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77章 扑朔迷离

夜天子 第77章 扑朔迷离

    白主簿带人上了山,一到叶府,叶小天马上迎上前去,把潜清清离奇失踪的经过对白主簿说了一遍,白主簿捻了捻胡须,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县丞大人希望下官做些什么呢?”

    叶小天一脸无奈地道:“潜夫人在鄙人府上离奇失踪,叶某如何向赵驿丞交待?再者,若不能查清此案,各种风言风语也是在所难免,还望白主簿能还叶某一个清白。”

    白主簿松了口气,一拍胸脯道:“这没问题!叶大人当朝命官,堂堂县丞,岂会干出如此人所不耻之事?本官可以断言,潜夫人离奇失踪一案与叶县丞绝对没有任何干系!”

    叶小天苦笑不得地道:“白主簿,众口烁金啊。潜夫人年轻貌美,本官则正当壮年,她在我府中离奇消失,坊间若有不堪传言那也在所难免,白主簿信任我,叶某很感激,可是叶某希望白主簿能勘破此案,才能真正还我清白啊。”

    白泓“啊啊”两声,恍然大悟,转而对周班头道:“周班头,你是本县捕头,在捕班多年来破过许多案子,这件案子关系到叶县丞的清白名声,还要你全力以赴,破获此案!”

    周班头蹙着眉头想了想,对叶小天道:“大人,据贵府丫环所言,昨夜服侍潜夫人睡下后便到外面耳房歇下了,今早才发现潜夫人失踪。属下想去潜夫人的寝处一看,可否。”

    叶小天道:“自无不可,周班头请随我来,白主簿,你也请。”叶小天把白主簿和周班头请进后宅,进了潜清清的卧室,这时候华云飞、毛问智还有李秋池等人也都闻讯赶来,挤进房里。就连接替冬长老继任“传功长老”的耶佬也从他的住处赶来,加入围观人群。

    女人的亵衣本来是不宜让不相干的男人看见的,这时也讲究不了那许多,周班头仔细看看榻上小衣,伸手摸了摸,又低头嗅了嗅,扭头对那小丫环道:“这套亵衣,就是潜夫人昨夜所穿?”

    那小丫环紧张地道:“是!”

    周班头沉吟道:“若是有歹人潜进叶府,得手后必然急欲离开,没有令潜夫人宽去亵衣的道理,况且这亵衣摆放平整,上下有序,并无撕扯损坏,倒似随时还要穿回身上,因此可以断定,这亵衣,是潜夫人自己脱掉的。”

    白主簿连连点头:“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叶小天焦躁地道:“这衣服是潜夫人自己脱的也好,是强人扯下也罢,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潜夫人如今身在何处!”

    周班头道:“大人稍安勿躁,如果我们断定这亵衣是潜夫人自己所脱,也就是说,离开卧室很可能也是她自己主动为之。”

    这时小丫环插了一句,道:“捕头老爷,潜夫人所有的衣物都在房中,一件不少呢?”

    周班头目光一凝,追问道:“一件不少?”

    小丫环点了点头,道:“潜夫人好洁,衣服常要清洁晾晒,这些事一向是由婢子料理,所以潜夫人的衣服有无短缺,婢子能够确定。”

    毛问智插嘴道:“那就是说,潜夫人自己个儿脱光了衣服,光着腚爬窗户跑了呗?哎呀妈呀,这事儿可太逗了,哈哈哈,你说咋没让俺看见呢,哈哈……”

    叶小天回头一瞪,毛问智的笑声戛然而止,轻声嘟囔道:“潜夫人又没发疯,怎么可能这样儿,周班头尽瞎整,还不许人家笑。”

    叶小天现在对“发疯”这个词儿特别敏感,一听这话,忍不住又狠狠瞪了他一眼,喝道:“闭嘴!”

    周班头知道这人有点浑,也没在意,而是若有所思地道:“一个人不管是被人带走还是自己想要离开,都没有光着身子的道理,要知道不管她想做什么,或者别人想掳走她,赤身一定更加引人注意。”

    白主簿点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周班头走到那扇窗子处,道:“丫环睡在外间耳房里,潜夫人或掳走她的人,若从门口出去很难不惊动丫环,而丫环对潜夫人失踪全无所知,那她离开的路径十有就是这扇窗子了。”

    白主簿点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周班头探头向外看看,见窗外绿草茵茵,不远处还有一座小池塘,便道:“叶大人,白大人,咱们不妨到院中看看。”

    白主簿点头道:“言之有……,啊!好,咱们到院子里瞧瞧。”一群人离开屋子,绕到后面花园,周班头细细检查一番,没有发现明显的脚印,便道:“这院墙之外都是什么地方?”

    华云飞答道:“这西墙和北墙之外都是山上野地,东面墙外则是后宅中庭,中庭院落内建有书房、中堂、花厅等房舍。”

    周班头方才是从门口进来的,晓得前边门口出去是一个长方形的小庭院,用一座月亮门儿连着中庭院落,他蹙眉想了想,唤过马辉、许浩然道:“你二人分别往北墙和西墙外去探视,不要错过一点蛛丝马迹!”

    周班头说着向他二人悄悄递了个眼色,二人心领神会,领命而去。如果此去他们真有什么发现,是一定不会马上宣扬的,必然是先与周班头私下出示,若判确与叶小天没有干系再公布出来。

    如果他们找到让叶小天辩白不清的证据,那就只好当作不曾发现。在胥吏中他们已经算是有良心的吏员了,但也做不到公心无私。他们都是叶小天这条船上的人,如果真是叶小天见色起意,甚而求欢不遂,所以干出一怒杀人的狗血事,他们也只好昧一回良心了。

    周班头又向叶小天和白泓请示道:“两位大人,咱们再到中庭看看吧。”

    叶小天自无不允,于是众人又到了中庭。

    这时候,驿卒已把消息送给了赵文远,赵文远一听就呆住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妇人,在一个年轻力壮的官员府邸失踪,换作谁第一个念头都是想到一些不可告人的风流事儿。可赵文远并没有这么想,因为他很清楚,潜清清此去就是勾引叶小天去的,既然是心甘情愿,叶小天又何必干出这种难以自处的事来。

    驿卒跑来报讯时,赵文远正与父亲赵歆叙话,所以赵歆也听到了驿卒的禀报,闻讯之后,他也惊愕不已。挥手摒退驿卒之后,赵歆奇怪地道:“潜清清在叶家怎么会突然失踪?”

    赵文远迟疑道:“莫非……她不堪受土司驱使,所以逃之夭夭?”

    赵歆嗤地一声,道:“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晓得土司大人的手段,如果她敢不告而别,她在播州的家人必受严惩。”

    赵文远道:“那就奇哉怪也了,她怎会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见呢。”

    赵歆疑道:“潜清清那女娃儿甚是美貌,莫非叶小天见色起意,欲行不轨,所以……”

    赵文远截口道:“绝无可能!”

    赵歆狐疑地看向儿子,问道:“何以你能如此确定?”

    赵文远脸上一红,想到潜清清既然失踪,那她在叶府已寄住月余的事定然瞒不住人,便把他此前和潜清清的一番商议,以及潜清清主动请缨前往叶府的事说了一遍。

    赵歆听得眉头直跳,训斥道:“你们简直是胡闹!”

    赵文远讪讪不语,赵歆抚着胡须踱了几步,心中忽地一动,觉得这倒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个把叶小天轰回深山的机会。

    水银山之事他已经听说了,险些因为叶小天从中作梗,使得土司大人的计划功败垂成。饶是如此,水银山局势也已失控,为了避免引起其他几大土司警觉,杨土司只能暂时收手。

    赵歆是播州阿牧,作为杨应龙的心腹,对杨应龙的心思很清楚,他知道杨应龙之所以看重叶小天,在意的是叶小天能控制数十万山苗,而不是他现在做的这个什么狗屁县丞。

    叶小天年纪轻,年轻的人总是多一些,多的人就好控制。而且叶小天不是土生土长的蛊教中人,和蛊教的众长老关系冷淡,这些都决定了,杨土司容易控制他。

    如今这叶小天好好的尊者不做,偏要入世做官,前番插手水银山之乱就险些坏了土司的大事。如今尊者意在铜仁,这叶小天在铜仁府治下做官,万一关键时刻又跑出来捣乱……

    赵歆便想,潜清清生死下落且不去理会,不妨利用此事把叶小天逼回山里去,省得他在这边碍事。赵歆此前已经听赵文远说过花知县当堂咆哮,所说的叶小天与其妻子私通的事情,如今再加上这桩丑闻,叶小天也就无颜继续做他的官了。

    土司在蛊教那边还有一些余党,只是都未身居要职,起不了什么作用。叶小天一旦不能做官,就只有回山,他和那些长老们关系不好,回去后一定会培植自己的亲信,那时正好让杨土司的人亲近于他,进而控制他。

    想到这里,赵歆便微笑着对赵文远道:“你的娘子在叶府失踪,你这做夫君的还能如此淡定,不该惊怒交加么?”

    赵文远愕然道:“父亲大人的意思是……”

    赵歆悠然道:“走!为父陪你往叶家走一遭,讨儿媳妇去!”

    :诚求月票、推荐票!

    .r1152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