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0章 夜郎第一状

夜天子 第80章 夜郎第一状

    赵文远身边有两具尸体,一具是他的“娘子”,一具是他的父亲,全都横尸在叶小天房中,惨到不能再惨,眼前这人居然说要告他夫妻意图对叶小天不利,赵文远气得浑身哆嗦,怒喝道:“你说什么?你要告我对叶小天不利?”

    李秋池正色道:“正是!”他把折扇一收,侃侃地道:“此事看来离奇,似乎一团混乱,其实奇而不奇,乱而不乱,要想理清前因后果却也容易。既然事主、死者、官家都在此,那鄙人就当面剖析一番!”

    李秋池昂然走出几步,吸引了所有人目光后,才拿折扇向赵歆的尸体一指,道:“这位老人家是误中死者手中的弩箭而死,对此大家应该都没有疑问吧?”

    废话!

    众人都没说话,不过对此就连赵文远也无法有所质疑。

    李秋池道:“既然如此,那么这位老人家之死已经可以确认了,纯属意外。而射杀他的人……,却是他的儿媳妇。这个凶手呢……尸体都僵了,既然凶手已死,那么这位老人家的命案就可以结案了!”

    李秋池又指向蜷缩于地,依旧保持蹲坐姿势的潜清清:“接下来就是潜夫人之死了。赵驿丞,据闻,尊夫人是因为驿站屋舍翻修,被你托付于叶大人,暂住在叶府的,可是如此?”

    赵文远脸上泪痕未干,怒声道:“不错!”

    李秋池道:“然则借宿于叶府的潜夫人,为何会出现在叶大人卧房衣柜中呢?看她一身夜行装束,腰中佩剑,手握竹弩,弩上毒箭待发,分明就是潜入主人卧室欲行不轨,这是周班头的判断,对么?”

    周班头点点头。道:“以我多年以来办案经验,正是如此!”

    李秋池又转向赵文远,道:“可是你赵驿丞却猜测,是叶大人垂涎你妻子美貌,欲图不轨,潜夫人不从,被他失手杀死,仓惶之下,为了脱罪移尸于此,试图反咬一口。掩盖罪行,可是如此?”

    赵文远冷冷地瞪着他,没说话。李秋池追问道:“怎么,赵驿丞可是觉得方才所言有误,真相并非如此么?”

    赵文远受逼不过,只好喝道:“就是如此!否则你说,我娘子为何想要杀他?”

    李秋池道:“不急,不急,只要剥丝抽茧。世间就没有解不开的麻团!”

    李秋池转向众人道:“好!那么我们现在需要确定的就只有一件事:潜夫人是自行潜入叶县丞住处还是被人移尸于此,只要确定了此事,就能确定叶县丞有无杀人嫌疑,或是潜夫人才是意图对叶县丞不利的凶手!”

    白主簿连连点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李秋池走到衣柜旁,伸手把悬挂的衣物往里边一推,向内一指。道:“大家请看,这柜中地面的踩痕,与潜夫人靴底踩痕一般无二。而且柜中只有她一个人的足迹。

    从这足迹来看,一个已经死去,被人摆布成这般姿势放入柜中的人,是不可能踩出如此凌乱的足迹的。你们看,这个脚印,应该是刚刚进入柜中时印下的,所以足尖冲内。

    这几个脚印,是她在柜中转身挪动时留下的,而最深的这几个足印,是她蹲下等待叶县丞回房时的足迹,这几个足印有反复重叠之处,显见她在柜中等了许久,无法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姿势所致。”

    这一回连周班头也频频点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李秋池说的这番话,他都牢牢记了下来,这可是回头书写案发现场勘察痕迹,证明叶县丞无辜的关键线索。

    李秋池直起腰来,朗声道:“据此,足以断定,潜夫人是自己潜入叶县丞居处,而她如此打扮,身携凶器,藏身暗处,分明是意欲对叶县丞不利。除此之外,我还有大量佐证!”

    李秋池道:“要帮一个死者更衣,打扮成如此模样,其难度可想而知。再者,如此是叶县丞害了潜夫人再移尸于此,一般情况下,这具尸体应该是斜倚地柜子内侧,等着被人搜索发现。

    可是刚才赵驿丞一开柜门,潜夫人的尸体就跌了出来,显见她进入衣柜时并未死亡,被毒虫咬死后尸体才靠到了柜门上。而且大家不要忘了,她手中还有一触即发的毒弩,尸体跌出,谁也无法预料毒弩会射向何人,方才大家可有发现叶县丞在打开柜门时仓惶闪避或者隐于他人身后的情形?”

    方才叶小天就站在房中抱臂而立,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听到这里,无不信服李秋池的判断。

    李秋池道:“如果说是潜夫人是被人移尸柜中,凶手还帮她踩下足印,把她的尸体倚在门板上,推着尸体关上柜门,以便造出一开门即跌出的假象,如此冷静、缜密,实难想象会是一个失手杀人、仓惶失措的人能办得到的。

    况且,人皆有趋吉避凶的心理,岂有杀了人,还要移尸自己房中,伪装成意图对自己不利的情况?死者身上并没有明显伤处,从这位郎中所指的这只毒虫来看,若是验尸,死者身上也应该只有虫子咬过的伤痕。赵驿丞同意验尸么?”

    赵文远咬牙不语,他怎么可能同意让忤作验尸,若是同意,就得把他的“娘子”剥个精光,让忤作全身看遍、摸遍,若他真的这样做了,那他的脸面也就一点不剩了。

    赵文远不接这个话碴儿,只是冷冷地道:“叶小天曾任葫县典史,现在是县丞,一直都负责司法刑狱、诉讼治安,对于犯案最熟悉不过,你说没有人能如此冷静机警,那是对常人而言,对叶小天却未必如此!”

    李秋池把折扇往掌心一拍,赞道:“赵驿丞言之有理,实在是太有道理了。可是,即然叶县丞能如此镇静、心思能如此缜密,那他又何必把尸体伪装成这般模样,再搬进自己房间,耗费绝大心力去辩证清白呢?

    只要把潜夫人的尸体摆在她自己榻上,旁边放上虫尸。天明后由丫环发现潜夫人被毒虫咬死,岂非无迹可循?鄙人都想得到的简易之法,一直都负责司法刑狱诉讼治安,对于犯案最熟悉不过的叶县丞会想不到?”

    “这……”赵文远听到这里,也不禁语塞。

    李秋池挑了挑眉头,开始反攻了:“所以,叶县丞绝无可疑,既然叶县丞没有可疑,那他就是受害者,只是凶手发生了意外。没有害死他罢了。倒是你赵驿丞……”

    李秋池冷笑着看向赵文远,不过他并未像以前在公堂上一般,向前踏出一步,摆出咄咄逼人之势,反而站到了华云飞和许浩然旁边,一旦赵文远狗急跳墙,暴起伤人,也好有人保护。

    李秋池道:“捕快勘察潜夫人卧室,发现她的亵衣好端端地摆在榻上。好象还要再穿上,而服侍潜夫人的丫环却证实,潜夫人的其它衣物一件不少,这就奇怪了。

    无论是自己走掉或是被人掳走。都没有特意脱去衣服一丝不挂的道理,不合理的事情就一定有个最合理的解释:那就是潜夫人房中一定另有丫环并不知道的衣物。

    所以,鄙人方才又回去检查了一番,还邀请了马捕快和毛大哥做见证。在潜夫人房中。我发现房中桌案上有一抹淡淡的灰尘,丫环却说昨夜服侍潜夫人歇息前曾经擦拭过桌面,那么这灰尘一定是在丫环离开后掉落的。

    于是。鄙人请毛大哥搬来一架梯子,爬上房梁后,发现屋顶大梁上覆盖了一层灰尘,可是却有一处地方有个很明显的压痕,那儿原本是放了东西的,可是鄙人看时,梁上却空空如野。

    看那压痕形状,如果是一个包着竹弩和夜行衣的包袱,正好可以放下。本人据此判断:潜夫人早就备好作案之物,佯称身体不适,打发丫环离开,随即取下房梁上早已备好的凶器和夜行衣,悄然潜出住所,遁入叶县丞住处。

    鄙人发现这些证据,赶来此处时,还曾问过你带来的驿卒,他们声称驿馆从不曾修缮过。既然如此,你以修缮屋舍为名,把妻子送到叶府,意欲何为呢?鄙人是不是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你们夫妻对叶县丞早有图谋?”

    赵文远暗自骇然,这李秋池竟然猜的不离十,只是他送潜清清到叶府的真正目的说的不对,可是除非知道潜夫人并非他的真正妻子,又有谁能猜到一个男人处心积虑把妻子送进他人府邸,是为了给自己找顶“绿帽子”戴。

    赵文远色厉内茬地吼道:“一派胡言!狡言诈辩,全是为叶小天开脱!”

    李秋池仰天打个哈哈,向白主簿抱拳道:“是非黑白,自有公论。关于潜夫人的死因,这位郎中已经说了,是被这剧毒之虫咬死。此物既有剧毒,虽然已死,毒性还在,请主簿大人取一只鸡,若食之即死,便可证明潜夫人死因。”

    李秋池心思何等缜密,方才就已悄悄拉过耶佬询问过,其实这蛊虫和毒蛇相仿,所含的剧毒都是在特定情况下才起作用,死去后即便被食用也不会产生毒性,但李秋池已经让耶佬在那虫尸上又下了毒,不要说是一只鸡,就是一头大象也毒得死,所以他才如此笃定。

    李秋池对白主簿道:“事关我家东翁清白,鄙人再请大人寻个稳婆或医婆为潜夫人验尸,我相信,潜夫人除了虫噬之处,应该周身无伤。”

    白主簿连连点头,他本来觉得此案令他头痛不已,经李秋池这一指点,忽然觉得条理清楚的很,似乎并不难查个清楚明白。

    李秋池再接再励,又道:“此外,在潜夫人住处并未搜到包裹皮,她既如此处心积虑,事情未了时应该没有销毁证据,若我所料不差,那包袱此刻也应在她身上,鄙人还请主簿大人仔细查过!”

    白主簿刚一点头,李秋池又道:“鄙人要查梁上时,需要搬架梯子才能爬得上去,而潜夫人若是凶手,昨夜那种情形下她势必不可能登梯取物,想来是身怀武功,擅长提纵之术了。但凡习武之人,没有长久辍练的道理,她只要时常练武,就必定有人见过,所以鄙人再请大人调驿丞府上丫环奴仆取证。”

    白主簿道:“这也使得!”

    李秋池道:“赵文远夫妇谋害我家东翁的目的虽然尚不明朗,但是综上所述,完全可以确认,赵文远夫妇有谋害我家东翁的重大嫌疑,所以鄙人请大人将嫌犯赵文远收押看管,以查真相!”

    白主簿听到这里,却不觉犹豫起来,赵文远只气得浑身发抖,厉声喝道:“你是何人,竟敢巧言狡辩,颠倒黑白,一至于斯!”

    李秋池傲娇地一笑,“哗”地一声打开扇子,上面很烧包地写着五个大字:“夜郎第一状!”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