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21章 各出各招

夜天子 第21章 各出各招

    谢传风一见徐伯夷,急忙抢上两步,趋身下拜道:“草民见过县丞大人。”

    徐伯夷轻轻颔首,道:“你坐吧!”

    谢传风谢了座,李云聪也在一旁坐下来。徐伯夷本想把他支开,可是一见李云聪已然坐下,心中微一迟疑,觉得若是把他支开,未免显得不够信任,这李云聪如今也算自己人了,倒也不必太过戒备,便没再理会他。

    徐伯夷清咳一声,放下茶杯,对谢传风道:“叶小天怂恿花知县主持驿路事务的情况,你已经知道了?”

    谢传风欠身道:“来时路上听云聪兄简单说了几句,详情还不甚清楚。”

    徐伯夷呵呵一笑,道:“详情?详情有什么用?现在的情况就是,叶小天借题发挥,利用路难事故中暴露出来的壮丁服役之误,让花晴风打了本官五十大板,又自打了五十大板,用一招苦肉计夺了权!”

    谢传风紧张地道:“大人,那咱们怎么办?县太爷毕竟是县太爷,总不好公开抗命呀。”

    现在的谢传风,比之当年在田府做管事时已不可同日而语了,籍由车马行的成立和这次云缅之战,他已经积攒了一笔不菲的财产,对叶小天的仇恨他当然没有忘记,但与此同时,他开始更关心个人的财富得失,如果徐伯夷失势,他的财产就无法继续保持现在这种急剧增加的态势。大为缩水也不无可能。

    同时,他可不相信叶小天会是个君子,一旦叶小天掌握了权力。会放过他么?叶小天现在不动他,只是因为有徐县丞在、有王主簿在,有一票比他更难对付的对手,懒得理会他罢了。

    徐伯夷淡淡一笑,道:“怎么办?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可矣!那叶小天胆子大,知县老爷的胆子却小的很。只要给他们制造点麻烦,到时候知县老爷一定会缩回县衙。谁也休想再牵他出来了。”

    徐伯夷向谢传风招招手,谢传风连忙欠起屁股,颠儿颠儿地凑到他面前,递上耳朵。徐伯夷对他窃窃私语一番。谢传风听了吃了一惊,失声道:“大人,这么做,会不会……”

    他还没有说完,剩下的话就被徐伯夷冷厉的目光给逼了回去。徐伯夷冷冷地道:“你想有所成就,必须有所担当,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要么忍,要么狠,要么滚。你任选一条!”

    哪有三条路可选,只要他不遵从徐伯夷的吩咐,马上就会被徐伯夷抛弃。没有了利用价值的人,他会有好下场?谢传风脸色阴晴不定半晌,终于咬了咬牙,用力点点头道:“小人明白了,小人这就去办!”

    徐伯夷的脸色缓和下来,微笑道:“你不用怕。这场戏,不是给叶小天看的。是给知县大人看的,咱们这位知县老爷是从来不敢有所担当,顺水行舟没问题,稍有风浪他就提心吊胆了。”

    谢传风也展颜而笑道:“大人说的是,那小的……”

    徐伯夷微微一笑,道:“你去吧,本官等你的好消息!”

    谢传风立即抱拳一礼,道:“小的告退!”

    谢传风匆匆退了出去,徐伯夷看了眼李云聪,李云聪一直坐在下首,慢条斯理地喝着茶,对徐伯夷交待谢传风的事情似乎毫不关心。徐伯夷微笑道:“云聪,你追随本官,可曾后悔么?”

    李云聪的脸腾地一下胀红了,他放下茶杯,激动地站起身来,道:“不后悔!大人,卑职的情形您是知道的,卑职在县衙里原本并不得意,大半生岁月,过得是浑浑噩噩!

    ‘艾典史’到任后,孟县丞点了我为户科司吏,也只是因为卑职是最初接触‘艾典史’的人,想封卑职的嘴巴。到后来,孟县丞死了,‘艾典史’也死了,卑职也被打回原形,去了仓房。叶小天新官上任后,卑职一时糊涂,还想着抱他的大腿,可叶小天这人太也刻薄寡情……”

    李云聪说到这里,眼珠子都红了:“他对卑职不闻不问,任由卑职在仓房里自生自命,饱受同僚耻笑,是大人您把卑职救出火坑的,可卑职的前程,最后依旧坏在那叶小天的手里!大人,卑职跟定你了,卑职要跟着大人,亲眼看着那叶小天身败名裂!”

    李云聪这番话里的“艾典史”指的就是叶小天,他心里清楚这两个人实为一人,徐伯夷心里也清楚,这样的这段话听起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如果把“艾典史”和叶小天当成两个人,那就道理不通了。

    因为叶小天以举人身份被点为典史来到葫县的时候,李云聪已经被先行一步的徐伯夷下放到仓房,叶小天回来后把他当“艾典史”时的旧部几乎全部官复原职了,唯独没有理会李云聪。

    李云聪后来见徐伯夷大权独掌,果断投到徐伯夷门下,这才有了出头之日,谁料,才只风光了几天,就被赶回来的叶小天借题发挥,又以花知县的名义贬回仓房了,如今他是被徐伯夷借调过来的,要说他恨极了叶小天,确是肺腑之言才对。

    徐伯夷哈哈一笑,举步上前,轻轻拍了拍李云聪的肩膀,一字一句地道:“跟着本官好好干!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他倒下,也会让你官复原职,甚至……更上层楼!”

    李云聪惊喜地道:“大人有办法对付他?”

    徐伯夷微微一笑,道:“他算个什么东西,要对付他,很难么?”

    徐伯夷先给李云聪吃了颗定心丸,才道:“前次你与本官讲过,为加强户籍管理,可以引导本县民众移风易俗,按汉人习惯改汉姓、取汉名,本官仔细思量。觉得可行。明日,你把本县各乡镇村寨的里长保正都找来,本官要探探他们的口风。以做最终决定。”

    李云聪道:“是!呃……高李两位寨主,要不要请来呢?”

    徐伯夷还真没把握能把这两个土皇帝叫来,想了想,道:“他们能来最好,若是不能,请他们两寨各自派出一位长老也可。重要的是,这位长老能够代表他们山寨的态度!”

    李云聪道:“卑职明白了。卑职这就去办。”徐伯夷点点头,目送李云聪离去。片刻之后。屏风后面闪出一个人来,看起来三十许人,是个成熟美艳的妇人,正是风韵犹存的戚七夫人。

    “县丞大人。貌似你这一遭吃了叶小天的亏呢?”戚七夫人似笑非笑的,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带着撩人的韵味瞟着徐伯夷。

    徐伯夷“嘿嘿”一笑,伸手一拉,把她揽进了自己怀里,在她的肥臀上轻轻拍了两记,道:“你不用激将本官,我知道你恨极了那叶小天,那叶小天同样是本官的冤家对头,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把他死死地踩在脚下。”

    戚七夫人软绵绵的身子软倒在徐伯夷怀里,往他大腿上轻轻一坐。浑圆饱满的丰臀技巧地厮摩着,双臂揽着他的脖子,柔声道:“那叶小天害得奴家家破人亡,奴家当然希望他死,可这叶小天并不好对付,要不然奴家的丈夫和孟县丞也不会被他坑了。大人您现在是奴家的终身依靠,可得慎而重之。小心行事呀。”

    戚七夫人这番话情意绵绵,饱含关切,听得徐伯夷心中一暖。那下体被她技巧地厮磨着,登时性致勃勃。他被叶小天用强势手段赶离驿路,虽然自觉仍有杀手锏制他,可心中难免懊恼,这时那一团邪火被戚七夫人一磨,全都转化作了欲火,他揽紧戚七夫人柔腴的,在她鼓腾腾的胸上狠狠掏了一把,喘息地道:“去,把樱舞、红络她们几个叫来,好好服侍服侍老爷!”

    徐伯夷说的这几个人都是齐木的侍妾,徐伯夷和戚七夫人勾搭成奸后,连带着把齐木的这几个妾室也都接收了,时常把她们叫到一起开那无遮大会,荒淫放浪之态难以言表。

    这戚七夫人原本是齐木的正妻,自然不愿自降身份,与几个侍妾同时服侍一个男人,但今非昔比,她一个妇道人家,不巴结着徐伯夷,如何把持偌大的家产,如何驾驭齐木昔日那班桀骜的属下,是以不敢露出违拗之意。

    戚七夫人只是把她那圆润的臀部在徐伯夷怀里狠狠磨了一下,故作娇嗔地白了他一眼,便向后宅里走去。

    驿站里,叶小天陪着花晴风接收驿路上的一应事务,周班头接管了驿路之后,也在下午赶来驿站向花晴风汇报情形,而赵驿丞有心打压徐伯夷和王宁的嚣张气焰,对花晴风也是竭力配合。

    周班头离开不久,罗李高车马行的大管事孙伟暄又来了。孙伟暄这几个月一直在替罗大亨和李伯皓、高涯管理车马行,他是驿路上最好的车把式,又极为熟悉驿路情况,由他反馈的情况更加客观而真实。

    花晴风汇集了几方面的情报,虽然没有徐伯夷的配合与交接,对目前驿路情况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叶小天这时才对花晴风道:“县尊大人,这里有赵驿丞、周班头和孙伟暄等一班良善百姓辅佐响应,县尊大人足可应付了,下官这就先回县衙了。”

    花晴风大惊道:“怎么,叶典史你不陪本官守在驿路上么?”

    叶小天无奈地道:“大人,如果下官也守在驿路上,你就不怕后院起火么?下官得去盯着徐伯夷呀!”

    花晴风忐忑地道:“那徐伯夷必然不死心,可他若想做手脚,十有是要着落在驿路上的。”

    叶小天道:“这个下官自然明白,可大人您不在县衙里,若是下官也不在,可不任由徐伯夷胡作非为了么?驿路这边,其实不管那徐伯夷使出什么手段,派些什么魑魅魍魉,大人只需祭出一件法宝,便可镇压了!”

    花晴风眼睛一亮,忙道:“什么法宝?”

    叶小天微微一笑,便对他附耳说出一番话来。

    :诚求月票、推荐票!

    明日凌晨的更新调整为白天,望诸友周知。(未完待续)

    ...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