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99章 穷途(月票双倍,诚求支持)

夜天子 第99章 穷途(月票双倍,诚求支持)

    “我?该死?”

    尊者眼中有一抹叫人看不透的深深的悲哀:“为什么?”

    阿宝咬牙切齿地道:“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因为我不想天天呆在这个鬼地方,侍弄那些花花草草,一直到死!因为我不想天天陪着你这个死老头子!就因为你是蛊神尊者,就因为你路过我们村子时,顺口夸了我一句‘这孩子机灵’,我就得被家人荣幸之至地送到你的身边侍候你,天天陪着你这个面目可憎言语无趣的老头子,陪着那些不会说话的花花草草,你以为我不生厌吗?”

    尊者颤声道:“我……我……”

    阿宝激动的颊肉一直都在哆嗦:“是!你对我很好!你整天钻在那间破房子里研究你的蛊术,偶尔出来一趟,还抽时间教我读书识字,教我说汉话。这山里九峒八十一寨,除了八大长老,认识字的就没几个,我比他们都有学问,可是你知不知道……”

    说到这里时,阿宝的声音嘶哑起来,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不曾读书识字,如果我不知道天下有这么大,天下间有那么多精彩有趣的地方,我心里的痛苦会更少一些?

    识字读书之后,我更想走出去了,可是我走得掉吗?谁敢稍稍表现得对你不敬,那就是大逆不道,我敢有半句怨言吗?我还要表现得非常喜欢待在你身边的样子,天天侍弄那些该死的花草!”

    尊者如遭雷击,脸色灰败,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阿宝道:“杨土司答应我,只要我肯为他做事,为他通风报信,等他扶保格格沃长老登上尊者之位,他就赏我一些金子,送我离开这大山深处。送我到中原去,到那花花世界去。”

    阿宝的脸庞激动的胀红起来:“我朝思暮想,朝思暮想啊!那天,听你对叶小天说你懂得读心术,我站在一旁都快要吓死了,我真觉得自己的胆都要吓破了,幸好……幸好我以前只是有些抱怨。幸好你又说早就封闭了读心术,而我是在那之后才认识杨土司的,哈哈哈……,自作孽、不可活……”

    阿宝疯狂地大笑起来,尊者眼中悲哀、痛苦的神色越来越浓,他用苍凉而低沉的声音道:“自作孽。不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呵呵,是啊,老夫是自作孽……”

    阿宝因为脸庞有些扭曲,所以显得有些狰狞:“老东西。你知道杨土司为什么收买叶小天吗?他根本就不是希望通过叶小天探听你的消息,又或者影响你的决定,有我在你身边,他还需要其他耳目?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迷惑你,让你认为他对你完全不了解,这才能令你放松警惕。”

    阿宝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话,呼吸有些粗重起来:“没想到你这老家伙还是留了一手。居然布下了‘千年’,害得我也出不去,无法跟他们取得联系,你想把他们都害死?你休想!你害死了杨土司,就是害死了我!就是害死了我走出大山的希望!”

    尊者身子抖得就像风中的一片落叶,嘴唇不断地哆嗦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此刻,他心如刀割,也不想再说什么了。阿宝咬紧牙根道:“老家伙,你本就天年已尽。就不要再挡我的前程,你去死吧。呀~~~”

    阿宝举起匕,向尊者猛扑过来。尊者定定地看着他,眼中那抹悲哀浓到让人心痛,眼看阿宝举着匕咬牙切齿地扑近,尊者突然在床头一扳,“轰”地一声,那张巨大的华丽的床从中间裂开一道口子,尊者和身下那华丽的被褥一起落了下去。

    阿宝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得呆了一呆,等他反应过来,挥起匕狠狠刺去时,尊者已经落进大床裂开的那道陷坑,他身形落下的最后一刹,眼中所看到的就是阿宝决绝地刺出的一刀。

    这一刀没有刺中尊者的身体,却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心里,尊者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本就要死了,原本没必要再逃,但他必须逃,因为……他不想让阿宝背负弑父的罪!

    ※※※※※※※※※※※※※※※※※※※※※※※※※

    叶小天看着远处蹲在河边喝水的那头巨猿,暗自沉吟:“这头巨猿看起来很通人性的样子,它对这片禁地一定非常熟悉,说不定它能带咱们离开,只是如何让它明白我的意思,这可有点难。”

    叶小天想对展凝儿说出自己的这个想法,一扭头,就见展凝儿眉眼弯弯,正掩口失笑,不由奇道:“你笑什么?”

    展凝儿道:“你看你现在这副模样,真是像极了猴子,难怪那头巨猿把你当成兄弟。”

    叶小天此时髻早就散了,披头散、袒胸露腿的真有点像个野人,不过怎么说也跟猴子不沾边儿。叶小天不服气地道:“我这不是还穿着衣服呢吗,虽说短得像短裙苗……,对了,你也是苗女,就没穿过短裙苗的裙子?”

    展凝儿笑吟吟地道:“我又不是短裙苗,为什么要穿她们的衣裳?不过……我小时候还真因为好奇穿过的。”

    叶小天登时两眼放光,色兮兮地问道:“也是光着屁屁穿吗?”

    “哇!”

    嘴欠的叶小天又飞了起来,好在展凝儿踢他的脚法日益熟练,这一脚看着凶猛,却还是用的巧劲儿,叶小天落在地上,依旧毫无伤。

    可是这一幕却被刚刚返回的那头巨猿看到了,巨猿不顾左肢的伤势,迅地跑过来,冲着展凝儿呲牙咧嘴大声咆哮着,还用两只比钵还大的巨拳嗵嗵嗵地捶着自己的胸口。

    展凝儿骇得花容失色,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一迭声地告饶道:“好啦好啦,你别冲我脾气啦,我不欺负你兄弟了还不成?”

    叶小天爬起来,洋洋得意地走过来,道:“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回不冲我凶了吧?”

    展凝儿狠狠瞪了他一眼,巨猿立即一声咆哮。作势一动,展凝儿赶紧冲它露出笑脸:“人家跟他开玩笑啦。”

    叶小天想拍拍那巨猿的肩膀,可惜那巨猿人立而起时,个头实在是太高了些,他举高了手都够不到那头巨猿的肩膀,只好在它后腰上拍了拍,笑眯眯地道:“猿兄。算啦,咱们好男不跟女斗。”

    现在叶小天有巨猿撑腰,说话也有了底气,展凝儿恨得牙根痒痒,却真的不敢再招惹他。巨猿俯下身子,见叶小天笑嘻嘻的。对于开心的表情,它还是看得懂的,不由有些纳罕,它虽然不懂人类那么复杂的感情,却也隐约明白刚才那一幕似乎是它想岔了。

    叶小天手舞足蹈地向它比划道:“开玩笑的,她跟开玩笑呢,懂?就是玩耍。”

    叶小天推了巨猿两下。巨猿纹丝没动,叶小天又挥起拳头,假意捶打了它两下,做出转身要逃的样子,巨猿终于明白过来了,咧开嘴巴很兴奋地叫了两声,然后就抬起了它那巨大的脚掌。

    叶小天差点儿跪了,这要是让它来上一脚。自己就得贴到岩壁上去,扣都扣不下来,叶小天忙不迭摆手,急急比划不肯让它尝试,那巨猿只当这也是跟它玩耍的一部分,兴致勃勃地凑上来,叶小天欲哭无泪。转身就逃。

    那头巨猿刚要追赶,突然站住脚步,仰起头来努力地嗅了嗅空气,又转过身去。冲着远处大声咆哮起来,那咆哮声是如此巨大,以致整个山谷都隆隆作响。

    叶小天本来已经逃进山洞,听到那愤怒的叫声,生怕它伤害了展凝儿,又急急赶了出来,就见那头巨猿背向山洞,以拳擂胸,冲着远处愤怒地咆哮着。叶小天纳闷儿地道:“它怎么了,好象火了?”

    眼见巨猿狂,展凝儿已经知机退到叶小天身旁,听到这话,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它好象突然就大雷霆了,不过……好象不是冲你……”

    这时,巨猿已经从人立状恢复了正常,用两只巨拳嗵嗵地擂着地面,震得大地都出了颤抖,叶小天知道那头巨猿对自己甚是亲热,不会伤害自己,便壮起胆子走过去,安抚道:“猿兄,出什么事了,你不要这么生气。”

    巨猿看起来非常紧张,它突然张开嘴巴,冲着远处又是一声咆哮,叶小天近在咫尺,它张开血盆大口,这一声咆哮,一股气浪顿时把叶小天的头都吹得飞扬起来,那巨大的声音把叶小天的耳鼓震得嗡嗡作响,一时间什么都听不见了。

    巨猿伸出大手,一把抓住叶小天,像一个巨人提着一个破玩具,一瘸一拐地就往丛林中冲去。

    叶小天被它那一声吼震得晕头转向,他看到展凝儿在一旁张嘴大呼,却什么也听不见,叶小天放声大呼道:“猿兄,你干什么啊,快放我下来,别到处乱跑啦,咱们玩点儿别的成不成?大不了人家让你踢一脚,只准踢屁股喔,喂!喂喂!”

    那头巨猿根本听不懂叶小天在喊些什么,尽管它腿上有伤,步履蹒跚,可是走得依旧比叶小天全力奔跑还快,但是当它快跑到丛林边缘时,却突然猛地站住,又是一声愤怒的咆哮。

    叶小天的耳朵刚刚恢复了一些知觉,被它这一声咆哮,又给震得什么也听不见了,巨猿抓着叶小天转身就走,叶小天像一个小孩子手里的布偶娃娃,被甩荡来甩荡去,在巨猿转身的一刹那,叶小天突然现地面上有一幅灰白色的“地毯”正缓缓蔓延过来。

    虽然只是看到那么一刹,叶小天却立即明白那是什么了,他的身上陡然掠过一丝寒意,根根汗毛都竖了起来,放声大叫道:“跑啊!快跑啊!好多虫啊,可吓死爹啦……”

    这句话本是毛问智的口头语,叶小天吓得语无伦次,顺口就学了来。

    p:月票双倍开始了,向您求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