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6章 摧心

夜天子 第36章 摧心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城关内的一切,太富有戏剧性了。

    城关内所有的土官土兵都认为明军绝对无法攻陷娄山关,就算以倾国之力来攻,恐怕也得耗时数年才有那么一线可能。要知道播州地势之险,就连当年的大元铁骑也是望而却步的。

    然而,现在那么多的土兵虚弱无力地躺在地上,虚汗淋漓。城关内四处火起,一片混乱。夜色中到处都有人惊呼官兵进了城,这还能有假么?官兵才刚刚兵临城下啊!还没超过一天。

    这一切,迅速摧毁了守军的斗志,没有谁有那么坚强的意志从容面对这一切,军心一乱,一发而不可收拾。而夜色再加上混乱,也为高级土官的指挥调度、安抚镇压增加了许多的困难,于是……这看似最不可攻克的天险,以最快的速度沦陷了。

    当刘大刀还在城关前喳喳呼呼虚张声势,而叶小天的山民土兵悠荡着绳索,一个个从天而降踏上城关的时候,假的也成了真的,城头守军本来可以把他们迅速扑杀剿灭的,可这时的城头已经没有人能实施统一有效的指挥,土兵们要么各自为战,要么趁黑溜走,叶小天的人马,迅速站稳了脚跟。

    接下来的一切就乏善可陈了,简而言之一句话:娄山关,易主!

    这一战看似容易,其实能一举拿下娄山关,在幕后却是动用了许多不为人知的阴谋诡计,动用了许多人力物力,早在几个月前就花费大量心血铺陈准备。

    就算是刘大刀在城关下佯攻,其实也是完全真实地投入战斗,箭矢如雨,兵员蚁附。不知折损了多少兵马,才把城关内土兵的注意力始终吸引在他们这里。

    坐镇重庆府的李化龙很快收到捷报:二十九日,刘挺破九盘,夺娄山关。铜仁卧牛岭指挥使叶小天。首功!

    李化龙大喜,但并未喜而忘形,娄山关是播州的终极门户,他知道娄山关一失,杨应龙必然会拼死夺关。娄山关对外是易守难攻,而其内侧却并非这样的天险,能否抵受得住杨应龙的反扑,才能确定娄山关最终是否到手。

    杨应龙集中兵力反扑娄山关,本来确有可能夺回娄山关的,但是这时马礼英马总兵率兵与刘大刀在娄山关率先会师了!

    其实杨应龙也知道马礼英一部进展迅速,一旦让他们与刘大刀会师,将再不可撼动,所以他亲自率兵反扑娄山关,而他的儿子杨朝栋则领兵去阻拦马总兵前进的步伐。

    可惜。马千乘和秦良玉这对小夫妻,已经被马总兵彻底定为先锋军,白杆兵在山地战中本就如鱼得水,又得到马总兵给养辎重的全面支持,甚至以朝廷正规军做他们的配合部队,交由秦良玉统一调配。

    这一仗面对数倍之敌,白杆军大显神威,杀得播州军落花流水。杨朝栋先前三路大军奇袭刘大刀失败,只身逃回播州。这一遭再度大败,他也知道。纵然他是嫡长子,连番落败、损兵折将之下,也无颜面对父亲了,是以决死不退。结果竟被秦良玉生擒活捉。

    刘大刀这边夺了娄山关后,并未忙着继续前进。之前明军讨逆几次失败,固然是因为中了播州军的埋伏,但何尝不是因为他们涉险冒进,首尾难以呼应,才被人各个击破?

    刘大刀素来骁勇善战。性如烈火,这时偏偏性情大变,改以步步为营、稳打稳扎的战法应敌,他在娄山关好生经营了一番,以逸待劳,大战杨应龙亲自率领的播州人马,这对昔日的好兄弟,此时却在战场上杀得难解难分。

    这时候,杨朝栋兵败被俘的消息传来,杨应龙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他正与刘大刀鏖战胶着,马礼英又击溃了儿子杨朝栋气势汹汹扑来,此时再不退,恐怕连他也要交待在这里。

    杨应龙只能仰天长叹:“这是天不佑我啊!”

    杨应龙万般无奈,只得急急撤兵,虽然目前他仍控制着播州大部分的地盘,但他深知,娄山关一破,不仅明军可以长驱直入,后续兵马源源不断,而这更是振奋了其他七路大军,现在不要说图谋天下,即便想保住播州一隅,也难如登天了。

    娄山关上,田雌凤披着一件风衣,好像不胜清晨的苦寒风气似的。她寒的其实不是身体,而是她的心,她没想到,在她心中不可攻克的娄山关,竟在一天之内即告失守,而杨应龙的反扑,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比杨应龙更热衷于造反的人,是她。是天性骨血中就喜欢冒险,亦或是因为她不甘的信念怂恿了她,此时她也无从分析了。她很清楚的是:娄山关失守了,而且刘大刀守住了,除非出现奇迹,否则杨应龙的败亡,只是早晚间事。

    这个论断对田雌凤的打击尤其严重,此刻的她立于城关之上,依旧是风华绝代,而且茕茕玉立的模样,更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但于她自己而言,却只剩下一个空壳了,她的理想、她的信念,全都随着娄山关的失守而烟消云散。

    瞧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就连一向对她怀有敌意的展凝儿都不忍心再打击她。展凝儿轻轻叹了口气,对叶小天道:“我走啦!”

    播州战局从娄山关易手,就已决定了结局。正翘首等在葛商渡的于珺婷也该行动了,要不然等到大局砥定再想有所行动就迟了,那时可就白白为他人做了嫁衣。展凝儿需要马上赶去葛商渡,通知于珺婷,开始蚕食播州东南一隅。

    叶小天点点头,缓步走上城关,晨雾袅袅,千山万壑,都朦胧于袅袅白雾之中。叶小天在一口箭箱上坐下,田雌凤已经注意到他的到来,可又过了许久,才走过来,也在箭箱一角坐下。

    “叶大人,看来,你赢了!”

    田雌凤少了几分烟视媚行的感觉,倒是别有一种端庄之美,她心中虽沮丧,可神态语气却淡然的很。骄傲如她,是不会把沮丧表露在叶小天面前的。

    叶小天笑了笑,道:“其实在拿下娄山关之前,我的心一直提着。虽然,你看我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还有心思看凝儿与你斗,也不过是苦中作乐罢了。”

    田雌凤有些诧异地看向叶小天,叶小天道:“我甚至曾经想过,如果朝廷败了,他们可以走,卧牛岭却是搬不走的,到时我该怎么办?你会不会看在我手下留情的份上,劝阻杨应龙,放我卧牛岭一马!”

    田雌凤弦月般的眼睛微微地眯了眯,叶小天道:“我甚至想,要不要将计就计,真的把你给‘吃’了,虽无夫妻之名,有了夫妻之实,或者……我就会多一层保障吧!”

    这么**裸的话,虽然此前田雌凤不只一次想要诱惑他,一抹红晕还是胭脂般浮上了白玉的面颊。

    叶小天道:“幸好,我赢了!”

    田雌凤眼神黯了一黯,忽然道:“那么你呢,你赢了以后,能不能放我们一马?”

    叶小天道:“这个我们,指谁?”

    田雌凤闭口不语,她当然清楚,她所指的我们范围太大,想要叶小天包庇,太也痴心妄想,他是不可能有这个能力的。

    叶小天道:“你现在在我军中,叛乱之举,你一直没有机会参与。要保你的命,我办得到。播州杨氏,你清楚,就连天子,都没可能赦免他们。但白泥田氏,我却可以想些办法。”

    “谢谢你!”

    田雌凤真诚地向叶小天道了声谢,一直以来,两人身份、关系的错综复杂,让她很难把叶小天当成一个剑拔弩张的敌人,相信对叶小天来说亦如是。

    田雌凤道一声谢,目光转向袅袅白雾中仙境一般的层峦叠幛,黯然地想:“我的丈夫、我的儿女、我的兄长、我的亲人,全都被我的野心**推上了绝路,我能抛下他们,苟且偷生吗?”

    :诚求月票、推荐票!

    .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