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79章 好生意外

夜天子 第79章 好生意外

    毛问智左看右看,趁人不备偷偷蹭过去,摸了摸潜清清那套柔滑的亵衣,假意装着检查床铺,又低头猛嗅一口,嗅到那淡淡的女人香气,心中顿时一荡,便想着要不要买一套这样的丝质亵衣送给叶小娘子,到时候……

    正在心猿意马的当口儿,李秋池突然一唤,吓得毛问智一机灵,赶紧转身,胡乱打岔转移他人视线,免得被人发现他方才的猥琐:“咋地啊?那房梁上有宝贝啊?俺还以为就俺能想到把宝贝藏屋顶呢,想当年俺捡到一块狗头金……”

    李秋池很无奈地看着他,毛问智干笑两声,道:“成!俺这就寻摸梯子去,这就去。”说着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这时候,叶小天带着赵氏父子,在白主簿、周班头等人的陪同下已经搜过了遥遥和哚妮的住处,一同来到叶小天所住的院落。

    叶小天虽然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潜清清失踪怎么也不可能会出现在他的住处,被人这么当贼一般搜查,面上实不好看。来到卧室门口,叶小天停下脚步,对赵驿丞道:“赵驿丞,今日搜过我的房间,咱们的交情也就到头了!”

    赵文远冷笑道:“若我娘子当真在你房中,我与你便是不共戴天之仇,还谈什么交情!”说罢一推房门便闯了进去。

    外间屋是一个耳房,丫环住的地方,再进一道门,便是叶小天的住处,正对面房山墙上开了两扇窗,右手边靠墙的衣柜旁边也有两扇窗。叶小天的卧房中陈设很简单,由于有丫环时时打扫,倒不似一般单身汉房间邋遢。

    叶小天进了房间便抱臂站定,满脸冷笑,赵文远先绕到床榻后边看了看,又回到房子中间跺了跺脚。脚下传来的声音意味着地面是实心的,于是,他的目光便落在了卧室中唯一可能藏人的所在----那扇衣柜。

    赵歆父子其实并未怀疑过叶小天真的干下藏人美妇的丑事,更不认为如果叶小天真的干出了这种事,还会蠢到把人藏在自己房里,他们只是籍此恶心叶小天,坐实必将出现的对叶小天不利的传言,坏他官声,逼他走人。是以赵韵站在门口,对儿子使个眼色道:“看看柜子。”

    周班头见赵文远一进来便搜了起来。正好他拉不下脸面细搜叶小天的房间,便也站在一旁看着,赵文远走到衣柜旁,回头看了叶小天一眼,噙着冷笑猛地一拉柜门……

    柜台一开,立即从里边跌出一个人来,赵文远大骇,只道内有埋伏,一跳老远。定晴再看,却见从柜中跌出的那人保持着屈膝团身的样子倒在地上,穿一身青色劲装,姣好迷人的身体曲线毕露无疑。腰间别一口短剑。手中端着一具竹弩,肤色如玉,妙目圆睁,分明就是潜清清。

    赵文远根本没有想到真会在叶小天这儿搜到潜清清。一见是她,不由大骇,叫道:“娘子!”赵文远一言出口。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儿,潜清清的神色还有那一眨不眨的眼神儿……

    叶小天和白泓、周班头等人一见从柜中当真搜出人来,顿时傻了眼,叶小天认得潜清清,白泓和周班头虽不认得,但是听赵文远一叫,也知道这劲装丽人就是赵文远的娘子了。

    白泓和周班头同时暗叫一声:“苦也!人赃并获,还如何替叶大人开脱?不对啊,她为何身着劲装……”

    两人念头刚转到这儿,赵文远已失声叫道:“她死了!”

    “什么?”几人大惊,刚要扑上去看,就听门口一个捕快颤声叫道:“大……大人……,你们快看!快看赵老爷子……”

    叶小天几人闻言急又回头,就见赵歆站在门口,身子靠在门框上,手指掩着咽喉,两眼瞪得老大,喉中咯咯连声,却已说不出话来。

    赵文远一见父亲捂着咽喉,手指缝间露出一寸多长的蓝羽,心中顿时涌起不祥之感,他急呼一声“父亲!”扑过去扶住赵歆,赵歆抓住儿子的手,双目怒突,口中“嗬嗬”几声,突然黑气上脸,一个身子便软了下去。

    他的手臂一垂,众人才看清楚,在他咽喉处赫然有一枝短矢,短矢直透咽喉,只留出一段菱形矢羽。叶小天和白泓、周班头被这一连串的变故惊呆了,看看赵歆,再看看端着竹弩,蜷身倒地的潜清清,一时哑然无声。

    潜清清的尸体都僵硬了,显见是死了许久,赵文远一拉柜门,她的尸体便从柜子里跌出来。可她手中还端着一具竹弩,尸体跌到地上不巧触发了弩机,那支劲矢便射了出去。

    矢箭无声,他们又只注意到了潜清清的尸体,竟未发现站在门口的赵歆中了矢箭。白泓一看赵歆满面黑气,就意识到那矢箭上还淬了剧毒,想到那矢箭本无方向,自己刚才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白泓登时后怕不已。

    赵文远抱着父亲尸体,放声悲呼:“爹!爹!”泪水顿时模糊了双眼。白泓偷偷瞟了一眼叶小天,心道:“此人果然不能得罪,赵家父子刚刚诘难于他,马上倒了大霉,这人太邪门了。”

    周班头看看房中死去已久的尸体,再看看门口刚刚咽气的尸体,一时间就觉得被人插了双筷子进他的大脑,狠狠搅拌了一番,把他的脑子都搅成了浆糊。这等离奇的命案,他没有见过,听都没听说过。

    赵文远一见父亲咽气,登时号啕大哭,方才进屋时他还说跟叶小天不共戴天,当时本是装模作样,谁想到现在竟是一言成谶,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都全了。赵文远擦擦眼泪,跳起来直扑叶小天,却被周班头和几个捕快抱住。

    这个案子,至此已是处处诡异,赵驿丞是苦主,先是丢了媳妇,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已是一具尸体,而这具尸体又杀死了他的父亲。

    花大老爷患了“失心疯”,已经失去坐衙能力,叶县丞就是全县最大的官儿,可现在叶县丞成了嫌犯,能做主的就只有白主簿。可白主簿能说什么呢?叶小天他不敢得罪,但苦主也是命官,而且据他方才哭骂中所言,他父亲还是播州阿牧,那更是了不得的大人物,这个案子,他扛不下啊。于是,白泓马上施展“移魂”,把这事推到了可怜的周班头身上。

    周班头干巴巴地道:“以如今情形看来,潜夫人身穿劲装,携剑带弩,藏在叶县丞卧室衣柜之中,显然是意图对叶大人不利……”

    赵文远红着眼睛怒吼道:“放屁!我家娘子为何意图对叶小天不利?”

    周班头道:“这个疑问,我们还要再查。但是从眼下情形来看,潜夫人意图对叶大人不利当属事实。”

    赵文远冷笑道:“是么?那么为何她想杀的人没有死,要杀人的人反而死了?”

    赵文远向叶小天一指,厉喝道:“一定是他害了我的娘子,可我娘子无论死亡或失踪,他都难逃干系,这才设下毒计,将我娘子扮成刺客,意图以此脱罪,又因此害了我父性命!”

    白泓心道:“这么讲似乎也有道理啊,而且如此来,整件案子也就说得通了。”但他想归想,是绝对不会点一下头的。

    “杀死潜夫人的,是这只虫子!”一直毫无存在感的耶佬说话了,他方才看到潜清清奇异的死状后就来了兴趣,当他将柜中衣物拨开,看到柜中一只挤烂的螇蟀模样的小虫子,马上辨别出那是一只蛊虫,而且并非他所熟知的任何一种蛊虫。

    幸好他也清楚尊者此刻是杀人害命的嫌疑人,所以没有动那只可做证据的虫子,否则早就如获至宝地拎了那虫尸跑去研究它的作用了。

    众人纷纷赶到柜前,就连悲痛欲绝的赵文远也冲到柜前,往柜中一看,便冷笑道:“你说是这只螇蟀无声无息地咬死了我家娘子,而且令她不能挣扎立即致命?实在可笑。”

    耶佬当然不会指认那只虫子是蛊,因为蛊没有天生的,都是人工饲养,如果确认那毒虫是盅,尊者还是有嫌疑。耶佬冷笑道:“你道世间只有五毒么?山野之间,奇异毒物数不胜数,这只毒虫虽然形似螇蟀,与并非螇蟀,而是深山中一种罕见的剧毒之物!”

    耶佬瞄了眼柜中所挂衣服,又即兴发挥道:“这种毒物最喜嗅闻野兽皮毛味道,应该是受到这柜中皮衣的气味吸引,所以藏身其中,而潜夫人藏进柜中时惊动了它,所以被它咬死。”

    赵文远瞪眼道:“你是何人?何以认定这是毒物?”

    耶佬道:“老夫是山中一个野郎中,医术谈不上如何高明,不过对于山中毒物却大多认得。”

    白泓赶紧道:“如此说来,事情就清楚了。周班头……”

    赵文远激愤欲狂,怒喝道:“我娘子、我父亲全都死了,你白泓想轻描淡写匆匆结案吗?叶小天是重大疑犯,必须收监看押,直至真相大白!这场官司,不能轻结!”

    这时忽有一人排众而出,昂昂然道:“不错!这场糊涂命案,事涉我家东翁的清誉,岂可糊涂了结!要打官司,一定要打!李某现在就代表我家东翁状告赵文远夫妇意图杀人害命!”

    李秋池轻轻摇着扇子,强作镇定,可还是按捺不住,让两抹激动的潮红涌上了他的脸颊。不容易啊!等来等去,终于有了他李大状一展所长的机会,他激动啊!

    :才回家,赶紧上传,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