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2章 两个活宝煮饭

夜天子 第12章 两个活宝煮饭

    “桃源客栈,莹莹,咱们就选这家吧!”

    叶小天仰头看着客栈上方牌匾上的名字,牵着莹莹柔软的小手,一时心猿意马。

    莹莹道:“我还是觉得刚才那家同心客栈更好。同心,多好听的名字。”

    叶小天道:“莹莹,你不觉得桃源更好听么?”

    “嗯?桃源会比同心更好听么?我怎么不觉得?”

    “这个……因为你书读得比较少。”

    “哦?”

    “咳!其实是这样,同心客栈是家大车店嘛,还是这家环境优雅些,一看门脸就是一家上等客栈,咱们成为夫妻的第一天啊,当然要选个好一点的地方。”

    “嗯!还是小天哥心思真细腻。”

    莹莹俏脸红得像只可爱的小苹果,羞答答地瞟了叶小天一眼。叶小天看见她不经意间展露出来的妩媚风情,不由得心弦一颤,恨不得马上赴桃源一行,立即拉起她的小手道:“咱们进去吧!”

    “别……”

    莹莹忽然咬住了樱唇。

    叶小天担心地道:“又怎么啦?”

    莹莹忸怩地道:“你也说,这是咱们成就夫妻的大日子。我想……我想……”

    “嗯?”

    “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买些红烛喜字儿。虽说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人家……就要做你的妻子了呢。”

    “嗯,你说的对!这可不能草率了。”

    叶小天道:“走。咱们去买龙凤红烛!”

    莹莹跑来告诉叶小天,她家里获悉叶小天身份的反应时,叶小天就想到了这招“釜底抽薪”之计。得到莹莹的坚决响应之后,两人就离开了租住的房舍,临行前叶小天特意唤过毛问智,对他嘱咐了几句,只说自己要跟莹莹去办一件事情,今晚不回来,叫他们不必担心。

    叶小天唤毛问智嘱咐也是有所考虑的。如果是冬天或华云飞。恐怕都不会放心他单独离开,而毛问智粗枝大叶的性子却不会考虑那么多。果然,毛问智大大咧咧地答应下来,于是二人顺利离开。

    叶小天买了龙凤花烛、大红喜字,包括喜酒。全都盛在一个筐子里,上边用一块红布盖了,拉着莹莹的手,又回到了“桃源客栈”。

    “掌柜的,一间上房!”

    站在柜台前,叶小天心中打鼓,强自镇定着向柜台里边正拨拉着算盘的掌柜说道。

    那老掌柜的尖嘴猴腮,身材瘦削,颌下一部鼠须。透着一股精明相。听见有人说话,老掌柜的尾指一翘,“啪”地一声把算盘珠子定了一下。顺手拿过一块镇纸,压在已经算好的帐目上方,再抬头时,已是满面堆笑。

    “哎哟!客官,是您呀,一间上房是吧?您放心。老主顾了,小老儿绝不坑您。老规矩、老价格,旁人可拿不到这么便宜的价儿,嘿嘿嘿,您请,这边登记一下。小四儿,先带这位姑娘去上房,还是那间……”

    叶小天心道:“不对啊,这什么桃源客栈我是头一回来啊,什么老主顾,莫不是认错了人?算了,与他理论这些做什么,这不是还要给个便宜价么,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呐!”

    叶小天走到柜台前登记住客名簿,莹莹疑惑地看了叶小天一眼,被那小二领走了。

    叶小天登记好住客名册,提着筐子由那赶回来的小二领着,来到那间上房,推门进去,立即掩好了门,喜上眉梢地叫道:“莹莹!”

    这里果然是间上房,外间是间客室,有桌有椅,十分宽敞,隔着帘儿便是卧室,莹莹正在客房椅子上坐着,一见叶小天进来,立即跳起来迎上前,板起俏脸,警惕地问道:“这个地方你常来?”

    叶小天一呆:“啊?”

    莹莹道:“带着姑娘来?”

    叶小天又是一呆:“啊?”

    莹莹气道:“哼!你个花心大萝卜,我不理你了。”

    莹莹甩袖欲走,叶小天慌了,赶紧把筐子一放,拉住她衣袖道:“什么啊,我也是头一回来啊,我根本不知道那掌柜的为啥跟我套近乎,想是认错人了。”

    莹莹乜着他,冷笑道:“编!你继续编!巧巧的,人家就认错人了?”

    叶小天懊恼地拍了拍额头,明明是个懵懵懂懂的小丫头,甚至对男女间那点事儿一窍不通,可是为什么吃醋、疑心这种事不学就会?莫非这是女人的天赋本能?

    叶小天好说歹说,莹莹就是不信,叶小天恼了,拉起莹莹的手道:“走!咱们找那掌柜的当面问个明白。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莹莹,你要相信我……”

    莹莹晒笑道:“我哥哥们对我嫂嫂们一向都是这么说的,可是他们出了门还是照样风流。”

    叶小天欲哭无泪,拉着莹莹怒气冲冲地赶到前堂,就见那鼠须小老头儿正冲着一个手提马鞭、一手骑装的豪客点头哈腰:“哎哟!客官,是您呀,一间上房是吧?您放心,老主顾了,小老儿绝不坑您,老规矩、老价格,旁人可拿不到这么便宜的价儿,嘿嘿嘿,您请,这边登记一下……”

    叶小天猛地站住,对莹莹道:“喏,你看到了,他跟谁都这么说,应该是店家跟客人故意套近乎。”

    莹莹乌溜溜的眼珠儿一转,迟疑道:“或许……这个客人也是常客呢。”

    正说着,一个肩上搭着褡裢的高大汉子迈步进了客栈,粗声大气地道:“哎呀俺的娘哎,你们这贵州的道儿是真难走啊,俺这腚锤子都快颠得碎了,快给俺开间房,俺好好歇歇。”

    鼠须小老头儿连忙迎上去。点头哈腰地道:“哎哟!客官,是您呀,您放心。老主顾了,小老儿绝不坑您,老规矩、老价格,旁人可拿不到这么便宜的价儿,嘿嘿嘿,您请,这边登记一下……”

    那大汉直眉瞪眼地道:“这话儿咋说的。俺是头一回来你们贵州,咋就成老主顾了呢?”

    鼠须小老头儿呲牙陪笑道:“来得都是客嘛。您听着舒坦就好。一回生,两回熟,下回您再来,可不就是老主顾了。”

    那大汉放声笑道:“你这掌柜的会做生意。说得俺这心里头热乎乎的。成,以后再来就住你这儿,赶紧给俺开间房,送十个馍馍进来,再弄两道菜,一壶酒,俺滋洇两口,歇歇乏儿。”

    叶小天如见救星,赶紧对莹莹道:“你看看。你看看,我就说这是那掌柜的跟客人套近乎吧?”

    莹莹见状也知道是误会了叶小天,吐了吐舌尖。不好意思地道:“对不住啦小天哥,刚刚听他一说,我这心里头就不痛快。都是人家不好,不该怀疑你的。”

    叶小天牵起她的小手,柔声道:“这说明你在乎我嘛,我当然不会生气啦。走,咱们回房间去吧。眼看这天就黑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嘛。”

    莹莹羞羞答答地道:“好!”悄悄递出手去,让叶小天牵着,小两口儿就回了自己的住处。

    两个人把门窗关好,把买来的红字儿贴在门上、窗上、床头上,又把一双龙凤红烛竖在床前梳妆台上点燃,整间屋子顿时就变了味道,很有些洞房的感觉。

    叶小天又把打来的一壶酒、两道菜摆上桌,莹莹自取了盖筐子的那块红布盖在自己头上,也不需司仪唱礼,就与叶小天对拜了,由他取下自己的盖头,眉眼盈盈,羞喜之态娇媚可人,叶小天一时看得痴了。

    莹莹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羞羞答答地伸出手,轻轻牵起叶小天的手,柔声道:“相公……”

    叶小天被她这一声唤,只觉骨头都酥了,望着眼前的娇媚丽人,一时之间竟有一种身在梦中的恍惚感,虽然他们的婚礼简陃到了极点,可是那种难言的幸福却充溢了他的身心。

    叶小天嗓子有些发干,轻轻咳嗽一声道:“娘子,我们……把合卺酒喝了吧。”

    “嗯!”莹莹垂眉敛目,柔顺地应着,很有一种小媳妇儿的感觉。

    叶小天用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斟满两杯酒,两个人各执一杯,手臂相环,喝了一个交杯酒。

    “咳咳咳……”

    莹莹一杯酒下肚,顿时咳嗽不止,脸上浮起两抹嫣红,眼睛呛出了眼泪,那眼波欲流的,反而更增几分娇艳。

    叶小天接过她手中的杯放在桌上,轻轻拉起她的小手,柔声道:“娘子!”

    莹莹羞喜地回应道:“相公!”

    叶小天往床榻上睃了一眼,小声道:“娘子,我们……我们是不是应该……”

    莹莹垂着头,轻声道:“相公。”

    “嗯?”

    “从现在起,人家就是你的人了。”

    “嗯!”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我爹爹吧。”

    “啊?”

    叶小天顿时呆住,结结巴巴地道:“现在去找……找你爹爹?找他做什么?”

    莹莹挺起胸膛,骄傲地道:“人家要去告诉他,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他再也无法拆散我们!”

    叶小天一脑门黑线,期期艾艾地道:“莹莹,我……你……我们现在,你现在还不算是我的人啊。”

    莹莹瞪大眼睛,吃惊地道:“我们都已经拜堂了,还不算是你的人?”

    叶小天被她纯洁无暇的目光看着,忽然觉得自己很龌龊,他臊眉搭眼地道:“是啊!咱们……咱们得一起睡过觉,才算做了真正夫妻。”

    “这样啊……”

    莹莹的脸更红了,怯生生地道:“可是那样……不是会有宝宝的吗?”

    叶小天道:“是啊,做了夫妻,有宝宝不是很正常吗?”

    莹莹低着头道:“可是人家现在不想要小宝宝啊。”

    叶小天赶紧道:“也不一定睡一觉就会有宝宝的。呃……最重要的是,只有这样,你爹才不会拆散我们啊。”

    莹莹咬着下唇挣扎良久,下定决心道:“好!那……那我们一起睡觉。”

    叶小天喜上眉梢,赶紧应道:“好!”

    莹莹松开叶小天的手,飞快地跳上床,拉过一床被子往身上一盖,把羞红的脸蛋儿也遮住了。

    叶小天激动得难以自己,赶紧手忙脚乱地脱去衣裳,往床上一躺,手还没有伸出去,莹莹便羞闭着眼睛,结结巴巴地道:“相公……”

    叶小天颤声道:“我在!”

    莹莹道:“相公晚安!”说罢裹紧了自己那床被子,羞窘地转过身去,准备睡觉了!

    叶小天赤条条地躺在她身后,一时目瞪口呆。

    月末啦,月票、推荐票还请投出。俺没存稿,正码现发,今日到现在68票了,若是能投到200票,便加更一章为谢!(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