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2章 各怀机心

夜天子 第32章 各怀机心

    苏循天不耐烦地撇了撇嘴角,正想丢两句不软不硬的话噎一下姐夫,目光一转,忽然看到叶小天,顿时神色一喜。

    叶小天急忙向他递了个眼色,苏循天会意地站住,转向花晴风道:“县尊大人,非是卑职冒犯,实是有一桩头等大事,事态紧急,不得已才闯了酒宴,还祈大人恕罪。”

    为了对叶小天“坚壁清野”,花晴风“大义灭亲”,把他的内弟苏循天也调离了,从壮班捕头调去做了卫门官,负责城门的警戒和治安,苏循天为此和他大吵了一架,气还没消,说话不免有些阴阳怪气。

    花晴风对他不好真的公事公办,当着满堂宾客又不好以姐夫身份来教训他,只好捏着鼻子咽了这口气,板着脸道:“你有什么要事,快快讲来!”

    苏循天慢吞吞地道:“这事儿若让卑职说吧,只怕一时半晌说不明白,即便说的明白了,大人你若再多问两句,卑职还是答不上来……”

    花晴风忍了再忍,额头的青筋还是绷了起来,沉声喝道:“混帐!你是戏弄本官么?你说不清楚,还向本官面禀什么?”

    苏循天见姐夫气得额头青筋暴起,更不着急了,笑吟吟地道:“大人,你别急呀。卑职说不清楚,自有那能说清楚的人,可惜你这门儿太难进了,他被拦在外面。”

    花晴风碍着夫人的面子。还真不能把苏循天怎么样,再跟他这么呕气下去,又难免叫其他官员看笑话。苏循天豁得出来,他却不能无所顾忌,只好喝道:“来人,把候在门外的人带进来!”

    那个撞翻了桌子的家仆刚刚站起来,听到老爷这声吩咐,急忙答应一声,一溜烟儿地向外跑去。不一会儿。他便引了一个身穿短褐、肤色黎黑的五旬老汉到了厅中。

    家仆对那老汉指点道:“这位就是本县大老爷,你有什么事。快快禀上吧!”

    那老汉一听大惊失色,他一辈子钻在山沟里务农,连县城都没进过几回,对他来说。村正就是很大很大的官儿了,县太爷?他这辈子居然还有机会看到县太爷?

    老汉赶紧卟嗵一声跪倒在花晴风面前,叩头如捣蒜地道:“王小二见过知县大老爷。”

    还很少有人对花晴风这般恭敬,一见这老汉头嗑得实诚,花晴风面色不雯,微微露出笑意,和蔼地道:“好了,好了,你偌大年纪。就不要施礼了,起来答话!”

    那老汉忙道:“是,是!”战战兢兢地爬起身来。紧张得双手掌心在衣襟上直蹭,根本不敢抬头看花晴风一眼。花晴风微笑道:“你有什么事要面禀本官?”

    那老汉连忙摇头道:“小老儿没有什么事要禀报大老爷。”

    花晴风大怒,立即恶狠狠地向苏循天瞪去,苏循天道:“老伯,在城门口的时候,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你就照样儿跟县尊大老爷说说就行了。”

    那老汉恍然道:“哦!是这样!小老儿原是辰州府麻阳人氏,十八年前逃荒来到葫岭……”

    花晴风听得大皱眉头。道:“这个就不用说了。”

    那老汉一听顿时茫然起来,不知道这些不用说,他该从何说起。

    苏循天一见这老汉太过木讷,只好站出来道:“大人,是这样,入夜之后,卑职就关了城门,谁知这王小二突然带着一家老小赶到城下,向卑职乞请入城。

    卑职告诉他们要么去投亲靠友,要么就在城下对付一宿,等到天明再进城。只是一时嘴贱,顺口问了句他为何这么晚了才想进城,王小二告诉卑职,说高家寨和李家寨发生了械斗,他是逃难来的!”

    老汉忙不迭点头道:“对对对,他们两个寨子的人,打得很厉害!”

    苏循天接着说道:“这王小二的家就在李家寨边儿上,在山上开垦了五六亩山田,农耕度日。如今连月不雨,大河变成了小溪,小溪干成了河道,山上更是干旱的厉害。高家寨和李家寨为了争水,近来械斗不断。

    今天早上的时候,李家寨少寨主李伯皓上山去寻高家寨的晦气,一刀刺在高家寨少寨主高涯胯下,险些削断了他的命根子,高家寨寨主大怒,纠合了大批青壮,当天下午又去李家寨打斗,王小二担心受牵连,这才连夜逃离。”

    老汉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苏循天瞟了一眼脸色骤变的花晴风,悠然道:“卑职觉的,大人对这事儿应该会比较感兴趣,所以就带他来见大人了。大人要是觉得这事儿没什么重要,卑职马上带他离开!”

    “且慢!”

    花晴风一声大喝,背着双手在厅中急行几步,蓦然站住,对叶小天和赵文远道:“叶典史、赵驿丞,今有大事,这接风宴只能到此为止了。”

    赵文远忙起身道:“大人身为一县父母,自当以公务为重。下官已经不胜酒力,这就告辞了。”

    花晴风向他拱了拱手,朗声道:“徐县丞、王主簿、罗巡检、叶典史留下,其他诸位大人,就请早些回去歇息吧!”

    当下众人纷纷告辞,片刻功夫,厅中就只剩下了花晴风和他特意留下的四位官员以及苏循天和那王小二。

    王小二惶恐不安地站在那儿,花晴风把他们带到正厅,又向王老汉仔细询问了一番高李两寨械斗的情形,挥手让苏循天带他出去,面色凝重地道:“诸位大人,对此有何见解?”

    王主簿眉头一皱,道:“当初葫岭就是因彝苗两家大打出手,又各自呼朋唤友,将附近山中部落招来助战,形势渐渐不可控制,朝廷才出兵平息纷争,皇帝一怒之下,罢黜了两位土司,选其德望可心服众的吏目任命为部落酋领。如今两族为了争水再起纷争,只恐形势不可控制,再加上百姓的庄稼毁于一旦,生计无着,一旦酿成暴乱……”

    花知县脸色大变,这正是他最担心的。仅仅是两个寨子械斗,倒不是什么大事,可这两个寨子如果各自呼朋唤友,将附近山中乃至附近几个县的部落全招来,就会酿成一场震惊朝廷的大动乱。

    而例来农民暴动,常是因为天灾导致生计无着,如今适逢大旱,秋收在即,地里却颗粒无收,一旦再有农民因为大旱,趁着附近部落恶战揭竿而起,小小葫县顷刻之间就得被他们攻克。就算他们来得及逃走,这两件事任何一件变成事实,都足以令朝廷砍了他的头,花晴风如何敢不慎重?

    想到这里,花晴风对他的小舅子倒是有些感激了:“两寨从来不把县衙放在眼里,有事也是自己凭武力解决,根本不会告知本官。若是等到此事不可控制的时候本官才知晓,那就大势去矣!循天这小子,虽然跟我呕气,倒还知道亲疏远近,知道替我着想。”

    听罢王主簿的话,花晴风双眼一亮,道:“王主簿与高李两寨都很熟悉,明日一早,请王主簿上山,调停一下两寨纠纷如何?”

    王宁缘何成为葫县官场上的不倒翁?自有他的为官之道,这等一旦处理不好就会砸在自己手里的事情,既有更大的个子顶着,他才不会主动揽在自己身上,马上摇头道:“下官只是负责民政,两寨相争,起于天灾,如今已经发展成械斗。下官老朽,如此奔波,身体吃不消,职责上也有逾权之嫌,不妥,不妥。”

    花晴风带些商量与乞求的口吻道:“王主簿,一旦这件事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王主簿是最熟悉两寨酋领的人,实是最佳人选……”

    “咳!咳……喔~~~咳!”

    他还没说完,王主簿就咳嗽起来,喉咙里打着呼噜,一副马上就要断气的模样,愣是打断了花晴风的话。

    叶小天心想:“高涯和李伯皓不是与大亨联手成立了‘罗李高三姓车马行’,跑驿路运输么,怎么两人居然闹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一见王主簿推辞不去,叶小天便主动请缨道:“县尊大人,王主簿既然身体不适,不宜攀山越岭,那下官愿往……”

    叶小天还没说完,花晴风的眉便皱了起来,徐伯夷一见,霍然站起,朗声道:“我去!”

    叶小天向徐伯夷望去,徐伯夷一脸正气,慷慨激昂地道:“葫县百姓已受天灾,岂可再受人祸肆虐,既然两寨争水,已然发展成械斗,徐某掌管本县司法刑狱,正该出面调停解决!”

    徐伯夷现在对叶小天执行的就是全面的“坚壁清野”,让他无可用之人,无可作之事,直到彻底架空,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傀儡,那时便可任他摆布,岂肯给叶小天做事的机会。

    况且,他刚到葫县,以前在葫县的名声又不好,急需一个机会树立自己的威望和地位,双寨械斗固然是个麻烦,但风险之中也有莫大的机遇,他对自己的能力还是信心十足的,相信他能调停得了两寨的纠纷,是以截在叶小天前头,争着处理此事。

    花晴风一听他肯出面,欣然拍板道:“好!此事就由徐县丞全权负责!”

    :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