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9章 糊涂丛林

夜天子 第89章 糊涂丛林

    邢二柱有点憨,他一辈子最在乎的就是吃,一辈子最怕的就是饿肚子,但这绝不代表有了生命危险的时候,他还是傻乎乎的只顾填饱肚皮。他虽然憨了一些,却并不傻。

    岳明是杀害薛水舞父亲的凶手,他就是帮凶,叶小天不杀他,不代表薛家能饶了他,不代表官府不追究他,这一点,即便邢二柱有点憨,心里也很清楚,所以他一直就在想着如何逃走。

    一个本来就有些憨的人,一旦故意装傻,很容易就能瞒过许多精明人,所以当他每天傻乎乎地跟在叶小天等人身边撵都撵不走的时候,叶小天、华云飞渐渐的就忽略了他,给他出逃制造了机会。

    他在装憨卖傻的时候就已在悄悄做着准备,今天神殿的钟声敲响,整个部落都为之骚动起来,华云飞和毛问智也赶到村口探看,他觉得机会终于来了,于是背起事先准备好的小包袱,逃进了村后丛林。

    包袱里是他这些日子口挪肚攒偷偷藏起的一些食物,他不认识路,但是有了这些食物,他相信就算会走些冤枉路,最后还是能走出大山。

    叶小天发现邢二柱出逃后,立即追入了丛林。邢二柱是杀害水舞父亲的凶手之一,而且从那天邢二柱交待的情况看,水舞的父亲很可能错把他们两个当成了自己和毛问智,邢二柱是洗雪冤屈的关键证人。

    有华云飞这个出色的猎人,哪怕只有一点细微的痕迹,都休想瞒过他的眼睛,但是山后丛林中还有许多村落中百姓活动的痕迹,要从这些痕迹中甄别哪些属于邢二柱,华云飞也没办法,所以叶小天三人在丛林中着实浪费了一番功夫,这才渐渐锁定邢二柱逃走的方向。

    福娃儿也跟着他们兴高采烈地跑着,可它毕竟不是真正的猎犬。上一次循着遥遥的气味儿从铜仁城一路追出来,是因为遥遥对它而言很重要,它是有意识地去追。

    这一次不然,它听不懂叶小天的话。也不明白叶小天指手划脚的是让它去嗅邢二柱的气味,所以这一次它完全帮不上忙,跟着叶小天三人一路撒着欢儿,对它而言就是一个快乐的游戏。

    邢二柱背着小包袱狂奔着,等他满头大汗、心跳如擂鼓的时候,才扶着一棵树站住,呼呼地喘着粗气。气息稍稍匀了些,回头一看,发现距那村落已经很远了,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这时。右侧突然传出一阵树叶悉索的声音,邢二柱 像只受了惊的兔子似的猛地一跳,一抬眼就看到了展凝儿。

    展凝儿是带着人去旯窠寨的,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邢二柱。邢二柱看到展凝儿心中便是一惊,紧接着又见几个武士提着刀从灌木丛中钻出来。只当他们是帮叶小天来捉自己的,吓得转身就逃。

    展凝儿一见他逃,下意识地叫道:“抓住他!”

    展凝儿对他和叶小天的关系多少了解一些,但她此刻身负重任,本不想节外生枝,下令抓人完全是一种本能:本来就肩负秘密使命的人,突然遇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而且一见他们马上就逃,展凝儿如何放心让他离开。

    于是,一个糊里糊涂地逃,一个糊里糊涂地追,早已跑得筋疲力尽的邢二柱奋起余勇,拿出吃奶的劲儿再度狂奔起来。靠着丛林复杂地形的掩护,居然跟他们周旋了一阵子。

    可他毕竟气力已衰,速度越来越慢,眼看就要被展凝儿的人抓住了,前方一阵枝摇叶动。竟然又钻出几个人来。头前一个黑衣蒙面人,看那曼妙动人的体态,应该是个女人,手中握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后边跟着几个同样身穿黑色劲装、脸上蒙着黑巾的大汉。

    邢二柱怪叫一声,急转身便往斜刺里冲去,心中暗暗叫苦:“大家不是都往神殿去了么?华云飞和毛问智那两个家伙从哪找来这么多帮手,这一下我只怕是逃不掉了。”

    这时展凝儿也带着人冲过来,一见前面出现几个黑衣蒙面人,立即警惕地站住,展凝儿还没喝问对方身份,对面那个黑衣劲装女子好看的黛眉便挑了起来,娇叱一声道:“杀!”

    这个蒙面女正是杨应龙手下的白筱晓,一见展凝儿出现在这里,身边还带着侍卫,她就知道不出主人所料,展凝儿果然是去找格峁佬的,当下毫不犹豫便下令动手。

    两个女人恶狠狠地碰撞在一起,这一番交手煞是好看。女人气力天生就比男人小,即便下了苦功,气力比同样练过武功的男人也要弱些,所以就需要用技巧和速度来弥补不足。

    展凝儿和白筱晓都是以快打快,再加上女人身子轻盈,一时间就如同两团旋风在丛林中卷来卷去,枝叶树叶被她们的利剑绞碎,伴随着她们奇快无比的身影在空中飞舞,形成一副很眩目的画面。

    其他那些大汉的搏斗就相对简单多了,刀刀见血,拳拳到肉,杀得难解难分。邢二柱趁着双方恶战,好不容易又逃开一段距离,他脚下如飞地拨开一丛灌木,一头扎了进去……

    “哎呀……”

    毛问智隐约听见前面有些动静,刚刚分开茂密的枝叶,就见一条黑影迅猛地扑进他的怀中,将他一头撞倒。紧随其后的华云飞还以为毛问智遭到了野兽袭击,立即将尖刀扬起。

    邢二柱扑在毛问智怀中,两人的嘴巴近在咫尺,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看,突然“哇”地一声,一起叫了出来,然后邢二柱就像身上安了弹簧似的跳起来,“嗖”地一下,刚被他冲过来时撞开的树丛还在摇晃不止,他又冲了回去。

    “追!”

    华云飞看清那人是邢二柱,不由大喜,也顾不得去扶毛问智,便拔腿追了上去。叶小天见状也马上跟了上去,毛问智被邢二柱那一下撞得有些岔气了,他捂着肚子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追上去,等他拨开树丛。已经看不见叶小天等人的身影,远处有厮杀叱喝声隐隐传来。

    毛问智循着声音小跑着追过去,等他看到眼前的一幕时,不由又惊又奇。叶小天正绕着一棵大树跑来跑去。后边有两个蒙面人持刀追杀,华云飞被一个黑衣蒙面杀手缠住,一时来不及救援,急得大叫。

    现场有许多黑衣人正和展凝儿一群人在殊死搏斗,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些尸体,唯独不见邢二柱,毛问智急急赶上两步,面对如此怪异的一幕,有心想问一句以解心中疑虑,可大家都在“忙”。他能问谁?

    这时毛问智感觉脚下一软,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吓得怪叫一声,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原来邢二柱正仰面躺在他脚下,突着一双眼睛怒视着他,毛问智定了定神,这才发现邢二柱已经死了。

    这个家伙胸口插着半截断剑,衣袍殷红一片,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他精心准备良久。好不容易逃出村子,却阴差阳错一再被人发现行踪,最后被混战的双方杀掉,到死都还以为人家就是为了追杀他而来,却不知他只是一条无辜的池鱼。

    展凝儿的武功比白筱晓要高明一筹,渐渐占了上风。忽然见叶小天被黑衣刺客追杀着,刚刚绕过一棵大树,形势十分危急,展凝儿娇叱一声,突然人剑合一。和身扑了过去。

    “噗!”

    展凝儿一剑刺入一个黑衣刺客的心口,随即迅速拔剑向身后反撩,“铿”地一声火花四溅,堪堪挡开白筱晓刺向她后心的一剑。

    追杀叶小天的第二个黑衣刺客刚从树后追出来,见此情形一刀劈向展凝儿的脑袋,展凝儿脚尖在地上一点,一式“斜插柳”窜了出去,那人劈出的一刀险之又险地贴着她的身子劈下去,削下了一片衣袖。

    叶小天自然不能让慨施援手的展凝儿落入险境,立即一头扑向那个刺客,撞在他的侧后方,那人正想再劈一刀,双脚还未完全落地,就被叶小天撞飞了,可这一来,叶小天就成了正面对着刚刚扑上来的白筱晓。

    白筱晓已经知道这叶小天对主人阳奉阴违,暗中帮着展家通风报信,尊者密召格峁佬返回的消息九成九就是他告诉展凝儿的,对他哪还肯手下留情,当下凤眼含威,满面煞气,剑尖毫不犹豫地刺向叶小天的心口。

    展凝儿刚刚跃开身子,惊魂甫定,眼见势危,急忙又和身扑过来,这时华云飞刚刚结果与他纠缠的那个杀手,但他距离太远,已经来不及扑过来,当下就把手中的刀遥遥掷了出来,刀化光影,呼啸而至,白筱晓听到刀刃破空的锐啸风声,急忙舞剑疾闪,又让叶小天逃过了一劫。

    这一切说来复杂,其实都只是刹那间事,片刻功夫,几个人把追杀者、被杀者、救人者、被救者的身份轮番演绎了一遍。白筱晓因为华云飞那一刀急急闪避,展凝儿趁机把叶小天扯到身边,喝道:“此处危险,我们走!”

    展凝儿一边说,一边大声吩咐:“拦住他们!”说完一把拉起叶小天,转身就逃,那边毛问智见状,也向华云飞高声喊道:“小飞,大哥都走啦,咱们也风紧扯呼吧!”

    华云飞抽身退到他身边,与他且战且退,只是他们与叶小天中间隔着厮杀的双方,只能暂时退向相反的方向。展凝儿的手下为了让她脱身,尽管人数不占优势,还是奋起余勇拼命厮杀,以拦阻追兵。

    白筱晓想到任务失败的可怕后果,虽见一时抽不出人来,身边只剩下一个黑衣侍卫,还是一咬牙根,领着他向叶小天和展凝儿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这一逃一追的双方都未注意,他们所奔的方向正是“雷神禁地”。

    p:向大家求一张月票、推荐票!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