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5章 善后事宜

夜天子 第05章 善后事宜

    “尊者,您这几天需要接见各峒峒主、各寨寨主、各山山主,以及各部落长老。安宋田杨四大土司及黔地大小几百位土司正陆续派人送上贺礼,尊者也应慰勉一下。还有,四川、云南等地一些苗家部落也正派……”

    叶小天不耐烦地道:“不是说我一登位就要出去游历吗,等他们都到了,再一个个见过,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啊?”

    格德瓦无奈地道:“这个……是您登位之后必须要做的事啊,尤其是安宋田杨四大家,怎么也得见一见,他们的态度,可是影响到您地位的稳固和影响力。不过,杨应龙此人居心叵测,他这次亲自赶来,明显是想打尊者宝座的主意,同他接触时,尊者要多留个心眼儿。”

    叶小天道:“这你放心,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我还是有的。这样吧,九峒八十一寨的那些峒主山主寨主和长老,你安排个时间,我一块儿见一下。外地来的那些贺客,就只安宋田杨四大家我见一下好啦,其他人一概由你们接待,就说我很忙。”

    格德瓦:“这……”

    叶小天道:“你放心,有时候,你越端着点儿,人家越拿你当回事儿。一个神秘的尊者,岂不是更让他们心生敬畏?嘿!装神弄鬼这点事儿,你比我明白,咱们当着真佛不烧假香,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格德瓦十分尴尬,拿这个痞赖无行、油腔滑调、不按常理出牌的尊者一点办法也没有。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尊者同以前那些尊者还真是不一样,当年上上任尊者在位的时候,他就已是上一任长老选定的继承人,曾经侍奉过尊者。

    不管是上上任尊者,还是上任尊者,在他们面前都是喜怒不形于色,你永远也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同这样的上司接触,真是身心俱疲,可是和叶小天打交道却轻松惬意的很,而且跟这个年轻人在一起久了。自己也开朗起来,似乎年轻了几岁。

    格德瓦苦笑着答应了,叶小天赞赏地拍拍他的肩膀,道:“好极了,那这些事就麻烦你了。我很忙,我真的很忙,我必须尽快离开神殿,所以没有必须由我处理的要紧事,你就不要来打扰我了。”

    格德瓦道:“是!还有一件事,得尊者您来拿主意。各部落为你奉献的那些神妃,您还没有最终确定人选,除了先前送来的那十六位姑娘,各部落现在又陆续选送来四十多人,您要是都满意。那就都留下……”

    叶小天转身正要走,听到这句话一下子顿住了脚步:“那些姑娘啊……”哪个身心健康的男人没有幻想过三宫六院?想到那些姑娘们青春的气息、俏丽的模样、婀娜的身姿,叶小天心中就一阵难过:“无后为大啊。”

    作为一个雄性,而且雄性荷尔蒙很强烈的雄性,叶小天巴不得把那些姑娘都留在自己身边,就是享用不过来,看看也是好的。嘿!赏心悦目啊。你空虚你寂寞?那肯定是因为你对神不够虔诚!

    叶小天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当神棍的潜质了,可是一想到不能有一个延续自己血脉的小宝宝,就从心底里觉得无法忍受。起码的良知他还是有的,又怎忍耽误了人家姑娘。

    于是,叶尊者忍痛叹息一声,对格德瓦道:“你也知道。我马上就要去‘游历天下’,把他们选作神妃,难道让她们等我二十年?磋砣了青春且不说,等我回来她们都成了年过三旬的怨妇了,算了。你叫他们不要再送人来了,已经送来的也送回去。”

    格德瓦叹息一声道:“这样的话,虽然不是尊者没有看中她们,不致影响她们今后的生活,可是她们一定会很伤心很失望的,她们可是真心虔诚地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奉献于尊者。”

    叶小天何尝不很“难过”?格德瓦啰哩啰嗦的,把叶小天那颗本就不甚坚定的色心都快说活了,叶小天赶紧打断他的话道:“好啦,她们的心意本尊已经清楚了,她们呢,我是等不了啦,她们如此心诚,那二十年后可以让她们的女儿来完成她们的心愿嘛。”

    格德瓦无限景仰地望着这位一千五百年来,本教最伟大的一任尊者,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

    被选送到神殿来的姑娘们离开了,格德瓦对她们说的很客气:“尊者要秉承本教一直以来的规矩,很快就要离开神殿游历天下,归期难以确定,因此不需要留人在神殿服侍。不过你们虔诚的心,尊者已经代表无所不能的蛊神接受了,神会赐福你们的。”

    姑娘们离开的时候很伤心,有好多人是哭着走出去的,清纯稚嫩的她们是真心相信伟大蛊神的存在,也是真正虔诚地想要把自己完全奉献给尊者、奉献给蛊神,这种虔诚的心态,常人自然是无法理解的。

    叶小天站在高高的露台上,恰好看到她们依依不舍结队离开的身影,这么多位姑娘中,叶小天认识的只有太阳妹妹,他看到太阳妹妹登上竹筏,还依依不舍地回头,恰好看到了站在露台上的他。

    隔着这么远,只能依稀看到太阳妹妹那张清纯美丽的面孔,本来无法看清她的目光,但是叶小天却似乎能够感觉到太阳妹妹那两道幽怨的目光。叶小天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干女儿,其实我也很幽怨的……”

    展凝儿站在叶小天身旁,神色不善地乜着他,酸溜溜地道:“挺舍不得吧?”

    叶小天正气凛然地道:“怎么会呢!如果我想留她们,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展凝儿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儿,她或者还没意识到,从禁地那一刻起,叶小天的身影已经牢牢镌刻在她的心里,看到叶小天依依不舍的样子,不由自主地就捻酸吃醋了。

    如今听叶小天这么一说,展凝儿神色刚刚一缓,就听叶小天又叹了口气,幽幽地道:“我还年轻,不懂得控制,一下子给我这么多漂亮姑娘,我会死的……”

    展凝儿:“……”

    一旁,福娃儿和猿大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色间颇不友好。猿大哥的智商只相当于几岁的孩子,福娃儿的智商比它还要低一些,它们都把叶小天当成自己的亲人,自然就有了争宠的念头。

    叶小天多抚摸谁一下,多喂谁一根竹笋,它们那颗简单的兽心里就会觉得叶小天似乎更疼爱对方一些,所以彼此间很不友好。这种敌对状态,大概得等它们两个厮混出感情来才能改变,但现在还不行。

    只是猿大哥只要一呲牙咧嘴,就是一副狰狞的凶相,福娃儿却是怎么扮都是萌萌的,它的眼睛瞪得再大也是一副囧态,要是比咆哮声就更惨了,猿大哥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就像打了一个闷雷,福娃儿即便是仰头长啸……,依旧是婴儿般的鸣叫,逊毙了。

    叶小天要离开神教之前还有很多事要做、要谈。包括会见一些重要的部落首领,与六大长老以及刚刚补位上来的两位新长老磋商离开神教后的一些琐碎事情,了解掌握神教的历史和一些规矩。

    虽说每一任尊者都要游历天下,可是神教是不会放任一位尊者独自远行的,万一尊者出现意外怎么办?所以每一任尊者远行,其实明里暗里都有大批随从以策安全。

    叶小天情况特殊,此前他甚至没有接触过蛊术,虽说蛊神侍者最重要的使命是同蛊神沟图,传达神的意旨,蛊术高明无否并不重要,可是作为蛊神教的尊者如果不会用蛊就成了笑话,也需派人随侍教习他练习蛊术。

    可叶小天只答应学习蛊术,却坚决反对派人保护。他可不希望今后二十年难能可贵的自由生活也被他们搅乱,如果每天身边都有一群人盯着,这对那些出身世家、身份高贵的人来说,可能从小就已习惯了,但是对叶小天来说却是难以忍受的一件事。

    对于叶小天的喜欢唱反调,各位长老似乎也习惯了,他们不愠不恼,只管和叶小天磨着,试图找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办法。

    现在的情况是:他们不敢逼迫太紧,令叶小天不满。叶小天也不敢逼迫太甚,真要把他们逼急了,这帮老家伙没准真能干出把他弄成活死人的事儿来,到时就说他正在冥想,正跟蛊神沟通,一沟通就是一辈子勉强也说的过去,神的世界谁搞得懂呢。这样一来,双方的关系基本上还算融洽。

    在拖延了两天之后,杨应龙终于得到了叶小天的接见,杨应龙事先已经想过种种拉拢叶小天的手段,可是当他走进小厅,见到身着白色镶金边华贵礼袍、头戴金冠的叶小天时,却马上打消了打算。

    这场会见毫无意义,因为格彩佬和格德瓦等八大长老担心尊者年轻识浅,会在老谋深算的杨应龙面前吃亏,是以全体出场陪同了,在这种场合下,杨应龙还能说什么?

    杨应龙改变了主意,依照礼节恭贺叶小天成为尊者并敬献了一份厚礼之后,便和叶小天随意寒喧起来。闲谈中,杨应龙获悉叶小天将按照蛊神教的传统游历天下,他的心中一动,立即又有了一个好主意。

    :双倍最后一天了,凌晨第一更,诚求月票、推荐票!

    ps:

    :双倍最后一天了,凌晨第一更,诚求月票、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