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73章 会情郎

夜天子 第73章 会情郎

    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党腾辉站在外面,向叶小天悄悄打了个手势,叶小天会意地点点头,从榻上起来,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党腾辉等叶小天出去,就走进房间关好门,躺在了叶小天的榻上。作为田家精心培养的谍报人员,他拥有很多平时看来除了搏君一笑没什么其他用处的技能,比如----口技。

    田天佑让田文博假死脱身给了田妙雯充份的理由,现在整个书房被木板隔成了三间,彼此不见人影,这才给了他们机会,否则为了保险起见,田妙雯是不敢轻易让叶小天离开的。

    门外还有人候着,叶小天一出来,那人便立即领着他向一道角门儿走去。这一路上并未遇到任何人,看来是田妙雯已经安排了人,事先清了场。

    叶小天被引到一个小院儿,这里是客舍,罗大亨与妞妞常常带着孩子上山来探望叶小天,每次都是住在这里。叶小天只道是罗大亨又来了,被引进一间开着房门的屋子后,立即扬声笑道:“大亨!”

    叶小天快步进去,却愕然发现房中娉娉婷婷地站着一个人,只有一个人:于珺婷。

    如今的于珺婷,真似一枚熟透了的桃子,经过爱情的滋润,又有了自己的宝贝女儿,那肌肤白里透红,原本纤细的身材也稍稍丰盈了一点,骨肉均匀,女人味儿十足。

    她黑白分明的一双杏眼只是那么乜着叶小天,就是万种风情扑面而来:“大亨?你眼里只有大亨就没有我们娘儿俩是吧?你们这么好,怎么不跟他过去!”

    男人的醋也吃?大概只是借题发挥吧,谁叫自己没能给她们母女一个名份。虽然……,这是因为于珺婷自己不想要,她想让她的女儿继续她的家族,成为于家下一任女土司。不过,跟女人你能讲理么?

    于是,叶小天只是笑笑,聪明地没接话题。他快步迎上去。一脸惊喜:“哎呀!怎么是你,你忙嘛,铜仁那边全是你在操持,我哪儿会想到你竟会过来!”

    叶小天涎着脸儿。在她颊上香了一下,于珺婷微羞,嗔道:“注意着些,门还没关呢!”说着推开他,过去把门闩上。又姗姗地赶回来。

    叶小天一搂她的小腰儿,让那丰盈圆润的美臀很自然地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嗅着她身上幽兰般好闻的香味儿,一双大手轻轻攀上玉峰,柔声道:“宝贝女儿呢?”

    于珺婷嘟了嘟嘴儿,道:“被你家掌印夫人和哚妮借去玩了!”

    叶小天脸色一僵:“玩?”

    于珺婷白了他一眼,道:“不然呢?”

    叶小天干笑两声,道:“她们是稀罕孩子嘛。等她们自己有了孩子,就不会一见囡囡就如获至宝了。”

    咦?这句安慰的话好像又说错了,于大将军的表情可不像是很开心。叶小天揉了揉鼻子,只好闭嘴。

    于珺婷哼了一声,这个白痴,自从成了他的女人,貌似他就变得笨口拙舌起来了,以前那张嘴巴就像灌了蜂蜜似的,不管说什么都又黏又甜,现在连哄人都不会了。

    殊不知关系不同了,两人的感情也不同以往。没有人能一直保持恋爱状态,哪怕他们一直没有成婚。如果叶小天真拿当初那种口吻语气和她说话。她还未必适应呢。此时的娇嗔白眼儿,何尝不是打情骂俏。

    于珺婷掠了掠鬓边的发丝,对叶小天道:“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并且得由你来拿个主意!”

    叶小天目光一凝,身份地位不同,所负的责任也多了,一听说有比较重要的事,他马上就会变得严肃起来,这也是成长必须付出的代价。由不得他自己。

    于珺婷道:“石柱马家出事了,李经历说,你和马家关系匪浅,所以我赶快过来,给你报个信儿,看你有没有意思插手。”

    叶小天回到卧牛岭就打算大干一场的,如果李经历跟他回来,既然是受“叶小安”所器重的人,势必也要受到清洗,至少得先抓起来。所以叶小天考虑之后,把李向荣又安排回了铜仁。

    他也知道李向荣与戴同知已反目成仇,所以特意叮嘱了于珺婷,把李经历托付给了她。如今于珺婷提起李经历,叶小天愕然道:“李经历不是去马家送请柬了么?马家出什么事儿?”

    于珺婷便对叶小天述说了一遍,今年七月初九,就是叶小天与展凝儿和夏莹莹大婚之期。许多土司人家早在去年末就已派发了请柬,而石柱马家因为是刚刚结纳的关系,便属于未曾通知的一批。

    虽然叶小天此前已经和马千乘说过此事,但是总要有正式的请柬这才显得隆重。由于田妙雯诸务缠身,叶小天又在监房里当甩手掌柜的,这些事自然就落到了于珺婷的身上。

    于珺婷命李向荣去秦家寨和石柱马家送请柬,如今李向荣托庇于于珺婷羽翼之下,再往四川方面去,可与上次的狼狈大不相同。

    李向荣到了忠州秦家寨,得知马家和秦家已经正式成了亲。马斗斛到忠州一带走访了一下,对叶小天极力推荐的这个儿媳妇甚为满意,他和儿子马千乘一个脾气,都是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人,既然满意,二话不说,立即便登门求亲了。

    想那秦老夫子虽然是个读书人,可他既然能调教得出秦良玉这样的女儿,性情脾情又岂会愚腐?和这冒昧登门的马土司一番攀谈,秦老夫子对这个亲家也是甚为满意,这两个急性子的老头儿当即拍板,婚事就这么定下了。

    等马千乘从重庆府赶到忠州,他的亲事已经由两个急性子老头儿安排妥了,就连成亲的黄道吉日都已选定,马千乘幸福的几乎晕倒。

    马斗斛告别亲家,带着儿子回石柱筹备婚事,婚事虽在明年,可对他这样的大户人家来说,现在开始操办实是都嫌仓促了些。而秦老夫子也马上派人去重庆,要女儿回来。

    秦家被征调的这支土兵虽然实际上是由秦良玉在指挥,但名义上却是由她大哥秦邦屏统率。所以要把她调回来自也容易。

    李向荣到了秦家,恰好赶上秦良玉刚刚奉父命回家,李向荣奉上请柬,便又赶赴石柱马家。不想这只夜猫子刚到马家,本打算奉上请柬,次日离开,结果次日马家就出了事:马斗斛和马千乘父子入狱了!

    原来,石柱有铅矿。朝廷准许由马氏独家负责开采,但是马家每年要缴纳上等好铅五千一百三十斤给朝廷。

    由于盗采者不断,马斗斛防不胜防,覃氏夫人就向他建议:堵不如疏,干脆任由土民开采,再向开采的土司收税,如此一来既可减少盗采者,还能足额上缴税赋,马家也能多获利益。

    马斗斛于操持家政实无所长,听妻子所言在理。便答应了她。谁料这一土政实施后,才不过半个多月就出了许多事:先是因为马土司放开了政策,想利用采矿大发其财的人纷纷跑关系走门路拿到了马土司颁发的开采证,狂采乱挖,弄得到处都是坑洞,与当地居民械斗不断。

    继而又因他们并无采矿的能力,矿坑毫无安全保障,矿难死亡事故不断发生,死者家属跑到马家哭诉上告。此时马斗斛不在石柱,覃夫人采取的自然不是安抚。而是激化矛盾,结果这些苦主又跑去重庆府上告了。

    重庆府推官亲自赶来过问此案,一查之下,发现当初朝廷只是给了马家专营之权。马家无权放开矿脉任由土民开采,由此一来不但惹出大量事故,而且造成朝廷矿产严重流失,马家需要因此向朝廷补偿性缴纳不只一倍的成品铅。

    可马家经营不善,每年只缴五千多斤铅已经是捉襟见肘,所余无几。哪里还能再足额缴纳罚款,因此被重庆府捉拿问罪了。而马千乘那个愣头青因为阻止官兵抓捕其父,打伤捕头,也被抓到重庆府问罪去了。

    依照朝廷制度,马斗斛要被发配口外,服刑三年,马土司和长子双双被捕,覃夫人便以掌印夫人身份宣布代行土司职责,自立为石柱宣抚使、马家女土司。

    其实按照土司的继承规矩,她这么干并没有错,丈夫和长子没抓,但又还有回来的一天,没必要让小儿子继位,当然得由她这位掌印夫人替丈夫和儿子先守着江山。

    当初叶小天被捕上京,紧急与田妙雯定下婚约,由其以掌印夫人身份代理卧牛岭事务,道理大抵相同。

    但是李向荣是何许人也,惯于盗门打洞、探听小道消息。而且覃夫人自立为宣抚使,马邦聘、马斗霖等马家子弟都不服,各种消息甚嚣尘上,于是李向荣探听到了各种版本的各种八卦,综合采集、去芜存精之后的总结,距离事实真相也相去不远了:

    “覃夫人与播州杨应龙有染,她那二儿子马千驷其实就是杨应龙的种儿。土司老爷和大少爷是被覃夫人设计陷害的,当时大少爷激愤出手,打伤捕头,就是覃夫人挑唆。覃夫人陷害土司和大少爷入狱,自立为宣抚使,是要带着马家投奔播州杨应龙。”

    李向荣得了这番消息,立即马不停蹄地赶回铜仁,禀报于珺婷。于珺婷把前因后果对叶小天仔细述说一遍,道:“这些消息,人家也不知真假,你怎么看?”

    叶小天睨了她一眼,道:“你素来狡黠……”

    于珺婷白了他一眼,叶小天一笑改口道:“素来机警。就你现在所获的消息,你觉得是覃夫人设计的可能有多大?”

    于珺婷微微眯起了妩媚的眼睛,道:“应该是覃夫人所为!”

    叶小天道:“理由?”

    于珺婷理直气壮地道:“直觉!”

    叶小天呆了呆,苦笑道:“这个理由,真是无从反驳!”

    于珺婷莞尔一笑,解释道:“平素打理马家内政的都是这位覃夫人,对吧?马土司不通内政,而从以往情况看,这位覃夫人却懂。何以这次却连出昏招呢?不合情理就是最大的疑点。

    再加上之前有关覃夫人和杨应龙有染的传言,那就更加的可疑。还有,覃夫人何必忙着自立宣抚使?马土司不过判了三年口外服役,她以掌印夫人身份替夫执掌政权,足矣!

    另外,虽说四川那边的土司不比我贵州土司。但是以马土司的罪过,若是缴纳赎金、向朝廷求恳,在此多事之秋,朝廷未必就不肯以罚代罪。覃夫人根本没做任何援救的打算。反而急着料理后事,这是为人妻、为人母该有的反应?”

    叶小天轻轻吁了口气,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这位女诸葛也这么判断,看来是真的了。”

    于珺婷黛眉微蹙,道:“杨应龙欲反。各路牛鬼蛇神、魑魅魍魉闻讯之后全都不安生了。”

    叶小天轻轻摇头,道:“我只是不明白,覃夫人究竟图什么。她就算跟了杨应龙,难道还能比得了现在做掌印夫人尊贵?她怎么就能狠下心害了丈夫和儿子,只求与奸夫苟合?”

    于珺婷沉默片刻,幽幽地道:“或许,因为她对杨应龙才是真爱吧!”

    叶小天苦笑道:“男人和女人真是不一样!男人呢,就算喜欢了一个,也不会轻易就舍了另一个,更不会狠下心去加害。而女人呢。喜欢了一个男人,就会想着杀了前一个,怪不得老话儿说呢,最毒妇人心!”

    身为女子,于珺婷可不乐意听这话,黑白分明的一双杏眼乜着叶小天,道:“比如说呢?”

    叶小天突然警觉又说错了话,眼前这位娇滴滴的小娘子,可也是个女人呢,而且偏偏与他的关系不同寻常。叶小天赶紧陪笑补救。道:“比如说……潘金莲!”

    于珺婷冷哼道:“那不一样,你们男人不管喜欢了几个,女人也奈何不了他!他当然不用下毒手了。可女人不同,若是喜欢了另一个男人。一旦被她的男人发现,那就糟糕透顶了,不杀怎么办?”

    叶小天微微眯起眼睛,捏着下巴,不怀好意地打量于珺婷:“小娘子貌美如花,我又不能常在身边盯着。这要是喜欢了别的男人,我岂不是就要有生命危险?嗯……,我应该……嘿嘿嘿嘿……”

    于珺婷又羞又气,娇嗔道:“混蛋!你当我是什么人啦?要杀我是不是,那本姑娘就先下手为强!”

    于珺婷娇躯一扭,就向叶小天扑去……

    咿咿唔唔,锦帐频摇,不知什么时候,满室衣衫凌乱,春。光无限,两个人都光溜溜的躺在床上,气息咻咻,也不知道究竟谁把谁杀了。

    过了好久~~~

    好久~~~

    好久~~~~

    叶小天奄奄一息地道:“要不要再杀我一次?”

    “呸!你简直就是一头牲口!”

    又过了好久,叶小天恢复了些精神,得意洋洋地道:“你呢,武艺高强,十个我捆在一块儿,都不是你的对手。而且这种事,吃苦卖力的总是男人,为什么你会显得这么累?好像整个人都软了一样。”

    于珺婷又气又羞,只说了一个字:“滚!”

    叶小天得意地笑了一阵,慢腾腾地爬起来,于珺婷睁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瞟着他懒洋洋地问道:“你干嘛去?”

    叶小天悉悉索索地穿衣:“马家这事儿,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马千乘不仅是我朋友,光是冲着咱们卧牛岭,我也得帮他。杨应龙每壮大一分,我们都要吃力一分……”

    一条光溜溜的玉臂抬起,勾住了他的脖子,慵懒的声音诱惑而娇媚:“再陪我一会儿嘛……”

    叶小天刚刚坐起的身子又躺下了,穿了一半的衣服就那么挂着,于珺婷把依旧潮红发烫的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心满意足地合上了眼睛。

    叶小天轻轻拍打着她丰满的****,一曲《将军令》拍完,节奏又换成了《虎斗牛》:“我们是外人,马家这事如果直接插手恐怕会弄巧成拙。要解决此事,得从马家子弟着手!”

    于珺婷被他拍的好不舒服,媚眼儿猫一般地轻眯着,甜腻腻地叫:“小天……”

    “嗯?”

    “换你杀我一回吧!”

    “啊?女侠饶命啊!”

    “偏不饶你!”

    那张大床又摇了起来,听那节奏,蛮像是一曲《虎啸龙吟》……

    :诚求月票推荐票!

    敬请关注俺的威信号:玉eguanwlj,时不时会发些短文在上边,与君共享~(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