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65章 女为己悦者容

夜天子 第65章 女为己悦者容

    叶小天之前用来守制的住处并没有秘道,为了方便与田妙雯接触而不致于被人察觉,叶小天以原住处不方便处理公务为由,把他的书房改造成了他守制期间的新住处。

    书房、花厅和卧室是屋主在内宅里最常用到的三处地方,这里自然是有秘道的。叶小天白天回卧牛岭时,扮的还是叶小安,不便与田妙雯多说什么,此时打开秘道,钻进田妙雯的卧室,妆台还未完全打开,他的心跳便也加快了许多。

    妆台滑开,瞧见田妙雯一袭睡袍,风姿曼妙地站在那里,叶小天便露出了欣悦的笑容,他把嘴唇儿一撅,故意扮出一副猪哥相儿,便向田妙雯快步迎上去。

    田妙雯嫣然地一呶嘴儿,叶小天立即发现了坐在床上,胸脯儿挺得高高的展凝儿,叶小天眼角捎了一捎,不禁唬了一跳,但叶大官人随机应变的本领岂容小觑。

    他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惊讶,依旧撅着嘴儿,走到田妙雯身边,一手拉住她的手臂,上下打量,轻轻摇头,口中啧啧连声:“啧啧啧啧啧啧……,真是苦了你了,我不在这些日子,你独自操持,着实清减了许多!”

    叶小天又很从容地转向展凝儿,一脸真诚地道:“凝儿为我千里奔波,也瘦多了!我叶小天有你们这样的红颜知己,上辈子一定是修了很深的福报!”

    田妙雯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这个无耻家伙的变脸功夫,她当年崴了脚,被叶小天背下山时就已领教过了,如今看来,风采依旧,功夫却更胜当年啊。

    这一招果然瞒过了展凝儿,虽然叶小天真就猴急地扑上去和田妙雯香个嘴儿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但是让展凝儿亲眼看着,难免有些醋意。尤其是她一个待嫁的姑娘,为了叶小天不辞辛劳地跋涉于南北各地的情况下,不免就更觉委屈了。

    可叶小天的反应实在是太快了些,那嘟嘴的动作被他巧妙地化成了感慨地啧叹。虽然嘟嘴略显夸张,可是配上他既真诚又略显幽默的语气,便显得合理自然了。

    “干嘛还不起来?”叶小天不给展凝儿一点反思回味的机会,向她眨眨眼,促狭地轻笑道:“姑娘。你这副样子,是在邀请我洞房花烛么?”

    “滚!”当着田妙雯,被他这般挑逗,展凝儿面红耳赤:“谁让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钻出来了,人家哪里来得及……,去去去,到前边去,人家要穿衣服!”

    田妙雯笑吟吟地拉着叶小天转过屏风,展凝儿刚刚松了口气,叶小天突然又从屏风边上探出头来。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展凝儿大羞,娇嗔道:“混蛋!看什么看啊!”

    展凝儿嘴里这般骂着,心里可是蜜一样的甜,私下里挑逗她也不算什么,可当着田妙雯的面儿还这样,小姑娘心里美美哒,明显她的郎君对她更特别一些嘛!

    屏风边上探出一只兰花般的素手,拎住了叶小天的耳朵,在他的“诶诶”声中,把他拎了出去。展凝儿赶紧一掀被子。闪到榻边去拿衣服。

    屏风外面是个小客厅,灯本就未熄。叶小天被田妙雯拎着耳朵缩回头去,拍拍胸口,一脸庆幸地吐了吐舌头。田妙雯俏巧地白了他一眼。径去桌边坐了。

    叶小天也在桌边坐下来,他今晚过来,当然是要与田妙雯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大事商量好了,**缠绵一番也是他本来的期待,可谁知凝儿居然也啊!

    大被同眠一修三好?起码目前他是绝不敢想的。看着田妙雯那愈发甜美可人的模样,想着她晶莹如玉的肌肤,叶小天心猿意马,却是无可奈何。田妙雯看到他灼灼的目光,自然明白他心中想法,忍不住向他扮个鬼脸,无声地笑着,笑得一脸得意。

    叶小天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轻咳一声道:“西北孛拜造反,东北海上又有东瀛作乱,朝廷是不想三面开战的,可我已开门揖盗,把播州的大量间谍都放了进来,势必不可能拖到朝廷腾出手来……”

    叶小天一说正事,田妙雯的脸色便也严肃起来:“凝儿回来时,已经跟我说过了。我觉得,朝廷可以不出手,但我们没办法再等下去,这些内奸,必须得全部清除掉,否则等朝廷腾出手来时,只怕卧牛岭已经不姓叶了!”

    叶小天点了点头,目视着田妙雯,道:“可是如此一来,你大哥在播州便待不下去了。我暴露了身份,也无法在最关键时刻摆他一道!”

    田妙雯道:“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现在,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叶小天微显狡黠:“那也未必,我和你大哥都不甘心,所以,我们想了另外一个法子。”

    田妙雯美眸一闪,神情更加专注起来。

    叶小天靠近了田妙雯,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田妙雯的住处周围有党腾辉等人防范,是绝对安全之地,并不需要如此小心,只是因为事关重大,叶小天下意识地便有了这样的反应。

    田妙雯静静地听着,叶小天说完,笑道:“你觉得怎么样?”

    田妙雯目光闪烁了一下,道:“主意的确不错!可是如此一来,你与家兄来日还要再次前往播州。如果在这个过程中被他识破一点破绽,你和家兄就……”

    田妙雯看着叶小天,眸光中满满的都是担忧。以她的慧黠聪明,叶小天和田彬霏想到的主意,她未尝不曾想到,但是她不敢冒这个险。

    叶小天轻轻摇了摇头,道:“你这是关心则乱,如果杨应龙能看出破绽,那么他就不会费尽心机救我出去!”

    田妙雯毫不客气地反驳道:“这只是你的想法!如果我是杨应龙,为了泄恨,我也要救你出来,再亲手杀了你!更何况,我还可以将计就计,佯装上当,进而利用你挽回局面!”

    叶小天沉默起来,田妙雯紧张地看着他,希望他能打消这个冒险的主意。但叶小天思索良久,缓缓地道:“风险……的确很大!可利益也更大……”

    叶小天慢慢抬起头,田妙雯看着他熠熠的目光,这种目光她很熟悉,目光中有憧憬也有野心,她曾经不止一次在她大哥眼中看到过,当她大哥憧憬起田家的未来时。

    叶小天道:“贵州百余位土司,就像自然叠磊起来的一堆巨石,在无数岁月当中,有些石头滚落下去成了奠基,有些依旧稳稳地杵在山上,还有一些在碰撞中粉身碎骨,最终才稳定下来,成了一座连绵的山脉!

    在这座已经稳固的石山当中,想再插进去一座山峰亦或剥离一座山峰,都是异常艰难的事,但是我,是一个异数!卧牛岭异军突起,成了这座山脉上一道新的风景!可是卧牛岭稳下来了么?还没有!它想再进一下,更是难如登天!现在机会难得……”

    叶小天的目光愈发犀利:“杨应龙意图谋反,朝廷亦对他虎视眈眈,这无异于一次强烈的地龙翻身(地震),如果我能抓住这个机会,取而代之,亦无不可!而且令兄所渴求的,也是这样的一次机会,就算我肯安于现状,他呢?”

    叶小天伸手出,轻轻握住田妙雯温润的小手:“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两者要相互配合,如果我不肯冒这个险,这个机会就会从我手里溜走,再想追求,亦不可得!”

    田妙雯轻轻闭上了眼睛,她不敢想像失败的可怕后果,可她又知道叶小天说的是对的,如果换作展凝儿亦或夏莹莹,或许依旧会反对,她们不在乎这些,可从小就与兄长一道肩负起家族重任的她,理性一向大于感性,既便她已为人妇,她的理智依旧在告诉她:叶小天的选择是对的,既便她不支持,也不应该反对!

    许久许久,田妙雯才轻轻张开眼睛,对叶小天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配合你!什么时候动手?”

    叶小天道:“杨应龙的堂弟杨大岐已陈兵播州东线,枕戈以待!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去过展家,展家会在今日出兵,对童家挑起争端。”

    田妙雯道:“然后展家会向你求援,而童家则会请求杨家出面调停?”

    叶小天颔首道:“不错!你就在那时动手!”

    “动手?动什么手?”一旁突然传出展凝儿的声音,叶小天信口答道:“动手抓我!不,准确地说,是软……禁!”

    叶小天的话说到一半儿,突然呆了一下,才把最后一个字吐出来。

    展大小姐身着淡绿衫子,绯色襦裙,腰带缠出非常动人的纤细曲线,那腰肢窄薄又不失肉感,微微一动,便有一种蛇一般的柔韧有力的感觉。

    她挽了一个很精致的发髻,淡淡敷粉,薄薄梳妆,唇色更加鲜丽,而她脚步,甚至穿好了靴子。

    田妙雯也呆住了,她方才和叶小天谈及大事,一时忘了凝儿,谁料她竟然盛装打扮,这个时辰……貌似快三更天了吧。田妙雯轻咳一声,扭过头儿去,肩膀轻轻地发出颤动。

    展凝儿兴致勃勃地出来,却因为二人讶异的表情,忽然意识到了自己打扮的太过郑重,此时此地未免有些太不合时宜,一时间就连她那管光滑的象牙一般的瑶鼻上都透出了粉酥酥的红润血色。

    她忸怩了一下,才讪讪地解释道:“我……我没带晚装,没衣服换嘛!”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