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3章 征兵

夜天子 第43章 征兵

    “啪啪啪啪……”

    秦家寨门口在放鞭,一挂挂的“一丈红”,炸得声如霹雳,遍地红屑。叶小天、马千乘,还有马千乘的舅舅宣长官等人在呛人的火药味儿中埋着头急急往前走,一直走出滚滚浓烟,这才长长地喘了口气。

    秦家寨放炮仗是在欢庆胜利,叶小天等人行于其间,倒象是正在办喜事儿似的。叶小天站定脚步,左顾右盼一番,奇道:“咦?我的人呢?”

    宣长岭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往远处一指,道:“那些生面孔就是你的人吧?”

    叶小天手搭凉篷向远处一看,恰好看见一辆四轮车,不禁又惊又喜:“啊哈!他们已经先被放出来了啊?”

    宣盐使哼道:“他们就压根儿没给抓进去!”

    叶小天奇道:“为什么?”

    马千乘得意洋洋地道:“不值钱啊!我乃堂堂伏波将军后人,你乃堂堂折冲将军后人,像你我这等身世显赫的名门望族才值钱。”

    叶小天:“……”

    马千乘误会了,以为他没算明白账,又道:“当然啦,他们也不是一个大子儿都不值,可是只要抓了你我,他们就不必要被抓回去了啦,杀又不能杀,还得管饭、还得看守,何苦呢?反正你我被抓,他们打也打不得,算赎金的时候,把他们值多少,折算一下加在你我身上就成了。”

    宣盐使恨恨地道:“对!所以你个混账东西又坑了我三十一担盐,你这个姓叶的朋友……”

    宣盐使横了叶小天一眼,悲伤地道:“搭进去我四十五担盐啊!”

    “什么?”马千乘果然愤怒了,胀红着脸庞质问他舅舅:“凭什么?凭什么叶兄比我值钱的多?足足多出十五担盐巴?”

    “是十四担!”宣盐使账算的明白:“你说为什么?因为他被抓的人多,他带了那么多手下,你以为都不算钱的吗?”

    “原来如此!”马千乘转嗔为喜,沾沾自喜地道:“我就说呢,还以为比起叶兄来,我马千乘不值钱,原来是他被俘的人多。”

    叶小天:“……”

    宣长岭气不打一处来。在自己外甥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这才看向叶小天,不太高兴地道:“足下是究竟是什么人呐,怎么和我这宝贝外甥搅和到一块儿去了?”

    叶小天还没说话。马千乘就抢着道:“这位叶兄是晋朝时括苍太守、折冲将军叶公之后,这么久远的事啦,舅舅你又不打读书,你不明白的。”

    宣长岭:“……”

    叶小天咳嗽一声,对宣长岭道:“宣大人。叶某是贵州铜仁卧牛司长官,前往成都府公干的。”

    “哦!贵州铜仁……”

    宣长岭翻着眼睛拍了拍后脑勺,努力地想了想,道:“铜仁的大土司好像是姓张吧?你是张氏大土司麾下的土官?”

    叶小天心中暗道:“此间消息当真闭塞,铜仁府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竟也不知。”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且不说此地交通不便,消息确实闭塞,纵非如此。这位守着盐井混吃等死的土官老爷也没必要打听贵州铜仁有什么变化。试问,广州番禺县令换了人,两人既非同年又非同乡更不是亲戚,那么河北怀来县令会注意么。

    叶小天没告诉他张大胖子已经完蛋了,张氏族人也搬去贵阳效仿田氏做起了寓公,如今铜仁府大当家的就是区区不才在下我,而是淡淡一笑,颔首道:“正是!”

    马千乘大概很是陶醉于祖先创造的荣耀,所以更在乎一个人祖上曾经有过多么耀煌的历史,而他的舅舅宣盐使就现实的多。一听叶小天是现任的铜仁府一方土官,脸色就好看多了。

    宣长岭把叶小天一行人以及他那倒霉外甥带回自己的寨子,马千乘立即拍着桌子叫嚣,要再度整顿兵马。去寻秦良玉的晦气。他有三个小表弟,分别是九岁、七岁、四岁,三个小胖子围着大表哥攥着小拳头呐喊助威,跃跃欲试,就连那正穿开裆裤的三胖子都一副要跟着大表哥去冲锋陷阵的模样。

    宣长岭没理会那混账外甥,只请叶小天上座了。与他客气地攀谈,并询问到四川的来意。虽说铜仁距此地很远,交通也不便利,但宣土官守着盐井,生意却不仅仅是盐巴。

    现在他早就变成了半个商人,接触一下,如果真有什么财货可以互通有无,那无异于一条新财路。

    叶小天也有意同本地土官打打交道,且不提来日一旦围剿杨应龙,四川方面必有朝廷兵马及征调的地方土军参战,介时很可能有所合作,就算是在战争之外,双方如果真能建立商业合作,也未尝不是一件互惠两利的事。大亨家现居铜仁,可分店都开到金陵、扬州、苏杭一带了,卧牛岭又岂能落于人后。

    二人这一番攀谈,还真有不少地方可以进行合作,而且两家都有土官背景,沿途关隘哨卡所遭受的盘剥留难必然不多,一旦建立稳定的商贸线路,将是一条稳定的财源。

    宣长岭大喜,只觉那个败家的外甥偶尔也能做点好事,和叶小天一番攀谈,双方建立了初步的联系,宣盐使便热情地张罗请叶小天一行人在自己寨子里暂住。

    就在这时,府上管家忽然领着三名身着鸳鸯战袄的士卒走了进来。身穿这等战袄,那是朝廷的兵士了,却非某一位土官帐下的土兵,宣长岭不知来者何意,连忙起身,脸上笑容已经微微敛去。

    得管事指点,那几名军士已经知道这矮胖白净的中年人就是此地土官,为首一人忙上前叉手行了一礼,道:“莫大人,奉总督令谕,征调各地土兵,前往松藩沿线助防备战!”

    这军士说着,展开手中一份加盖了总督关防的公函,看了看道:“贵属共计一千四百四十二户,八千八百五十九人,应征调土兵两百二十人,须于三日之内,往重庆府报到。”

    各地土官除了纳贡,还有义务兵役,宁夏孛拜反了,总督亲至松藩防线巡视的消息已经传开,宣长岭亦有耳闻,听说是征兵,松了口气,忙接过总督府的公文,道:“宣某领命,三日内,必调精兵,前往重庆!”

    那几名军士也不多留,点点头就要离开,马千乘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阿舅要出兵吗?我石柱马家可也需要调兵?”

    那军士有些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待问清他是马家少土司,那军士打开一份名单看了看,道:“有的,石柱马军征调一千二百土兵,近两日也该往重庆去报到了。”

    马千乘大喜,搓了搓手,红光满面地道:“想我堂堂伏波将军后裔,终于等到大展身手的时候了。我身为马家少主,如此大事,岂有不事先士卒的道理?阿舅,你快些调兵,我要跟你的人一起去重庆!”

    宣长岭一听这倒霉外甥肯离开他的家,不再让他含着老泪一担一担地往外送盐巴,不禁大喜过望,登时积极万分地道:“如此甚好!老舅这就去选调土兵,明天你就与他们一起上路!”

    那尚未离开的军士闻言赞道:“宣大人、马少土司,忠君爱国,令人佩服!”

    叶小天:“……”

    宣长岭忙着选调土兵,以便尽快把他的败家外甥引走,丝毫不察舅父真意的马千乘兴高采烈地要帮着舅父去选兵,叶小天便由管事领着到了客舍。田彬霏、冬长老等人正坐在客舍里聊天,叶小天进来便道:“各位,只怕明日我们就得离开这里了。”

    叶小天把李化龙征兵的事说了一遍,又道:“我们是马少土司的客人,马少土司离开,我们怕也不便再住下去了。”

    田天佑、田文博听了露出喜色,既然宁夏孛拜造反,朝廷对播州杨应龙十有八九就得实行安抚政策,如此一来张时照、何恩等人的飞书告举之事,恐怕就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田天佑脱口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快马加鞭赶往成都,尽快了结此事!”

    叶小天和田彬霏对视了一眼,各自眸中都暗藏隐忧,他们怕的就是杨应龙的事无限期地拖下去,谁想那孛拜早不反晚不反,偏偏这时跳出来捣蛋。

    田彬霏道:“不急于一时,你没听土司大人讲,李总督现在已经去了松藩吗?难不成我等再追去松藩?总督大人此时也未必有暇顾及此事吧!况且,孛拜反于宁夏,陕西、四川震动,或许朝廷已经放弃了对天王的诘难。我们……还是先到重庆,了解一下朝廷的动向再说吧!”

    田天佑想了想,田彬霏说的也有道理,便勉强点头道:“也罢,那我们明天就和那马千乘同去重庆。”

    与此同时,秦家寨也正在征调壮丁。秦葵秦老爷子并不是一方土官,只是有功名的地方士绅,本来没有服兵役义务,但秦老爷子一向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听闻消息,立即命令族人挑选丁壮,前往重庆随军效命。

    不是冤家不聚头,虽是女儿身、却比许多男儿还要精于兵法、惯于战阵的秦姑娘,恰是这支民兵的统帅!(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