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7章 赶鸭子上架

夜天子 第17章 赶鸭子上架

    县衙终于对路难事故中的死伤者进行赔偿了,其中正常服役死伤的按官府正常的抚恤标准抚恤,至于被户科“乱点鸳鸯谱”的人家,则给予双倍赔偿。尽管路难事故与县衙点错了人没有直接关系,可毕竟不该人家去服役的,法理也不外乎人情。

    颁发抚恤金的时候,县太爷花晴风亲自逐户走动,亲手把抚恤金发放到死难者家属手中,吁寒问难一番,家中因此失去了壮劳力的,花知县还当场免去了这户人家未来一年的赋税和徭役。

    当然,县太爷是没有权力替朝廷决定免去谁的赋税的,这个权力属于皇帝。只有皇帝才可以下令免去哪里的赋税或徭役,花晴风的这种免去是一种变相的免除,实际上是由县衙筹措资金代缴。

    那些借路难生事的泼皮无赖还在大牢里关着呢,眼下大牢的牢头儿也是徐伯夷的人,徐伯夷只要一声令下,就能把人放出来。但是这些人已经被确认为故意闹事,徐伯夷可以暗中主使他们,却不能公开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只好委屈他们在牢里多蹲些时间了,如果把他们捞出来那做的也就太明显了。

    如此一来,徐伯夷也就不好再派其他人闹事,花晴风的抚恤举动,倒是在百姓们中间替他挽回了不少印象分。尤其是花晴风最后还宣布,将在驿路上立一块石碑,镌刻此次路难死亡者的名单,永远记述他们的功绩,在里长的带领下,那些百姓家属纷纷叩头谢恩,花晴风连忙上前,把他们一个个扶起来。

    “多好的百姓啊,官府只要稍示恩遇,他们就如此通情达理。”

    花晴风心中感慨万分。一时间双眼也不禁湿润了:“乡亲们,在南方,我们大明的将士,正与入侵的缅人浴血奋战。保障驿路的通畅,就是最大程度地保障我军的战斗力,这些死难者都是为国捐躯的,理应受到这样的礼遇!另外……”

    花晴风觉得,不管办不办,总该给百姓们一个交待,尤其是百姓们这么通情达理。他硬着头皮走出县衙的时候,还以为会受到百姓们的谩骂与围攻呢,如今百姓们对他却是如此尊重。

    所以花晴风觉得,应该让今日的抚民之举,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当然,仅仅是安抚民心的一句话,实际上他是不打算对此真正做什么处理的,所以他说的很含糊:“至于因为簿册混乱,错点役夫的事情。本县也是不会宽恕的。本县会着人严查,对相关责任人员一查到底,无论触及到谁,都会严惩不贷!”

    “多谢大老爷!”

    “谢青大老爷!”

    百姓们更加感动了。不过花晴风这句话并没有一个期限,所谓着人严查,也不明确究竟让谁去查,至于“相关人员”。那就更是呵呵了,谁是“相关”,还不就是他一句话么。

    可是就是这么一句含糊其辞。事后完全可以当成一个屁放掉的承诺,只因为是花知县说的,而且说的是如此的斩钉截铁、掷地有声,竟然又把百姓们感动的一塌糊涂。

    叶小天是全程陪同花晴风抚民的,眼见花晴风提着袍裾,走过因昨夜大雨一片泥泞的小巷,拖着两脚泥巴迈过一户户人家那趟出了痕迹的古旧门槛,弯腰走进一幢幢低矮阴暗的茅屋,不嫌脏乱地握住一双双长满老茧的大手,吁寒问暖,满面和气,只觉这位花知县应该去金陵参加汤显祖、张泓愃等人票友成立的戏班子才对,这样的演技不去演戏真是浪费了人才,也不知他把自己老婆的嫁妆一份份送出去时,心中究竟愧也不愧。

    这时候花晴风因为太入戏了,想把他亲民爱民的清官形象再拔高一截,便慷慨地给百姓们开出了一张可以永远不去兑现的空头支票,叶小天再也忍不住了,他蹭地一下就跳了出来。

    “各位乡亲父老,县尊大人这番话,可是情真意切的!我就实话对大家说了吧,户科司吏李云聪,已经因为此事受到惩处,县尊大人将免去他的职务,贬为一般胥吏。而户科全体胥吏,尽皆罚俸半年,免去来年一年徭役与俸禄的人家,你们该缴的赋税、该服的徭役,就要用他们的罚俸来支付!”

    花晴风脸色大变,奈何众目睽睽之下,他实在不可能冲上去捂住叶小天的大嘴巴。

    叶小天提着一口丹田气,继续道:“本县主簿王宁,是户科的主管,户科簿册混乱,主簿大人难辞其咎。本县县丞徐伯夷,主持驿路修缮,对错点役夫一事也是知情的,却没有及时调整、纠正错误,同样要负责任。官官相护的事情在我们县太爷这里是绝不会发生的,所以,县尊大人已经上书弹劾他们啦!”

    花晴风听得眼前一黑,差点儿没昏厥过去。他眼冒金星,只觉叶小天的声音忽远忽近,忽大忽小:“县尊大人还为此上书自劾,主动承担责任!乡亲们,家国一体啊,还希望乡亲们能够理解花县尊,能够全力支持本县,确保前线战局的保障!”

    雷鸣般的掌声、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响起来,花晴风近来太过压抑,常有心悸的毛病,此刻再被叶小天这么一激一气,登时头昏脑胀,他指着叶小天,像一条出了水的鱼儿,无声地张了几下嘴巴,突然身子一歪,一头倒进了他小舅子苏循天的怀抱。

    叶小天一看乐了,他本来还准备了几手应变措施,比如花晴风一旦不要面皮当众否认,该如何打断他的话,现在看来全都用不上了。

    叶小天马上接口道:“不要乱,不要乱。这些天,为了确保驿路运输,县尊大人夙兴夜寐,过于辛苦了,昨夜更是连夜写下一份弹劾奏章,一份自劾奏章,彻夜未眠,劳累过度,以致晕倒。只要休息一下就好。大家不用担心!苏班头,还不快抬县尊大人回去休息。”

    苏循天答应一声,和周班头、马辉、许浩然三人七手八脚地把花晴风塞回轿子,抬起来便往县衙走,后边百姓们乱烘烘地赞美着:“真是清官呐!”“谁说咱们大老爷是泥胎县令,这是真正爱民如子的好官呐!”……

    花晴风还没到县衙就气醒了,他坐在轿子里也不吭声,只管跟练蛤蟆功似的运着气,到了县衙,轿子直接抬进三堂。花晴风唬着一张脸从轿子里出来,气势汹汹地进了客厅。

    苏循天担心地看了看叶小天,叶小天无所谓地弹了弹官帽,施施然地跟了进去,苏循天不放心,忙也快步跟了进去。以他班头的身份,当然没资格跟进去,可是以县太爷小舅子的身份,却又没什么了。

    “叶小天。你这是挟持民意,强迫本县!”

    花知县铁青着脸色,怒气冲冲地对叶小天道。

    叶小天耷拉着眼皮,阴阳怪气地道:“大人。您方才不是也说,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么,下官只是领会大人您的意思。向百姓们做一个明确的解答。百姓们书读的少,大人您那么太官方的话,他们听不懂!”

    “你还敢狡辩!你……”

    花知县戟指叶小天。刚刚说了半句,忽然呵呵地冷笑起来:“话都是你说的,本县可没有承认。本县是不会上书弹劾徐县丞与王主簿的,他们二人若是诘问起来,这件事你自己解决,本县是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

    叶小天惊讶地道:“不会吧?大人您的弹劾奏章,已经通过军驿快马呈送京城了,同时还抄报了铜仁府和贵阳府,白纸黑字摆在那里,大人却说是下官自作主张,只怕徐县丞和王主簿不会相信下官的说辞啊!”

    花知县呆了一呆,失声道:“什么?”

    叶小天打个哈欠,对苏循天道:“循天呐,驿站的回执拿来。”

    叶小天倒不是诚心在花知县面前打哈欠,故意做出慵懒的姿态,而是昨夜与苏雅会唔,折腾了半宿,等苏雅姐弟离开后,他又因为双方的合作,重新设计规划如何对付徐伯夷、王宁的方法和手段,本就没睡多少时间。

    苏循天应声从怀中摸出一张回执,双手交到叶小天手上。衙门通过驿站递送京师的公文,驿站当然都要签收并给予回执,重要公文尤其如此。这一次是通过军驿传递,回执上写的更加详细。

    花晴风从叶小天手中一把夺过回执,定晴一看,见上边记载的是两份奏章,两份奏章的名称都赫然在目,一份是《劾葫县县丞徐伯夷暨主簿王宁疏》,一份是《葫县县令花晴风自劾疏》。

    奏章是今晨送走的,因为走的是军驿,这个时辰早就快递出去了,因为云南战事的发生,这条线上的军驿往来更是用的八百里快马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追及了,花晴风两眼发直,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到了官帽椅上。

    “不可能!这不可能!没有本县的印信,你们不可能发出奏疏……”

    带着最后一丝侥幸,花晴风喃喃地道。苏循天忍不住带些嘲讽地道:“姐夫,奏疏上当然有你的印信,不然你以为我们是在戏弄军驿和朝廷么?”

    “怎么可能!”花晴风吃惊地看看苏循天,又看看叶小天,突地恍然大悟,大怒道:“苏雅!是她!一定是她!”花晴风把袖子一甩,拔足就向后宅赶去,一副气冲斗气的模样。

    叶小天看他那副气势汹汹的架势,不禁有些担心地对苏循天道:“县尊大人勃然大怒,令姊不会有事吧?”

    苏循天懒洋洋地答道:“嘁!我姐夫?那就是一根银样蜡枪头,到了我姐姐面前,根本耍不出威风的。”

    :保底月票还有么,兄弟们~,请投出来!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