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90章 雷神禁地

夜天子 第90章 雷神禁地

    杨应龙在神殿外守了很久,里边始终没有传出尊者的消息,格格沃也不知在忙些什么,也没有消息送出来,杨应龙暗暗着急起来。掌握蛊神教,继而通过蛊神教控制九峒八十一寨生苗,关系到他长远的打算,岂容有失。

    这时,距蛊神殿最近的另外两个生苗部落的勇士已经在其酋长的率领下急匆匆赶来,听了尊者的吩咐之后,也在神殿外驻扎下来。杨应龙见状更加焦急,这要是等九峒八十一寨的人全都赶来,众目睽睽之下,他如何能阻止尊者假蛊神之名指定继承人?

    一旦格峁佬成为尊者,他本身就拥有很大的实力与威望,八十一寨中有二十多个部落和他关系密切。格德瓦对尊者一向忠诚,虽然不开心,想必也会接受尊者的决定,全力辅佐格峁佬,到那时格格沃名份已失,纵然是八大长老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也不可能控制蛊神教了。

    白筱晓那边盯展凝儿的梢,也不知有没有结果,杨应龙自然不敢把这一注全押在对展凝儿的怀疑上,思来想去,便又派人去村子找叶小天,想向他详细询问一下尊者发病前后的情形。

    不料去村里寻找叶小天的人很快回报:叶小天已不知去向,展凝儿也下落不明,白姑娘带的那批人也不知所踪,杨应龙更加紧张起来。安南天正与几个心腹商量要不要也把营帐迁到神殿,以便能第一时间获悉尊者的消息,杨应龙突然领着几个人闯到了他的面前。

    安南天摆手制止了手下的蠢动,皮笑肉不笑地向杨应龙拱了拱手,道:“杨兄有何见教?”

    杨应龙沉着脸道:“把叶小天交出来!”

    安南天心中微微一惊:“叶小天?莫非他发现什么了?”脸上却是一副讶异的神色,道:“杨兄说什么?”

    杨应龙道:“据我所知,尊者生病的时候,只有叶小天在他身边,现在尊者重病。神殿封锁,内外消息不通,具体情况不明。我想了解一下,尊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我的人去找叶小天,却发现他已不知去向。”

    杨应龙盯着安南天,一字一句地道:“与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你的表妹展凝儿,他们去哪了?”

    安南天撇了撇嘴角,道:“看你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我还当发生了什么事。你要找他们啊,他们去哪儿了……我怎么知道?”

    杨应龙厉声道:“事关神教大事,安南天,莫非你串通叶小天,想要图谋尊者之位?”

    杨应龙身后的武士“铿铿”地拔出刀来。安南天的人见状立即也拔刀相向,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可安南天依旧满脸不在乎,“嗤嗤”笑道:“杨应龙,你好大的威风啊。看这架势,四大家你都已经排名第一了!”

    杨应龙双手一按,制止了手下,沉声道:“不敢当,我只是不想传承大事受到影响。展凝儿究竟去了哪?”

    安南天轻佻地一挑眉头,道:“我那表妹一向野惯了,我可管不了她。说不定她跟叶小天两情相悦。跑到哪儿去卿卿我我了,你想知道,自己去找啊。”安南天嘴里说着,心里也在急急思索:“叶小天怎么会不见了呢,他去哪儿了?”

    ※※※※※※※※※※※※※※※※※※※※※※※

    展凝儿拉着叶小天在丛林中一阵狂奔,一开始还是奔着旯窠寨的方向。但是很快就迷失了方向。

    展凝儿虽然来过多次蛊神教总坛,可每一次都前呼后拥一大堆人,不需要她刻意去记道路,而且她走过的路都是山民们已经踩出来的山路,现在却是在丛林中奔波。

    当展凝儿发现自己迷路的时候。他们已经跑到了雷神禁地的边缘。展凝儿听说过雷神禁地,但远看与近观景致又有不同,此时就在雷神禁地山脚下,她却没有发现自己即将闯入。

    “筱晓姑娘,他们快要逃进雷神禁地了。”

    白筱晓和那个黑衣蒙面的手下越追越近,眼见展凝儿和叶小天就要逃进雷神禁地,不由大急,白筱晓也熟知雷神禁地的故事,她不想冒险闯入,一见叶小天和展凝儿毫不犹豫地跑向雷神禁地,不由大急,立即咬牙喝道:“拦住他们!”

    当下白筱晓也顾不得那名手下了,深深一提气,施展轻功提纵术,足尖一点便是近三丈的距离,疾如飞鸟般向展凝儿和叶小天追过去。

    提纵术极耗体力,白筱晓轻易是不会施展的,否则你追上了人家,却已耗尽体力,那又有什么用?此时她却顾不了那么多,一用提纵术,她的速度足足快了三倍,在展凝儿和叶小天即将闯入雷神禁地的时候,白筱晓终于追了上来。

    “杀!”

    白筱晓娇叱一声,奋起余力一剑刺去,展凝儿急急止步旋身,手中剑化作一团光影,与她的剑重重地碰在一起。

    “铿”地一声,两口质地上乘的宝剑同时折断,受此巨力影响,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错开,展凝儿向外闪出三步,有些趔趄地站住,白筱晓却因刚刚施展提纵术有些脱力,抢出两步便一跤栽倒在地。

    叶小天一见机不可失,马上和身扑了上去,他不懂搏击术,小时候跟人打架斗殴倒是会些死缠烂打的本事,当下双手双脚齐动,把白筱晓整个身子绞住,白筱晓突然被男人抱住,不禁又羞又气,尖声叫道:“你给我滚开!”

    可她双腿被叶小天的双腿绞住,上身也被叶小天抱得紧紧的,凭借腰力像条上了岸的鱼似的拼命弹跳了几下,非但没有甩开叶小天,反而被叶小天缠得更紧了,两人此时的情形就像一对正在交媾的蛇,缠得严丝合缝。

    叶小天急叫道:“凝儿姑娘,快杀了她!”

    白筱晓比他力气大,叶小天感觉快要搂不住她了,情急之下,突然来了一个头锤,重重地磕在白筱晓的鼻子上,白筱晓鼻子一酸,登时热泪长流,明明是个高手,却被叶小天这地痞斗殴的手段折腾的狼狈不堪。

    展凝儿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跃过来,可这时叶小天和白筱晓已经满地打起滚来,翻来翻去的不停变换着位置。展凝儿手中提前半截断剑,情急之下竟不敢下手,生怕错手刺在叶小天身上。

    在白筱晓的奋力挣扎下,叶小天快要抱不住了,在白筱晓背后紧扣的十指渐渐有松脱的感觉,不由大叫:“快动手啊!”

    白筱晓恨极,突然一口咬住了叶小天的耳朵,这等关口,师父教授的功夫被白筱晓忘得精光,用上这泼妇打架的手段反而奏了奇效,叶小天疼得哇哇大叫,双手下意识地松开了。

    白筱晓一挺小腹,竟把叶小天从身上弹起两尺来高,不等他再落下,便猛地一蜷腿,狠狠一脚把叶小天踹飞了出去。

    “哇……”

    叶小天一声惨叫,仰面摔进一片灌木丛,被柔软而有弹性的枝条接住,只是脖颈上擦破许多血痕。

    这时那黑衣蒙面人已经追过来,一见眼前情形,立即大喝一声向展凝儿冲去,展凝儿虽然武艺高强,却没有这种生死相搏的战斗经验,趁手的兵刃已断,长剑变成了短刀,一时不免有些手忙脚乱,好歹仗着她的武功远胜对方,这才没有吃亏。

    双方兔起鹘落,交手十余回合,展凝儿渐渐适应了这种打法,手中断剑猛地缠住那黑衣人的长刀,贴着刀刃倏然滑落,只听那黑衣人一声惨叫,四根血淋淋的手指跌落,掌中刀也随之落地。

    展凝儿一脚将那黑衣人踢翻在地,白筱晓趁机滚地一翻,抢到长刀,奋力向上一撩,展凝儿只见白光一闪,想也不想便趋身疾退,只听“ 嗤”地一声,被白筱晓一刀划断了腰带,再稍慢片刻,就得被她开膛破肚,如此毒辣的手段,把展凝儿惊出一身冷汗。

    展凝儿此时已经没有趁手的兵刃,可没有把握同这个武功相差不多的对头较量,叶小天此地被灌木丛架住,脚下无根,颤颤巍巍的还没挪到地上,展凝儿飞掠过去,一把将他从灌木丛上扯下来,架住他的膀子,也施展轻功提纵术,速度陡然加快,向前疾窜而去。

    其实白筱晓此时已经力竭,展凝儿只要再补上一剑,她必死无疑,可惜展凝儿却被她的悍勇吓住,只当她还有余力一战,是以选择了逃跑,错失了将她杀死的机会。

    白筱晓拄着刀半跪在地上,恨恨地看着展凝儿和叶小天逃去的方向,再看看四指已断,捂着手痛呼不已的手下,想到主人残忍的手段,不禁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向雷神禁地追了进去。

    她的那个手下已经断了四指成了废人,白筱晓也没指望他还能再起什么作用,是以也没理会他的死法。

    十指连心,那人被展凝儿一剑削断四根手指,只觉痛楚难当,他拉起衣襟,用牙撕扯下一段,将自己的手掌草草裹起,已是疼得满头大汗。

    这人也清楚自己已无力再战,正想回去向杨应龙报讯,目光一转,突然发现地上有一方莹润的玉牌,他急忙上前拾起,仔细看看那玉牌上雕刻的花纹,再翻过来看了看背面的字迹,登时大喜过望。

    杨应龙图谋蛊神教久矣,他手下这些死士自然明白这块玉牌意味着什么,这人赶紧揣好玉牌,向来路飞奔而去……

    p:诚求月票、推荐票!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