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6章 生变

夜天子 第36章 生变

    “孙伟瑄,你过来一下!”

    罗大亨站在仓库门口,扬声喊了一嗓子,一个青年人马上跑过来,一边抓起搭在肩头的汗巾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边对罗大亨道:“大东家,什么事啊?”

    罗大亨指了指仓库里堆积如山的货物,道:“我问你,这是怎么搞的?这些货已经积压多少天了?有的东西都快变质了,你看这两百筐鲜果,都有酒味儿了,再这么下去,果子都变成果酒了!”

    孙伟暄苦笑道:“大东家,不是兄弟们不卖力气啊,实在是人手短缺的厉害,二东家和三东家的寨子抢水械斗,已经打红了眼,两位东家把他们族里的兄弟都叫回去了,一下就少了一半的车把式和挑夫……”

    这孙伟暄二十出头,身材颀长健壮,那饱满如垒石的胸肌、虬结贲张的臂肌,英俊的容颜,时常挂在嘴角的笑意,使得他很有人缘,尤其是女人缘,兄弟们每跑一趟长途,赚了银子回来去青.楼花销时,他总能叫到最漂亮的姑娘,可花的钱却最少,有时候还会有些姑娘倒贴,真把兄弟们羡慕得不得了。

    孙伟暄目前是“罗高李三姓车马行”的大管事,也是最好的车把式,旁的车把式路过一些险峭路段时,只能把货物搬下来,小心翼翼地拉着马车爬上去,再把货物一箱箱搬上去,只有他敢挥鞭直上,那些牲口被他调教得服服帖帖。

    同时。他又懂些拳脚,而且性情豪爽,仗义疏财。在车马行中很孚人望。不过大亨选择他做大管事还有一个主要原因:他不是齐木的嫡系。

    齐木还在的时候,车马行的大管事叫常自在,那时孙伟暄刚入行才一年多,因为人缘好,经常受到常自在的打压。不过齐木死后,常自在拉了一拨亲信单干了,孙伟暄这才有了出头之日。

    大亨听了孙伟暄的话不禁大皱眉头。道:“那就再雇人嘛,只要咱舍得花钱。还怕雇不来人?”

    孙伟暄为难地道:“大东家,你有所不知,虽说县上穷苦人家不少,可是很多人只要还有口饭吃。就不愿跑驿道赚长途运输的辛苦钱,有些人肯吃这碗饭可身体又太单薄,让那种人跑长途,一趟回来咱就得给他付丧葬费。”

    罗大亨:“……”

    孙伟暄道:“再一个,齐木死后,常自在拉了一拨人单干,成立了常氏车马行。近来又有一个叫谢传风的人成立了谢氏车马行,他们先后从咱们这里招走了很多人,还挖走了几个最好的车把式。咱们这人手就更不够了。”

    大亨胖胖的脸上本来一丝褶皱都没有,宽广的额头更是平整,这时硬生生挤出一个川字。闷闷不乐地道:“怎么会这样,咱们跟人家立过契约的,如果延误了运输的时间要加价赔偿。”

    孙伟暄想了想,道:“大东家,不如这样,我们挑那些容易损坏禁不起存放的东西先运。同时尽量再多招揽些人手,别的办法。在下实在是想不出了。”

    大亨捏着圆润的下巴想了想,摇头道:“不!你可着那些贵重的货物以及老主顾的货物先运,那些便宜的东西,大不了就按契约赔偿吧,你要记住,这几趟生意哪怕是一文钱不赚,咱们的牌子也不能砸了。至于人手方面,你继续招人,工钱再提高些。”

    孙伟暄点头称是,急急赶去安排。大亨从书包里掏出一块桂花糕,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嘟囔道:“高涯、李伯皓,这两个不着调的混蛋,难道一天不下雨,你们就要在山上掐一天么?”

    ※※※※※※※※※※※※※※※※※※※※※

    赵文远赴任之后,这驿丞的小日子过得还是恋惬意的,除了守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儿,而且挂着他女人的招牌,却看得吃不得,其它方面几乎没有什么难心事儿。

    明代的驿站不仅是交通枢纽,军事用途也多,尤其是边境地区的驿站和贵州这种特殊地方的驿站。所以葫县驿站地位很特殊,作为此地驿丞,赵文远手下有马八十匹、驴六十头、牛三十头,轿夫八人,驿卒两百一十人,此外还有护路军卒一百二十人,在葫县算得上一方诸侯了,大权在握,自然逍遥。

    不过对于杨应龙交待的任务,赵文远一时却还没有什么进展。

    上一任葫县驿丞是朝廷派遣的,可是这一次却任用了有播州背景的赵文远,实不知朝廷大佬们出于何种想法,对于这样一个重要职位,他们在任命之前不可能不对赵文远做一番调查,而赵文远的出身来历并不难查。

    赵文远目前正在熟悉驿站的运作和了解他的部下,对于驿卒和兵丁们,他相信只要恩威并用,假以时日总能培养出一些心腹、然则做为驿丞,要插手驿站之外却与驿路关系密切的事情却很困难。

    因为驿路运输中有大量的车马行参与,而这些车马行大都背景雄厚,至少不必依附于他一个小小驿丞,他的职责只与朝廷有关,对于葫县路段车马行的管理,属于葫县职权。

    赵文远背着手在花厅中踱来踱去,愁眉紧锁,始终想不出一个合适的主意。潜清清穿一身襦裙袄衫,系一件文竹披风,带着一个小丫环从后边走出来,一副要出门的模样。

    一见赵文远心事重重地踱着步子,潜清清不屑地撇了撇嘴,对那小丫环道:“你出去候着!”那小丫环先行离开到了院中。潜清清说道:“你有那么为难么?”

    赵文远冷冷地睨了她一眼道:“难道你有好办法?”

    潜清清道:“好办法我是没有,不过我知道一个道理:机会要么自己去制造,要么就等到它出现,你才刚刚上任,就算不能连任,你这一任驿丞也要做三年,你现在才上任几天,愁什么?”

    赵文远没好气地道:“清清姑娘,赵某可比不得你,杨大人面前不只是我一个可用之人,家父也不只是我一个儿子,他们给了我这个机会,我若不努力就会令他们失望。他们失望,我就会失去所有。”

    潜清清好看的眉毛轻轻挑了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就不需努力做事?”

    赵文远揶揄道:“你当然需要啊,不过不是需要努力做事,你是女人嘛,哈!”

    潜清清睨着他道:“你以为我是土司大人的女人?”

    赵文远冷笑道:“当然不是啦!如果是,土司大人怎么会把你赐给我?准确地说,你应该是土司大人曾经的女人,只是土司大人玩腻了,可惜你还依旧幻想有朝一日能重获土司大人的欢心,再度攀上梧桐枝。”

    潜清清眉梢一剔,勃然大怒。但她没有发作,怒气上脸,忽然化作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睇着他悠然道:“奴家就算是一只灰麻雀,可就是不愿意栖在你这根枝上,你能把我怎么样?”

    赵文远顿时气结,他还真不能把潜清清怎么样,潜清清不是他的部下,是杨应龙派来配合他做事的。为了掩饰身份对外声称是他夫人,可杨应龙并没说过潜清清一定得陪他上床,难道他能为此事跑去请示杨应龙?

    潜清清见他语塞,得意地一笑,挺起胸膛,像只骄傲的孔雀似的往外走,走到门口忽又站住,对赵文远道:“如果你嫌等机会太慢,何不自己制造一个机会?”

    赵文远道:“自己制造机会?”

    潜清清道:“靠这条驿道过活的人不仅仅是买卖人,还有一些山贼土匪,如果他们总在你的辖区内生事,需要你出动兵丁护路商旅才能顺利过关,你想控制这条路的机会是不是会大增?”

    赵文远咀嚼着潜清清说过的话,眸子渐渐亮起来。当他再抬起头来时,潜清清已经走远了。

    潜清清是到城里买应用之物的,顺道儿还想雇几个下人。驿站里都是男人,她从贵阳来时只带了一个从贵阳买的丫头,后宅里一应事务只靠一个丫环可忙不过来,潜清清打算雇两个婆子、两个丫环。

    潜清清由那贴身丫环陪着进了县城,先找到人牙子选了四个本地出身、家境清白的老妈子和丫环,又让她们陪着去十字大街采买了一些日常女子需用之物,又买了两匣糕点和一罐糖饴,想去县衙打听一下叶典史的住处,以便探望遥遥。

    潜清清来到葫县的主要目的,除了居中策应、传递消息,就是与叶小天保持一定的联系,其实是和遥遥保持一定的联系。在路上,潜清清与遥遥同车,已经同这小丫头保持了良好的关系,遥遥对这位清清姨很有好感。

    潜清清赶到县衙门口,将下巴轻轻一扬,指使一个驿卒上前询问叶典史住处,那驿卒刚刚走上前去,突然有三四个捕快狼狈不堪地跑过来,将他撞到一边,扎向县衙大门。

    这几个人鼻青脸肿,显见是被人重殴了一顿。几个人一边跑,一边大喊:“快禀报知县大老爷,县丞大人被……被李家寨的人给抓起来了,快!迟了恐有性命之忧啊!”

    :即将进入中旬,诚求月票、推荐票!

    今天是两更,但今日返沈,第二更回沈后再写,会在下午更新,望诸友周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