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97章 按下葫芦起来瓢

夜天子 第97章 按下葫芦起来瓢

    再上海龙屯,叶小天明显能感觉到与上次又有不同。

    上一次来时,他能感觉得到海龙屯在加固、变得更加险要。而这一次,他还未到海龙屯,就发现凭地出现了一道道险隘、沟壑,海龙屯前方两侧的山岭上也竖起了厚重的高墙。

    叶小天还注意到,河水趋缓,水位下降。那是一条大河,河流湍急,如今既非冬天,又非旱季,水流为何会趋缓,水位为何会下降?叶小天不能不有所联想。

    杨应龙没有迎下山,不过他在天王阁外等着田雌凤和马千驷等人。马千驷登上石阶,一抬头,就看见杨应龙负手立于台阁之上,白衣如雪,玉树临风。

    上一次见到杨应龙,还是他到海龙屯下聘之时,但那一次,在他心中,杨应龙只是他未来妻子的父亲,而这一次看到杨应龙,想到他是自己生父,马千驷心中滋味实难描述。

    生身父亲,给予他骨肉、血脉、生命的男人,可他又不曾养育他,甚至连父子名份都不能给他。马千驷看着他,说不出是爱、是恨。田雌凤睨了他一眼,瞧见他复杂的神色,提醒道:“千驷,还不上前拜见岳父大人!”

    马千驷受她提醒,这才举步走向杨应龙,到了他面前,张了张嘴,垂首拜道:“岳父!”

    “千驷,起来!”杨应龙上前几步,伸手搀起了他。杨应龙知道这是自己的儿子,他并不清楚覃夫人在临死前是否对马千驷交待过他的真正出身,不过他也不需要知道。

    知道了,杨应龙也是不可能让他认祖归宗的,即便有一天做了皇帝,也不需要如此。他还有不止一个儿子,也没有因为这个儿子从小不在身边长大,就对他格外疼惜。

    杨应龙见马千驷面带悲戚,不禁叹息了一声:“你母亲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总有一日,我会帮她讨还公道!你也不是外人,就在这山上住下吧。”

    马千驷涩然,心道:“那你知不知道。我已经知道我是你的儿子?”可这句话,他终究没有问出口,马千驷低着头答应一声,缓缓地退到了一边。

    田雌凤上前向杨应龙盈盈一礼,杨应龙向她展颜一笑。目光便投注在叶小天的身上。叶小天清了清嗓子,上前抱拳道:“见过杨大人!”

    杨应龙点点头:“辛苦叶长官了。杨某前些时日诸务缠身,也来不及帮你讨还公道。如今稍稍清闲了些,你且在客舍住下吧,杨某会尽快帮你重掌卧牛岭!”

    叶小天心中一动,脸上却是一副感激模样:“多谢杨大人为叶某主持公道!”

    ※※※※※※※※※※※※※※※※※※※※※※※

    叶小天到了客舍,还是他以前住过的那幢院落,刚刚入住,就有人来拜访了。

    田彬霏由一个明眸皓齿、姿容秀丽、只是肤色稍黑的青衣俏婢推着四轮车出现在他的客厅,叶小天连忙迎上去。从那丫环手中接过扶手,推着田彬霏往里走:“田先生,邀天之幸,你也逃出来了!”

    田彬霏道:“是啊!你我福大命大,只是可惜了天佑……,哎,苍天不佑啊!”

    两个人不咸不淡地扯了几句皮,等侍候叶小天的丫环奉了茶,和那推车的小丫环一块退到廊下,坐在花圃边的栏杆儿上闲聊天去了。二人的神色才沉静下来。

    叶小天道:“我随田夫人去石柱,这些时日都是住在山里,也不知道山外情形如何了。”

    田彬霏把杨应龙同水西、水东两方面打交道的事说了一遍,又道:“天王向朝廷赎金买罪。看来是与朝廷达成了协议。只是此时他既不宜再动刀兵,如何解决肥鹅岭之事?”

    叶小天道:“今日天王说,不日就会助我讨还公道,重掌卧牛岭,如此看来,不用武力就能解决么?”

    田彬霏想了一想。微微颔首道:“我大概猜到天王打算怎么办了。”

    叶小天神色一动:“天王打算怎么办?”二人身边并无旁人,不过安全起见,二人说话还是含糊许多,纵然被人听见,也不致因此确定二人对杨应龙怀有敌意。

    杨应龙回到内宅,安慰田雌凤几句,又把两个嫡子唤了过来。长子杨朝栋、次子杨可栋,二人见过父亲,垂手立于面前。

    杨应龙呷了口茶,慢条斯理地道:“与水西、水东的纷争,经为父一番交涉,算是尘埃落定了。左右也没什么大事了,依照为父与朝廷的约定,为父也该挂印封金了。朝栋,从今日起,这播州,爹就交给你了!”

    杨朝栋一听,“卟嗵”一声就跪到了地上,把头磕得咚咚直响:“父亲不可!万万不可啊父亲!儿何德何能受此重任!父亲正当春秋鼎盛,这播州上下可离不了父亲您呐!”

    杨朝栋说的慷慨激昂,可他说完了,却没听见父亲吱声,杨朝栋有些诧异,微微抬起头,向上瞄了一眼,就见杨应龙一手端着茶杯,一手端着茶盖儿,正乜着眼睛看着他,眼神中略带嘲弄。

    杨朝栋呆了一呆,有些不知所措了。

    杨应龙冷哼一声,道:“蠢货!”

    杨朝栋一脸茫然,不明白父亲究系何意。

    杨应龙道:“从即刻起,你就以土舍身份,代行为父的土司之职了!”

    杨朝栋:“啊?”

    杨应龙道:“下去!”

    杨朝栋还想跪辞,但是见了父亲脸色,终于只是讪讪地应了一声,茫然走了出去。

    杨朝栋到了外面,站在阳光下想了一想,忽然想到父亲挂印封金、移交职务的过程也未免太草率了些,不但没有举行个仪式,甚至不是从一日之始开始,就这么随随便便确定由他代行其职了,这未免……

    脑子慢了好几拍的杨朝栋突然面红耳赤:“父亲这分明只是为了应付朝廷啊,亏我还当了真,在那里坚辞不受。”

    杨应龙眼见那个蠢儿子退下,也不禁暗暗摇头,再看看比起长兄的木讷老实比较精明的二儿子杨可栋,神色稍霁:“可栋啊,你回去准备一下,明日就去重庆做质子!”

    杨可栋虽不情愿,却也知道这是自己必须的责任,只好垂首应了一声。

    杨应龙又呷了一口茶,慢悠悠地道:“此去重庆,你要注意多多观察那里的一切风吹草动,我会派人在你左右照应,有什么消息及时送回来。如果是至关重要的大消息……”

    杨应龙目光一凝,盯向杨可栋:“诸如关乎我播州生死存亡的大事,那时就不必做什么质子了,寻找一切机会逃回来!”

    杨可栋这才知道自己此去重庆竟还负有如此重任,登时精神一振。虽然一般来说传嫡传长,却也有长子实在不堪造就,为了家族的长久,由次子甚至不是嫡子的族人继承的例子。

    当初杨应龙的爷爷要干的不就是这样的事么?只可惜他没干成,结果反被他的正妻和嫡长子赶出播州了。但杨应龙却是一个强腕土司,整个播州无人能与之抗衡,如果自己表现得更出色些,赢得父亲赏识,那要取大哥而代之也不是不可能啊!

    杨可栋立即把这苦差当成了机会,兴奋地道:“是!”

    杨应龙点点头,挥一挥手,杨可栋就兴冲冲地走了出去。杨应龙仰起头来闭目养神,过了半晌,一双温润的小手轻轻抚上了他的太阳穴,轻轻按揉起来。

    杨应龙以为是田雌凤,伸手按住了那只素手,张开眼睛,却不由一愣。刚刚沐浴已毕的田雌凤正笑吟吟地站在面前,那身后是谁?杨应龙扭头看了一眼,却是一个碧罗衫子,梳双丫髻的及笄少女,臊眉羞眼,脸蛋儿晕红着。

    杨应龙哑然失笑,道:“尔岚来啦!”

    杨尔岚是田雌凤的“女儿”,被他们许配给马千驷的那个女儿,虽然这个女儿并非他们亲生,不过毕竟是从小抚养长大,与自己的亲生儿女倒也没有太大区别。

    杨尔岚可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并非眼前这对夫妻,她听说自己的未婚夫来了海龙屯,一颗少女心又羞又喜,忙不迭就去见田雌凤,忸忸怩怩地样儿,田雌凤如何还不明白,便把她带了来。

    “爹有些累了吧,女儿给你揉揉!”尔岚甜甜地笑着,殷勤地服侍着,杨应龙笑着按住了她的手,道:“好啦!不就是想去看看千驷么?嗯……,照理说,你们尚未成亲,是不便相见的……”

    尔岚的小脸登时垮了一下,杨应龙却是眉头一挑,又道:“不过,这山上怕也没人敢嚼我杨应龙的舌头,去吧!”

    尔岚大喜道:“谢谢爹!”立即像只蹦蹦跳跳的喜鹊般跑了开去。上一次马千驷来海龙屯下聘,杨尔岚曾暗中瞧过他一次,见他一表人才,便喜欢了他,如今夫婿来到,怎不想马上见到。

    杨应龙叹了口气,道:“原来与尔岚说,等千驷一到,就让他们完婚的,现在千驷丧母,又要耽搁了。”

    田雌凤不以为然道:“她才十五,便等三年又如何?”

    杨应龙道:“你还不是十五就嫁了我?还是虚岁呢。”

    两人相视一笑,杨应龙敛了笑容道:“千驷和尔岚的婚事可以等,卧牛岭那边却不能等了。朝廷这边我已敷衍过去,水西和水东暂时也不会再找麻烦了,趁此时机把卧牛岭这个麻烦彻底解决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