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0章 我要给你生猴子

夜天子 第10章 我要给你生猴子

    太阳妹妹骄傲地挺起了蓓蕾般娇美的酥胸:“我可是寨子里最美丽的姑娘,只有我才配称太阳妹妹,就是邻寨的月亮哥哥都喜欢我呢。侍奉蛊神的荣耀当然只能属于我,可谁知道……”

    太阳妹妹沮丧地塌下肩膀,重又把下巴搭在膝头:“尊者居然要游历人间二十年,结果……人家又被送回寨子了……”

    叶小天走进大门,老远就看见华云飞和太阳妹妹坐在一块条石上低语,便放轻了脚步。太阳妹妹泄气地道:“我好不服气。幸好,所有寨子送去的姑娘都被送回去了,要不我以后真是没脸见人了。”

    华云飞瞪大眼睛,惊讶地道:“你……你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尊……我大哥,却愿意做神妃?”

    太阳妹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侍奉至高无上的蛊神,那是无比荣耀的事啊,为什么不愿意?”

    她歪着头想想,道:“嗯……干爹又年轻,又清秀,人还特别聪明,待人也和气,仔细想想,其实和他在一起,也挺好啊。”

    说到这里,太阳妹妹的俏脸微微有些发红,只是夜色下看不太清。但华云飞却能听出她话中隐隐的羞涩,华云飞不禁沮丧起来,他对直爽大方的太阳妹妹的确萌生了好感,谁知……初恋的萌芽刚刚诞生,就被人粗暴地踩死了。

    华云飞暗想:“看来她其实是喜欢了我大哥的。只不过……她自己都没觉察到她的心意罢了……”

    太阳妹妹幽幽地叹了口气,闷闷不乐地道:“可惜尊者要游历人间二十年呢,我就是一直不成亲。等到那时候也没资格做神妃了啊,那时我都好老好老了……”

    华云飞酸溜溜地道:“那你不如现在就嫁给他做妻子好了,反正我大哥一直想讨个老婆,却一直找不到。”

    太阳妹妹吓了一跳,心虚地道:“你开玩笑吧,我……我只是一个深山里长大的小苗女啊,哪有资格……。而且,你不是说。他和红枫湖夏家的大小姐相好么?”

    华云飞道:“是啊,可是都这么久了,还没有莹莹姑娘的消息,我看……这事儿悬了。莹莹姑娘家里一定很反对她和大哥在一起。大哥二十年后就要回深山做尊者。他现在最想的就是留个后代,所以呢,谁要是能给他生个儿子,肯定能做他的正妻!”

    “这样吗?”

    太阳妹妹的眼睛马上亮起来,眸子在夜色下像一双闪闪发光的黑宝石:“生孩子,啊!生孩子……”

    华云飞吃惊地瞪大了眼睛,道:“你不是当真的吧?”

    太阳妹妹“嗤“地一笑,向他扮个鬼脸,顽皮道:“逗你玩呢。什么都当真。”

    华云飞松了口气,笑道:“我就说呢,就算你们是深山生苗。姑娘也不该如此大胆才是……”

    太阳妹妹“嘿嘿”地笑了两声,心中便想:“生孩子啊,要怎么才能生孩子呢,还得是个男孩,哎呀,真是好麻烦。不行。我得回山一趟,请教请教我师傅……”

    叶小天这时已经走到他们身后。听到最后一句话,便笑问道:“太阳妹妹要做什么大胆的事啊?”

    太阳妹妹正在心里算计叶小天,结果正主儿突然出现在眼前,太阳妹妹吓了一跳,“哎呀”一声就跳了起来,心虚胆怯地唤道:“尊……尊者……干爹……”

    她在别人面前一向爽朗,可是一见叶小天就窘迫忸怩,叶小天一直以为她是因为自己的尊者身份而心生敬畏,便摆手笑道:“别老干爹干爹的,我又没多老,听着太别扭。你也跟云飞一样唤我大哥好了。”

    “真的?”

    太阳妹妹双眼一亮,喜孜孜地道:“干……尊……咳!大……大哥……”

    叶小天失笑道:“怎么这一声大哥比叫干爹还难出口么?”

    太阳妹妹用手指卷着衣带,忸怩地道:“不是啊,只是……只是如果我爹要揍我的时候,你可得替我做主呀!”

    叶小天奇道:“你爹干嘛要揍你?”

    太阳妹妹傻兮兮地笑了两声,小声道:“我爹……一向唤你兄弟的呀。”

    叶小天恍然大悟,想想这关系确实乱七八糟,便把手一挥,道:“不用管他,咱们各论各的。”

    “好!”

    太阳妹妹得了神旨喜上眉梢,叶小天也不明白她只是换个称呼怎么就开心成这样,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这才转向华云飞道:“云飞,明天要麻烦你下山一趟了。”

    叶小天把事情经过对他说了一遍,又对一旁认真倾听的太阳妹妹道:“这件案子以官府的力量是很难成功的,我想让你从这八千生苗武士中挑选约两百名最精锐的战士,由云飞率领,入山寻找大盗一条龙的巢穴。即便不能抓获龙凌云也没关系,只要救出林员外,就算是大功告成!”

    “没问题!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大哥你尽管放心好了!”

    太阳妹妹一听这里边还有她的事儿,登时欢喜不禁,马上豪气干云地答应一声,还用力拍了一记胸脯以示决心,那胸脯儿被她一拍,便微微荡漾了一下,弄得叶小天好一阵无语:”这丫头,怎么像脑袋里少根筋似的。跟八千大汉厮混在一起,都快变成女汉子了,要不把她弄去帮我看孩子吧,遥遥总和潜清清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太阳妹妹则心花怒放地想:“他要我唤他大哥呢,一定是对我……,哎呀!人家得马上回山一趟!”

    ※※※※※※※※※※※※※※※※※※※※※※※

    毛问智哄睡了遥遥。打着哈欠回到西屋,冬天老头儿坐在微弱的灯光下,还在鼓捣着几只黑乎乎的坛子。毛问智道:“冬老头儿。睡觉啦,把你那瓶瓶罐罐的搬出去。”

    冬天茫然地抬起头,四下看看,恍然道:“啊!这么晚啦,好好好,我把罐子放回去。”

    毛问智又道:“冬老头儿,你睡床头儿吧。俺跟大亨挨着唠唠嗑。”

    大亨突然攥紧双拳道:“不!我要回家!”

    毛问智抱着一床被褥刚要放在床上。愣道:“啊?不说你今晚住这儿么,咋又要回去了?”

    大亨道:“大哥说的对!我不能这么一走了之。我爹只有我一个儿子,我只有我爹一个爹,媳妇我要娶自己想娶的,可爹也不能丢!我回去。跟我爹说个清楚!”

    毛问智把被褥往炕上一丢,道:“你要回去,可……都这么晚了,家里也没准备灯笼,这黑灯瞎火的,你怎么走啊……”

    ……

    叶小天提着灯笼从山上下来,走到他所居的小巷路口时,便回身对一直送过来的华云飞和两个生苗勇士道:“好啦,进去就是我家。你们就不用送了。虽说天色已晚,但难免还有行人,一旦被人认出你来终究是个麻烦。快回去吧,明早选出足够的人手后你便入山!”

    华云飞站住脚步,对叶小天道:“好!那我们回去了,大哥放心,除非他们不留下任何痕迹,否则我一定能找到他的老巢!”

    叶小天点点头。看着华云飞三人渐渐远去,便提着灯笼哼着小调儿走向小巷……

    “咦?”

    叶小天忽然站住脚步。向远处眺望,就见小巷中正有一溜火光,飞快地跳跃着向前闪去,夜色中远远看去像一团鬼火,叶小天明知那是有人打着火把,可还是觉得有点儿冷,好端端的,这是谁打着火把赶夜路?

    周围黑漆漆的,叶小天总觉得后边像是有人似的,赶紧加快脚步,向自己家里赶去。叶小天一推门闪进堂屋,就见毛问智正蹲在灶前烧火,叶小天道:“这么晚了烧火做什么,你饿了?”

    毛问智抬头看见是他,道:“哪是烧火啊,俺在灭火呢。”

    叶小天看看锅里热气腾腾的水,笑道:“哈!老毛你现在也心细了,这是给我烧的?正好,走了一天,双腿酸麻,我烫烫脚。”

    ……

    大亨举着火把,一溜小跑儿地向自己家里赶去,他这火把是从灶堂里抽出来的一根燃烧的木柴,不是专用的火把,燃烧不了多长时间,走得慢了怕会熄掉。

    离着洪府还有半里多地,那根火把终于结束了它的使命,好在这时已经来到大街上,大亨摸着黑赶到自己府上,抓起门环想要扣门,不想那门是虚掩的,被他一碰便开了一道缝。

    大亨大吃一惊,急忙推门进去,冲着门房叫道:“有人么,咱家遭了贼么,怎么大门都不关?”

    门子提着灯笼从门房里出来,一见大亨,喜道:“大少爷,你可回来了,你放心,哪有什么贼啊。是老爷吩咐给你留门的,说少爷你身体胖,爬墙太吃力了。”

    大亨揉了揉鼻子,嘟囔道:“他就知道我肯定回来?”

    大亨一边嘟囔着,一边往后宅里走去。

    后宅花厅里灯光还亮着,洪百川半坐半靠地偎在罗汉椅上,端着一盏茶时不时地抿上一口,家仆老丁站在他面前,低声道:“卑职已经动用了我们全部的人手,很快就能查到一条龙的下落。如果找到他,大人打算怎么办?”

    洪百川沉吟片刻,道:“宰了他!”

    老丁微微一诧,道:“大人不是觉得龙凌云还有些用处么,怎么?”

    洪百川微微眯起了眼睛,道:“他的用处,远不及他的坏处。眼下,杨家、田家都把手插到了葫县。有这两头老虎在,龙凌云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老丁微微欠身道:“是!卑职明白了。还有件事……”

    老丁语气稍顿,继续说道:“大人所送的礼物,戚帅已经收到了。戚帅很开心,说难得你这个老部下,还这样念着他。不过,你现在身份不同,不要再长途跋涉地给他送礼物了。”

    洪百川摸了摸花白的鬓角,感伤地道:“我都已经这把年纪,戚帅的年纪就更大了,他过大寿,我怎么能不尽尽心意。以后,怕是机会不多了……”

    说到这里,洪百川的耳朵突然动了动,说道:“大亨回来了。”

    老丁一怔,洪百川笑道:“我听得出他的脚步声,这孩子……”

    洪百川摆了摆手,老丁会意,向他欠身一礼,悄然退下。

    :诚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