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66章 “暴露”身份

夜天子 第66章 “暴露”身份

    展家堡大门洞开,一队队衣着统一、兵器制式统一的土兵雄纠纠气昂昂地踏上了东向的道路。

    展龙站在堡门上方,扶着碟墙看着渐渐远去的队伍,双手渐攥成拳:“我们展家堡,难道就甘心受那叶小天驱使么?”

    他的声音充满了愤懑,但是并没有人搭理他。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原本的展家宗支已经彻底成了旁支,不需要叶小天去刻意地对付他,被扶上堡主之位的展家旁支为了自己地位的稳固,就会不断削弱以展龙为代表的原宗支势力的影响。

    展龙在展家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不是因为人人都知道他的堂妹将成为卧牛岭叶土司的三夫人,他的处境恐怕会比现在还差。

    展伯飞、展伯豪、展鹏举等人站在下风处,隐约听到了展龙的牢骚,眼看队伍远去,他们转过身来,走到展龙身边时,展伯飞拐杖一顿,停住了脚步:“不甘人后,是好事!但也得量力而行,过犹不及啊。”

    展龙愤怒地道:“但那叶小天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岂能像一条狗似的任由他来驱策?”

    展伯豪轻轻摇头,道:“叶小天也许曾经不算个什么东西,但你如果现在还这么说,那就是你不知天高地厚了!刘邦曾经是个小小亭长,本朝太祖曾经是个讨饭的叫花子,那又如何?”

    展鹏举道:“如果你做不到至高无上,这世上就始终有人比你更强,如果这个比你更强的人就在你的卧榻之旁,你该怎么做?如果你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家族,你又该怎么选择?”

    展龙咆哮道:“怎么选择?同归于尽、玉石俱焚!就算干不掉他,也绝不低头,死也要咬他三两肉下来!”

    展伯飞顿了顿拐杖,呵呵地笑了两声:“展龙啊,老夫对你,本还有几分歉疚。但现在,老夫只觉得罢黜你的家主之位,是我展家的幸运!”

    “你……”

    展龙对展伯飞怒目而视,展伯飞并没有再理会他。而是拄着拐杖,从他面前漠然地走了过去,展伯豪和展鹏举等人立即紧随其后。展龙恨恨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怨毒地咒骂:“这几个老不死的!”

    他狠狠一拳打在碟墙上,骨节处蹭破了皮。立刻渗出鲜血来。拳头很痛,可是他的心里更痛,然而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对于卧牛岭送来的统一制式的军服和武器,展家堡欣然笑纳了。在这风云变幻,每一方土司都像嗅觉灵敏的土拨鼠,机警地观察着风色、寻找着可以依靠的参天大树的时候,展家上下几乎是无比欣慰地承认了卧牛岭的统治,使他们不必苦恼于莫衷一是的选择。他不甘、他痛恨,可他又能怎样?世人皆醉我独醒,这是一种被人排斥的寂寞与孤独。

    ※※※※※※※※※※※※※※※※※※※※※※

    当初童家对曹家发起突袭。猝不及防的曹家惨败,紧跟着童家继续东向,以闪电战术直奔展家堡,展家以展龙为首的主要人物当时已被卧牛岭关押起来,群龙无首之下,展伯飞、展伯豪等人迅速拟定了“和亲政策”,向叶小天借兵,迫使童家退却。

    之后,童家便以巩固既有地盘为主,清剿躲进深山负隅顽抗的曹家残余势力。在此过程中,展家也趁机吞并、占领了一些与之接壤的曹家地盘。

    现在曹家已经承认失败,在贵州巡抚叶梦熊的调停下,举族搬往贵阳。效仿田家做起了“寓公”,童家和展家对于这些地盘的归属一直存有异议,且不时有些小的摩擦。

    如今展家悍然兴兵,似乎不仅想巩固被展家占领的地盘,还想更进一步,童家岂会善罢甘休。既然是展家先行挑衅。童家摩拳擦掌,立即出兵,想籍此机会一举拿下所有有争议的地盘。

    双方一场鏖战,紧跟着卧牛岭的兵马就突如其来的在战场上冒了出来,领兵的是格哚佬和宝翁。他们好像早就秘密部署在附近,却偏偏声称是受到展家的邀请前来助战。

    突然杀出的这支生力军,打了童家一个措手不及,童家兵败百余里,童氏家主童云闻讯又惊又怒。自从他吞并了曹家的地盘,野心也大了起来,原本童家是由田家暗中控制着的,此时童云一面与田氏虚与委蛇,一面与播州杨氏勾勾搭搭,两面逢源,正想着势力进一步壮大后,就彻底脱离田氏的控制,却不想变起肘腋。

    童云也知道如果向播州杨氏求援,无异于引狼入室,但是面对叶展两家的联军,童云自知难以力敌,他正犹豫是向水东宋氏求援,做一个“三姓家奴”,还是趁机向田氏索取大量军需物资,杨应龙的堂兄杨大岐已经主动登门,愿意出面调停了。

    杨大岐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是带着兵来的,气势汹汹地强作调停人,看他那架势,只要童云不同意,他立即就能倒向叶展联军,加入对童家的攻击,童云明知杨大岐来意不善,也只得捏着鼻子接受了对方的“好意”,同意由杨大岐出面调停双方争端。

    此时此刻,一场好戏在卧牛岭上演了……

    ……

    “天王出兵了!”田天佑兴冲冲地跑进田彬霏署理公务的房间,见房中没有旁人,这才兴奋地说了一句。

    田彬霏搁下毛笔,推动轮椅转了个方向,面朝田天佑:“沉住气!急什么,接下来将是一个胶着的局面,要看朝廷如何反应。”

    “我知道!”

    田天佑兴奋地搓了搓手,他现在扮的还是田彬霏的随从,可是一旦天王试探出朝廷的实力,变调停为出兵,向东吞并石阡、铜仁两府,卧牛岭就将成为天王插在黔东的一颗钉子。

    田彬霏不良于行,只能署理内政,到时领兵的人必然是他,想到他也能统领一方势力,田天佑岂能不雀跃不已。田彬霏想了想,对田天佑道:“你去,这几天要尽量守在土司大人身边……”

    田彬霏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只是向田天佑递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田天佑心领神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叶小安’那里可出不得半点岔子。田天佑点头道:“我明白。这几天我会一直守在他身边!”

    ‘叶小安’此刻成了田天佑飞黄腾达的一个保障,不需田彬霏多说,田天佑也会对他格外看顾,田天佑立即向叶小天那里赶去。

    叶小天此刻把他的书房改成了守制的居室,同时也在这里办公。田天佑赶到叶小天书房外时。迎面走来一位姑娘,田天佑一见登时站住了脚步:“展姑娘!”

    田天佑毕恭毕敬地向展凝儿行了一礼,对于这位将要嫁到卧牛岭成为土司三夫人的展姑娘,卧牛岭上下自然认得。田天佑此时还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对展凝儿自然得毕恭毕敬。

    展凝儿点点头,淡淡地道:“来见土司?”

    田天佑道:“是!呃……田先生那里有点事情,吩咐小的过来,请示土司大人。”

    展凝儿点点头,道:“我也正要见他!”

    房间里,叶小天蹑手蹑脚地从门口走开。绕到十二扇的坐地木屏后面,对正坐在榻边的田妙雯递个眼色,小声道:“他来了!”叶小天说完,便抓起一个圆凳,狠狠地向妆台砸去。

    “咣”地一声,圆凳在妆台铜镜上砸出一个凹坑,发出一声巨响,田妙雯“啊”地一声尖叫,然后马上捂住嘴掩住了自己的窃笑,可惜一双变成了妩媚弯月的笑眼还是暴露了她此刻真实的心态。

    “严肃点儿!”

    叶小天板着脸。一本正经地低斥了她一声,捡起圆凳,又在桌上狠狠地砸了一下,田妙雯把自己的裙子猛地撕开一道口子。配合地又发出一声尖叫。展凝儿听到书房内传出的声音不由脸色一变,马上一推房门,门居然从里边闩上了。

    展凝儿马上叫道:“小天哥?”

    房里传出咿咿唔唔似乎有人挣扎的声音,展凝儿沉声道:“闪开!”她退后两步,一个横踹,那门“轰隆”一声。两扇门板都被她这一脚踹飞了出去,门闩断裂。

    展凝儿飞身便闯进屋去,田天佑也一脸惊愕地跟了进去,叶小天听到门扉破裂,马上飞身扑向田妙雯。正坐在榻边的田妙雯被他扑倒在床上,马上对他拳打脚踢起来。

    展凝儿和田天佑绕过屏风,一见内中情形,不由大惊失色。叶小天的双手正狠狠地扼着田妙雯纤细的脖颈,虽然他实际上没使什么力,可他一副咬牙切齿的狰狞模样,看在田天佑眼中,却是要活活掐死掌印夫人。

    “小天哥,你做什么!”展凝儿情急之下,冲过去扣住叶小天的肩膀,把他狠狠一扯,一把便推到了旁边,急急扶起田妙雯道:“大姐,你怎么了?”

    田妙雯呛咳了几声,指着叶小天道:“快!凝儿,快抓住他!他不是叶小天,他是叶小安!”

    “什么?”

    展凝儿脸色一变,田天佑一听更是魂飞魄散,他不明白田妙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叶小安又为什么想要掐死她,不过……看田妙雯钗横鬓乱,襦裙撕开的狼狈模样,又见叶小安一副气极败坏的模样,他也能脑补出来。

    定然是田妙雯来此欲与丈夫商量些什么,可叶小安这个混蛋色胆包天,居然想占有她的身子,结果露出马脚,被田妙雯识破身份,情急之下才想杀人灭口。

    田天佑又气又恨,想到身份败露的后果不禁毛骨怵然,他下意识地就想转身逃走,却不料党腾辉这时业已领着两个持刀的武士杀气腾腾地出现了,惊呼道:“大小姐?!”

    “这下完了!”田天佑胆儿一突,险些跌倒在地。要说起来他的胆子也不是这么小,可是前一刻他还憧憬着无限美好的未来,下一刻就全部幻灭,还有可能搭上他的一条性命,这种强烈反差造成的打击,他实在有些承受不了。

    “拦住他!”

    耳畔传来田妙雯一声尖利的大喝,莫非是叶小安要逃跑?田天佑眼神错动了一下,才意识到正要冲出去的人是他自己。眼看着党腾辉迎面飞来的钵大的铁拳,田天佑悲鸣一声,昏迷之前在心底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呐喊:“我他么当初真该阉了他!切了他那条惹祸的臊根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