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0章 悲剧的老徐

夜天子 第40章 悲剧的老徐

    庭院里面,各部族首领们聚在一起议论纷纷,看他们的神情,以兴灾乐祸者居多。》.

    葫县改土归流后,权力集中就成了必然,只是这个过程进行的非常缓慢。破而后立倒是快,但代价太高,而且很容易出现反复,朝廷对于内部问题不可能动辄就诉诸武力,所以潜移默化就成了最佳选择。

    这个过程尽管缓慢,基础却很扎实,不会产生什么负面影响。尽管过程缓慢,可权力毕竟处于一个集中的过程,各部首领原本对本部落的百姓掌握着生杀大权,如今这种权力却在慢慢流失,对此心生排斥,却又无力改变。

    而今移风易俗的倡议看似只是朝廷的一个面子功夫,可名字改变了,许多东西自然也会随之改变,部落百姓在心理上就会觉得与朝廷更近了一层,这势必会加速权力向朝廷集中的过程。如今经过高李两寨主这么一闹,众首领正好一同推拒,心里当然以快意者居多。

    这时候,徐伯夷从小厅里走了出来,众人早就在注意这边,想看他对如此难堪的局面如何收场,徐伯夷一露面,众人的窃窃私语立即停下了,所有的人都向他这边看来。

    徐伯夷淡定地看了众人一眼,晒然一笑,身子突然一闪,由正位而站变成了侧位欠身,扬声说道:“有请两位钦差大人!”

    厅内传出一声清咳,林侍郎和李国舅并肩走了出来,昂昂然地入座坐定。徐伯夷上前两步,这才面向众人站定,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道:“此前,本官与高李两位寨主产生了一些小小的误会,方才与他二人……”

    徐伯夷说到这里,神色忽然一变。他发现高李两位寨主不见了,急急向人群中一扫,忽然发现高李两位寨主正站在人群后面,有些凝重地低头耳语,徐伯夷这才放下心来。

    他们神情凝重是应该的,背叛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心理上有所挣扎很正常,但是徐伯夷相信他们拒绝不了自己送出的这种诱惑。

    徐伯夷继续道:“方才本官与他二人一番言谈,已经彻底打消了他们的顾虑,两位寨主欣然同意率领全寨百姓移俗易姓。呵呵。高李两位寨主,请上前来!”

    徐伯夷微笑着向高李两位寨主招了招手,围在厅前的众人立即闪开了一条道路,高李两寨主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到了对方最终的选择,他们轻轻点点头,便一起向前走去。

    二人大步走到厅前站定,徐伯夷微笑道:“两位寨主,误会既已解除。就请两位寨主代表贵寨百姓,在这里签字吧?”说着,徐伯夷得意地瞟了一眼与王主簿站在侧面的叶小天。

    高李两寨主互望一眼,突然单膝跪倒。拱起手来,掷地有声地道:“钦差大人恕罪!小民先前所言,句句属实,未能征得全寨百姓同意之前。小民万万不敢代表全寨百姓做出承诺!”

    李国舅一下子呆住了,本以为这回不会再出任何纰漏的林侍郎也呆住了,徐伯夷的表情顿时变得异常精彩。他惊讶地看看高李两位寨主,又霍然扭头看向叶小天。

    如果说叶小天没有从中捣鬼,打死他都不信。但是,如果说叶小天能给出比他更具诱惑的条件,同样是打死他都不信。可是不管他信与不信,高李两位寨主再度反悔却是不争的事实。

    徐伯夷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其中的关键,这时也容不得他多想了,无数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尤其是他的背后,有两道令他如芒在背的目光,那是两位钦差冷肃的眼神。

    徐伯夷气极败坏地道:“你们……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你们方才明明答应了本官……,难道你们甘愿放弃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吗?”

    高李两位寨主头都不抬,依旧抱拳面向两位钦差,大声道:“钦差大人,徐县丞积威之下,小民不敢当面回绝。钦差面前,小民若再敷衍了事,那就是欺君大罪了,是以只能直言不讳,还请钦差大人为小民做主!”

    说着,两人重重地一顿首。

    林侍郎慢慢站起来,脸色一片铁青。

    徐伯夷惶然转向林侍郎,躬身道:“钦差大人……”

    林侍郎转身走了,一句话都没说,也没有看他一眼,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走得当真潇洒无比,徐伯夷的脸色顿时惨白如纸。

    李玄成勃然大怒,他本希望徐伯夷能帮他报了一箭之仇,谁料这徐伯夷竟然蠢笨如猪,一再遭人戏弄。原本此事纵然办不成,丢脸的也是郑重其事的朝廷,可现在连他这位钦差都要沦为笑柄了。

    李玄成慢慢站起身,与此同时,两道箭眉也像剑一般竖了起来,冲着徐伯夷厉声喝道:“你身为官吏,食朝廷俸禄,不图实效,上报国家,专务虚声,妄求幸进,一而再、再而三地戏弄皇上、朝廷与本钦差,你可知罪?”

    徐伯夷双膝一软,“卟嗵”一声就跪下了,叩头道:“钦差大人,下官……”

    李玄成怒不可遏地道:“徐伯夷罪犯欺君,不容饶恕,来人啊!把他给我抓起来!”两旁的锦衣侍卫排众向前,不由分说,就把徐伯夷抹肩头拢二臂,捆了个结结实实。

    “钦差大人恕罪!钦差大人……,叶小天!我与你誓不两立!”

    徐伯夷嘶吼一声,咬牙切齿地扑向叶小天,堪堪扑到叶小天身上时,他身后两个锦衣侍卫眼疾手快,抬脚往他膝窝里狠狠一踹,徐伯夷“卟嗵”一声摔了个狗吃屎,嘴都呛出了血,但他依旧狠狠瞪着叶小天,一副恨不得食尔之肉的模样。

    叶小天不言不动,只是嘴角向下轻轻勾起一个略带嘲讽的弧度。

    ……

    “原来如此,这就是徐伯夷的制胜法宝么?呵呵,确实是不容拒绝的诱惑呀!”

    “叶典史?你也在,老夫……老夫实在是……”

    “呵呵,两位寨主不必内疚。这个诱惑着实不小。纵然换做叶某。可以不为自己的前程出卖朋友,可是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份享用不尽的财富,也难说就不会昧一次良心。”

    “叶典史,你……请不要再说了,老夫……老夫实在是羞愧的无地自容。”

    “叶某并没有嘲笑两位寨主的意思,这都是叶某的一片肺腑之言。”

    “叶典史,你……你能如此理解老夫,老夫实在是……”

    “高寨主且莫感动,理解归理解,可徐伯夷一旦得志。叶某就要倒霉了,所以,只要能够阻止徐伯夷,叶某也是不惜一切手段的,这一点,也请两位寨主能够理解。”

    “叶典史,你是说……”

    “不错!如果两位寨主一意孤行,就此接受徐伯夷的条件,那么。生苗必定出山,两位寨主以为凭你们寨子的实力能不能抗拒生苗部落的迁徙?如果他们想要占据捞刀河,试问谁能阻挡他们的脚步?两位若是失去了根本之地,呵呵……。徐伯夷许诺给你们的条件还有什么用呢?”

    “……”

    “……”

    “两位寨主,其实你们大可不必如此纠结。挡人财路还如杀人父母呢,何况是惠及子孙万世的好处,这一次两位寨主就算迫于无奈站到叶某一边。想必也会从此心存芥蒂,每每思及被我逼迫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大好机缘,从而对叶某怀恨在心。”

    “叶典史说笑了。老夫……老夫怎么会……”

    “呵呵,言不由衷的话就不用说了。如果只有一条路能够到达彼岸,那是不是不管前方发生了什么事,都得一直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呢?我看未必,如果前方道路毁损呢?如果前方有剪径蟊贼呢?两位寨主,做人不能一条筋,其实你只要稍稍绕个小弯儿,就能一样达成目的……”

    “叶典史的意思是?”

    “叶某这里有一个两全之策,当然……,叶某不能保证它一定能够成功。不过,朝廷既然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可见皇帝很看重此事,所以叶某成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至少也有八成把握,两位寨主有兴趣吗?”

    “两全之策?”

    “不错!两全之策!”

    ……

    “徐伯夷完了,这一次是真的完了!”

    叶小天深深地吸了口气,冷静地想着:“可我还要在葫县混下去,要在葫县混下去,就离不了高李两寨的支持,答应他们的事,我还是要做的,只不过,如果立刻出面,未免太明显了些,不妨再等一等。”

    叶小天的凭恃是:相信皇帝很器重此事,林侍郎就不可能轻易放弃,他若不做任何努力,就这么灰溜溜地打道回京,皇帝面前势必无法交待。这件事他办好了,未必有功,办砸了,皇帝却一定不待见他,他能爬上这么高的位置,不应该不明白这个道理!

    想到这里,叶小天沉下心来,向高李两位寨主微笑着点了点头,举步向外就走,一脸若无其事。

    在场的官员和各部落首领们立即闪开了一条道路,望向叶小天的目光满是敬畏,这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敬畏。

    叶小天有底牌,但他从未向人亮出他的底牌,所以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掌握着什么力量,只知道一个个对手一次次倒在他的面前,无一例外!而且这些对手要么是他的上司,掌握着比他更大的权力,要么是连知县都可以呼来喝去的豪强。

    因为不知他的底细,所以这种威慑力也就成倍地扩大了,而今,连有皇旨钦差傍身的徐伯夷都莫名其妙地惨败在他的手里,再也没人敢小觑这个典史,不!他现在是代理县丞!

    叶县丞昂然离去,在大多数葫县官民心中,他已是无所不能的无敌存在,不败的象征!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