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50章 拂钟无声

夜天子 第50章 拂钟无声

    “姐夫,典史大人来看你了。”

    外边忽然传来苏循天的声音,正坐在桌边喝茶的花知县闻言大惊,赶紧一个“乾坤大挪移”,迅速闪到榻上,拉过一床锦被盖在身上,闭着眼睛哼唧起来。苏雅瞧他这副样子,心中既觉好笑,又有些感伤。

    有外人来,苏雅有心回避,可是丈夫既然偏头痛发作,而且病的这么严重,旁边又没有别人在,她若再离开的话未免不像话,只好先到榻边坐下。

    叶小天跟着苏循天进了房间,绕过屏风转进卧室,乍见一个绯衣丽人坐在榻边,叶小天来不及细看,便长揖到地,恭声道:“见过夫人。”

    苏雅款款起身,柔声道:“典史大人不必拘礼,循天,你陪典史大人坐坐,我去看看郎中来了没有。”

    苏雅说完便闪身离开了,但她并没有真的走,从前门刚一出去,就又绕到后门进来,悄悄藏到了床帐后面。

    叶小天走到榻边,花晴风正闭着眼睛,听到脚步声近了,哼唧声立刻提高了一些,苏循天搬来一把椅子请叶小天坐下,叶小天看着花晴风满脸痛苦的样子,轻轻咳嗽一声,道:“县尊大人。”

    “嗯……哼……,啊!艾典史来啦,你坐!哎哟,本官这头痛病,哎哟……”

    叶小天道:“下官刚把齐木抓回来,不想县尊大人病了。如今下官已命人把齐木关进大牢,等县尊大人好些再审不迟。”

    花知县一听叶小天今天没有刁难他,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忙挣扎起身道:“公事要紧,本官……怎么能因私废公呢,齐木一案,万众瞩目,还是早些审理为好。”

    苏循天见姐夫装模作样的这副德性,心里头就腻歪。他撇了撇嘴,心中暗想:“装!你继续装吧!如果人家真的答应你马上提人犯来,你肯定立即又得病重不起了。”

    叶小天连忙按住花知县,道:“嗳。怎也不急于这一时。”

    叶小天向花知县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一语双关地道:“大老爷您病了嘛,病得很重啊!”

    床帐后面,苏雅听到叶小天这句暗含揶揄的话,不觉羞红了脸:“是啊,晴风他真的生病了,生的是‘软骨病’。一个大男人得了这种病,还如何顶天立地?”

    花晴风自然也听得出叶小天的暗讽,只是佯做不知,三年来。他在葫县磨去了锐气,却也磨厚了脸皮。

    叶小天说过那句话后,却也再没有什么冷嘲热讽,只是简单地询问了一下他的病情,便与他开始商榷公审齐木一案的细节。

    花晴风心中暗道:“齐木显然是早有了准备。却不知要从哪里搬来救兵,你还想对付他?恐怕用不了多久,你就该迎接他狂风暴雨一般的报复了。”

    面子上,他自然是不会表现出来的,还做出一副身患重疾、强打精神的模样与叶小天商量,两个人有模有样地说着话,苏循天等的无聊。就在一边坐着喝茶。

    苏雅在床后听了很久,见这号称艾疯子的人没有刁难丈夫的举动,暗暗放了心,正要转身离开,就听外边一声大喊:“大老爷,大老爷。大事不好啦!”

    花晴风近来一听“大事不好”就心惊肉跳,他下意识地从榻上坐起来,也顾不得装病了,大惊道:“出什么事了,进来说话!”

    花晴风听得出那是贴身随从的声音。是以命他进来。那人匆匆跑进来,对花晴风道:“大老爷,大事不好!前衙传来消息,说那齐木刚刚入狱,便被华云飞暴起狙杀,孟县丞与他们关在同一牢房,也被华云飞一并杀了。各监房里的犯人群起越狱,现已尽皆逃散!”

    “啊?”

    花晴风一听顿时茫然若失,站在床边半晌无语。

    叶小天惊讶地道:“华云飞杀了齐木和孟县丞?”

    花晴风的那个长随忙不迭点头,道:“不错!大牢那边传来消息,说齐木和孟县丞当场暴死……”

    花晴风大怒道:“怎么可以发生这样的事,报信人呢?”

    长随道:“就候在外面,是牢头儿亲自赶来报的信。”

    花晴风大吼道:“叫他滚进来说话!”

    片刻功夫那牢头儿便到了,牢头儿对这个傀儡县太爷也是根本不放在眼里,不过面子功夫还是要讲究的,他毕恭毕敬上前施礼,又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站在下首。

    花晴风虽然恨不得齐木早死,却不愿让自己承担一点责任,而犯人在狱中杀人又成功越狱,这事他可脱不了干系。当然,直接管理监狱的是司法口的人,那人干系更大。

    可是管理葫县司法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孟县丞,一个是叶小天。孟县丞……就别提了,他已经作为嫌犯死在狱里。艾典史……也别提了,这个混蛋怎么就不该死的时候死了,该死的时候偏偏不死呢?

    花晴风恼火地拍案道:“为什么要把他们三个关在一起?”

    他这一拍桌子,茶盏同时跳起,把苏循天吓了一跳,杯中茶水泼出又烫了手,疼得苏循天跳起来“雪雪”地往手上吹风,还不高兴地瞪了姐夫一眼。

    牢头儿苦着脸道:“大老爷,牢房紧张啊。卑职已经向大老爷您申请过六次了,请求拨款修缮扩建监狱,大老爷总说县上财政紧张。县上财政紧张,卑职这牢里就只好更紧张了……”

    花晴风呆了一呆,奇道:“咱们牢里关了很多人么?”

    叶小天咳嗽一声道:“下官自打到了葫县,不是就说过要严打击一切不法事么?县尊大人为此还特意张贴了告示,既然严厉打击,这牢里各色人犯自然就多了。难道县尊大人把这件事给忘了?”

    “这……”

    花晴风窒了一窒,没好气地对那牢头儿道:“那也不能把他们三个关在一起啊。”

    牢头儿依旧愁眉苦脸:“老爷,其它牢房已经满了,实在是塞不下人了,又不好把这三个重犯和普通犯人关在一起,就这一间牢房,还是卑职好不容易腾出来的,不过,卑职给他们三个都加了枷锁镣铐,照理说就算关在一起也出不了事。”

    花晴风怒道:“可现在偏偏就出了事!那华云飞既然戴了枷锁镣铐,如何还能这般神勇?据我所知,孟县丞就是会武功的,而齐木的武功尤其好些。”

    牢头儿耷拉着眼皮道:“卑职也在纳闷儿呢,他的枷锁镣铐怎么就打开了呢?想来此人是会撬门压锁的,果然不是什么善类。哎!他脱了镣铐,孟县丞和齐木偏偏却还戴着,结果就……”

    花晴风气得发昏,他用力喘了几口粗气,扶着桌子,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好!华云飞既然已经把孟庆唯和齐木给杀了,这也就罢了,可他为何又能越狱?”

    牢头儿没精打采地道:“各间牢房里关的犯人实在是太多了些,华云飞暴起杀人之后,有人大声鼓噪叫好,有人惊恐喧哗,牢房里就闹腾起来,结果……把墙给挤破了。”

    花晴风:“……”

    牢头儿撩起眼皮,试探地道:“大人?”

    花晴风的眼睛突了出来,不敢置信地:“墙……破了?你说牢墙……破了?”

    牢头儿点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是啊,大人。”

    花晴风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突然狂吼道:“牢墙破了?牢墙都能破了!啊?你……你们……”

    花晴风突然倒退两步,一时眼冒金星,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牢头儿轻声慢语地道:“是啊大老爷,牢房紧张啊。卑职已经向大老爷您申请过六次了,请求拨款修缮扩建监狱,大老爷总说县上财政紧张。县上财政紧张,卑职这牢里就只好更紧张……”

    花晴风两眼一翻,一下子昏了过去。

    ……

    齐木和孟县丞死在狱中,重犯华云飞逃逸的消息刚一传开,再度陷入压抑的葫县就沸腾了,全县百姓好像过节似的欢腾起来,到处张灯结彩,鞭炮声声。还有乡社自发组织了舞龙、舞狮队伍满城游走表演。

    安南天听到这个消息后哈哈大笑:“好啊!我留在葫县果然留对了,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出好戏,凝儿先去铜仁,可惜了。”

    他站起身,笑吟吟地道:“打点行装,咱们也走吧,去铜仁拜望一下神侍老爷子。另外,把有关这个艾典史的事情报给太公知道,看看他老人家的意思。”

    洪百川获悉齐木死亡真相后,也是放声大笑,笑声极其舒畅,只是大笑之后,突然又有些意兴索然。他沉默良久,才深深一叹,道:“可惜、可惜了,可惜官不是那么好做的,如此此人真能走上仕途,或许……”

    洪百川顿了顿,摇摇头,又自失地一笑,道:“这不是我该考虑的事,上头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做吧。”

    他叹息一声站起身来,刚要举步往外走,忽然又站住,仔细想了想,猛地一拍额头,道:“哎呀,到底是老了,看我这记性,再有两天大亨开店就满一个月了吧?也不晓得这孩子究竟……,唉!这孩子……”

    p:诚求推荐票、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