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50章 互惠

夜天子 第50章 互惠

    h2>花知县性格一向温吞,娶起妾来倒是雷厉风行,苏雅点头答应的第二天,花知县就找人开始张罗了。苏循天得知这个消息后,马上去后宅找姐姐询问情况,得知缘由后不禁勃然大怒。

    苏循天可不像苏雅那么好说话,当兄弟的自然护着自己姐姐,苏循天马上跑到驿站找花晴风一通吵闹,言语之间不时提起花家落魄时苏家对他有多少恩惠,把花知县奚落的恼羞成怒。

    花知县实在摞不下脸儿了,气极败坏地喝令捕快把苏循天放翻在地,狠狠地打了一通板子。这一来苏雅可恼了,夫妻两个又发生了冷战,花知县也不在意,这边忙碌着县里诸般事务,那边依旧使人帮忙选妾。

    虽然在官场上花知县不大受人敬畏,可他毕竟是七品官,小门小户人家还是上赶着巴结,没多久就选定了一户人家的闺女,年方十六,生得清秀端庄,花知县看过后很满意,虽然现在正忙于公务没空操办喜事,却先把聘礼下了。

    苏循天被打了二十大板,屁股都打烂了,敷了药躺了一天,虽然不那么痛了,倒是肿胀的老高,他在家里待不住,就叫人把他抬着,上山去找叶小天,愤愤不平地向叶小天诉苦。

    叶小天躺着,苏循天趴着,一对难兄难弟。叶小天听苏循天说罢,不以为然地道:“我说老弟,就为这事?”

    “昂!”

    “这事明明是你不对嘛!”

    苏循天瞪起眼睛道:“我不对?我有什么不对?”

    叶小天道:“你有什么不对?你不对的地方多着呢!来,咱先说第一桩,你姐姐没有给花家诞下子嗣,是吧?”

    苏循天道:“是!可是,我姐姐没少求医问药,人家郎中都说了,我姐姐没有毛病……”

    叶小天打断他的话道:“可是,谁能保证花家没有子嗣,就一定不是你姐姐的原因?你让他纳妾还是没有子嗣的话,他谁也怨不着。可你不让他纳妾,现在还好说,等到将来老迈年高,膝下无子,他要是把这个罪责怪到你姐姐头上,说得清吗?”

    苏循天梗了梗脖子,不说话了。

    叶小天道:“到时候断子绝孙的罪名,全都得是你姐姐担着。你姐姐是聪明人,所以她不阻拦,她是知县大人的夫人,她都同意了,你个小舅子跳什么跳,你说这是不是你的不对?”

    苏循天狠狠地揉了揉下巴,想不出反驳的词儿。

    叶小天又道:“再者,就算不是为了留后,有钱有势者买妾聘色也是寻常事,你姐姐要是出面阻止都没有站得住的理由,何况是你这个内弟。如果你是县尊大老爷,我看你小子早纳了十个八个妾了。”

    苏循天“嘿嘿”地干笑了两声,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禁不住又是“哎哟”一声。

    叶小天道:“这是第二个不对了,再说第三个。家里那点事儿,你不能回了家再说?你私底下和你姐夫怎么争吵,那只是你们的家务事,可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让县太爷下不来台,你做的对吗?”

    叶小天侧了侧身子,接着道:“尤其不对的是,你不该提起你家对他的恩泽!这话,不要说当众不该说,私下也不该说。”

    苏循天瞪起眼睛道:“怎么就说不得?他确确实实是靠了我家,要不然他有今天?”

    叶小天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呀!你不说,难道他就不知道?你提出来,只能让他觉得羞辱!”

    苏循天悻悻地道:“他当初用我家的钱时不觉羞辱,现在就觉羞辱了?”

    叶小天加重语气道:“没错!区别就在于当初和现在!不管怎么说,他现在都是县太爷,是官,他有他的尊严,你这么提出来,就是对他的羞辱!循天兄,哪怕本来他对你们苏家感激涕零,你总这么挂在嘴上,久而久之,也只会令他生厌,直至把这恩情当成羞辱,到那时候……”

    苏循天哑然了,怔了半晌,喃喃地道:“会……会这样吗?”

    叶小天乜着他道:“你把自己想象成你姐夫,想一想如果有个人总在你耳边这么提醒你、羞臊你,你怒是不怒?”

    苏循天挠了挠后脑勺儿,闭上眼睛沉思起来。过了半晌,苏循天蓦地一睁眼,叶小天依旧乜着他,问道:“怎么样?”

    苏循天一脸严肃地道:“不错!如果我是县太爷,起码娶八个小妾!”

    叶小天怔道:“你想了半天,就在想这个?”

    苏循天讪笑道:“本来不是,不过当我把自己想象成县太爷的时候,我想的就只有这个了。”

    “你这小子……”

    叶小天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他也清楚,苏循天说出这句半开玩笑的话,也就是打开心结了。叶小天真把苏循天当成自己的朋友,自然不愿他跟姐夫失和,闹得家宅不安,见他终于想开,心中甚感宽慰。

    这时,华云飞急匆匆地踏进门来,一见叶小天,便喜气洋洋地道:“大哥,我有消息了,啊……,苏班头!”

    叶小天倒没避着苏循天,因为听华云飞一说,就知道必然是关于那些山贼的消息,此事倒不必瞒着苏循天,叶小天喜道:“有消息了?快说说。”

    “是!”

    华云飞把他查到的情况对叶小天说了几句,不得不说,叶小天从当地山民中征募探子,作用确实很大,那十万大山漫无边际,纵然那些山贼沿驿路作案,不会进入太深的地方,想查这么一伙流窜作案的山贼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任务,洪百川一行人都是探查行踪的好手,到现在还在山林中漫无边际的转悠呢。而利用当地山民的关系网,一些细微的异动却休想瞒过官府。

    这次的消息就是一个山中猎户发现的,他一家三口住在山里一处山头上,只有换些日常用品时才会出山。附近山里有近千人活动,哪能瞒得过这个猎户,只不过这猎户不问世事,根本就想不到别处去,只是自己提起了小心,避免一家人被他们发现。

    老猎户出山换取盐巴和米面时,同他常打交道的那户人家聊天,而那户人家的男人恰是一个被官府雇佣做探子的人的姨父,顺口向他问了一句,本也没抱什么希望,不想就得了这么个消息。

    消息传到华云飞这里,他马上亲自走了一趟,只要给他一个大概的区域范围,这么大的一支队伍就休想瞒过他的眼睛了。华云飞马上赶回来向花知县禀报,当时景千户不在,花知县还要派人去寻景千户,华云飞就趁机赶来向叶小天禀报了。

    叶小天自然明白华云飞赶来的意思,参与就有功啊!他听了之后不觉也有些意动。上次剿灭“一条龙”的队伍,其实全是他的功劳,但他推了,而这一次则不然,他可是有两年升八级的压力在身,多积攒些功劳总是没错的。

    不过,他现在伤势未愈,虽然伤不重,可伤口还没愈合,哪能跋山涉水?如果让人抬着去……,这功抢的也太明显了吧?会不会因此引起花知县的反感?要不然,这次机会就此放过?山贼巢穴纵然找到了,能不能取得战果还不一定呢。

    叶小天正在犹豫,若晓生急急来报:“老爷,有位景千户和县尊大老爷到了。”

    叶小天一听,不由讶然挑起眉毛,他不大明白这两人的来意,叶小天急忙向华云飞示意了一下,华云飞会意地退出卧房,苏循天也大呼小叫起来:“抬我出去,快点,抬我出去!”

    苏循天虽然心结已开,可一时半晌脸子还摞不下来,刚被他姐夫揍了一顿,苏循天可不愿在这儿跟他碰面。苏循天也叫人抬了他出去,叶小天便吩咐人把景千户和花知县请来。

    景千户和花知县进了卧房,叶小天正叫哚妮扶他起来。景千户一见连忙道:“哎呀,叶县丞,你有伤在身,不要起身了,免得挣破了伤口。”

    花知县也道:“是啊,叶县丞,你躺着,躺着,不必起身。”

    叶小天倚着被子坐定,笑道:“不妨事的,两位大人请坐。两位大人,你们都是大忙人啊,怎么有空过来?”

    这两人先前都曾来探望过他,此时不免再问候几句,然后才转入正题。景千户粗声大气地道:“小天兄弟,多亏你给咱们出的好主意,如今果然探听到了那些山贼的下落。老哥我马上就要出兵去围剿这些山贼,你是给老哥出主意的人,总得知会你一声儿,这事儿要是没有你,可没有这机会,我老景是厚道人,哪有撇下你领独功的道理。”

    叶小天一听心中不免有些感动,自己本就是文官,哪怕不随之出战,只要能找个名目插手其中,到时候这谋划之功就跑不了自己一份,景老哥到底是武人,讲义气啊!

    叶小天喜上眉梢地道:“怎么,景老哥已经有了对付他们的办法?”

    景鹏道:“嗨,杀贼么,还要什么办法?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嘛,老哥我就率兵冲上山去,就不信那群乌合之众是我们军队的对手。”

    叶小天眉头微微一蹙,道:“山贼固然不是军队的对手,可他们占据地利啊,而且他们未必敢战,只要他们一见你们上山,马上溜之大吉,那就休想歼灭了。”

    景鹏不以为然地道:“歼灭他们谈何容易,我只要能得到几颗人头,对朝廷也就有了交待。那辎重只怕早被他们变卖了,如何追得回来。”

    叶小天摇头道:“如今风声正紧,只怕他们未必能够变卖。再者说,只得到几颗人头和打垮这些山贼,功劳可不一样啊……”

    叶小天眉头一皱,忽地计上心头,喜不自胜地道:“有办法了,景老哥,小弟有个办法,你看行不行,虽说未必有十分的效果,但是多拿几颗人头回来还是办得到的。”

    景鹏精神大振,道:“什么主意?”

    叶小天把他的想法一说,景鹏仔细想了想,一拍大腿道:“使得!哈哈哈,小天兄弟,你真是智多星啊,这法子使得。花大人,怎么样,我就说咱们该跟小天兄弟说一声吧,你还嫌麻烦,这一趟咱们来着了吧?”

    花知县有些尴尬,讪讪地道:“本县……本县是觉得叶县丞有伤在身,不宜打扰。”

    叶小天望了他一眼,暗生鄙夷:“这花知县,抓权办事都不行,抢功倒是不落人后,什么不宜打扰,分明是怕我分润他的功劳。”

    叶小天也不说破,含糊几句了事。反正如今再加上他这个计策,这件事只要成了,功劳就绝对少不了他那一份儿。

    三人商议已定,花知县和景千户转身要走,叶小天挣扎着想要起来相送,被二人按住,也就顺势坐下了。

    景千户走到门口,忽地一拍额头,仿佛才想起来似的对叶小天道:“哎哟,你瞧我,人粗心也粗,差点儿把事忘了。小天兄弟,此间一旦事了,老哥就得赶回去了,这桩辎重被劫的事儿怎么也得去南京说个清楚。你与泓愃少爷有什么话儿想说,不妨先写封书信,到时候老哥给你捎去!”

    景千户说的很是随意,叶小天却是听得哑然一笑,难怪景千户如此热切于分功给他,原来如此,是想借他的关系拉近与兵部张尚书家的关系呀。叶小天向他递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笑眯眯地道:“有劳景老哥,这封信,我会写的!”

    :请仔细看,有些朋友匆匆一扫,结果要么入错裙,要么不合规定。发布两个新群,月盟一绝世妖娆421889237(非v),普通读者可入,群管是妖娆。另一个是月盟-蛊神殿418281333,这个只有订阅读者可入,群管是妖精。请先在起点夜天子书评区的p品品p发布的vip读者报道贴中回复你q号后三位,入群时报回复的楼层号。r1152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