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2章 差点露馅

夜天子 第12章 差点露馅

    花晴风听了叶小天这句挖苦的话,禁不住老脸一红,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下不了决心,只是摇头道:“兹事体大,本县还须好好思量一番才好定夺。m。x。移动网叶典史刚刚归来,一路辛苦,且先回府歇息吧。”

    叶小天大失所望,这尼玛就是一滩糊不上墙的烂泥啊,罢了!这只软脚蟹是别想指望了,我还是按自己的办法来吧。叶小天也不说话,站起身来向花晴风冷冷地拱一拱手,拂袖便走。

    叶小天转身之际,冷冷的目光向雅夫人瞥了一眼,眸中不无嘲讽之意:“你那夫君是县太爷不假,可是……他有资格跟我谈联手么?”

    雅夫人羞愧地低下了头,在叶小天面前,她抬不起头来啊。想起先前对叶小天的拉拢和说服,此时的她只觉无地自容。相公如此这般,有什么资格拉拢人家为己所用呢?如果不是相公还有个县太爷的身份还有那么一点利用价值,恐怕人家根本就懒得浪费功夫对他如此耐心规劝。

    “啊!夫人……”

    花晴风见叶小天冷着脸离去,也觉讪讪的有些不好意思,正想没话找话地跟夫人说几句话,把这难堪的场面顺过去,雅夫人却已面寒如冰地站起身,转身便往后宅走去,根本不再理会他的话。花晴风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半晌之后忽然重重一捶桌子,愤怒地低吼道:“你们只图痛快,哪知本县的苦处!一旦有所决定,那就有进无退了,本县岂能不慎重!”

    想想叶小天看不起他,连他的女人也看不起他。花晴风心中更是恼怒,他挥袖一扫,把桌上的茶杯扫到了地上,茶杯登时摔得粉碎。小丫环翠儿听到厅中动静,踮着脚尖儿往里边瞄了一眼。见老爷正在发火。吓得吐吐舌尖,一溜烟儿地跑了。

    苏雅回到闺房之中,心情始终难以平静。她坐在榻沿上。诱人的饱满胸膛仿佛两座活火山似的起伏震颤许久,忽地挺身站了起来,扬声唤道:“翠儿,翠儿!”

    翠儿跟条黄花鱼似的溜着边儿闪进来,在门口站定。福礼道:“夫人!”

    雅夫人道:“你去寻一下舅老爷,若他不在,叫他回来后马上来见我!”

    翠儿答应一声退了出去,雅夫人自言自语地道:“你做不来,那就我来做!十年寒窗,一朝及第,总不能就这么被那两个腌臢小人坏了你的大好前程!”※※※※※※※※※※※※※※※※※※※※※※※

    叶小天走了这么久。叶府里真正称得上主人的就只剩下一个遥遥了。可遥遥又只是一个小孩子,这种情况下,换一个人家很容易出现恶奴欺主的情况,又或者是有下人卷带财产逃之夭夭。

    可是叶府有大亨帮忙照看着,负责内府的又是桃四娘和叶小娘子。外府则是若晓生,他们可都是受过叶小天恩惠的良善百姓,虽然叶小天还没有正式任命他们为管家,实际上他们已经是叶府真正的话事人,再加上当初人牙子帮叶府选的仆佣都是知根知底、家世清白的人家子弟,所以整个叶府在叶小天离开期间打理的井井有条,丝毫没有因为主人不在就混乱不堪。

    叶小天回到府里,见府中一切如故,心中也自欣然。

    叶小娘子是知道叶小天和毛问智实际上是被官府抓走了的,只是不敢对遥遥声张而已。她孤苦一人,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可以依靠、可以喜欢的男人,偏偏他又出了事,叶小娘子私下里不知流了多少泪,伤过多少心。

    如今眼见毛问智安全归来,叶小娘子可再也顾不得矜持内敛了,见到他的那一刻,叶小娘子满心欢喜,忘情地流着眼泪扑到了他的怀里,一把抱得紧紧的,生怕一松手他就消失了似的。

    毛问智被叶小娘子这么一抱,整个人当时就晕了。他长这么大,还没亲近过女人,如今被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妇人扑在怀中,柔软、饱满的酥胸抵在他的身上,嗅着香喷喷的味道,那种异样的快感,把老毛美得如同一跤跌进了棉花堆里。

    本来两人相拥的那一刻旁边是没有别人的,却不想这时若晓生与家人恰好也迎出来,见此一幕少不得要取笑一番,毛问智脸皮比城墙还厚,丝毫不觉羞怩,只是欢喜的嘿嘿傻笑。

    叶小娘子倒是恢复了女儿家的羞怯,却依旧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掐住毛问智的衣裳一角,悄悄地牵着,再也不舍得撒手。反正若家的人本就是对她善意的取笑,她也不在乎别人的笑话了,经此一劫,她的勇气似乎也大了许多。

    叶小天里里外外巡视了一圈,见府里打点得井井有条,心中大感宽慰,当即把府中下人尽皆召集到庭前,高声宣布道:“我不在的这些时日,你们把府里打点的甚好,老爷我很喜欢。从现在起,本官这内宅里,就由桃四娘做大管家,叶小娘子为副,外宅里就由若晓生管事了。”

    众仆佣听了,少不得要向若晓生、桃四娘和叶小娘子恭喜一番,叶小天又补充道:“本官这一次离开了多久,府中全体人等都发双倍的薪水,四娘,这件事就由你来主持,尽快补发下去。”

    桃四娘本来是叶小天向罗大亨借调来的,后来罗大亨见叶府里雇佣的人都是些普通百姓人家的子弟,没有一个经过大户人家的熏陶和培训,对迎来送往的许多礼仪规矩都不甚明了,就征求了桃四娘的意见,干脆让她在叶府做事了。

    桃四娘原本可是秀才娘子,自己也读过书,知书达礼,见识较之普通百姓不可同日而语,做一位管事,调教府中那些下人自然得心应手。

    桃四娘笑吟吟地答应下来,桃四娘在叶府这段日子过得很舒心,当初身心饱受打击,憔悴的很,如今就像一枚干憋了的桃子忽又吸足了水份,气色容颜都恢复了年轻少妇应有的风采,她容颜本就秀丽,这时就更显俏媚了。

    她原本在罗府兼着差使,专为罗大亨做桂花糕。不过既是兼差,平日里还是在自己家过活,自从她那前夫徐伯夷回到葫县做了县丞,桃四娘出出入入的少不得要被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有时候邻居婆娘们还拉住她一通长吁短叹,叹惜她没有那好福气,做不得官夫人。虽然这些人并没有恶意,可是整日里受到这些人唠叼,桃四娘的心情也难堪的很。

    可是在叶府里却不会有这种情况,府中上下包括叶小天、太阳妹妹和遥遥,都很尊重她,也没人胡乱议论那些事情,她在这里如鱼得水,轻松、自由、舒适,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如今她已真正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叶小天刚吩咐完,就听老远一声怪叫:“我的玛雅,大哥你真回来啦!吉人天相!吉人天相啊!”

    一听这声音,叶小天心中就是一喜,循声向远处一看,就见一只圆滚滚的肉球弹跳着滚动过来,好象福娃儿……它妈。定晴再一看,又似一头人立而起的海狗,颤动着一身的肥肉………

    “大亨!”

    叶小天从台阶上跃下去,飞奔几步,与那只圆滚滚的肉球来了个亲密拥抱:“哈哈哈,大亨啊,这才小半年不见,你怎么更胖了。”

    大亨眉开眼笑,足有三四层的下巴跌宕起伏:“心宽体胖嘛,兄弟我吃的好,睡的好,又有贤妻照料,当然会胖啦。大哥你不知道我现在的生意有多红火,跟我做生意的人都说,一看我就觉得一脸福相!不!是一身福相,跟我做生意,心里踏实,哈哈哈……”

    叶小天佯嗔道:“怎么,大哥去了这么久,你就一点不担心,居然还吃的下,睡得好?”

    罗大亨道:“当然不担心,大哥那一身本事,入山就是猛虎,下海就是蛟龙,有什么好担心的?”

    叶小天哭笑不得,叹气道:“你的心还真大,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么大的能耐。”

    罗大亨向他挤眉弄眼地道:“大哥,你真当我不闻不问呐,你在南京城那么,我的人都不用特意打听,就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啦。嘿嘿,对了!大哥你在桃叶客栈住过吧?就连这种事儿,我都一清二楚。”

    展凝儿好奇地道:“小天哥在桃叶客栈住过?我怎么不知道。”

    叶小天心中一惊,大亨这夯货,怎么什么都知道,这事儿可不能说破啊,万一让凝儿知道,那可糟糕之极。叶小天赶紧道:“胡说八道,我几时在桃叶客栈住过?哦,你是说莹莹一家人在桃叶客栈住过吧。”

    叶小天一边说,一边冲罗大亨挤眼睛。罗大亨顿时一怔,桃叶客栈已经被他收购了,而他打听叶小天消息的渠道,除了那些他派出去采买且路经南京的商队,就是这家客栈了。

    所以他很清楚地知道叶小天和太阳妹妹是住过桃叶客栈的,而且居住时间不满两个时辰。本来罗大亨还打算拿这件事取笑一下叶小天,不过一看叶小天这么紧张,大亨心中顿起疑窦。这等风流韵事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莫非……莫非他和展大小姐也有比较特殊的关系?

    罗大亨看看展凝儿,又看看含羞他望的太阳妹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大亨顿起钦佩之意:“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屁股底下还要坐着米袋子,大哥就是大哥啊!”

    :月初,诚求保底月票!)

    ps:求保底月票!求保底月票!求保底月票!求保底月票!求保底月票!求保底月票!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