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94章 峰回路转

夜天子 第94章 峰回路转

    随着那一声长笑,密林中一下子涌出许多人来。格峁佬一见朗声长笑的那人,目芒顿时一缩,来人竟是杨应龙!

    杨应龙穿着一身与他手下一样的黑色劲装,腰间佩着一口刀,冷冷地看着格峁佬,慢慢伸出手,攥住刀柄,一字一句地道:“交出通行玉牌!”

    格峁佬乍见杨应龙,心中顿时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本该守在神殿外寸步不离的杨应龙居然换了与手下人一样的装束,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神殿。

    杨应龙是跟着格峁佬前去探听消息的那个手下悄悄蹑来的,那人行动虽然机警,又岂能瞒过他的耳目?但他有意放过了那个人,任由他与神殿中的内线取得联系,然后跟着他一路潜来,终于发现了格峁佬这条大鱼。

    虽然格峁佬方才的话他没有听完全,但是一看格峁佬这副鬼鬼祟祟的模样,杨应龙就料定格峁佬根本不知道这块玉牌本就是送给他的,杨应龙当然不会把真相告诉他。

    格峁佬迅速镇定下来,冷笑道:“交出玉牌,难道你就会放过我了?杨应龙,这是我们蛊神教内部的事,你是一方土司,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可不要轻易牵涉到本教中事来,否则只怕后患无穷!”

    杨应龙嘿然道:“杀了你,神教就是我的,又哪还有内外之分?动手!”

    杨应龙一声叱喝,身后的武士立即蜂拥而上,已然戒备的格峁佬的手下也悍不畏死地迎上去,双方立即展开了一场混战……

    此时,又当残阳如血。

    ……

    雷神禁地里,叶小天和展凝儿又是一天徒劳无功的探索,依旧没有找到出路。展凝儿已经发现玉牌消失,可现在生命都没保障,也顾不上长吁短叹了。傍晚时分,夕阳西下的时候。两人需要考虑的就是今晚的睡眠安全问题了。

    昨夜那一幕,现在想起来还叫人汗毛直竖,那虫子无声无息的,顷刻间就能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啃噬成森森白骨。若不是白筱晓恰于那时摸到他们身边想下毒手,结果做了他们的替死鬼,现在他们早就变成一具骷髅了,这个问题不解决,谁还睡得着。

    叶小天突发奇想,道:“不如我们找一个浅一些的温泉,泡在水里面睡觉。如果那些虫子能下水,水里的鱼早被它们啃光了,所以水里一定安全。”

    展凝儿怯怯地道:“万一水里也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呢?”

    叶小天想了想,心里也有点发毛。展凝儿思索了一下,喜道:“要不,咱们两个轮流睡,一人半宿,醒着的人注意观察四周情形。有火堆照着,那虫子爬得又不是特别快,应该没问题。”

    叶小天道:“转悠一天,你我都又累又乏,万一半夜睡着了怎么办?再者说,这么轮流休息,明天更没精神了。白天还怎么找出路?”

    展凝儿道:“那你说怎么办?”

    叶小天四下看看,发现不远处有一片树林,较之谷外的森林虽然稀疏了许多,但是依旧有许多高矮不一的树木,尤其是树下的野草野花长得茂盛,有些枝叶很大的怪草怪花长得比人都高。

    叶小天道:“我们去那边。多弄些柴草树木,在宿处四周点上火,那虫子不就进不来了?”

    展凝儿的眼睛亮起来,道:“好主意!就这么办!”

    两个人立即行动起来,那片树林有些树木很矮。有些花草粗大的枝干和阔大的叶子也很禁烧,二人挑了一处临泉水的所在,这样至少有一面不用点火,否则光是木材都不知要准备多少。

    三面大火的确能有效地防止各种野兽蛇虫的侵入,其实那些虫子也未必就正好从这里过境,昨晚那些虫子倒有大半原因是被鱼腥味儿吸引过来的,但是外围有个火圈,总是觉得更安全些。

    两人这一晚睡的很安稳,半夜的时候又起来加了一把柴,这样即便火灭了,凭着灰烬的余温也能在天亮间隔绝蛇虫的侵入。

    天亮了,叶小天爬起身来,抻了个懒腰,浑身的骨节咔吧吧直响,虽说四周设了火墙,可一开始他还是无法入睡,那种怪异的虫子只要一想起来就令人毛骨怵然。

    直到近三更天他才沉沉睡去,可这一觉毕竟睡的舒坦,清晨起来只觉精神体力都恢复了许多。叶小天转眼四顾,不见展凝儿的身影,只有三面火墙还散发出袅袅的清烟。

    叶小天心头一紧,刚要纵声高呼,忽然发现展凝儿正蹲在泉水边洗漱,这才安下心来。叶小天举步走了过去,展凝儿听到脚步声,回眸望了他一眼,叶小天笑道:“昨夜睡的可好?”

    展凝儿轻轻叹了口气,道:“你这人,还真是一副没心没肺的肚肠。昨夜睡的好又如何,咱们走不出去,又有这种怪异的虫子时刻威胁着生命,你还笑得出来。”

    叶小天蹲在泉水边,“哗哗”地撩起清澈的泉水洗脸,含糊不清地道:“我哭就有用了?如果我号啕大哭一番,咱们就能走出去,再也不用碰见那鬼虫子,那我就哭给你看。”

    展凝儿幽幽地叹了口气,将一截剥好的树枝递给叶小天,叶小天虽然平素也用牙刷子刷牙,但是不少穷苦人家还是用这种就地取材的传统工具,自然懂得用法。

    他接过树枝,用牙齿轻轻噬咬,把那树枝纤维咬得松散开,便成了一枝简易的牙刷子,至于青盐或者更高级的牙粉自然是无处寻摸的,只好将就着刷刷牙了。

    展凝儿在旁边一块青石上坐下,双手抱膝,道:“咱们不能这么胡乱闯了,怎么得想得个法子,才好试探出去的路,要不然恐怕再转悠十年都未必走得出去。”

    叶小天盯着泉水中的游鱼,道:“找路的事儿一会再说,你不饿么?”

    展凝儿道:“怎么不饿,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可……这针尖儿大的鱼,能吃得饱?”

    叶小天扭头看了展凝儿一眼,她的腰带被白筱晓一剑削断了,到了这雷神禁地后,随便扯了一条青藤缠在了腰间,裹束的紧了,纤腰隆胸倒是曲线更加明显。叶小天怎么看,都不觉得这样雄伟的胸部能有前胸贴后背的效果。

    展凝儿看到他贼兮兮的眼神,羞恼地道:“你看什么?”

    要不是这鬼地方只有叶小天跟她作伴,展凝儿早就跳起来一脚把他踢进泉水了。叶小天干笑两声道:“没笑什么。这里有小鱼,应该就有大鱼,咱们往上游走走,到水深的地方,说不定就有大鱼可抓了。”

    说着,叶小天抛掉“牙刷”,站起身向泉水小溪的上游方向看了看,又道:“你看那边树丛茂密,说不定还有什么野果子可以食用,走,咱们过去看看。”

    展凝儿有些害怕地道:“咱们在空旷的地方,如果有什么怪异的东西摸过来,咱们还能看得清楚,摸到林子里去……”

    叶小天道:“看得到就一定逃得掉?说不定有什么怪兽能飞能跑,碰到了那就上天无路了。走吧,这片地方咱们还没来过,说不定是条出路。”

    叶小天说完,不由分说便拉起了展凝儿的小手,展凝儿在这禁地里面变得比在外面时候温驯了许多,那傲娇脾气也很少发了,乖乖地跟着叶小天向前走去,手也没有抽出来。

    叶小天很少有机会同女孩子如此亲近,何况又是一个身份高贵、容颜俊美的少女,握着她那柔软的小手,叶小天不禁心中一荡,身体便悄悄地起了些反应,叶小天心想:“这丫头,不发脾气的时候,其实蛮可爱的呢。”

    叶小天带着展凝儿一路向前探去,渐渐的藤蔓拦路,步履艰难了,叶小天用那口刀劈砍着藤蔓,一路向前摸去,前方水声渐渐响亮,砍开一丛蒿草,前方突然出现一条银亮亮的瀑布。

    瀑布不高,大约只有三丈上下,湍急的水流注入崖石下的一个水湾,这里的水很清澈,但明显深了许多,从水面上就可以看到水底有许多游鱼,每条至少都有一尺多长。

    叶小天喜道:“就是这里了。”

    他放开展凝儿的手,挥刀便去砍伐通向水湾的野草野花,展凝儿嗅到一股奇异的香气,抬眼望去,见前方草丛中生长着一株一人多高的野花,那花正盛开着,碗口大小,香味儿就是从那花瓣中散发出来的。

    展凝儿道:“这花好漂亮。”伸手便去摘那花瓣,叶小天挥刀劈开一片野草丛,又用另一只手里拿着的树棍向前敲打了一阵,以免有蛇虫藏匿其下,听到展凝儿的话,他也扭头看来。

    展凝儿的手刚刚触及那朵花的花瓣,那朵花的花瓣突然猛地收缩起来,好象要把她的手裹进去似的,吓得展凝儿惊呼一声,急忙缩回了手,这时那碗口大的花朵已完全收紧,从花芯里喷出一股粉色的花粉。展凝儿嗅到那花粉,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便一头扑倒在地。

    叶小天急道:“你怎么了?”

    他抢过来刚刚抱起展凝儿,就觉得头脑一阵晕眩,刚刚立起的身子向下一扑,压在了展凝儿的身上,两个人都人事不省了……

    :这章一发,一定又有色.狼浮想连篇了,你说!你说!你这头色.狼!求月票、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