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3章 女讼师

夜天子 第13章 女讼师

    叶小天惊讶地道:“小娘子是何人?你……你快放手啊,这般模样成何体统?”

    那少妇惶恐焦急,又一直担心被家人找回去,如今终于见到叶小天,恰似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木头,哪里还肯放手,只顾号啕大哭,满腹委屈都化作了悲声,那手抓得死死的,不肯放开分毫。

    叶小天尴尬地看看王主簿,王主簿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叶小天又有些央求地看向田妙雯,讪讪地道:“田姑娘,你看这……”

    田妙雯见此情景,也意识到自己先前的猜测有些误差,便移步向前,弯腰搀扶那位少妇,柔声道:“这位姐姐,请起来说话,你有什么冤屈尽管说来,在这门口如此哭泣也不是办法。”

    同为女人,使那少妇有了些安全感,又见田妙雯说话和气,那少妇也自知失仪,忙点点头,擦着眼泪站起来。

    王主簿见状,对叶小天道:“叶典史,你看咱们要不要回转厅中说话,在这门口多有不便。”

    说话的功夫,已经有路上行人站住,好奇地向这边张望过来,叶小天点点头,于是三人领着那少妇,又回到了王主簿家的客厅。

    王主簿和叶小天在上首坐下,田妙雯扶着那少妇在下首坐定,又好言宽慰几句,便也回到自己座位坐下。

    叶小天这才和颜悦色地问道:“这位娘子,你有什么冤屈要求本官主持公道?哦,旁边这位是本县主簿王大人,呵呵,你有冤屈尽管诉来,如果我们两个人还解决不了,怕是本县也没甚么人能为你做主了。”

    那少妇怯生生地看了王主簿一眼,飞快地垂下眼帘,幽幽地道:“两位大老爷。奴家姓叶,单名一个倩字。是本县县东二里堡人氏。”

    叶小天笑道:“好啊,倒是我的本家。你说吧,有什么冤屈,邻里纠纷,豪绅乒,还是……”

    少妇吞吞吐吐地道:“都……都不是。奴……奴家的丈夫两年前病逝了,奴家想要改嫁,可……可公公不许,小叔还……还恫吓辱骂。奴家……”少妇说着,忍不住又流下泪来。

    王主簿和叶小天一听,脸色同时沉下来,看向这少妇的眼神便有些鄙夷。

    王主簿是正统的读书人出身,信奉的是“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虽然朝廷从来也没有在法律上规定守寡妇人不得改嫁,可是官方一直是鼓励守节的,比如守节达到一定年头。可以免除这户人家的赋税,达到更多的年头,可以为这妇人立贞节牌坊,一直持鼓励与提倡态度。王主簿对于夫死改嫁者,自然不会有所同情。

    叶小天出身平民,从小在平民区长大,深知穷苦人家守寡妇人**门户的辛苦。所以对妇人改嫁倒没有什么抵触,可没有抵触不代表他举双手双脚欢迎。

    尤其是,他固然理解妇人改嫁。可是眼见这少妇夫死不过两年,就这么哭着喊着求改嫁,甚至跑来找官员告状,未免也太迫不及待了些,反感也是油然而生。

    王主簿沉声道:“你要改嫁,夫家不许,此事可与娘家商量过?”

    叶倩垂着头,低声道:“奴家的娘家家境贫苦,而夫家富有,财大势粗,父母兄弟不敢冒犯,又怎能为奴家作主。”

    王主簿道:“既然如此,你当去找本县县令作主,典史负责的是缉凶捕盗,此等民事纠纷,哪有逾矩处理之权?”

    叶小天颔首道:“王主簿所言不错,此等事情,是一县之尊的职权,并非本官可以作主,叶小娘子,你找错人了!”

    叶倩惶急地从椅上起身,跪在地上,乞求道:“叶大老爷,奴家去年去过县衙的,可是县太爷一听就把奴家打发回去了,说是要么父兄同意,要么翁叔同意,否则他是不会理会此事的,叶大老爷,奴家早已听闻您的大名,您是本县有名的清官,民女孤苦伶仃,实在无人作主,只能求大老爷您主持公道了。”

    叶小天一听她去年就去找过县太爷,她丈夫才死了两年,去年那就是刚死一年的时候,在那之前,想必和婆家人也早闹过纠纷,这才诉之公堂,这么说来也就是她丈夫死了不久,她就吵着要改嫁了,心中更加鄙夷,遂冷冷地道:“此事不属本官职权,叶某帮不了你,叶小娘子,你请回吧!”

    叶倩一听,绝望地垂泪道:“大老爷,如果你不为奴家作主,奴家唯有一死了之了!”

    叶小天大怒,拍案道:“岂有此理,你用死来威胁本官么,把她赶出去!”堂下两个王府家丁马上拿眼去看王主簿,王主簿对这妇人的无耻淫浪早就深恶痛绝了,一努嘴儿,两个家丁马上恶狠狠地扑过来。

    “且慢!”

    田妙雯盈盈起身,睇了绝望垂泪的叶倩一眼,缓缓问道:“叶小娘子,你想改嫁,可已有了心仪的人家?”

    叶小娘子一呆,讷讷地道:“还……还没。不过,不过只要夫家同意改嫁,奴家可以先住回娘家,奴家还年轻,要改嫁……总……总不是很难的。”

    王主簿冷诮地道:“不止年轻,还颇有几分姿色,想要改嫁,自然不难!”

    叶倩胀红了脸色,有些羞恼的样子,可一则本性柔弱,二来王主簿是官,嘲讽她几句,也不敢反驳,只是嘴唇翕动了几下,没有言语。

    叶小天年轻,脑筋反应要比王主簿快上一筹,听了田妙雯这句问话,心中突地一跳,猛地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田妙雯似笑非笑地瞟了叶小天一眼,上前扶起叶小娘子,柔声道:“想是姐姐有些难以启齿的话不宜宣之于众,你我都是女子,没什么不好开口的,来,我陪姐姐到后面,咱们慢慢说。”

    田妙雯牵起那小妇人的手,姗姗地向后堂走去,王主簿和叶小天互相看看,这时候王主簿也回过了味儿来,眉头一皱,道:“这小妇人似乎别有隐情?”

    叶小天苦笑道:“叶某惭愧,一听这妇人迫不及待地要改嫁,叶某便心生反感,忽略了。我是官,是问过案子的,反不及令甥女心细如发,当该引以为鉴了。”

    王主簿微笑不语,心道:“这位可是主持田家内政的大小姐,能把田家庞大的家业打理得井井有条,便是治理一省也绰绰有余了,你不过是一小小典史,便不如她,又有什么好惭愧的。”

    田妙雯带着叶小娘子到了后堂,与她坐下细细盘问,这样私密的所在,面对的又是一个和婉可亲的同性,叶小娘子再没有那许多顾忌,便把自己的苦衷向她合盘托出。

    不出田妙雯所料,这位叶小娘子明明没有心上人,却要死要活地想改嫁,确是出于一桩家丑。她嫁的那丈夫,从小就是个病篓子,否则以她夫家位居堡中首富的地位,哪轮得到她这小门小户出身的女子嫁去为妻。

    可是叶小娘子嫁过去不过大半年光景,她丈夫就死了,她生得年轻貌美,那无良的公公和小叔子便不顾身份,打起了她的主意,害得这叶小娘子每晚休息都似打仗一般,门窗顶紧,枕下再放上剪刀,担惊受怕中方得休息一阵儿。

    亏得那翁叔俩也顾及家门体面,不敢太过肆无忌惮,她才撑到如今还保得清白,可她业已是心力憔悴,实在撑不下去了,无奈之下才想改嫁,可是翁叔不准,娘家又不敢为她撑腰,告到官府因那理由实在难以启齿,花县令又断然拒绝。

    无奈之下,她偶然听说叶小天官声甚好,是本县有名的大清官,叶小娘子又撑了好久,终于争取到一个离开夫家的机会,在回娘家探望生病的母亲时,从后墙翻出,避过跟来的家丁耳目,逃来县城求助。

    田妙雯听叶小娘子含泪说罢经过,微微蹙起黛眉,沉吟道:“你的事我清楚了,这些事的确不宜宣之与众,只要说出来,不管你有无被人冒犯过,总有些无聊的人添枝加叶,败坏你的清白,从此无法抬头做人。而且你那夫家若是坚决否认,你没有任何证据,只怕就要变成你为了改嫁诽谤夫家了。”

    叶小娘子垂泪道:“小姐说的是,小女子实在没甚么主意,又不愿做那禽兽不如的事,所以……才想到求助于叶青天。如果叶青天都帮不了小女子,那……小女子唯有一死以全名节了。”

    田妙雯嘴角一撇,不屑地道:“叶青天?你说那叶小天?他算什么青天了,无赖里面,他勉强算是个官。官里面,他不折不扣就是一个无赖……”

    叶小娘子睁大眼睛,分辩道:“小姐有所不知,叶大老爷真的是个好官,他……”

    田妙雯道:“好啦好啦,他是不是好官,这件事你找他帮忙都是不可能的。他与本县县太爷一向不合,这件事又归县太爷管着,他没办法帮你,如果他逾矩越权,不但帮不了你,于他自己而言也是个大麻烦。”

    叶小娘子眸中的光彩渐渐黯淡下去,幽幽地道:“叶大老爷已经是奴家最后的希望,如果叶大人也帮不了奴家,那奴家只有……”

    田妙雯微微一笑,道:“他固然帮不了你,我却可以呀!”

    叶小娘子吃惊地道:“你?”

    田妙雯用顽皮的目光望着她,嫣然道:“不错!不如……你聘我做你的讼师,我来帮你打赢这场官司,如何?”

    :月末喽,诚求月票、推荐票!

    本周休息日放在今明两天,望诸位朋友周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