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2章 美妙的误会

夜天子 第82章 美妙的误会

    山坡上,叶小天看着空寂一片的草地慨叹道:“杨天王真是好大的排场,笙歌曼舞、锦衣华帐,倾刻间来,倾刻间去,叫人仿佛做了一场华丽的美梦,所谓王侯也不过如此了吧?”

    展凝儿撇撇嘴,不屑地道:“很了不起么,如果我想,我也可以。”

    叶小天道:“你外公是土司王嘛,当然可以啦。嗯,豪奴美婢,锦帐醇酒,邀我饮宴的此间主人却是一个妙龄美貌少女,这可不就是文人墨客笔下的狐仙故事么?嘿嘿,一定香艳旖旎的很啦。”

    展凝儿对文人墨客着实痴迷了一阵,倒是因此读过不少书,不过四书五经一类的东西读着太过枯躁,她读着读着最后总是去梦了周公,这种文人士子yy出来的杂书,她倒是看过许多,自然明白叶小天在说什么。

    展凝儿乜着叶小天道:“又开始做梦了,我邀你来做什么?切了你做太监么?”

    叶小天道:“凝儿姑娘,你可是个姑娘家,怎么什么都敢说啊?”

    展凝儿扬起下巴道:“嘁!我霸天虎有什么不敢说的。”

    叶小天忽然笑起来,道:“是啊,这儿又没有什么文人才子,你当然不用装温柔淑女了。”

    展凝儿冷哼一声,刚要反唇相讥,忽然想起若非是他出面揭穿,自己还要被徐伯夷那斯文败类骗得死心踏地,怒气便小了些,可是只一转念,又想起叶小天方才说就算是只癞蛤蟆,也不会娶一只母癞蛤蟆的话来,展凝儿不禁又瞪起了眼睛,向叶小天兴师问罪道:“刚才你说什么来着?你说就算你是只癞蛤蟆,也不会娶我这只母癞蛤蟆?”

    叶小天暗叫不妙:“坏了,她怎么想起这事了?”叶小天赶紧打个哈哈,道:“那只是在杨应龙面前才这么说的嘛。男人好面子,凝儿姑娘你多体谅。”

    叶小天一边说一边拔腿就想溜走,这时山间忽然吹来一阵风,因为地上野草已经伐平。有细沙被卷起,展凝儿眼睛正瞪得老大,登时迷了眼睛,泪水长流。展凝儿眨了眨眼睛,偏偏那沙子不肯随着泪水淌出来。

    叶小天本想拔足逃跑,扭头一看,展凝儿站在那里,伤心的泪都流出来了,心中大悔,自己这么说似乎真的太伤人家女孩子的心了。叶小天赶紧回身道歉,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哪会是癞蛤蟆呢,世上的母癞蛤蟆如果都像你这么美,那所有的男人都宁愿做只公癞蛤蟆了。你别哭了好么……”

    展凝儿气得咬牙切齿,偏偏瞪不起眼睛,她一只眼睁一只眼闭,泪水迷离地道:“放你的屁!我……我眼睛迷了。”

    叶小天这才明白是自己自做多情,看看展凝儿难受的样子,叶小天犹豫了一下,道:“要不……我帮你翻翻。”

    展凝儿本来不情愿。可那沙子磨得眼睛实在难受,自己又无法弄出来,她本是苗疆女子,性情爽朗,不似汉家女一般扭怩,便大方地点了点头。叶小天凑上去,道:“你仰起脸来。”

    展凝儿乖乖仰起小脸,叶小天小心地翻开她的眼皮,寻找那粒顽固的沙子,这时安南天和毛问智刚刚走到山下。毛问智向山上一指,道:“就是那……哎呀妈呀,俺大哥这是嘎哈呢?哈哈哈……”

    站在两人的角度看去,展凝儿正小鸟依人地依偎在叶小天怀里,叶小天则捧着她的小脸深情地吻下去,那姿势真是要多**有多**。

    山坡上,叶小天全然不知此刻的一幕已经被人看在眼里,并且生出了误会,他仔细观察一阵,道:“没有沙子啊,你转转眼珠,我再看看。”

    展凝儿转了转眼珠,叶小天喜道:“啊!看到了,你别动,我把它吹出来!”

    山坡下,毛问智兴高采烈,安南天则目瞪口呆,毛问智转眼看到安南天的神色,小心地道:“安大哥,你生气啦?”

    安南天道:“我生个屁的气啊?要是有人能把这丫头收走,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就是……就是……”

    毛问智道:“就是啥啊?”

    安南天叹了口气,道:“他怎么就亲起没完了呢,倒是让凝儿喘口气儿呀……”

    毛问智道:“你这表哥当得……可真体贴!真地!”

    山坡上,叶小天用力吹了几下,可那粒顽固的沙子还是不肯出来,展凝儿眼睛被他一吹弄得更痛了,展凝儿气恼地跺了跺脚,道:“你行不行呀?”

    叶小天道:“怎么不行?是你眼皮太紧了,你别动,马上出来,马上就出来。”

    叶小天无奈之下使出了绝招,伸出舌尖飞快地一卷,然后如释重负地松开展凝儿,微笑道:“这下好了吧?”

    展凝儿微微闭着眼睛转了转眼珠,果然不痛了,只是……

    展凝儿用一只眼睛瞪着叶小天,道:“你拿舌头舔我?”

    叶小天摊手道:“不然怎么办,就是取不出来啊!”

    展凝儿恨恨地飞起一脚,早有准备的叶小天飞身就走,叫道:“喂!你不要恩将仇报啊!”

    山脚下,安南天见此情景对毛问智道:“看到了吧,你看到了吧?这种女人,有人要就是她的福气了。”

    毛问智道:“作为表哥,这么说自己的表妹不太好吧。”

    安南天唏嘘道:“我要不是她表哥,早就诅咒她一辈子嫁不出去了。你是不知道,从小到大,我在她手里吃了多少亏,说起来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惨不忍睹呀……”

    毛问智:“……”

    ※※※※※※※※※※※※※※※※※※※※※※※

    叶小天和展凝儿一个追一个跑地从山上下来时,安南天和毛问智已经不见了踪影,素知表妹脾气的安南天才不会蠢到留下,一向男儿性格的表妹这还是头一回跟男人这么腻歪,万一她不好意思了,想“杀人灭口”怎么办?

    毛问智自从被太阳妹妹下了蛊,看什么都觉得有危险,已经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程度,一看安南天跑了。他也马上溜之大吉,只有福娃儿对叶小天最亲,而且没眼力件儿,连蹦带窜地迎上山去。

    福娃儿看见叶小天在前面跑。展凝儿在后面追,还以为他们在做游戏,于是也兴高采烈地陪着他们跑来跑去,有它掺和着,本来展凝儿很容易就可以抓到叶小天,不知怎么的,却让叶小天溜进了村子。

    看着叶小天远去,展凝儿站住脚步,远远地望着一人一熊落荒而逃的身影,眼神渐渐复杂起来。不知怎么的,这种亲密的接触,忽然让她有了种很特别的感觉,她说不出来,只觉得心烦意乱。

    叶小天跑进村子。回头看看展凝儿没有追上来,不由松了口气,他还真有点怕那个霸道女子。目光一转,忽然看见湖对面那座气势恢宏的圣殿,叶小天不由站住了脚步。

    圣殿隐于水雾之中,叶小天的心仿佛也浸在一团迷雾里面,现在他心中不解的谜团越来越多了:乐遥在哪儿?抓她的人是什么来历?尊者为何对他独具好感?杨应龙为何肯下这么大的代价攫取一个对世俗权力影响不大的尊者之位?

    这种种谜团。一时都没有答案,叶小天隐隐觉得,那两个不知从何处来又往何处而去的贼,之所以掳走遥遥,又来到这么一个地方,似乎也不是一种偶然。难道遥遥的失踪也和这个神秘之地有关?

    不远处,华云飞和毛问智并肩站着,一开始他们每次有人出去时,总会留一个人看着邢二柱,渐渐的他们发觉其实根本不用看着。邢二柱是没办法一个人走出这片丛林的。

    自那以后他们就不再看着邢二柱了,邢二柱形单影只无处可去,反倒时常主动追在他们身后,此刻邢二柱就站在他们两人不远处。华云飞远远看着叶小天,若有所思地道:“大哥似乎有心事。”

    毛问智大大咧咧地道:“他有哈心事啊,是心里有人了。”

    华云飞奇道:“有人了?”

    毛问智道:“不错,大哥吧,希罕展姑娘了。”

    华云飞讶然道:“不会吧,那水舞姑娘怎么办?”

    毛问智道:“那能咋办?凉拌呗,一个做大,一个做小,不就结了?咱们大哥现在都是秀才公了,早晚还是要当官的,要是只有一个女人,他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华云飞颔首道:“这倒也是,不过……展姑娘好象是苗人吧?我记得苗人是一夫一妻的。”

    毛问智道:“有钱有势的苗人也是这样?”

    华云飞道:“唔……”

    毛问智:“没话说了吧?我说兄弟,你知道啥叫规矩不?规矩,是给需要遵守规矩的人立的。你要有本事,你就不用守规矩,你只需要给别人立规矩,要不咋叫人上人呢,老霸道了!”

    华云飞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好象……还真是这样。”

    叶小天自然不知这两人在后面的议论,他本来正眺望着迷雾中的圣殿,此时目光却落向湖面,湖面上正有一叶小舟破雾而出,船头站着一个少女,穿着极简单的衣服,以致婉约动人的身材曲线一览无遗。

    小船划过平静的水面,站在船头的她就像是踏波而出,自雾中来。

    岸边有些正在汲水的苗家女子,纷纷起身向她行礼。

    叶小天不认得这个仙妃般的美人儿,但他认得这个女子的装束,她来自神殿,她是神妃。叶小天心道:“莫非……那位侍神尊者要召见我了?”

    p:今日事情也忙,第二更提前奉上。出门也好,有事也罢,关关滴更新何等稳定啊,求月票、推荐票鼓励!^_^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