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6章 天衣无缝

夜天子 第36章 天衣无缝

    叶小天在大肆扩张之后,本就定下了停止扩张、巩固现有的策略,所以他现在频繁任免部属、派遣人员赴占有之地进行治理,也就顺理成章了。

    按照杨应龙的名单,叶小天持续任免调动着各路头目,虽然他大肆提拔新人贬抑老人,令许多人心生不满,但叶小天在卧牛岭至高无上的地位和影响力,保证了他的命令得以贯彻实施。

    被贬抑的人员当然不能全部采用另调他方的办法,叶小天一共才有多少地方可以安置他们?所以他们大多仍在原地任职,只是头上多了一个尊者刚刚提拔上来的新上司。

    田天佑也清楚,以能力不济给这些头目们派一个新上司勉强还说得通,若是毫无罪名地罢黜他们就很困难,同时也猜测叶小安有一种自保心态,留着这些人,播州内奸纷纷上位后,杨天王才仍旧要在相当程度上依靠他,却也不好逼得太紧。

    卧牛岭旧势力纷纷遭到贬抑,田妙雯带来的人却在一些重要职位上得到了重用,不过田妙雯带来的人都是“技术型人才”,理财的、打理田庄的、操持内务的……,与播州内奸所图谋的行政权、领兵权并不冲突。

    时间一天天过去,卧牛岭也在一天天发生着变化,被提拔上来的这些内奸,其最终目的是鸠占鹊巢,而非破坏消灭,所以他们上位之后倒是没有进行什么破坏举动,反而不遗余力地帮助卧牛岭扩张影响、巩固基础,做的相当出色。

    卧牛岭越壮大,来日对天王的用处才越大,他们个人也才更有前途。基于这一原因,他们上位之后很卖力气。当然,在这过程中,他们也在不断地拉拢、提拔一些人。

    施恩于人,建立自己的班底,再有叶小天这个精神与政治领袖依旧高高在上。哪怕有朝一日卧牛岭转投杨天王,那也是“尊者的明智选择”,他们再带领自己的班底为之摇旗呐喊,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这样的控制手段和过程。哪怕只有一个身居要害的重要头目是卧底,都是非常危险的,更何况是这么多的人,所以这个“将计就计”计划,其实相当的危险。一个不慎就会玩火自焚。

    叶小天就因为卧牛岭势力的特殊性,才敢大胆地玩这种“冒险游戏”,卧牛岭势力的根基是蛊教,其教权一向高于政权,叶小天虽然正在竭力削弱这种教权凌驾政权之上的统治模式,但这需要时间。

    如今这两种统治模式正处于此消彼长的过程中,宗教的影响力依旧相当强大,要想彻底抹杀这种影响力,根本就不是这一代人可以完成的,因为这一代人是从完全的教权统治下过渡来的。

    只因叶小天本人就恰是教权的最高领袖。他的这种改革才会比较顺利,因为对他虔诚的信奉者们来说,他们简单的大脑中根本不会意识到这种改革意味着什么,他们只认为这是尊者为了让他们适应山外生活而设计的一种新模式,要让这种模式彻底取代旧统治模式的影响,至少要等下一代人成长起来。

    一切,都在按照杨应龙的计划进行着,完美地进行着,接下来,按照杨应龙的设计。该是叶小天与播州结交的时候了。

    叶小天结交播州,听起来有点奇怪,实际上却很正常。正如叶小天也曾兵困于珺婷,但转眼间二人又化敌为友。土司们之间打打和和的事太寻常了。哪怕是地位最崇高的四大天王。

    安家和杨家千百年来也曾无数次离合,甚至曾多次联姻成为姻亲。杨应龙的祖父杨相宠爱庶子杨煦,欲立庶子为嫡。嫡妻张氏和儿子杨烈拥兵造反,杨相逃出播州时就是逃到水西安氏的地盘上避难。

    至于围绕水银山的四方土司那种时而联姻、时而反目的狗血戏,就更是此起彼伏,不曾间断过了。杨应龙安排叶小安有个与自己接触的过程。是在释放一个讯号,给卧牛岭的人一个缓冲过程。

    而且杨应龙和叶小天角力,都是隔山打牛式的,双方并没有直接兵戎相见过。日渐强大、需要依附一方霸主的叶小天选择四大天王中风头最劲的播州杨氏为盟友,这也是合乎情理的。

    之前叶小天更亲近于水西安氏和贵州巡抚叶梦熊,但重新选择新的合作对象也不稀罕。水西安氏和叶梦熊或者会采取反制措施,可在杨应龙看来,现在的叶小天实际上是被他控制的叶小安,叶小安只能乖乖俯首听命于他,当然不在乎了。

    控制卧牛岭的整个计划,既大胆又缜密,正在一步步地铺陈完成着,可谓天衣无缝――――如果此时的卧牛岭之主真的是叶小安而非叶小天的话。

    ※※※※※※※※※※※※※※※※※※※※※※※※※

    播州,杨应龙。

    叶小天与播州之缘,实际上从他送信去湖广道靖州,带走杨遥时就开始了。可是直到今天,他才真正踏上播州的土地。冥冥中,似乎一切都有定数,叶小天与杨应龙的纠葛,也是越来越紧密。

    海龙屯,天王阁。

    杨应龙亲自接见了“主动拜访,表示亲近”的卧牛岭长官司长官叶小天,并为之大摆宴席。如此惺惺作态,当然是为了表现给天下人看,同时也是给卧牛岭的人看:“你瞧,本天王对你们的土司老爷,可是礼遇的很。”

    天王阁上,群雄毕集,杨应龙的二弟杨兆龙,堂弟杨大岐、长子杨朝栋、次子杨可栋、大阿牧陈萧,兵马大总管田一鹏、田飞鹏,家政赵文远等人都在,艳光四射的三夫人田雌凤则偎坐在杨天王身旁,巧笑嫣然。

    这个尤物,被掌印夫人张氏用家法狠狠教训了一顿,打得屁股开花,此时却是已经养好了身子。

    杨应龙自矜地道:“叶土司,你看我这海龙屯如何?”

    叶小天一脸钦佩地道:“龙蟠虎踞,凌驾西南!”

    杨应龙放声大笑,在心底里默默地又跟了一句:“来日我要凌驾于整个天下!”

    不过,这样盛大的欢宴,赴会者并非全都知晓杨应龙的谋反计划。而叶小天这边带来的人也不仅仅是田彬霏、田天佑和田文博三个人,这些话当然不便说出来。

    田雌凤嫣然道:“我海龙屯有今日,凭的是天王的大略雄才和千年底蕴。叶土司崛起之速,亦可称得起一世之雄。今后你我两家还要多多亲近,相信这对我海龙屯和你卧牛岭,都有莫大的好处。”

    这女人对着叶小天说话,神色从容自然,丝毫看不出两人曾于暗夜静室中有过那么一节故事。叶小天正在扮着自己大哥。想着大哥的秉性脾气,便一边连连点头称是,一边微现不安。

    田雌凤看在眼里,知道他是想到了当日对自己的冒犯,心中微微一晒:“有色心没色胆的废物!”再看身边雄踞上座、伟岸俊朗的杨应龙,愈发觉得只有这样的当世枭雄,才配做自己的男人。

    她眸波微微一闪,就从叶小天身上收回,趁机向坐在叶小天身边正殷勤劝酒的田飞鹏使了个眼色,田飞鹏会意。又过片刻,便起身离开,佯做去方便,到了外边唤过一人,悄悄耳语一番。

    这人正是田雌凤心腹侍卫――――出身龙虎山的高手李天雄。李天雄得了田飞鹏授意,点点头便离开了。田飞鹏净了手,重又回到大殿,继续杯筹交错,丝毫不露异样。

    龙爪屯,与海云屯隔一条大河。遥遥相对,雾气缭绕于山腰,显得山上建筑仿佛天上宫阙。而在两屯之前,大河尽头。一峰插云,雄骏无比,那便是海龙屯了。

    龙爪屯是宋世臣的驻地,此刻张氏夫人就住在龙爪屯上。她还没有回大悲寺,既然已经知道丈夫的野心,而她根本不相信丈夫能够成功。此举必会给播州千年基业带来灭顶之灾,她又岂能袖手不顾。

    不过,因为她责打田雌凤,激怒了杨应龙,这些天再度求见,杨应龙根本不见,张氏进退两难,与宋世臣等人商量,也商量不出一个办法,如今只好暂且住在这里。

    今日,宋世臣下了龙爪屯,按照张氏夫人的命令,与何恩一起去见张时照。张时照是张氏夫人的族叔,又是播州有名道观的主持,而杨应龙最为崇信道教,张氏夫人见丈夫对自己不理不睬,决定迂回一下,由张时照联络几位道家真人,一同上海龙屯,希望能冀由他们的影响力,打消杨应龙的野心。

    不过,丈夫要谋反,这种事实在不宜说出口,所以只有张时照能与闻真相,其它道家高人究竟如何利用他们的影响力,还不必对他们直言相告,张氏夫人尚没有想好,只能先把他们请来再做打算了。

    这时候,龙爪屯下,一片郁郁葱葱的丛林。丛林中一个三旬少妇模样的女人东张西望,神色微现惶然,似乎正在等人。树下败叶簌簌一响,李天雄的身影出现了。

    “天雄!”那少妇急呼一声,奔过去扑进了他的怀抱。这少妇年纪的人是张氏夫人的陪嫁丫环,李天雄原本是张氏夫人的贴身侍卫。二人年轻时候便有了不同寻常的关系,只是这种关系实不足为外人道,所以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人竟然暗中苟且。

    “多狸,不要怕!你放心,只要你肯出面,天王一定会赦免你。”李天雄唤着那少妇闺名柔声说着,少妇多狸垂泪道:“我不是怕,实在是……,夫人心地良善,如此出卖她,我……”

    李天雄道:“傻狸儿,这是天王想让她死啊,她怎么也逃不过这一劫的,你出不出面,她一样要死!到时候,她身边的人谁也别想活,我也是为了救你,才出此下策!”

    “可是……”

    “好了好了,不要可是了。你年纪也不小了,难道不想嫁给我,堂堂正正地做我妻子?这可是我们的大好机会啊,走吧!天王还在等着,我们马上上山!”

    李天雄一面说,一面挽起多狸,多狸心里挣扎着,半推半就地被李天雄拖向了海龙屯。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