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4章 今夜去**

夜天子 第14章 今夜去**

    叶小天刚回葫县就迎来了一场大暴雨。晚宴的时候,桃四娘说,这叫贵人行,风雨迎。咱们家老爷是老天眷顾的人物,所以出出入入的总有风雨相伴,那是因为有神灵护佑呢。

    叶小天听了便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出出入入、风雨相伴,这些词儿叫他产生了很丰富的联想。他这一路上实在找不到机会和哚妮亲热,而初尝情爱滋味又是食髓知味乐此不疲,今晚他就想出出入入,风雨相伴。

    想到这里,叶小天便趁人不备,在哚妮娇圆翘挺弹力十足的香臀上捏了一把,哚妮回眸向他一望,大眼睛里水汪汪的,小天哥喜欢捏,她喜欢被捏,一时间身子都酥了。

    叶小天大赞:“哚妮明白我的心意了,真是个兰心惠质的好姑娘。”

    其实叶小天提前对葫县做出的几手部署,未必就能成功。如果花知县能下定决心与他同进同退,他的把握才大些,那种情况下甚至不需要太极端的手段,就能重新挽回大局,可惜花知县太过软弱,现在叶小天只能孤军奋战了。

    可叶小天并未因此整日忧心忡忡,还有闲情逸致寻花问柳。这一点与借酒浇愁的花知县却是截然不同的,其中缘由,却不是因为叶小天还有一个隐秘的尊者身份,一旦这摊子不可收拾,大不了一走了之,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的性情。

    天塌下来当被盖,这就是叶小天的性子,所谓浑不吝,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他不是不知道目前的形势严峻,但在他看来。积极应对也就是了,没必要为此长吁短叹,茶饭不思。

    不过,叶小天的寻欢之夜注定了要好事多磨,多日不曾见到叶小天的小丫头遥遥这一晚都缠着叶小天不放。在她心里就只有叶小天一个亲人了。如今见了他自然格外亲密,也格外依赖。

    叶小天不忍让小孩子失望,只好陪着她。把她送回卧房后,又给她讲自己在金陵赈灾义卖时的故事,以及乘着锦衣卫密制的热气球载着莹莹腾飞于金陵上空的情景,因为故事精彩,遥遥听的兴奋不已。反而更无睡意了。

    叶小天无奈,只好使出了他的终极绝招,叶小天假装困了,打个哈欠倒头就睡。遥遥倒不吵他,见他“睡着了”,便乖巧地拉过被子给他盖上,这才铺好自己的小被子。美美地在他身边睡下。

    叶小天装了一会儿,悄悄张开眼睛,见遥遥已经睡熟了,脸上还带着甜美安详的微笑。叶小天得意地一笑,轻轻把她的小手从自己身上拿下来。蹑手蹑脚地下了地,替她掖好被角,便鬼鬼祟祟地溜了出去。

    月黑杀人夜,雨骤采花时呀……

    叶小天一走出门,便觉潮气扑面,风骤雨狂,滂沱一片。叶小天登时精神一振,随口拽了句文,便向太阳妹妹的居处潜去。

    这一路过去都有雨檐和回廊,隔十几步便有一盏气死风灯,光线倒还明亮。叶小天蹑手蹑脚地行不多远,旁边忽然门扉一开,吱呀一声响,一颗圆滚滚的大头钻了出来。

    这儿乃是福娃儿和大个子的居处,有时两个小东西玩野了,就在山里不回来,有时却会住在叶府。遥遥就在自己院落的最角落处,给它们腾出了一间房子,内中自然陈设全无,胜在够宽够大。

    福娃儿还没睡,嗅到叶小天的气息,马上跳了起来。它探头探脑地向外一看,果然是叶小天来了,登时雀跃起来,马上欢呼一声,发出的自然还是如婴儿啼哭一般的叫声。

    “嘘~~~”

    叶小天赶紧竖指于唇,向它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福娃儿跟人类厮混久了,大约明白这个手势的意思,它没有再叫,却绕着叶小天转了两圈儿,大脑袋在他身上拱来拱去的亲热起来。

    叶小天无可奈何,只好摸摸它的头,待福娃儿兴奋劲儿过去了,才连比划带说话地道:“去,回去睡觉,去去!”

    叶小天推着福娃儿的屁股,好不容易把它推进门去,大个子又醒了,一听叶小天的动静,登时兴奋地跑了出来。

    叶小天对大个子就不像对福娃儿那般像哄小孩子似的了,大个子的智商比福娃儿还高些,叶小天冲它做个手势,大个子马上明白过来,在门口一转身,把个肥硕的大屁股撅起来,正好堵住了门口

    叶小天冲着它的屁股就是一脚,低喝道:“去去去,老实睡觉去,别打扰我的偷香大计!”

    大个子受了一脚,得到这种比较另类的亲热爱抚后,心中大悦,马上得意洋洋地回了房间,估计又向福娃儿炫耀去了。叶小天松了口气,回头看看,廊下静悄悄的,除了风雨声,再无其他声息,风雨声显然掩盖了他方才制造出的那些动静。叶小天“嘿嘿”一笑,蹑着脚尖继续向前走去。

    到了哚妮的住处,因为两厢有丫环住处,所以叶小天格外小心了一些,他轻轻一推房门,房门便无声地开了,叶小天心中一喜:“嘿嘿,哚妮果然聪明,以后就用捏屁股当作我们之间的暗号吧!”

    叶小天兴冲冲地潜进屋去,回身把门掩好,悄悄钻进内房。见桌上有一盏小油灯,灯芯儿压得极低,只有豆大的一点微光,往榻上看,绯红的帐子已经放了下来,里边躺着一个人。

    看来哚妮等了许久还不见他来,以为他今晚不来了,已经先睡下了。叶小天虽不忍叫醒哚妮,可他现在好似心中燃着一团火,如何按捺得住。叶小天悄悄走过去,把帷帐左右一分,就见哚妮披着一袭薄衾,正躺在榻里,冲着内侧睡觉。她的头发已经放开,如云般铺在枕上。

    叶小天微微一笑,在哚妮身边悄悄躺下,手探进被子。在那明显的隆起处轻轻捏了一把。触手丰盈而富有弹性,大概是因为哚妮从小在山里长大,翻山越岭、爬树攀枝的习惯了,股肌柔韧之极,叶小天轻轻一捏。就觉那柔滑的肤下一团柔韧似抓不住般流动。身体登时起了反应。

    叶小天轻轻喘息着掀开被子钻进去,哚妮被他抓了一把,又感觉到他钻进了被子。便转过身来,叶小天“吃”地一声笑,早已候在那里,一只手向她胸前探去,嘴巴便向她唇上吻去。

    堪堪将要吻上哚妮的香唇。叶小天忽然觉得那双眼睛有些不对,动作顿时一僵,那双眼睛也蓦地瞪大起来,本来朦胧的星眸陡然变得闪闪发亮。叶小天向后挪了下身子,这才看清那张脸庞,竟然是……凝儿?!

    叶小天直撅撅的下体唰地一下就软了,按在“哚妮”胸前的手也像了电似的缩回来。难怪刚才觉得……本来哚妮的酥胸好似一双倒扣的玉碗,一手正好可以掌握,方才这一按似乎更加坚挺,而且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原来根本不是哚妮。

    凝儿虽是习武之人。但她并不是江湖中人,出门在外也常有人保护随从,从没过过刀头舔血的江湖生涯,根本没有养成戒备心,睡觉很沉,何况这里是叶小天的府邸,她就更没戒心了。

    方才她睡的正香,迷迷糊糊地感觉被人摸了一把,这才苏醒过来,她也没当回事儿,只道是哚妮回来了,因为以前的叶府一直是哚妮管着的,虽然说她不擅打理一个府邸,可话事人就是话事人,桃四娘可不敢逾越,她和叶小娘子请了太阳妹妹去,向她汇报这几个月来府中的开支情况,展凝儿留了门,却没等她。

    凝儿一见是叶小天,不禁又惊又羞,这才意识到方才那一摸不是哚妮跟她开玩笑,而是叶小天偷袭。凝儿没想到叶小天竟然这么大胆,半夜三更地就摸了过来,可是不知怎么的,惊羞之外,却没有什么怒意,反而……反而有些慌乱和喜悦。

    凝儿羞窘地道:“小天哥,你……你怎么来了?”

    叶小天深情地道:“我想你啊,这一路上也没机会跟你亲热,一时情难自控,就……就来了!”

    凝儿的心登时呯呯地跳了起来,叶小天难得对她这么倾诉衷肠,听得她心花怒放,可是这么晚了,叶小天摸过来,显然不只是和她诉说情话那么简单,一想到可能要发生的事,饶是凝儿一向彪悍,这时也不禁又慌又怕,她还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呢。

    凝儿悄悄抓紧被角,羞怯地道:“小天哥,我们……我们两个还没成亲呢,这样子……不太好吧……。再说,哚妮去听四娘向她报帐,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凝儿嘴里说着拒绝的话,可那语气却一点也不坚决,叶小天只要再坚持一点儿,凝儿姑娘就会从了,管它成没成亲,管她哚妮回不回来,这种时候哪还会考虑那么多。

    叶小天道:“我就是见哚妮去了四娘那里,这才悄悄过来的,怎么她还要回来住么?”

    叶小天说着,后背上暗暗惊出一层冷汗,谢天谢地,阿弥陀佛,幸亏我沉着冷静从容不迫,这要是惊慌失措中失口说出我走对了房,上错了床,岂不要被恼羞成怒的展大姑娘一脚给废了?

    凝儿羞羞答答地垂着头,感觉到叶小天正和自己在一个被窝里,虽然还隔着两层衣服,可那种心理上的刺激感,还是令她忍不住地娇躯直颤。她用鼻音儿轻轻嗯了一声,道:“是……是呀,客舍那边正在修建浴房,脏乱了一些,人家反正和哚妮一块儿睡惯了,就借住到这儿来了。要不然……要不然……”

    这儿是叶小天的家,凝儿只道自己住在这里叶小天是清楚的,根本没想到叶小天今夜的偷欢对象根本不是她。虽然有些羞怯害怕,还是不忍拒绝。何况,孤男寡女同盖一衾,她也是意乱情迷,暗暗期待了。

    展凝儿本想授意叶小天,让他安排哚妮今晚就住在四娘那里好了,又或者自己跟他回房,可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这种大胆羞人的话想想也就罢了,如何说得出口。

    这时,一对蓑衣人赶到了叶府门前,门上的兽环在风雨中叩响了……

    :月初第三天,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