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4章 青梅竹马

夜天子 第34章 青梅竹马

    “小天哥,我给你送小鸡炖蘑菇来啦!”

    夏莹莹提着瓦罐,沾沾自喜地夸耀:“这可是我亲手……添柴炖出来的喔,蘑菇也是我亲手采的呢。”

    小路在一旁暗暗擦了一把冷汗,心道:“如果不是我把你采来的蘑菇偷偷换掉,你的小天哥就得到阴间去考举人了。真奇怪,明明教过你认蘑姑,怎么就偏挑颜色艳丽的采呢,你当这是采花呢?”

    叶小天日夜苦练,终于赶在花溪之会前熟练掌握了施放蛊虫的手法,心情正是大好的时候,接过炖鸡罐子,开心地道:“好啊,来,咱们一起吃。”

    “嗯!”

    夏莹莹喜孜孜地点头,叶小天又招呼小路和小薇一起坐下,这些时日的接触中,他已经知道这两位姑娘是莹莹的族姐,因为莹莹父母出了远门,由她们来陪伴莹莹,自然对她们也要客气一些。

    两位姑娘和莹莹平时就不分彼此,也不客气,一群人围桌坐了,叶小天又把遥遥抱过来,坐在自己身旁,一家人正吃得开心,毛问智从外边走进来,一进门就抽着鼻子嗅:“哎呀妈呀,咋这么香呢!你们这可不对啊,趁俺不在吃独食是不?”

    毛问智说着,大大咧咧走过来,伸手就要捞鸡肉,被叶小天一筷子敲在手上:“去,拿筷子去。”

    毛问智急吼吼地去取了双筷子回来,一屁股坐在叶小天身边,便在罐子里拨拉起来:“鸡屁股呢,鸡屁股呢,给俺留着呢吧?”

    华云飞眼尖,一眼看到刚被他翻过去的鸡屁股,给他挟到碗里,毛问智大喜,一筷子夹起,丢进嘴里。嚼得那个香。叶小天道:“怎么样,问清楚了么,哪天贡试?”

    毛问智一抻脖子,把鸡屁股咽下去。道:“打听着啦,贡试后天举行,明天府衙接受报名儿。”

    叶小天一呆,道:“明天?明天不就是花溪之会吗?哎呀,我觉得还是贡试更重要啊,莹莹你看……”

    夏莹莹这些日子一直巴望着看心上人为她决斗呢,有时做梦都能笑醒,马上答道:“那怕什么,明天不就是报名么,叫人替你去呗。又不是替你去应考,我看叫小飞去就行了。”

    夏莹莹虽然天真烂漫,倒也知道毛问智不大靠谱,报名这种事还是找个稳妥些的才行。华云飞担心地道:“我去报名?那大哥这里……”

    叶小天已经练成放蛊之术,有了底气。便道:“没关系,你去报名好了,我这边不会出问题的。”

    毛问智生怕安排他去报名,看不到决斗的好戏,忙道:“对啊!小飞,这事儿就得你去,俺打听打听消息还行。这么重要的大事俺可办不好,万一误了大哥的前程,你把俺卖了也赔不起啊。还有鸡屁股没?”

    华云飞没好气地道:“你家一只鸡长两个屁股?给!鸡翅膀!”

    华云飞应付完了毛问智,又转向叶小天道:“那……明天我替大哥去报名,花溪之会,大哥千万小心。”

    叶小天还没说话。夏莹莹已然信心十足地道:“你放心,有我看着呢,谁敢欺负我小天哥,先得问我夏莹莹答不答应!”

    吃罢午饭,叶小天就回房看书了。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虽说他对贡试根本不抱希望,不过怎么也得做做样子才是,可问题是夏大小姐也跟了进来,他这书还怎么读?

    红袖添香,无疑是一种很浪漫、很温馨的读书场面。莹莹姑娘大概也是想营造这样一种气氛,于是她让小薇去买了香丸回来,没有香炉,就找冬天先生借了一只小坛子代替。

    明朝时候的焚香,并不是在香炉中插一根线香,人们用的是香球或香饼,焚香的手续也很复杂。他们要先点燃炭,把炭放在炉中,上边再铺一层香灰,在香灰上戳些孔眼,以免炭缺氧熄灭。

    接着要在香灰上放上瓷片,香丸就放在这瓷片上,借助香灰下面炭的热力烘焙,把香丸的芬芳发挥出来。在这个过程中,炭火太旺了不行,炭火太小了也不行,还要时时用手贴着香炉试试温度,随时调整炭火的旺度。

    夏大小姐用过焚香,但是动手的一向是小路和小芳,她只是瞧过,具体的程序并不清楚,于是通红的炭火放进罐子,那层香灰就省了。香丸本应放一粒,她把买来的十二粒香丸一口气儿全丢了进去。

    片刻之后,罐子里浓烟滚滚,香气呛人,正摇头摆尾做读书状的叶小天丢下书卷,咳嗽着打开窗子,和夏莹莹逃到了屋后的竹林中。

    书是读不成了,叶小天就开始学王阳明格竹子,王阳明读了朱熹的著作后,格了三天三夜的竹子,结果屁也没格出一个,倒是把人格得病倒了。叶小天自然不会格那么久,旁边还坐着一个香喷喷、俏生生的小美人儿呢。所以,格着格着,叶小天的眼神儿就从身前的竹子贼兮兮地转到了莹莹姑娘胸前贲起的蓓蕾上。

    夏莹莹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嫩脸一红,有些害羞地含了含胸,忽又想到自己的胸脯儿本就不够雄伟,这么一含不是更显小了么?于是又悄悄挺直了腰杆儿,低着头,羞答答的道:“人家……人家比较瘦,所以有点小。”

    “啊!到底是西南边陲的彝家姑娘,如果换做京城女子,我这么偷看,早就一耳刮子扇过来了,哪能和我探讨这样深入的问题。”叶小天心里感慨着,安慰道:“没有啊,很漂亮呢!再说了,你才十六岁,过了年才十七,它还会长得啊。”

    “嗯!”

    莹莹轻轻咬着下唇,脸红红地羞笑:“只要你不嫌弃就好。”

    叶小天好想伸出手,摸一摸她那水滴状的迷人酥胸,可惜色心足够、贼胆不足,上一次展凝儿昏迷着,他都挣扎良久,这一次又怎敢贸然出手,只好占些口头便宜了。

    叶小天贴着夏莹莹的耳朵,贼兮兮地轻笑:“你不用担心,你不知道你的模样儿有多俊俏,足以迷死男人啦。再说,我很喜欢这种……青梅竹马的感觉,嘿、嘿嘿……”

    青梅竹马?我和你又不是从小认识,莹莹对叶小天的这句话不太理解,不过叶小天的嘴巴正贴着她的耳朵,痒痒的,她想躲开又不舍得,意乱情迷时候,也就无心细究了。

    等到天色将晚,夏大小姐依依告别,回转自己住处时,突然又想到了这个问题:“对了,小薇啊,你说……青梅竹马是什么意思?”

    小薇一呆,不晓得这位大小姐又想到什么了,怎么突然会问起这个问题,便信口答道:“青梅竹马嘛,自然就是说从小就在一起,一块儿长大的男女呗。”

    莹莹摇了摇头,道:“没理由啊,这么说解释不通。”

    小薇不服气地道:“怎么解释不通?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长干里 ,两小无嫌猜。古诗里都写着的嘛。”

    莹莹吱吱唔唔地道:“就是说不通嘛。小路,你知道吗?”

    小路翻个白眼儿,道:“还能有啥解释?就是从小玩到大嘛!”

    莹莹心道:“可我们不是从小就认识嘛,难道他说的是上一世?呸呸呸,那是他骗我的故事,我怎么还当真了。从小玩到大……,啊!”

    夏大小姐突然明白过来,不由得面红耳赤:“从小玩到大!这个坏人,我就知道他在调戏我。”暗暗说着嗔怪的话,不过心里……居然隐隐有些期待呢……

    ……

    第二天是各地考生齐集贵阳府,到府衙报到的日子,对于许多关心此次贡试的考生们来说,真正的决战之日是在明天,而对众多想在此次贡试中谋得一席之位的土司们来说,真正的决战之期是在贡试之后,所以这一天最令人瞩目的当然还是花溪之战。

    且不说这一战牵扯到了红枫湖夏家和凉月谷果基家,还有一位身份神秘,迄今不知底的神秘男子等着大家去揭穿他的身份呢,再说那里风景优美,也是值得一逛的,权当散心嘛。

    故而大队人马都奔了花溪,但府衙门前却是另有一副热闹景像。

    一大早,府衙的门还没开,府门前就站起了长长的队伍,十年寒窗的考生们有老有少,一个个满怀激动地看着府衙的大门,如果能踏进那里面,他就能鱼跃龙门,脱胎换骨了呀。

    徐伯夷直到府衙即将开门时才施施然赶来,换下了提前替他站位的小厮,看了看长长的队伍,徐伯夷撇了撇嘴角,暗暗冷笑:“不过都是些陪绑人物,真以为你们有机会出人头地?哼!三十个名额,早被权贵们瓜分一空了!”

    李秋池来的也挺早,他叫人赶着一辆轻车,就停在府衙一侧,车内除了他还有薛母,李秋池把玩着折扇,薛母则目不转睛地贴在窗口盯着外面,辨识着叶小天的模样。

    展凝儿也早赶来了,换了一身男装,沿着长长的队伍缓缓往返,希望能找到叶小天的身影,而杨家管事则已通过角门儿钻进了府衙,一锭银子递出去,那负责录名的小吏便满口应承,只要看到叶小天这个名字,一定马上暗示于他。

    此时,叶小天已经带着冬天、毛问智、遥遥和一猿一熊,以及莹莹、小路、小薇三位美女,直奔花溪去也。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