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9章 不解风情(第五更求月票)

夜天子 第09章 不解风情(第五更求月票)

    湖对面,安南天负手站在岸上,悠然看着对面的神殿。因为水雾的关系,从这儿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对面的人影,如在仙境,如在梦里。

    展凝儿坐在他旁边,正拿着钓杆在钓鱼,鱼漂一直在剧烈地抖动,她的眼神儿直勾勾地看着水面,却仿佛完全没有看到鱼漂的异动。

    安南天轻轻吁了口气,叹道:“世事难预料啊。谁能想到,一群人抢来抢去,有蛊神教的第一长老、第二长老,还有世俗的土司老爷,大名鼎鼎的杨天王,最后却便宜了这个小子。”

    展凝儿咬着唇不理他。

    安南天偷偷乜了她一眼,继续叹气:“可惜啊,尊者是不能婚配的。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打听到,由于叶小天的坚持,八大长老退让了一步,允许他成亲娶妻,但是呢,只能有二十年尘缘。可惜啦,只有二十年……”

    展凝儿还是咬着唇不说话,心中痴痴地想:“只要过得快活,二十年夫妻,也好过味同嚼腊的过一辈子吧……”

    安南天继续摇头,继续叹气:“好歹相识一场,人家就要走啦,唔……,还是打着游历天下的幌子去找媳妇儿,你就不去跟他道个别?”

    展凝儿突然像一只猎豹似的跳起来,凌空一记鞭腿。

    “啊!”

    安南天惨叫一声跌进了湖里。那钓竿平静地躺在湖岸上并没有被鱼拖走,因为那鱼已经脱钩。

    安南天居然会水,水性还很好,他踩着水游到岸边,狼狈地爬上来,对展凝儿怒道:“你又欺负我,为什么踢我?”

    展凝儿冷冷地道:“谁叫你在心里笑我。”

    安南天叫起了撞天屈:“我哪有在心里笑你?”

    展凝儿冷笑,脚跟轻轻抬起,脚尖点地。跃跃欲试:“你敢说没有?”

    安南天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屁都不敢再放一个。

    展凝儿冷哼一声,拾起钓竿,坐回马扎继续钓鱼。安南天拧了一把衣服上的水,瞄了她一眼,忍不住又嘴欠了:“要去道别你就去,别这么婆婆妈妈的,你在这跟个受气小媳妇儿似的有用么?看看你那饵,都被鱼啃光了,你能钓着什么鱼?”

    “哇!”

    展凝儿又是一记鞭腿,杏眼喷火地瞪着砸进水里的安南天,一字一顿地道:“我乐意!”

    安南天再一次从水里爬出来,恼火万丈地道:“你够了啊!展凝儿。你再敢踢我一脚试试,我可要会翻脸的,我翻起脸来比翻书还快,一旦翻脸,我自己看了都害怕。”

    展凝儿没说话。已经做好第三次落水准备的安南天顿时洋洋得意起来:“啊!看来表妹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怕我的,我这一摞重话,她就不敢发作了。”

    安南天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向展凝儿定晴一看,却见她正瞪大眼睛看着湖面,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那神情说不出是惊喜、是羞怯。还是激动。安南天下意识地一扭头,这才发现他表错情了,展凝儿不是怕了他的狠话,而是她的情郎正踏浪而来。

    叶小天站在竹筏前面,一袭白衣,飘飘若仙。风拂起他的衣带。碧浪被竹筏荡开,白色的浪花就在筏尖上翻腾,从湖这边看去,就像叶小天正踏在浪尖儿上。

    安南天看在眼里,不由得也是暗赞一声:“还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么一打扮,倒真是风度翩翩佳公子呢。”

    安南天心里想着,下意识地就说了出来,素知他癖好的展凝儿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道:“你敢打他主意,我就阉了你!”

    安南天听了觉得很痛心,小时候哪怕只有一串糖葫芦,他都可着表妹先吃,表妹却不肯把她的男人让他先尝,尽管他本来就没想过要吃窝边草,可表妹意思意思、推让推让也是好的嘛。

    安南天注意到表妹很不自然地掠了掠鬓边的发丝,又悄悄地拉了拉衣襟,胸膛挺高了些,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了:“唉,女生外向,古人诚不我欺呀!”

    安南天正自怨自艾的时候,那竹筏已经箭一般驶到湖边,又稳稳地停在那里,尊者就在筏上,那划筏子的人激动的浑身是劲,这一遭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竹筏一停稳,叶小天就跳上了岸,方才他就看见安南天落水了,估计是又跟表妹拌嘴了,他不好让安南天知道自己见到了他狼狈一幕,于是故作惊讶地道:“啊!南天兄,脸这是怎么了?”

    安南天从容自若地拧了把水,微笑道:“啊!方才表妹钓到一条大鱼,我上前帮她遛鱼,结果不慎跌入湖中。”

    叶小天“恍然”道:“原来如此,那鱼想必不小,可否容我一观?”

    安南天惋惜地道:“可惜,脱钩了。”

    两人说了一番鬼话,叶小天便站到了展凝儿身边,安南天站在一边解下外袍拧水,竖起耳朵想听他们说话,却不想展凝儿很温柔很体贴很关照地对他道:“表哥,天气有些寒冷,你快回去换套衣裳吧,免得着凉。”

    “哦!”安南天乖乖往回走,一转身就咬牙切齿,也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展凝儿飞快地看了叶小天一眼,又垂下头去,低声道:“你准备……去哪?”

    叶小天心道:“我自然是回铜仁,出得世间,还得是朝廷认可的功名地位,秀才公放到哪儿都是秀才公,那才是光宗耀祖的事。这尊者却只好躲在深山老林里摆威风,接着我当然是赶紧娶妻生子,哎!希望水舞的娘不会对我生出什么误会……”

    叶小天想着,便斟酌地道:“我打算先去铜仁,有些未尽之事需要了断。之后嘛,走一步,看一步吧。”

    展凝儿轻轻“嗯”了一声,道:“那……你会不会去水西?”

    叶小天打算只要解决了薛家之事,娶得娇妻回去,便直奔京城,与父母共享天伦之乐,无缘无故跑去水西做什么?是以略一沉吟,道:“这个嘛,我看看吧,现在还不好说。”

    “什么?”

    展凝儿这才知道自己当日会错了意,上次在神殿花园她倾诉情意,对叶小天提出邀请,却被“肚里有虫”的毛问智给打断了,她还以为叶小天答应了呢,此时一听,柳眉一剔,便有些恼了。

    “你明明……”

    展凝儿脱口而出,可只说了三个字,才想到叶小天确确实实不曾答应过她,那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心中不觉气苦:“难道他还念着那位薛姑娘,我比她差在哪儿了?脾气不好,人家可以改嘛……”

    叶小天见她神色怪异,笑道:“干嘛这副表情?我说错话了么?我要是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你可一定要跟我说,千万别憋在心里,反正我也不会改,别再把你憋出什么毛病来。哈哈……”

    “你……”

    展凝儿大怒,腿抬起来,却没有踢,只是轻轻放下,低着头对叶小天道:“我答应过你,会好好练一首歌。如果你来,我唱给你听。如果你不来,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唱歌了……”

    “什么?”

    叶小天好奇地想再追问一句,展凝儿却已转身快步离去。叶小天纳罕地看着她的背影,轻轻挠了挠头,失笑道:“她怎么样子怪怪的,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转念一想,叶小天自己都觉得好笑,这怎么可能,也太自恋了,人家可是展家的大小姐,在贵州地面上公主一般尊贵的存在。

    要说这大明朝,当皇帝的憋屈,公主更是威风不起来,真要说到逍遥自在,展凝儿这位土司家的小公主倒比真正的皇家公主更威风几分。他是什么身份,哪里高攀得上,再说人家这位小公主喜欢的是那种出口成章的读书人,他出口成脏还差不多。

    叶小天压根没想过会去水西,更没想过再跟展大小姐会有交集,所以也没有深思她的话。向展凝儿道别之后,叶小天便与华云飞、毛问智、遥遥还有那位面瘫脸的冬天先生一起赶赴铜仁,至于格德瓦是否另派有人暗中追随,叶小天一路上仔细观察了一下,好像还真没有。

    叶小天当初匆匆追赶掳走遥遥的两个贼人,离开客栈很仓促,连行李都没有拿,店钱自然也没有结,此番回来自然还是去了那家客栈。

    叶小天迈进客栈大门,正要招呼客栈掌柜,就见府学训导黎中隐黎老爷子臭着一张脸从里边出来,那店掌柜的满面陪笑地跟在后面。

    叶小天与这位黎训导只见过一面,可是这位黎训导是他求取功名的关健人物,自然牢记在心,一见是他,叶小天赶紧迎上前去,长揖一礼道:“后学晚辈叶小天,见过黎训导!”

    黎中隐今天是第三次来客栈问叶小天的消息了,那店掌柜的也是再不曾见过叶小天,刚刚答复了黎训导,正要送他出门。

    黎中隐为了保住自己的前程,这一次无论如何也得选个秀才出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也多方运作铺好了路子,却不想此人又牵涉进人命案子,就此下落不明,是以心情十分不好。

    他刚走到门口,便被叶小天拦住,向他长揖施礼,黎中隐先是一呆,继而大喜,一把抓住叶小天道:“原来是你,你可算回来了!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叫本官好找。”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