显然就是为他而来,可他根本都不认识这个少女,更想不出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韦业急道:“在下正是韦业,不知姑娘拦路,所为何来?”

    宋晓语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她没有再说话,只是从袖中缓缓抽出一条白色的丝带,慢慢系在了头上,前后追随、围堵的大汉们也都从怀中摸出一条白绫,缓缓系在额头。

    韦业大惊,变色道:“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了人?姑娘且慢动手,你我说个清楚……”

    宋晓语把手一挥,冷冷喝道:“杀!一个不留!”

    ※※※※※※※※※※※※※※※※※※※※※※※※※※※

    有叶小天、安大少、陈三少等人帮田嘉鑫抬轿子,田嘉鑫的威望迅速树立了起来。

    不要小看了叶小天的这些手段,在田家人眼中,素来都是和他们的大少爷田彬霏平起平坐的那些衙内们如今频频登门,和田嘉鑫称兄道弟,田嘉鑫威仪自生,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渐渐便不同以往了。

    在此过程中,田嘉鑫的自信心也渐渐树立起来,田妙雯选择他为继承人,说明此人在田氏子弟中本来就具备相当的能力,他所欠缺的其实不是才干和本领,而是因为久居人下,只知听命行事,缺少驾驭他人的威仪和气势。

    如今叶小天找了安大少等顶级衙内给他做磨刀石,田嘉鑫就像一口未开刃的精钢钝刀,锋芒渐渐展露。田妙雯把田嘉鑫的变化都看在眼里,自然是喜出望外。

    “还是相公厉害,十四哥要成势了,族中一些人渐渐看明白了大势,已经开始向他靠拢。”田妙雯说着,用牙签插了一块密瓜,递到叶小天嘴里。

    叶小天枕在她丰盈结实的大腿上,笑眯眯地道:“其实真要说到治理一个家族,我远不及你。只不过,你一出生就是嫡宗长房,天之骄女,理所当然的家族统治者,自然不会明白像十四郎这样先天不足的人该如何树立后天的威势。而我不同……”

    田妙雯微微动容,心悦诚服地道:“不错!你在葫县做典史、做县丞,在铜仁做推官。直至如今跻身于土司之列,每一次都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再也没有人会比你更清楚,该如何从一个人人都看不起你。甚至对你深怀敌意的小人物,一步步爬到令人仰视的高峰!”

    叶小天抬起眼睛,仰视着他上方一对耸挺美丽的玉峰轮廓,调笑地道:“可惜呀,一山还比一山高。我如今依然要仰视你的高峰!”

    田妙雯只当叶小天是自谦,道:“我哪有,我……”忽然看见叶小天贼贼的眼神,田妙雯不禁大发娇嗔,扬了扬手中牙签,嗔道:“看什么看,再看,再看人家扎瞎你的眼珠子。”

    叶小天自然不怕她的威胁,一只手攀了上去,握住那娇挺酥软的梨乳。笑吟吟地道:“只扎眼珠子可不行,还得剁手,要不然……”

    叶小天的手渐渐用了点力道,田妙雯恨恨地拍掉他的手,颜色一正,道:“十四哥羽翼渐生,我想,应该多给他一些权力了,这样有助于他更快地打造他的班底和根基。”

    叶小天深以为然,道:“不错。外力之助,终究只能起一时作用,还是要让他做成几件大事才好。另外,那些有可能与十四郎相争的人。也都是在家族中担任较重要职务的人,他们做事总不会完美无暇吧,若有失误,不妨严惩。”

    田妙雯目光一亮:“嗯,施之以威?”

    叶小天道:“还得又打又拉。你来扮那恶人,就得你十四哥扮那善人了。”

    田妙雯登时会意。想到她选定的家主人选很快就要卓尔不群,可以承担她交付的使命,心中好不欢喜,便弯下腰来,想在叶小天颊上犒赏一记香吻,只是这柳腰一折,樱唇未至,一双秀挺的玉峰先已压到了叶小天的脸上。

    叶小天对这飞来艳福自然不会抗拒,他深吸一口气,心醉神迷,隔着那衣裳,便往那一点樱桃上轻轻一咬,田妙雯“呀”地一声惊呼,娇躯倏地一颤,登时有些酥软起来。

    叶小天得寸进尺,轻轻揽住田妙雯柔软的细腰,涎着脸儿道:“娘子,未得你的召唤,不会有人闯进来吧。”

    田妙雯红了脸,柔荑一伸,挡住了他做怪的嘴巴,娇嗔道:“青天白日的,你要做什么?张展曹杨童,五大家族的人都要到贵阳了吧,你还不去忙你的正事!”

    叶小天贴着她平坦柔软的小腹,懒洋洋地道:“他们啊,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这一次来,不过是先入了洞房,后补个名份,闹不出事,也翻不了天,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叶小天口中的热气呵在田妙雯小腹处,田妙雯初为人妇,这几日与叶小天夜夜欢爱,身子敏感的很,被他这样一逗弄,登时生起异样反应,有心逃开,却又不舍得,正在春意渐生,半推半就之际,大门外便响起了党延明沉稳有力的声音:“姑爷,韦业出事了!”

    田妙雯心中一惊,赶紧推开叶小天,叶小天坐起身来,愕然想了想,这才记起韦业是什么人。叶小天趿鞋下地,绕过屏风,来到正堂,就见党延明正垂手恭立于正堂之外。

    叶小天招手让他进来,问道:“你说的这个韦业,可是石阡杨家小土司杨蓉的亲舅舅?他出了什么事?”

    党延明沉声道:“当街被杀!”

    叶小天惊道:“何人动手?”

    党延明道:“宋家,宋晓语姑娘。”

    田妙雯已经从闺房中跟了出来,听到这里,神色黯然,半晌才轻轻地道:“宋家大小姐,是位好姑娘,可惜……我大兄,没有那个福份。”

    叶小天慢慢吁出一口长气,他和田妙雯都清楚田彬霏为何死在那时,但宋晓语不知道,宋晓语只是和田彬霏订了亲,如今竟为了田彬霏,甘冒大不讳,当街杀人,他也不禁为之触动。

    这可与他当初杀人不同,那时贵阳处于“无主”状态,叶梦熊还未上任,如今在贵阳杀人,那就是挑衅叶抚台的威严。衙内们赴个宴,都要讲究个轮资排辈,更何况是手掌军政司法大权的一方封疆大吏,叶抚台的官威轻容轻辱?这事儿,麻烦了!

    田妙雯激动地道:“我要救她!”

    叶小天目光微微一闪,沉声道:“不行,你不能出手!”

    田妙雯的柳眉挑了起来:“她是为我大兄报仇,无论如何,我要救他。”

    叶小天慢慢摇了摇头:“你不能出手!”

    叶小天道:“人要救,但救人的人,不能是你。这事儿,交给十四郎吧!”

    田妙雯担心地道:“他?他怎么成,此事非比寻常,十四哥恐怕还担不起来……”

    叶小天拍拍她的手臂,缓缓地道:“这样有情有义的姑娘,我又岂会坐视不理,你放心,十四郎那里,我会帮他!”

    :诚求月票、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