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2章 质疑

夜天子 第02章 质疑

    “徐伯夷败了,败的一塌糊涂,如今不知逃亡于何处。至于那谢传风么,呵呵……”

    田彬霏轻笑摇头,俊美的脸庞上轻笑的模样异常迷人。田家布在葫县棋盘的两颗棋子,一明一暗,如今全被叶小天给吃掉了,田彬霏居然没有一点恼怒之色,反而用一种很有趣的眼神儿看着田妙雯。

    似乎损失两个小卒子,便能看到田妙雯出糗的样子,那是很值得的事。事实上在他心中就是这么想的,妙雯若能为他妩然一笑,便是为她点起一道烽火,戏弄天下诸候,他也肯。

    田妙雯垂着眼帘,神色淡漠地调拭着琴弦,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他说的话。田彬霏自觉无趣,轻轻咳嗽两声,亲昵地唤着田妙雯的‘小字’问道:“韧针,要不要为兄帮你给他些教训?”

    田妙雯这才扬眸睇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你想怎么教训这位朝廷命官呢?下蛊?”

    田彬霏脸色微微一变,强笑道:“这叫什么话,为兄又不会蛊术。”

    “是么……”

    田妙雯眼神里露出一丝讥诮,冷冷地道:“我的事,我会处理,不用你管。你还是处理好你自己的事吧。”

    田妙雯纤细修长的手指用力一挑,琴弦蓦地发出“铮”地一声暴鸣,田妙雯淡淡地道:“杨应龙近来动作频频,我看他的目标未必是放在葫县,或许是明修栈道。你可不要吃了他的亏。”

    田彬霏一向自视甚高,可他从小到大,无论与杨应龙较量什么。却总是落了下风,这对心高气傲的田彬霏来说,是不能提起的一个禁忌。但,提起这个话题的人是田妙雯,田彬霏也只能变一变脸色,沉声道:“我省得,我盯着他呢!”

    田彬霏站起身。悻悻然地向外走去,田妙雯凝眸向他一乜。漫不经心地拨动了几下琴弦,又使双手轻轻压住,那张妩媚天然、楚楚可怜的巴掌脸儿微微地侧着,望着轩厅之外一树火红。微微有些出神。

    “是叶小天太聪明?还是徐伯夷、谢传风太笨呢?呵呵,葫县呀,就丢给你去折腾吧,谅你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儿来……”

    田妙雯有些狡黠地眯起了眼睛,这时看她的样,像极了一只小狐狸,正在思考的小狐狸,那股子妖娆劲儿从骨子里透出来,撩得人心痒痒的。可惜厅中并无他人看见,厅外只有红叶飘零。

    很奇怪,对于徐伯夷和谢传风的相继失败与失踪。田妙雯居然也是毫不在意。似乎在她心里,葫县根本没有什么重要价值。然则如此的话,她当初又何必亲自跑去葫县,还险些丢了性命呢。

    这对兄妹的心思,着实叫人猜度不透。

    ※※※※※※※※※※※※※※※※※※※※※※

    趁着午休的功夫,花知县便跑到了小妾紫羽的住处。这几个月里。花知县过的很惬意,叶小天荣升县丞后。并没有重复孟庆唯和徐伯夷的路数,丝毫没有篡夺其权再度把他架空的意思。

    花知县渐渐放下了心事,他对叶小天的戒心倒是小了,但是他心中的仇恨并未因此减轻半分。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是不共戴天之仇,怎么可能就此释怀。

    当初花知县到葫县赴任时,也曾满腔报负,也曾挑衅过齐木的权威,直至齐木派人掳走他的夫人,这才彻底击溃了他,从此一忍再忍、一让再让,直至成为一个畏畏缩缩、懦弱无能的傀儡。

    当他发现这么多的让步,都不能换来他最后堡垒的安全,当他发现叶小天和苏雅的“丑事”后,心中最后一丝血性便被激发出来,他表面上依旧是一副懦弱怕事的样子,但是骨子里已经开始蜕变了。

    身心的变化,似乎让他的命运也产生了变化,娶妻多年却一无所出的他,新纳小妾仅仅四个月,居然有了身孕,这令花晴风欣喜若狂,他带着如夫人赶去庙里隆重上香,又写了家书把这件喜事遍告亲友,对紫羽呵护备至,简直是当成了花家的大恩人。

    对于花晴风来说,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对苏雅来说这就是一个噩耗了。她倒不是心胸狭隘到了不愿意丈夫有后的地步,只是紫羽姑娘嫁过来不过四个月便有了身孕,她与花晴风同床共枕七八年却一无所出,莫非不能生育的人居然是她?

    作为妻子,不能为花家留后,这是苏雅心中最大的遗憾。作为一个女人,不能孕育自己的骨肉,这更是她心中永远的痛。每每想起,苏雅都不免暗暗垂泪,伤心欲绝。

    苏循天获悉这一消息,登时也蔫了,如果是自己的姐姐不能生育,他还真没底气唾骂姐夫忘恩负义,可是姐姐曾经看过很多郎中,那些名医都说姐姐身体健康,并没有问题啊。

    其实不孕的原因很复杂,也未必就一定是其中一方的身体有问题,比如有些夫妻血型不合,也会导致不孕。但是以当时的医学水平,自然没有人明白这个道理。

    苏雅整日里以泪洗面,苏循天也失去了向姐夫叫板的底气,只能多抽时间去陪姐姐,帮她舒解心情。眼看姐夫喜孜孜地又奔向小妾紫羽的庭院,苏循天暗暗叹了口气,便想去后宅找姐姐说说话儿。

    他举步刚要走,一个驿卒急急赶进县衙,一见苏循天便喜道:“哎呀!苏班头,正好儿,这里有一份铜仁府转给咱们知县大老爷的公函,有劳苏班头给签收了吧。”

    这驿卒认得苏循天,知道他是花知县的小舅子,由他签收,也就等于送到了花知县手上。苏循天懒洋洋地把那驿卒带到签押房里签了字,收好公函正要去后院儿,忽地心中一动,又把那份公函拿了起来。

    这份公函并不是什么十万火急的重要指示,大可等到下午上衙后再交给花晴风,但苏循天一见花晴风钻进妾室房里就觉的不开心,既然可以名正言顺地去打扰一番,何乐而不为呢。

    “循天,你来做什么?”

    花晴风正揽着如夫人紫羽的腰,站在小亭中,轻轻抚摸着她的肚子,笑微微的在她耳边低语,忽然看见苏循天走进来,花晴风有些不悦地蹙起了眉头,虽然苏循天是他的内弟,可这里毕竟不是他姐姐的住处,该避些嫌疑才是,怎能随意出入。

    苏循天绷着脸儿,有些嫉恨地看了眼刚刚敛去幸福笑脸的紫羽姑娘,对苏循天道:“喏!这是铜仁府的行文,说是有重要公务。卑职可不敢耽搁,这不就给大老爷你送来了么。”

    花晴风冷着脸接过公文,不耐烦地道:“行了,你出去吧。”他也不认真验看一下火漆封印是否完好,便一把撕开来,展开公文看了两眼,忙又扬声唤道:“循天,你站住!”

    苏循天站住脚步,扭头看向他,花晴风的神色有些恼怒,吩咐道:“你去,马上把叶县丞和王主簿请到二堂,本县有事与他二人相商!”

    苏循天暗自一喜,能把姐夫从这小妖精身边调开,他最喜欢了,苏循天马上爽快地答应一声,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花晴风望着苏循天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苏循天那点小心思,他如何不明白。苏雅美丽温柔、女中才子,与他多年夫妻,又何尝没有深厚感情。紫羽为他花家诞下后代,他当然要宠爱,可要说到在他心中的份量,又怎及得上曾与他相濡与沫的妻子。可是……

    一想到叶小天书房内那不堪的一幕,花晴风就觉得心像刀扎一样的痛。

    王主簿每天午休时间都要午睡,这时他已经躺下了,却被苏循天给唤了起来,当他穿上鞋子,洗了把脸,慢吞吞地赶到二堂时,花晴风和叶小天已经坐在那儿喝茶了。

    叶小天方才正与老卢头下棋,虽说两人身份悬殊,却是一对好棋友,因为他们都是臭棋篓子,棋艺半斤八两,杀起来难解难分,自也最觉痛快。一听苏循天传话,叶小天就把这盘棋让给了一旁观战的周班头,匆匆赶到了二堂。

    花晴风见了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吩咐人上茶,叶小天知道王主簿也要来,还以为是有什么关乎全县的重要问题与他二人商议,是以也不冒昧探问,只管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其实花晴风是有些心虚,他虽然暗恨叶小天,一直也想算计叶小天,却没有勇气在单独面对他的时候摆官架子,有王主簿在场的话,不但有人帮腔,而且叶小天说话也不会直来直去。

    王主簿慢吞吞地进了大厅,向花晴风拱了拱手,又向叶小天颔首一笑,道:“两位大人都到了啊,不知县尊大人急急召见,有何要事吩咐?”一边说着,一边在旁边椅上坐了下来。

    花知县把那份刚刚接到的公文递过去,道:“王主簿,你先看看。”

    王主簿接过公文看了一遍,面无表情地又递给叶小天,叶小天只扫了两眼就放下了。花晴风冷冷地道:“你看到了?充斥于各大城阜的象牙、犀角、翡翠等物,已经证实确是由缅甸进来。

    缅王野心勃勃,东讨西杀,近年来因为穷兵黩武,国力甚是空虚,这次被我朝大败,国内各方势力更是蠢蠢欲动。他向我朝输运大量宝物,是为了换取粮食和布匹乃至武器,以稳定国内局势。若任由他们这么做,那就是资敌!这些财物是由缅甸运来,则通过我县驿道运输的可能最大,本县早就命你严查走私,你可取得什么成果吗?”

    :月初第三天,诚求保底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